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徐水良文集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徐水良


   

2010-9-8


   

   
   下面这篇文章,是我读杜智富先生文章《古代西方帝国之兴起和宗教变迁之间的关系》的一些看法。老杜认为,其中看法有点过度解读,他与我的观点完全一致。可能是因为我仅仅从老杜文字解读,没有去体会老杜的本意,因而造成一定差异。因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所以我还是适当修改,发表本文,供大家参考。
   
   我觉得,老杜文中讲的一神教的高明、成功之处,相反恰恰是其专制和凶残之处。一神教以抽象专制的一元化的神,否定了多元,多神和其他一切可以和一元化极端专制抗衡的东西。使宗教走向彻底专制化。
   
   一般的多神教,即使是一个民族征服了另一个民族,被征服民族的神,也往往不是完全被消灭,而是多少被包含到征服民族的众神之中。
   
   但一神教却完全不可能。
   
   一神教,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要专制得多。一般被征服民族的宗教,往往被消灭,至少被大大贬低。即使被征服民族的宗教某种程度上被允许存在,被征服民族的神和宗教,也不可能进入征服民族的宗教。像伊斯兰教,一手拿可兰经,一手拿剑,被征服者必须接受可兰经,否则就用剑杀戮对付,用这种办法,把广大的非伊斯兰地区,例如佛教地区,变成伊斯兰地区。
   
   这种一神教,从犹太教开始,在其经典中,不停地咒骂不信者,咒骂与他们信仰不同的人,并且记录许多迫害不信者、不同信仰的人和异教徒的历史,包括多次血腥屠杀信仰不同的人们的大屠杀记录。
   
   基督教继承犹太教摩西五经和其他经典,合编为《旧约》,自创《新约》。基本思想和传统都来自于犹太教。但是,它一成立,就与犹太教对抗,把犹太教视为仇敌。其经典中对异教徒的仇恨,与犹太教一脉相承,甚至更加厉害。伊斯兰教学习犹太教和基督教,但更加仇视异教徒,一部可兰经,从头到尾咒骂异教徒。这异教徒,当然首先就是犹太教和基督教徒,与基督教犹太教的宗教战争,绵绵不绝。当代的反恐战争,也是伊斯兰恐怖分子企图进行圣战、消灭异教徒而引发。他们所称的其他的异教徒,当然就是佛教和其他宗教。
   
   在一神教内部范围内,其不同的教派,也都互称异教徒,争斗、迫害和战争,也绵绵不绝。
   
   一神教的神,动不动毁灭民族或种群,甚至要毁灭人类,或接近于毁灭人类。
   
   但一神教的这些情况,在佛教等宗教中,是看不到的。
   
   一句话,西方一神教地区的宗教迫害和宗教战争,从一神教产生及到今天,一直连绵不断,与东方多神教地区极少宗教战争,很少宗教迫害,形成鲜明的对照。我们应该把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权带到东方,但千万不要把这种弊端带到东方。
   
   由于一神教宗教在中东产生,入侵古罗马,西方从古希腊以来的自由民主共和传统,被这种宗教消灭。基督教成为古罗马国教,使原来的古罗马在政教合一的思想专制和政治专制合一的双重作用下,很快衰落,被蛮族消灭。蛮族落后原始的部落林立的制度,瓦解了古罗马的中央集权的统一的共和国和帝国的传统制度,变成分封割据的贵族的血统制的封建制度。这种制度与专制的基督教结合,造成了政教合一的漫长的黑暗的四分五裂的封建的中世纪。这种一元化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被后世的专制者传承。及到变种成马列主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国家合一的极权专制制度。
   
   西方这种情况,与东方中国多元的、儒释道并行的思想和信仰,以及政教基本分离的、世俗的、非分封反封建的中央集权的君主专制制度,与西方封建血统制度完全不同的科举制度,以及中国比较文明温和的政治专制制度,形成鲜明的对照。两相比较,相对显得当时西方政教合一的封建割据制度的相对野蛮性。
   
   所以,当马可波罗中国游记出现,立刻轰动西方。在数百年间,神奇的中国成为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赞美的、西方学习的榜样。就像现在的西方,成为中国学习的榜样一样。
   
   正因为西方政教合一的一元化专制制度,比东方多元世俗的专制,让人更难忍受。所以西方人开始反抗这种制度,反抗的结果,最后建立了自由民主制度,使西方走到了东方的前面。
   
   所以,究竟什么是进步,什么是落后,什么是提升,什么是降低,什么是高明,什么是成功,站在不同的立场,观点完全不同,甚至完全相反。我的观点就与老杜相当不同。在我看来,抽象的一元化的一神教专制,尤其是政教合一的专制,从中世纪的宗教专制到现在的变种的马列主义共产专制,绝对是一种反动的东西和传统。这二十多年,自由主义者们企图使中国全国从统一于马列主义变成统一于基督教,使基督教成为国教一类的宗教,像马列主义专制一样,完全是企图搞思想和信仰专制,是宗教专制政教合一反动思想在现实中的变态回声。
   
   我们一定要坚持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的原则,反对任何思想专制和信仰专制的原则,坚持多元化原则和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的原则,国家不得干涉国民和公民的思想、宗教和信仰的原则。坚持国家既不得强行规定任何思想、信仰的特权地位,也不得歧视排斥任何思想和信仰的原则。
   
   因为政教合一的专制统治,所以西方宗教在西方历史中的作用,远远大于世俗专制统治、宗教不占统治地位的中国和东方的宗教在东方历史中的作用。
   
   老杜拼命寻找的中国宗教在历史中没有西方宗教那样大的作用,原因就在这里。老杜文章似乎没有看到中国和西方宗教的截然不同的作用,相反企图把中国和西方宗教处处类比等同,企图寻找中国与西方共同性,企图寻找东、西方统一模式,这个努力,其方向显然不对。
   
   因为,实际上,西方和东方,在这些方面恰恰完全不同,属于完全不同的模式,不可能变成一个模式,因而宗教在东、西方历史中的作用,也完全不同。
   
   正因为西方宗教统治在历史上的巨大作用,它甚至把宗教自己的对立面——科学,在很长时间内也包含在宗教之中。科学的初期发展,是在宗教内部取得的。
   
   实际上,世俗中国的历史是正常的历史。而政教合一的宗教专制的统治,因而造成宗教在历史中的巨大作用,恰恰是违反社会本性的反动的东西。
   
   所以,老杜从西方这种情况出发的研究,并企图推广到全世界,让人感觉有夸大宗教作用的倾向。
   
   因今天我的网路很难上网,阅后匆匆草笔,简单写上面这些。
   
   
   附:
   

杜智富:古代西方帝国之兴起和宗教变迁之间的关系


   
        2010-09-08
   
   
   古代的西方,即欧洲,地中海,两河流域,近东一带,各地都有各地的神,一地有多神也是常态,其时并无宗教(religion)一词。
   
   随着人类征战的规模越来越大,就有了帝国级的征战,波斯帝国和希腊帝国的兴起都带来了信仰覆灭的问题,即被征服了的民族的原来信仰能否继续香火,马上成为一个大问题,第一,这个民族原来敬拜的一神或众神,显然不灵,甚至是假的,第二,是否要开始接受胜利民族的众神,而帝国的统治者也会马上意识到需要有帝国一统的信仰需要,据说阿历山大大帝一路东征之时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迫切性。
   
   对于帝国的兴起带来的信仰危机,可以说反应各式各样,但是总的来说有两个最终成功的走向,一个是从帝国的稳定来看信仰问题,一个是从被征服了的民族来看信仰问题。
   
   先说第一个走向,即从帝国稳定的走向来看信仰问题:信仰和敬畏神是一个社会里人们讲究信用,忠诚,和遵守律令的必须基础,因而帝国的稳定和有效运行要有统一和广泛被信仰的神灵,西塞罗(Cicero)因而发明了宗教(religion)一词,把信仰固定成为信条(doctrine),西塞罗的宗教观对罗马和后世西方的自然法,宪法。宗教哲学观,宗教历史观的影响至今不衰。
   
   第二个走向是从被征服了的民族来看信仰问题:即如何对待自己以前的神明和面对帝国胜利者神明的问题,可以想见历史长河里被征服的民族成百上千,被征服后他们以前的神明,后人除了在历史记载中可以读到外,就大都香火不再了,此中唯一的例外就是犹太教,犹太教不但香火继续,其变种的基督教甚至能够反败为胜,成为征服者罗马人的国教,反过来彻底覆灭了原来罗马人的众神。
   
   这是如何达成的呢,这里面的高明就在于看到了各民族的原来信仰都是有地域性的,即使是自称是宇宙之神,也是宇宙之内的神,犹太教原来的神的位阶,即与摩西相见的耶威,也只能相当于宇宙管理者的地位,相当于柏拉图哲学学派里的demiurge,圣经里的耶威还有相当的偏袒性,但是在犹太人经历了埃及和巴比伦的奴役和影响后,慢慢地他们把自己原来对神明的概念,采取了其他信仰的成份,成功地转换成为更高明的神,高明在那里呢?一曰其神在宇宙之外(Beyond),二曰其神从虚空里创造了宇宙(at the beginning exnihilo),三曰其神的话语(Word)就创造了万物和一切,即神和他的话语都是灵动,没有物体的成份,因而有金刚不坏之身,这个转换之高明就在于所有其他民族的神明都难以超越这样的论述,而这样无可超越的神明却单单挑选了摩西和犹太人作为他的子民,因而有了这样的论述:犹太人必将成为众民族之光,万国之王,将以耶路撒冷为世界的中心,最终把万民转化为以色列,于是作为征服者的帝国原来信仰变成可以鄙视的地方神明,假神明,要说阿Q的精神胜利法,可以说没有比这个更伟大的阿Q发明了。
   
   据考据圣经的前五卷,即包括创世纪的摩西五经(在犹太教里叫Torah),是一个集体智慧的创作,也就是犹太人从巴比伦被释放后回到耶路撒冷后的创作,集体创作始于公元前六世纪初,成书于公元前四世纪中叶,就在这两百多年内犹太人用集体的智慧,采纳了埃及,巴比伦,迦南一带的信仰成份完成了他们对神的伟大转型。
   
   这个发明的伟大性还在于,从此西方对宗教的最高看法是神明必须是要超越宇宙的,神明必须是创造宇宙的,非此不行,于是被征服者犹太人的创造,反败为胜,成为支配西方宗教和世间权力的指导思想,虽然犹太人在现实中是个流离失所的民族。
   
   这个宗教发明还把希腊哲学思想压了一头,因为希腊哲学只能说人的思想和理性(nous)可以用来判断神灵的显灵是否可以“算为”真确的原理(alethinoslogos),但是希腊哲人比较老实,承认理性有限,神灵的显现也不常有,犹太人的论述就大为不同,整个圣经里说的不是人的理性和人的哲学,说的全是上帝和人直接沟通的经验,最后还要把上帝的儿子送死来拯救人类,于是经验论述大胜哲学论述,成为西方的主导思想。[按:上帝儿子送死来拯救人类是基督教。基督教把犹太教摩西五经和其他犹太教其他经典合编在一起,称为旧约,自创新约。——徐水良2010-9-8]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