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藏人主张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丹真宗智:甲米:我们的中国人想象
   (首发稿)
   
   
   文章摘要: 北京看待其所谓的「少数民族」像婴儿;无能、依赖、落后和基因上的野蛮。只有他们的发展计划可以帮助他们。基于这样一个君临的态度──今天的领导人,汉人,是主人,在红旗中有一颗中心的大星星,其它少数民族的星星在边缘──基本的冲突将因而永远得不到解决。

   
   
   作者 : 丹真宗智,
   
   
   發表時間:10/11/2010
   
   (Gyami: Our Chinese Imagination)
   
   
   
   原作: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印度西藏之友會祕書長)
   漢譯:曾建元(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臺灣圖博之友會監事)
   
   中國軍官以一種裂開和討厭的笑容、雙腿伸展,一手拈著香煙,坐在一個舊汽油桶上;西藏翻譯,戴著眼鏡,繞著文件,喋喋不休;中國的士兵們盡皆扳著臉孔,身穿橄欖綠人民解放軍制服,紅星掛在他們的帽上,把掃帚、鐵鍬、拐杖,像槍一般指著西藏的犯人。
   這是一個在西藏難民營中有關西藏議題的一個戲劇演出場景。年長的藏人對著青少年講述他們在西藏的共產黨中國人手下存活的故事;年紀小的在流亡中出生的,誰都從來沒有見過西藏,與這些在他們心中的故事一起長大。
   我記得我曾看著阿庫頓珠(Aku Thondup),一位偉大的康巴戰士,在舞台上用匕首殺死所有的中國士兵。我多想要成為那樣的英雄。後來,在我們難民營和學校裡的孩子遊戲中,我們經常在我們的中藏戰爭中互相殺死對方。中國人往往是懦夫。
   在遠離西藏現實的流亡生活中,檢視我們所建立超過半世紀的中國人形象,是有趣的一件事。我覺得這樣的檢視也有助於我們不斷的成長。在我較早的一篇專欄中,我寫過我們想像的西藏,而這一次,我則嘗試去觀察我們的中國人想像。
   從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憤怒的西藏群眾聚集在拉薩的羅布林卡宮誤殺了堪穹索南嘉措──因為他的衣著而被誤認為中國人,到近幾年來在達蘭薩拉(Dharmsāla)為天安門廣場屠殺集體守夜,流亡藏人心中的中國人形象乃歷經了一個長期的轉變。
   甲米(Gyami)基本上是藏語裡指涉中國的種族形容詞。在西藏,甚至有一個專屬的種族術語Gyarik,意思是中國種族。由於他們的帝國對西藏提出主張,並且在隨後進行土地佔領和鎮壓,甲米被看作是同佛教的敵人坦特羅(Tendra)一般,是狡猾的種族,不值得信任、不道德和無比殘酷的。
   所以甲米吃所有的東西:所有的爬蟲、昆蟲和動物;他們孩子的命名,是以用具扔在地上發出的聲響,像是Ching Chong Ling Zing(清朝靈精)。在我們的流亡劇場舞台上,我們從來沒有看到任何士兵樣子以外的中國人。他們是一群只會揮舞槍的野蠻士兵,不具備個人特性。中國軍官的角色,通常被推給最好是有點胖的,因為他必定是一個煙腔。這些都是我們的種族偏見。
   伴隨著隨時準備殺人之類的軍人形象,另一個中國人形象則逐漸地佔滿我們的腦海,那是功夫大師。我喜歡看功夫電影。在我們的學校裡的這類電影放映會後,孩子們會湧向遊樂場,三三兩兩一組地,演練和發明來自電影靈感的功夫招式。成龍和李小龍都是最愛。即使他們是中國人,我們熱愛他們的武術。
   一九八七年和一九八八年西藏抗暴復起,我們看到中國警察──稱為人民武裝警察的特遣武力,粗暴地取締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對帶著那些關於酷刑的可怕故事一起長大的青少年而言,現在看到的是錄像裡的現實。這則強化了中國人的形象,就像是一隻吐著煙霧的紅龍。
   在這之後,我們可以在戲劇舞台上看到新的中國人形象。被橄欖色包覆的人民解放軍士兵被戴著雙黃線護套的警察所取代。從錄像剪輯拷貝出來的形像有助於我們更新現實。西藏的逃亡潮,也給我們帶來了最新的信息。
   但有一個中國人形象是永遠不變的:殘酷而不苟言笑;一個未經改善的刻板印象仍然被張揚在流亡的舞台上。幾十年來對西藏殘暴和系統的破壞,使他們所有人都留下了盡是酷刑和死亡的難忘記憶。這種種族滅絕和毀壞,將被永遠記得,成為深沉的公眾記憶,這難以癒合的傷口,是根深蒂固和令人難忘的。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為藏人帶來了一個全新的中國人形象。這是通過從其他中國人社區的偷錄而直接送到我們家裡的電視裡的。當時我是學童,在學校裡,驚訝於我所不敢置信地目睹荷槍的中國士兵和坦克長驅直入天安門廣場,殺死他們自己的學生。
   對中國人而言,他們也必然大開眼界了。他們一直不相信我們的主張和對於軍事侵略、酷刑和暴力鎮壓的抗議。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永遠改變了我們的中國人想像。我們已經接受中國有其他的面孔。
   今天,西藏公眾們知悉中國內部的各種問題:伊斯蘭東土耳其斯坦(新疆)和內蒙古的自由鬥爭。滿洲本土居民在數量上已不敵佔人口百分之八十的漢族移民的遺憾狀態,以及中國各個貧困的少數群體以及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和工人為基本人權所展開的鬥爭。
   離散中的中國民主運動人士們企求一個自由和民主的中國。但有些人仍然堅持他們的「少數民族」像西藏和蒙古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中國如何才能不釋放被其佔領的殖民地而獲得自由?當他們希望持續對他們所侵略的各個民族的帝國主義控制時,他們所談論的自由和民主到底是什麼?
   北京看待其所謂的「少數民族」像嬰兒;無能、依賴、落後和基因上的野蠻。只有他們的發展計劃可以幫助他們。基於這樣一個君臨的態度──今天的領導人,漢人,是主人,在紅旗中有一顆中心的大星星,其他少數民族的星星在邊緣──基本的衝突將因而永遠得不到解決。
   臺灣裁撤其殖民主義的「蒙藏委員會」以及承認西藏人民建國權利的動作,使兩個群體的關係取得了一個開創性的轉變。臺灣不再對西藏主張繼承自帝國的霸權。臺灣政策的轉變,以及達賴喇嘛尊者的訪問島國,使我們今天像朋友般地在一起。
   然而,我懷疑,藏人對於達賴喇嘛尊者領導的以中間道路途徑尋求談判解決西藏問題的支持,僅僅是因為其對於神王領導人的巨大信仰,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對於中國有任何的信任。這種對於北京的不信任將永遠存在那裡。
   中國正在發生變化。它的變化超出任何人的控制和想像。有一個精神性的巨大復興;基督教和佛教文化的並行,現在在中國已經是一種時尚。許多中國人要去西藏從西藏喇嘛身上尋求精神的指導。香港和臺灣的民主勢頭將會打開中國,總有一天,會使她擺脫今天未經人民授權而統治這個國家的腐敗共產主義政權。
   對於我們問題的解決,我相信,將會隨著中國的變化而出現。我們必須與居住在香港、台灣、美利堅合眾國、歐洲、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的民主人士結合在一起,而且必須密切地觀察實際的中國。西藏的年輕人必須在其中承擔特殊的責任。
   明天,當中國再經歷了一次日蝕,我們就不應太執念於那些士兵,那樣會使我們錯過了巴士。
   自由中國!自由西藏!
   原刊:《西藏評論》(Taiwan Review),二零零四年七月
   民國九十九年十月十日國慶日三時三刻譯於
   臺北縣板橋市萊芬園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10/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