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没有敌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没有敌人

   我没有敌人
   你很强大但没有朋友
   有朋友也不是真的
   更不是正的
   即使有人与你为友

   背后也藏着一把匕首
   即使有人与你为友
   随时可能反目成仇
   
   我很弱小但没有敌人
   有敌人也不是真的
   更不是正的
   即使有人与我为敌
   心头也供着我的牌位
   即使有人与我为敌
   随时可以化敌为友
   
   即使有人真正以你为友
   也被你视为先天之仇
   从重从严扫灭方休
   即使有人真正以我为敌
   也被我视为未来之友
   狮吼棒喝都是仁厚
   
   你的强大是回光返照
   你的热闹是表象难久
   掌声花丛中
   处处藏枪口
   我的弱小是伟大前奏
   我的孤寂是众神享受
   荆天棘地里
   掌声彻千秋
   2010-10-13
   
   
   我是一棵小小的草
   那样的短短那样的轻轻
   那样的默默那样的小小
   在你这个庞然大物面前
   是那样微不足道但你别笑
   
   刮不起一丝丝微风
   掀不起一点点波滔
   在你这艘沙漠之舟面前
   是那样微不足道但你别笑
   
   你笑吧你笑吧笑吧笑吧
   我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等到我轻轻地往上一压
   你就要重重地向下倒
   向着第十九层黑狱报到
   2010-10-12
   
   
   我是我自己的
   我是我自己的仇雠
   我是我自己的挚友
   我是我自己的奴仆
   我是我自己的领袖
   
   我是我自己的黑狱
   我是我自己的天宫
   我是我自己的克星
   我是我自己的福佑
   
   我是我自己的靠山
   我是我自己的幕后
   我是我自己的命运
   我是我自己的宇宙
   2010-10-10东海儒者余樟法
   
   
   回归宣言
   不能不忍不甘不愿
   可我不得不离开
   一离就是
   一百多年
   
   两千五百多年间
   曾多次被迫撕离
   这片血脉相连的故园
   这一次离得最久最远
   已没有多少人记得我
   更没有几个了解
   
   一百多年的呻吟呐喊
   一百多年的风雨长夜
   让气息奄奄被驱逐的我
   回肠九曲啊
   梦中泣血
   
   没有我的日子
   国无论在不在
   山河必定破碎不堪
   国无论亡不亡
   人都必定沦落为奴为婢
   多数在底层
   少数在高台
   
   不论有几人记得了解
   不论迎接我的是多少
   阴谋陷阱唾沫棍棒
   我都不能不回来
   从此再也逐不了
   驱不开
   打不碎
   砸不烂
   从此千秋万代直到
   所有同胞与我一样圆满
   
   不论愿不愿意
   从现在开始
   弯着的腰都要挺起来
   垂着的头都要昂起来
   闭着的眼都要睁起来
   破碎的梦都要圆起来
   死去的人都要活过来
   
   活着的人都要渐渐
   风起云涌活向高处
   或与我相依为命
   或与我合而为一……
   
   一切就要重新开始
   历史的长卷
   就要翻过百年沉重
   翻掉一切倒退之物
   掀开全新的一页
   2010-9-11东海儒者余樟法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0/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