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杰文集]->[当总理,还是当地质专家?——评温家宝在江西、湖南水灾灾区的言行]
余杰文集
·病中的曼德拉
·地铁速写
·风中芦苇
·楼兰律法
·永恒的美丽,永恒的生命
·大学中的黑洞
·孩子的名片,父母的官职
·海婴:你不仅仅是“鲁迅的儿子”
·韩东:请不要侮辱“诗歌”
·施罗德:我“穷”故我“在”
·史铁生:敬重病痛
·大地的孩子
·致李尚平——你是一颗星
·谁把教师当“蜡烛”?
·让我们学会宽容
·谁在造墓?
·他们为何呆若木鸡?
·曾国藩的“温情”
·晏阳初与李昌平
·哪里有柔软的石头?——为柔石诞辰一百周年而作
·史玉柱:点石成金的狂想曲
·首相府里的“楚河汉界”
·日本人的“自尊心”
·张健——一个人的横渡,还是一个民族的横渡?
·无耻者无畏
·“民工跳楼秀”——一个多么冷酷的新词汇!
·谁在伤害我们的自由?
·龙永图的悲与喜
·优孟中国
·从太空中看,地球没有边界……──写给为人类宇航事业献身的英雄们
·怎样做一个演员
·那跟天上的星空一样灿烂的……
·田震价值百万的“名誉”
·记忆与呼喊──向索尔仁尼琴致敬
·卢跃刚的恐惧
·《铁磨铁》代跋:求索爱的光芒
*
*
11、《铁与犁》(长江文艺出版社)
·第一章 历史在这里徘徊
·第二章 近代的歧路
·第三章 以日本为桥梁的时代
·第四章 大东亚之梦
·第五章 倾国之痛
·第六章 没有硝烟的生死搏斗
·第七章 光荣与耻辱
·第八章 没有完成的审判
·第九章 日本为什么不忏悔?
·第十章 寻找日本的良心
·第十一章 拒绝遗忘与捍卫尊严
·第十二章 祈祷和平
*
*
12、《暧昧的邻居》(光明日报出版社)
·《暧昧的邻居》目录
·引子
·一:《日本管窥》与《日本人》•翻译老田•日本的“小”
·二:幸福的母亲•无人照看的“红富士”•花岗惨案旧址
·三:“拆碑会”与“护碑会”•护国神社•尹奉吉
·四:三根山•观音与战犯•丹羽庄
·五:东史郎•大江山•双语文学杂志《蓝》
·六:松冈环•两个老兵的回忆•中日文化交流的困局
·七:一个人的图书馆•天皇诏书•《无言的幽谷》
·八:在路上的王选•天皇的宫殿•对日索赔之难
·九:靖国神社•万爱花的下跪•日本人的募捐
·十:日本的外交目标•社民党的衰落•班忠义
·十一:生鱼片•曾经在地图上消失的“恶魔之岛”•广岛的红灯区
·十二:广岛原爆资料馆•千只鹤•吴港
·十三:本岛市长•电视中的石原慎太郎•侦探故事
·十四:两个原爆资料馆•出岛的荷兰商馆•长崎的秋祭
·十五:春帆楼•“李鸿章道”•长州炮
·十六:光武金印•古地图•日本文化的长处与短处
*
*
13、《光与影》(东方出版社)
·《光和光的背面:我的美国之旅》目录
·一:“我们是吹口哨的人”
·二“我们是真正的爱国者!”
·三“一分钟人”与来克星顿的枪声
·四:不要遗忘历史那黑暗的一页
·五:布什:一半是火,一半是冰
·六:公民有焚烧国旗的自由吗?
·七:看哪,那些办报纸的人
·八:劳拉:从图书馆馆员到第一夫人
·九:马车上的阿米西人
·十:美国人是公民,也是志愿者
·十一:墓碑之美
·十二:那栋朴素的小房子
·十三:记一位在“九•一一”中罹难的弟兄
·十四:瓦尔登湖:大地的眸子
·十五:威尔逊:理想主义的总统
·十六:美国作家和站在作家背后的人
·十七:希拉里: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十八:耶鲁与中国
·十九:在“左”与“右”之间的美国知识分子
·二十:最好的教育是爱的教育
·《光与光的背面》后记:“八仙”还是“九仙”?
*
*
14、《拒绝谎言》(香港开放杂志社)
·《拒绝谎言》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总理,还是当地质专家?——评温家宝在江西、湖南水灾灾区的言行

   来源:观察
    哪里有了灾情,哪里就会出现总理温家宝奔波的脚踪。比起李鹏和朱镕基两届前任来,温家宝跑基层最勤,在发生自然灾害时反应最迅速,看到底层民众的苦难时表现得最有情感。中国老百姓的性情是最驯良的,他们最能体谅政府的“难处”,官员们尤其是总理大人只要稍稍表现得有几许人性,吞没便不吝给予最高的赞美,视为青天转世、救星降临。于是,温家宝便成为自周恩来以后名望最高的总理,甚至有人将周温并列。二零一零年入夏以来,中国各地自然灾害频发,温家宝风雨兼程的身影又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显要位置。记者们撰写的新闻特写一篇比一篇煽情,不仅凸显政府首脑亲自出现在抗灾第一线,而且反复渲染温家宝的“科学家”身份,似乎总理一到,便可雨过天晴、药到病除,灾民顿时获得新生、从此过上幸福生活。
   在今天的中国,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都不单单是“自然”原因。中共建政以来的许多“天灾”,多半有“人祸”的因素。靠“工程师治国”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靠地质学家的“单向度”思维,最终是抱薪救火、弄巧成拙。此时此刻,温家宝需要做的,不是“变脸”当地质学家,而是以大国总理的胸襟与智慧,开启政治体制改革之“窄门”,推进人权、民主与法治的进程。
   
   如今的“自然灾害”非地质学家所能解决

   温家宝在湖南宁乡县峨山大坝考察防汛抗洪工作的途中,随机在一个村子旁边停下车来,巧遇了当地官员没有安排会见的一名村民。这个名叫陈凯旋的中年汉子对温家宝说,前几天下大雨,他们福泉村附近塌陷出一个大坑。大家都提心吊胆。
   温家宝说:“你反映的是一个大事情,涉及到群众的生命安全。”
     其他受灾群众都围上来反映说:“我们那的学校都塌掉了。”
   温家宝让陈凯旋带他去现场看看。当地官员试图劝说温家宝不要去现场,汇报说“已经制定了安置方案,群众也安全转移,请总理放心”。然而,当陈凯旋带温家宝来到一个直径近五十米、深三十多米的大陷坑面前的时候,现场却触目惊心:大坑边缘的民房由于塌陷只剩下一半,大坑周围只是草草地用竹竿围着。可见当地官员对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漠然处之。温家宝不顾工作人员的劝阻,跨过竹竿走到坑边低头察看。脚下松软的土地随时都有再次塌陷的可能,大家都十分担心,但温家宝并不在意。
   温家宝不畏危险、身临其境,本是首席公务员应尽之职责。但与玩忽职守、素餐尸位的下属官僚一比,“应该做的本分”却成了一种“可望不可及的崇高”。记者还写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
   就要离开时,突然一位妇女在不远处哭了起来。
     温家宝:别叫她哭,叫她找我来,没关系。
     她是一个塌陷重灾户,希望政府能重视理赔问题。她递给总理一张纸条。温总理认真地看了起来。
   温家宝:你这上写着了:“我们每天日思夜想的,要是中央领导同志亲自来看看,那该多好啊!”我不是来了吗?意思我懂了,你的心情我很理解。我又给他们加上一项任务,我们一定不让受灾的群众在经济上再遭受更大的损失。
   看来,温家宝在民众心目中就像是一个悬壶济世的活神仙,当人民对党和政府绝望的时候,却对温家宝抱有一线之希望。但是这种对人的希望,是典型的人治社会的特征。且不说温家宝是否真的当得起这番希望,即便他真有青天的品质与能力,法治社会和民主社会的远景就能由此呼之欲出吗?对此,就连《新京报》亦发表题为《不做总理“向导”的陈凯旋能否“凯旋”?》的文章,质疑说:“假如总理不是随机停车,陈凯旋能有幸面向总理反映情况吗?假如总理不是平易近人,陈凯旋能有幸当向导直达问题现场吗?”
   而这个名叫陈凯旋的农民在给温家宝带路之后,深夜十二点镇上的干部前来敲门,将他的门都砸烂了,他一溜烟从后门跑掉了。在各方面的压力之下,他“以前说话大嗓门,现在说话低三下四,还四下张望”。陈凯旋回忆说,就在他将温家宝带往大坑的路上,曾先后两次有人在背后拽他的衣服。在总理视察坍塌现场时,有一个穿衬衣的中年人低声对他说,你把总理带到这里,今后你没好日子过。还有一名穿警服的人也凑过来,说了同样的话。他们是什么人呢,居然当场威胁恐吓这个纯朴的农民?
   那么,温家宝拿出了什么解决方案来呢?听了村民们的介绍后,他沉思片刻说:“因为我多少也是一个内行。几级领导都在这里,我们定下几件事,好吗?要组成专家组,圈定塌陷区范围。要迅速转移塌陷区内群众,决不能发生人员伤亡,要妥善安排群众生产生活。这几件事情必须马上做。”对于温家宝的决策,《新京报》上的这篇评论称赞说:“温总理的现场办公决策,既体现了对民众生命财产的关爱,又体现出科学专业的水准,理所当然赢得了村民的热烈欢迎。”
   我却无论如何都看不出这几句话体现出何种“科学专业的水准”。当地地表坍陷的情况,连没有受过专业的地质教育的普通百姓都知道,与当地官商勾结、疯狂采煤的行径有必然的关联。温家宝是学地质出身的,常常以“内行”自诩,却对村民反映的“附近煤矿采煤导致沉陷”的控诉不作回应,反倒是默认当地官员强调的“当地处于地质沉沦区”的解释,这是科学的态度吗?以高能耗维持经济增长,煤矿遂成为“血煤”;“血煤”吞噬人的生命,却又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动力。如此一个恶性循环的怪圈,乃纠结成一个制度性的死结,若无大的政治智慧,根本无法解决之。
   温家宝的“愿意被骗”与“不愿被骗”
   另外一个例子是在江西。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江西第二大河抚河的唱凯大堤决口三百多米,咆哮的洪水奔腾而下,抚州市唱凯等四个乡镇顿成泽国,十多万人被水围困。三天之后,江西省当局宣称抚河成功实现堵溃,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召开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唱凯堤决口十万人被困、无一人死亡。”此后,江西当局一直坚称“无人员伤亡”。就连前往视察的温家宝亦不禁赞扬地方政府的救灾工作“创造了奇迹”。其实,当地民众都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据《星洲日报》报道,《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揭发江西官员集体撒谎,指决堤至少死了三人。刘建锋在博客中透露,唱凯镇低洲村村民涂俊峰等逃到一条高速公路,发现身后的低处还有三个人,涂等人奋力救出最近的一位妇女,但眼睁睁看著跑在后面的两人被冲走了。经查证,被冲走的老汉是低洲张村七十五岁的张根孙,另一妇女则不知其名。张根孙的儿子张新林也证实找到了三具尸体。
   当刘建锋发表《目击者讲述决堤瞬间》一文、暗示有人被冲走后,抚州市官员将他接到当地一家宾馆,与宣传部长、财政局长等共进午餐。餐前,刘得到一个印有“抚州市财政局”、装有数千元现金的信封。刘当场以手机短讯向上司王克勤汇报,王指示他暂且收下,回报社后上交报社纪委。后来,当刘建锋继续揭露真相的事后,王克勤对媒体透露,刘建锋接到了来自江西的恐吓电话,声称要动用黑社会干掉他。
   《中国经济时报》是一份国务院下属的报纸,也是一份比较敢言的报纸。温家宝难道对该报记者的发现一无所知吗?他明知是被骗,为何还对被骗的处境心安理得呢?他不是喜欢听真话吗,在访问北大的时候不还嘲讽校方的伪饰吗?可见,温家宝在某些时候不愿被骗,在某些时候却甘心被骗。他故意戳破一些无关紧要的小谎言,却默许甚至纵容大的谎言。戳穿一些小谎言,能够给温家宝带来良好的名声;而容忍大谎言,则表明温家宝也是体制中人,对于制度性的难题,只能“萧规曹随”罢了。
   此次溃堤事件,当局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纯属“客观原因”。抚州市副市长黄赛荣理直气壮地说:“目前还没有认定垮堤属于人为事故。”并大肆宣扬“没有一人死亡”的“伟大成就”,简直要将灾害当作庆典来办了。他们说,唱凯堤设计标准仅仅为抵御二十年一遇洪水,抚州财政有限,上级调拨的资金也不多,谁能为无米之炊?至于多处堤岸二十年标准也未达标,那是因为“资金短缺”嘛。洪水超历史纪录,谁能挡得住呢?堤身堤基土质差,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堤坝决口处为迎流顶冲位置,这又谁能改变呢?
   这些很“专业”的解释,“素质太低”的老百姓无从反驳。在此天灾人祸频繁,天灾与人祸纠结的时刻,中国的地质专家、水利专家、环保专家、气候专家们却默不作声,集体缺席。那么,学地质出身的温家宝,是否可以给出一个权威的答案来呢?照理说,胡锦涛是学水利的,温家宝是学地质的,他们从事的这两个专业正是自然灾害的克星,在他们的治理之下,中国的自然灾害应当大幅减少才对;而事实上,这些年来自然灾害越来越频繁,因为中国实行的“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已经将中国的生态危害到了崩溃的边缘。
   在此情形之下,既然温家宝时常标榜自己专家的身份,且又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式的爱国之心,如果改行当中国政府的“天灾人祸”发言人,他是否可以做到“实话实说”呢?
(2010/09/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