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文集
·艾鸽《权道思维》连载之八:选择的权力
·长篇七言古体诗《自由祭》题记1989年6月4日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五十九回
·致读者
·诗歌《那夕那人那影》
·感谢帮助恢复《艾鸽文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四回
·艾鸽诗歌《涓埃》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民间隽秀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八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六十九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二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四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五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六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七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七十九回 (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一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二回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集(4)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三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西贡清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五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 题夏季清幽(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八十八回
·艾鸽 七律 中秋感怀
·《水调歌头·中秋月》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鲍菲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回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一回
·艾鸽诗歌《自由 一个传说》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山寨版“范冰冰”(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青玉案•花扫路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陈晓凤(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三回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忆秦娥•纵身咽》)(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菩萨蛮:自焚案》(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四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白鹭》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五回(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水仙子•桂林山水(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六回(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七回
·强烈抗议天涯"紊枫""忌燎"盗版艾鸽的长篇小说《后宫》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族少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八回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四块玉•九寨沟(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踏莎行》
·艾鸽油画:巴黎圣母院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蝶恋花》(图)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印度第一美女达尔维(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八声甘州(祭刘宾雁)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双调蟾宫曲:西双版纳)(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九回
·转载《诗韵新编》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潘晓婷(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鹧鸪天》(图)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满庭芳(香格里拉)(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虞美人》(图)
·艾鸽诗歌:《最后的冬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一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鸰(图)
·艾鸽新语丝集锦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评论第5集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二回
·《辛亥启示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林柯彤(图)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乌夜啼》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吴玉涵(图)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三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俄罗斯骄娃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河满子》
·《自由备忘录》—2011年新春贺词
·艾鸽诗歌《牡丹之恋》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浪淘沙 祭华叔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蟾宫曲•滇池睡美人山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小重山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笑语嫣然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夏达
·艾鸽诗歌《自由的岛屿》
·艾鸽诗歌《你含苞欲放的美》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满江红 咏徐勤先将军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六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芳绛人寰
·艾鸽:题叶利钦的墓志铭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声声慢(车碾花季女)
·艾鸽词录天下民生:江城子(夜半哀歌)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题后起之秀
·艾鸽曲咏天下名胜:( 蟾宫曲 巫山云)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情诗《来自梦乡的女孩》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八回
·艾鸽诗评天下美女:郊野幽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艾鸽诡谲派长篇诗体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九十二回
   
   第92回:多事之秋学潮酝酿 耀邦疏导被逼下台
   
   自由苑:《深宫恨》

   春柳不敌秋寒,
   怎奈何那风剪嫣然。
   绮墙高处冬来早,
   原是寡情尽揽。
   政坛天淳树,
   落得满地翡翠颤。
   
   (生灵:光)
   亚热带的绚丽和高寒山区的悲凉,都在我心中蓦然升腾。
   而龙卷风似的政治飙力,常常以那不尊重游戏规则的反复无常,更让人膛目结舌。如果说文革之前的政治荒谬,已经登峰造极,而改革开放以来的黑白交锋,更是横绝一世。去北京开记者会回来,得知了更多的胡耀邦被逼下台的内幕,作为中国青年报记者,比较了解发生在一九八六年十一月的学潮起因,及胡耀邦的开明襟怀。
   
   霓见我心情闷闷不乐,便道:“胡耀邦犯错了吗?”
   我道:“没有!”
   霓揉揉眼睛:“那为啥把他免职了?”
   我摇摇头:“中国的政治就是铁幕政治,老百姓及民意等于零。”
   
   我明白,作为开明君主,胡耀邦对由安徽中国科技大学开始的学潮蔓延至北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一千多名学生与校长、党委书记辩论民主问题,并且上街游行的学潮,始终持疏导的方针。也就是大禹治水的方针。一开始的内部传达时,胡耀邦有个讲话,他说:“为人大代表的直选,导致学潮,不值得。”言下之意:人大代表的直选,不是不可以考虑的问题。但邓小平等几个老人却认为:是胡耀邦反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导致的学潮。而这些其实是表面原因。最深层的原因还是权力问题。
   
   早在一九八六年五月,邓小平约胡耀邦到家中谈论中共十三大人事安排。胡耀邦说:“我已年过七十了,十三大一定要下来。”邓小平说:“我、陈云、先念都全下,你要下就半下,不再当总书记,而再当一届军委主席或国家主席,到时候再说。”同年八月二十二日,邓小平过八十一岁生日,在北戴河摆了几桌酒席,表示在两年后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天真地以为邓小平要身体力行地改革政治制度了,还鼓掌说:“小平同志带了个好头。”见耀邦鼓掌,邓小平开始考虑修理他。原来,邓小平的规则是:政治,无诚实可言。当年的“永不翻案”,不过是骗取老毛的信任。而此时的“退休”,也不过是试探而已,并不想真退。后来,胡耀邦在与香港记者陆铿交谈时,陆铿曾提醒耀邦高层会有斗争,耀邦心直口快地透露了邓小平和自己都将逐步退出,耀邦甚至推荐胡启立,说他是合适的总书记人选。陆铿回香港后,出版了一本“采访胡耀邦”的书,首次透露了邓小平表示要退休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党内外反应强烈。同年十月,胡耀邦在政治局会议上发表讲话。他说:“党中央领导班子要不要年轻化,已不再是口头上讨论的问题,而是必须马上着手实行。如果说过去我在这个问题上表现含糊,不太明确,容易使人产生误会的话,那么,今天我就十分具体和坦白的讲,我赞成小平同志带头退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带头。只要小平同志退,别的老同志的工作就好做。我的总书记任期满了,也下来,充分给年轻的同志让路。”胡耀邦的讲话,得到了人大委员长万里、中央书记处书记杨得志、人大副委员长聂荣臻、倪志福和国家副主席乌兰夫的赞同。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还在会上发表了支持胡耀邦的专门讲话。《深圳青年报》后来发表了“赞同小平同志退休”的文章。邓小平见假戏作成真,会同王震、薄一波、彭真、邓力群、胡乔木等人,考虑密谋把胡耀邦整下台。王震对邓小平说:“谁让你下台,就让他下台。”学潮问题,不过是他们寻找到的一个借口。
   
   胡耀邦确实得罪过一些人。那是1985年,一份涉嫌一名政治局委员儿子案件的请示报告送到了胡耀邦面前。报告写道:侦查人员因不能进入首长驻地而无法找到当事人,也无法取证,以致案子长期搁置。报告要求:搜查涉嫌人居住地,以便找到嫌疑人和与案件有关的线索,完成对整个案件的侦查工作。中央办公厅安排公安人员在那位领导到中央书记处开会时,前往其家进行搜查取证。办案人员当天就从当事人房间的床底下搜出大量人民币现金,面对用麻袋装着的赃款,公安人员带走了当事人。据报社内部消息说,政治局委员其人是胡乔木。而胡乔木此时毅然加入了“倒胡联盟”。
   正如山区老人说:“官家政治就是胡扯。”一点不假。
   而公道自在人心,自在天下,自在历史。八七年十月,胡耀邦下台十个月后,中共召开十三大,选中央委员时胡耀邦得票一千八百多,差几十票就是全票。选政治局委员,胡耀邦又当选,差七票是全票,未投票者包括他自己。而当初酝酿胡耀邦下台的邓力群和胡乔木,则在选举中因得票最少而落选。而由邓小平推荐的邓力群,在十三大的中委选举中获得倒数第一名。后又推荐给中纪委,同样获得倒数第一名,最后推荐给中顾委,照样获得倒数第一名。邓力群哭丧着脸去找老邓。邓小平曾言:“力群同志的马列主义水平比我高。”此时也只好说:“尊重民意吧!”
   
   霓见我说了半天,叹了口气:“不懂政治。但中国历史上,逼宫或政变还少吗?”
   我深思道:“其实所谓中国的国情,就是专制。在缺乏法制的专制体制下,只能是这样选择和那样选择的比较而已。粉碎四人帮其实也是宫廷政变,不过,顺应了历史发展的潮流。顺应历史发展的潮流的,无论何种形式出现,都构成了历史的进步。而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无论何种形式出现,都构成了对历史的反动。辨别是非的唯一标准,就是看是否解放、保护和发展了生产力,还是限制、压榨和摧残了生产力。”
   
   霓吻着我的右手:"你这只笔,要小心啦!胡耀邦都可以被撤职,还有谁撤不了的。”
   我听了也是难言的苦楚。
   
   有诗为证:
   宫廷何曾由民主,
   废立都为帝王沽。
   一朝堪比一朝暗,
   旗帜不过遮羞布。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0/10/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