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两种朋友]
徐水良文集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民主运动和造神运动势不两立
·本月再批毛左黄俄(部分评论合编)
·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部分评论汇编
·对黄河边先生最新视频的评论
·闲聊郭文贵每秒5000发机枪
·两日短评
·驳“民运不如贪官”的谬论
·说几点我的意见
·逻辑在哪里?也来说点逻辑和推理
·西方对中国: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再谈台独港独等问题
·对黄川粉和全球性倒退潮流的简评
·到西方学什么?(兼谈西方左右派)
·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党争(再谈中共党文化党性思维问题)
·对禽兽化反道德谬论的批判
·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
·答刘晓东女士
·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黄川粉的奇葩概念和逻辑
·反普适价值政治正确是个国际性大逆流
·捍卫新闻自由,CNN初赢对川诉讼
·他们真是右派吗?
·本人对郭文贵大吹大擂的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对郭文贵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离奇的逻辑
·认清狭义民运沦陷区不代表中国民运,捍卫中国民主运动
·近日时事评论
·低档骗子、王牌特工,何来不“被和谐”之说?
·“千年明君”的大小走卒——郭骗郭蚂蚁
·谈川普、郭文贵、贸易战、白左等
·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近日讨论、评论和杂论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2019年
·几则小评论
·几则小评论(二)
·驳李剑芒先生的谬论
·纠正“主权是人权总和”的错误说法
·近日小评论(六)
·近日小评论(五)
·近日小评论(四)
·近日小评论(三)
·近日时评
·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再答特线们炒冷饭的歪曲污蔑攻击
·评蚂蚁帮的“朝天阙”
·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关于郭粉、川粉、左右派等等评论
·近日小评论(七)
·关于“人民”一词駁伪右攻击(修改稿)
·华裔鸡婆女老板佛州统促会副主席与川普关系密切引发轩然大波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高智晟在《二○一七,起来中国》中披露的土共特务秘密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孔子究竟是不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严家祺王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的基调根本错误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关于中美两主播电视讨论的随笔:结果出于意料之外的差!
·驳仇恨89民运的谬论
·几句话评焦国标
·全体中国人都要做好准备,迎接中国民主运动新一波高潮以及中国民主和专制的
·评川习会贸易战等问题
·我对香港抗争的意见和判断
·中国人用自己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
·土公治港,屡创奇迹
·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再谈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
·中共大外宣遭遇空前滑铁卢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老徐评论(19-9-7)
·老徐评论(19-9-12)
·驳胡平:既然实弹镇压,难道那是见好,不是见坏?不应该见坏就上?相反倒要
·重发驳胡平旧文: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结束赤纳粹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人性化宪政法治制度
·近国殇日有感
·阅兵有感(两首) 第二首: 糜费阅兵扰民有感
·海内外华人中亲共反共的真实情况
·川普把贸易战方向搞反了
·坚决反对法西斯种族主义
·在邮件组驳黄川粉公然宣扬法西斯理论
·黄俄土共及其老主子的一个战略阴谋
·土共再次选择川普的原因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专制口号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种朋友

   

徐水良


   

2010-9-24日


   

   
   从中学开始,在下一直以朋友众多、甚至被人称为朋友最多而著称。现在我第一次听说我自己“赤条条来去,一个朋友……也没有”。很好玩。
   
   不知道特务们为什么总是这么蠢?总是拼命想攻击我的强项。他们攻击我的为人人品、攻击我在朋友中的名声。特务们怎么也打不过我,因此,这两年来,他们就总要千方百计把我说成神经病,一个朋友也没有,还拼命与我打混战,他们自己是特务,非要把在下说成特务。以便把水搅浑。等等等等,都是全力攻击我强项的做法。
   
   至于别人会不会相信,特务们是不管的,恐怕也不是特务们主观愿望能够决定的。
   
   所以,那么多特务,一次又一次,拼命围攻我一个人,却总是大败而回。被他们号称的“神经病”一次又一次打得鼻青脸肿,仍然一次又一次,坚持攻击,坚持表演他们那么多人,却不如一个“神经病”。
   
   当然,这些年我有意撤离离开狭义民运圈,避开众多的特务“朋友”们,这些特务朋友,其数量,当然要少了不少。这种“朋友”,倒确实是一个也没有更好。可惜我们大家都做不到,中共地下势力总是要千方百计渗透和包围真反对派朋友。所以我的努力,也只能减少这种“朋友”,而不能达到一个也没有。
   
   讲到真正的朋友问题,一般说来,最要好的朋友,有两种:一种是志同道合的朋友;一种,是生死之交的朋友。
   
   我们许多朋友,政治观点很接近。在未来的奋斗中,观点接近的朋友,能够成为反对派中志同道合的朋友。
   
   不过,生死之交的朋友,往往是不考虑观点的。老同学老朋友,不管观点如何,有时观点甚至非常对立,但生死都一起,都互相帮助。
   
   当然,两种朋友是交织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有可能成为生死之交的朋友。生死之交的朋友,也可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不过,志同道合的朋友,要成为生死之交的朋友;生死之交的朋友,要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都并不很容易。
   
   志同道合的朋友,靠观点,靠共同奋斗。
   
   但在下更重视生死之交的朋友。因为观点是一时的,朋友是永久的。
   
   生死之交的朋友,无论如何,不能仅仅靠观点,要靠相互之间对人格、人品的相互信任来建立。
   
   老同学老朋友几十年的生死之交,包括忘年之交,是一辈子可以依靠和信赖的友谊。
   
   例如我在监狱里面,许多老同学老朋友,他们绝大多数不是政治人物,却不顾危险,为我募捐,为我呼吁,没有半点私利考量,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可惜,民运圈,这种人太少了。
   
   笔者坐牢时,南京公安到浙江调查,回来说:徐水良,你人缘真不错,我们调查听到的是一片赞扬,有的还与我们拍桌子吵架,你欺骗性不小。
   
   彭冲许家屯说,南京制药厂全是徐水良的势力,但批不倒徐水良就不是共产党员。结果最后还是没批倒。我一个普通职工,靠的就是人格和人缘。
   
   这里,我要奉劝特务们一句,造谣呢,总要有个分寸,否则,只是让自己暴露身份,失去公信力。
   
   顺便再说几句。民运圈情况非常复杂。但广义民运是全民族和整个中国的伟大事业,广义民运必胜;狭义民运圈已经是沦陷区,没有前途。这些结论,我们早已论述过了。
   
   现在有人仍然要把两者混在一起,搞忽悠。制定可笑的狭义民运圈策略,夸夸其谈谈那些别的忽悠者早已一次次忽悠过的低档东西,如狭义民运圈如何如何才能大团结,才能起死回生,才能取得胜利,等等等等,完全是一些不懂民运圈客观实际的幼稚的夸夸其谈。不过,现在这些东西,主要只能忽悠圈子外面不懂情况的人而已。
   
   圈子里面的各类人物,当然也有可笑的,有仍然沉醉于这些忽悠之中的,甚至有人当了几十年反对派,仍然在那里苦苦研讨“中国向何处去?”表明他们几十年反对派是白当了的人。但是,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如果其他人还要去讨论这些低档忽悠,那么,这些人,就必然是一点前途也没有的人。
   
   真正的反对派,早已经研究并远远超越了这些初级的,小学生也知道的团结之类的大道理和问题,去关注高级得多的问题了。
(2010/09/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