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徐沛文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研究历史,只要涉及中华民国、国民党、共产国际及其支部中国共产党,就会注意到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因为宋氏三姐妹宋霭龄(1889-1973)、宋庆龄(1893-1981)和宋美龄(1897-2003)及其丈夫孔祥熙(1880-1967)、孙中山(1866-1925)和蒋中正(1887-1975)与中华民国的历史紧密相连;而浦氏三姐妹浦安修(1918-1991)、浦熙修(1910-1970)和浦洁修(1907-2000)与她们的伴侣彭德怀(1898-1974)、罗隆基(1896-1965)和杜春晏(1889-1970)的命运则折射出共产党的劣迹。

   
   
   被西化的中国人
   
   
   宋氏三姐妹的父亲宋耀如(1864-1918)小时出国投奔亲戚,皈依西方宗教,后被派回中国传教。1887年在上海迎娶明朝时就皈依西方宗教的士大夫徐光启的后人倪桂珍(1869-1931),成为买办和富翁,并支持孙中山的政治活动。夫妻生育三女三子,全都送往美国接受教育。宋霭龄于1904年,宋庆龄与宋美龄于1907年到美国,就读韦斯礼学院。这说明在清朝,中国人就有留学的自由,可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中国人却会因想出国留学而被捕入狱比如《红狗》的作者齐家贞(1941)。
   
   宋霭龄于1914年在日本与孔祥熙结为夫妇。共产党篡夺政权前,流亡美国,先后在纽约去世。孔祥熙28岁时第一次结婚,妻子病逝后,才在日本与时任孙中山秘书的宋霭龄交往并结合。夫妻生育两女两子。
   
   而宋庆龄和宋美龄分别于1915年和1927年与有妇之夫孙中山和蒋中正结合。显然她们违背了真正的基督徒必须遵奉的摩西十诫。宋庆龄后来还沦为反基督的共产党的间谍。姐妹俩虽然夫贵妇荣,但没能传宗接代。
   
   孙中山为了实现其政治理想“三民主义”(民族、民权和民生)而不择手段,“联俄容共”,结果引狼入室,让共产国际最终得以在大陆颠覆奉孙中山为国父的中华民国。他抛弃原配而娶的宋庆龄以孙夫人的名义亲自参与葬送中华民国的国际共运。这何尝不算因美人而失江山?如果蒋中正没有弃22岁的陈洁如(1905-1971),娶30岁的宋美龄,可能既难以无视宋庆龄听命于斯大林,私通苏区共匪;又无法纵容孔宋家族在日本投降后,带头以权谋私,搜刮民众,授人以柄,被共产党利用来欺骗民众,争取民心。世事皆有因缘,人生乃因果报应,只是难以了悟。凡妇俗女如我,只能写下所思所想,供读者思考时参考。
   
   宋霭龄比浦洁修大18岁,浦氏三姐妹晚宋氏三姐妹一辈。
   
   浦熙修的女儿袁冬林(1933)透露,“母亲原来叫浦媐修,浦家家谱上,母亲这一辈的女孩子取名都要带‘女’字部——像三姨叫‘安修’,母亲的叔伯姐妹有叫‘姿修’、‘婵修’等等。大姨的‘洁修’和母亲的‘熙修’都是后改的名字。
   
   大姨和母亲出生在江苏嘉定(现归上海),浦家是一个大家,但并非那种有钱有势的名门望族。外公浦友梧早年在外地读书,1912年到北京,在北洋政府交通部任会计科员。母亲7岁时外婆带着两个女儿到北京投奔外公,在北京又添了三姨安修和舅舅通修”。
   
   
   被赤化的中国人
   
   
   民国时,中国人也享有求学和留学的自由。浦氏三姐妹于三十年代都先后就读北平师范学院,可惜那时共产国际渗透了中华民国的各界尤其是学校,浦氏三姐妹也被红色宣传误导。
   
   浦安修不仅参与共产国际成员比如斯诺夫妇挑起的“一二·九”运动,还在1936年就加入共党,并被派往苏区。1938年由中共包办嫁给共军将领彭德怀。“自古嫦娥爱少年”,宋庆龄自己选择嫁给父亲的同辈,而浦安修则算身不由己。 宋庆龄过了10年夫妻生活,守了56年寡,至少没有再嫁;浦安修则在毛泽东卸磨杀驴,于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开始整彭德怀后,提出离婚。浦安修没有因此少挨整,却从此守起了活寡, 1967年还自杀未遂。1974年彭德怀被迫害致死前,她拒绝前去探望。可是后来彭德怀被“平反”后,她却又以彭妻的名义露面和写文章。
   
   浦洁修于1932年尾随未婚夫杜春晏到德国留学,回国后任北京中国科学院化学系主任、教授。中共媒体称浦洁修“具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对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早在抗日战争时期,她就向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党组织表达了入党心愿,建国初期又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请求,以后又多次庄重地向党组织表示入党的迫切愿望。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她按照党的要求留在党外工作,始终严格按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1991年84岁高龄的浦洁修重病住院,在病床上又一次向党表达了入党心愿,经中共北京市委批准,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算中共编外地下党员的浦洁修,在红色中国也没好日子过。她象宋庆龄一样,在1949年后沦为没有被中共打碎的花瓶,也象宋庆龄一样在病床上加入中共。宋庆龄入共不久就去见马克思,而浦洁修又活了九年,比小她三岁的浦熙修多活30年。
   
   浦熙修在上大学时认识袁子英,于1932年两人结婚。生育一儿一女后,浦熙修在为“为共产党宣传,挖国民党的墙脚”时结识民国政坛的花花公子罗隆基,导致婚姻破裂。浦熙修竭力按周恩来的要求,抹黑民国政要,吹捧中共领导。1941年,她在标题《洋狗坐飞机》下报道宋霭龄携狗抵达重庆。同时,她在报纸的同一个版面,还报道曾当过行政院院长的王云五的夫人未坐上飞机的消息。目的是诱导读者产生下野的王云五的夫人不如宋家的一条狗的印象。《孔大小姐飞美结婚》、《女公务员为米请愿,孔副院长予以拒绝》、《毛泽东为团结而来》、《毛泽东辞别重庆》和导致她一度入狱的《南京政府的最后挣扎》等都是她笔下的宣传报道。
   
   在中华民国,浦熙修以为共产党跑独家新闻和专访见长,可是共产国际颠覆中华民国后,中共规定重大新闻必须统一用新华社通稿。 浦熙修先失去用武之地,后沦为挨整的对象,甚至成为红色漫画手华君武的讽刺对象,虽然她紧跟中共的指挥棒,还象浦洁修一样积极要求加入中共。
   
   1957年,当罗隆基被中共打成“右派”后,与她交往至少10年的浦熙修站出来以《罗隆基是只披着羊皮的狼》为题对情夫落井下石,并公布罗隆基给她的情书。1965年,罗隆基带着“右派”的帽子离世。也曾为共产党效劳的袁子英则在1969年底被迫害致死。
   
   袁冬林写到,“住在大姨家的外祖父因抄家受惊吓去世,三姨安修也被批斗,偶尔到母亲那里洗澡,母亲看见她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
   
   浦氏三姐妹的命运是被共产党欺骗和蹂躏的知识人的命运。中共在1949年前借助这批知识人的投入,篡夺政权,但不久他们就都沦为共产党迫害的对象。在中共发动的历次整人运动中,他们都脱不了干系,虽然他们大多竭力配合共党的整人运动。
   
   浦氏三姐妹中浦熙修身为记者,为共产党误导民众,篡夺政权出力最大。在“旧社会”她在三姐妹中最出名,而在“新中国”,她的遭遇在三姐妹中最悲惨。罗隆基带着对她的怨恨离世那年,她就患了癌症。“文革”中,她因是“大右派”被勒令出院。饱受多重煎熬的浦熙修最后在医院的走廊里咽气。这年长她21岁的姐夫杜春晏也撒手人寰。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在上述十二位名人中,与蒋中正一起反共的宋美龄寿命最长,跨越了三个世纪,以106岁的高寿于梦中辞世。红色宣传说宋氏三姐妹“大姐爱财,二姐爱国,三妹爱权”,可史料显示,“大姐爱家,二姐卖国,三妹爱国” 。
   
   1975年,蒋中正去世后,宋美龄隐居纽约。但八十年代,当中共以廖承志和邓颖超的名义对蒋经国为首的国民党搞统战时,宋美龄亲自回信揭露中共。
   
   宋美龄不需要谁给她写传,而宋庆龄死前一再请求外国共产党员爱泼斯坦(Israel Epstein)给她立传。宋庆龄三十年代致王明的告密信把自己钉上历史的耻辱柱,而宋美龄八十年代给共党的两封公开信与蒋中正的日记一样令我肃然起敬。
   
   在宋美龄给廖承志的回信(1982)中,最令我拍手称快的段落是,“中华民国自国民政府执政以来,始终以国父主义及爱国精神为基据,从未狮亵谀外,如将彼等巨像高悬全国,灵爽式凭,捧为所宗者,今天有正义感之犹太人尚唾弃其同宗之马克斯,乃共党竟奉之为神明,并以马列主义为我中华民族之训练,此正如郭沫若宣称‘斯太林是我爸爸’,实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
   
   两年后,宋美龄给邓颖超的回信再次表示她非常了解大陆和台湾的现状并洞悉共党的邪恶。她写到,“颖超先生大鉴:数年前‘四人帮’倒垮前后,闻先生曾几遭险厄,甚至受忧受逼,将至自殉边缘,幸率无恙,论先生在共党中之党龄如此资深,尚时陷朝不保夕之境地,令人恻然不已”。
   
   但愿在台湾享有民主自由的中华民国公民记住老一辈用鲜血获得的历史教训, 用宋美龄的话说就是:“殊不知第一次我总理(孙中山)宽大容共,遂使原不过五十余人之共产党徒,经中国国民党襁褓鞠育后造成骚扰动乱,凡十四年。及再次容共,乃当中日战争国家存亡关头,先总裁(蒋中正)不究既往,诚恕相待,原望其回心转意,以抵击外侮为重,岂知共党以怨报德,趁火打劫,铸成大陆的沉沦,二次惨痛,殷鉴昭昭,一而再之为已甚,其可三乎”?
   
   
   《新纪元》首发
(2010/09/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