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小龙女
·缘份
·后悔
·世间何物最珍贵?
·写给你--------我的爱人
·思念的滋味
·我的记忆在你身边
·回忆
·坐在梦的对岸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永远 永恒
·荒诞不经的爱情如此迷人
·爱的另一极是恨吗?
·佛祖说出的爱情箴言
·不留平常心
·挣的再多还是穷人
·谁才是傻子
·想你让我心慌
·生活
·五行之道新解
·常识
·没底的杯子
·我们为什么要躲在网络后控诉、发泄和撒泼?
·一毫米的诚意
·生活是什么?
·永恒的东西只在回忆里!
·西藏行
·希望 回憶
·爱人的心
·无题
·我希望
·爱人
·佛经中的人生哲理
·什么是禅?
·懂了泪水,就懂了人生
·天空
·清茶一杯,前世因果终是了
·不留平常心
·莲语
·在路口,才发现我是你的过客
·其实
·一个可以气死日本人的北大学生
·揣摩两个皈依佛门的女子
·无声
·不是天生爱孤独
·落花飞舞
·梦里不知情无奈
·女人如画
·三十以后才明白
·无奈的国学
·落花飞舞
·等待
·堕落 北大
·爱国主义
·杂谈
·吸完二十根烟找不到离开你的理由!
·我是这么看奥运会的
·沉默也是一种抗议
·反袁支草的理由
·为何豆腐渣工程屡禁不止?
·谁能从不说错话?
·杂谈旧事
·七夕感言
·点评(非九评)
·五指争大
·哪里没有佛?
·熟视无睹、全民参与的腐败才更可怕
·来路 归路
·繁华过后是简单
·弯腰
·我们离民主有多远?
·谈谈知识分子
·由新成立的国家预防腐败局想到的
·清平乐.中秋
·眼儿媚.忆旧友
·七律.中秋
·七律.中秋
·有关中华合众国的几点疑问------请教陈泱潮先生
·决定台湾前途的究竟是谁?
·不可以原谅,更不可以忘却---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
·美国为什么怕伊朗拥有核技术?
·关于西藏问题和圣火传递的思考
·贺小羽文报论坛开张
·做人不应当丧尽天良
·汶川
·送给天堂的孩子
·《孩子快抓紧妈妈的手》——为地震死去的孩子们而作
·子弟兵、白衣天使、志愿者、救援队员、炎黄子孙万岁!!!
·需要赞扬,需要质疑,需要惩处,需要批评,更需要反思
·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在哪儿?(摘自刘亚洲文)
·闲坐
·七律 端午有感
·一篇机会主义的檄文,有感于《中国过渡政府继续降半旗直至中共解体的公告》
·什么是民主?
·再谈民主
·三谈民主
·你是刁民吗?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
·戏说“君子不器”
·再论让百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十五望月
·十五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
   
   
   《红楼梦》中秦可卿这个形象向为研究者所关注。围绕着秦可卿这个人物,曹雪芹放置了很多谜团。破解这些谜团,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红楼梦》的思想艺术成就。近年来又有个刘心武先生作惊人之笔,谓秦可卿之原型为康熙废太子胤礽之女,隐于贾府,《红楼梦》内容隐含乾隆朝争夺王权的重大政治阴谋云云。要知这种“政治阴谋论”是否可信,也须破解谜团,弄清楚曹雪芹塑造秦可卿这个形象的真意是什么,以及他是怎么构思的。本文以八十回本《红楼梦》为据,对此作些分析。
   

   一、秦可卿的身世
   
   本来她的身世作者在第八回中是交代得很清楚的。她是个弃儿,是她养父秦业从“养生堂”即孤儿院抱养的。养父秦业“现任营缮郎”,“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可卿长大后即嫁与贾家的贾蓉为妻。她是孤儿院出身,养父又是“营缮郎”这样一个小吏员,家世是很低微贫寒的,文化修养也不会很高。显赫的宁国府怎么会娶这么一个人做长孙媳妇呢?刘心武先生据此认为秦可卿一定大有来头,是“废太子之女”的一个依据。刘先生的推测是否对,答案就在《红楼梦》书中。前面说到她养父秦业“素与贾家有些瓜葛”,什么瓜葛,作者没有说明。营缮郎是工部营缮司(清朝正式的名称是“营缮清吏司”)的吏员。宝玉之父贾政就任过工部主事,后又升任员外郎(员外郎相当于今天中央部委的副司长,而不是刘心武先生所说的“副部长”。相当于副部长的是“侍郎”)。工部有四司,贾政是不是营缮司的主事和员外郎,秦业是否为贾政的属员,书中未说明。但都是在工部任职,如有交往是很自然的。因此秦可卿嫁到贾家不是毫无来由的。更重要的是贾府择婚也并不是一味讲门第富贵,这在第二十九回说得很清楚。二十九回写贾母到清虚观祈福,清虚观张道士给宝玉提亲,说那小姐“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都配得上。贾母却说:“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儿难得好的”。贾母重视的是长相和性格。给宝玉择妻是如此,给贾蓉择妻应当也是如此。贾母在贾家有最高的权威,婚嫁问题上她的意见是决定性的。而秦可卿的袅娜模样和温柔性格正合贾母的心意,其袅娜风流也正适合贾蓉这个花花公子的口味,出身贫寒就不是问题了。很明显,秦可卿嫁到贾家并无可疑之处,丝毫没有“废太子之女”隐于贾家的根据,更非隐藏“政治阴谋”。
   
   二、秦可卿是怎样的形象
   
   秦可卿的形象可用一句话概括:《红楼梦》中第一美女。第五回中以贾母的眼光说她“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第八回作者说她“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第五回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当警幻仙子把她“许配”给贾宝玉时,说她乳名“兼美”,宝玉见她“其鲜妍妩媚有似宝钗;其袅娜风流,则又如黛玉”,是兼有薛宝钗和林黛玉两人之美。在她婆婆尤氏这个庸妇眼里,秦可卿简直是天下最好的儿媳。但这个“袅娜风流”的第一美女是个淫妇。先看作者自己对她的态度。她这么美丽温柔,又死得这么早,本来是很让人怜惜的,可是作者曹雪芹对她却没有丝毫怜惜之意,有的只是贬责。首先给她的姓名就明白的说她“情可亲”又“情可轻”。作者对她的态度集中体现在第五回中。《金陵十二钗》及《红楼梦曲》对其他女子的品格、命运都有所赞叹和怜惜,唯独对秦可卿既无赞叹又无怜惜。十二钗中秦可卿图像是悬梁自缢,判词是:“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说她是“幻情身”,与别的情欲之人相逢必定要淫乱,是贾家败落的“造衅”者。对她的自缢身亡毫无怜惜之意。再看《红楼梦曲》,第十三支《好事终》是说她的:“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孼总因情”说她既美貌,又擅弄风情,是败家的根本,对她也毫无同情怜惜之意。
   
   秦可卿必须是很美的,否则就起不到作者赋予她的使命。她淫,但淫而不荡,这才能负起作者给她的使命。如果她像“鲍二家的”“多姑娘”那么淫荡、像薛蟠之妻夏金桂那么淫毒,都不行。她又很温柔和平,还有相当高的品味,但不能与林黛玉、薛宝钗、探春等的高雅相匹比。她的品味是“香艳”。这集中体现在作者对她的卧室的描写上。第五回写贾宝玉到宁府赏梅,倦怠欲睡,秦可卿让她睡在自己的床上。“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宝玉便觉眼漾骨软。再看房中陈设:壁上挂的是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朝秦观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卧具是“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盖的是“西施浣过的纱衿”,枕的是“红娘抱过的鸳鸯枕”。作者细致地描述这些陈设、卧具及香气,把秦可卿卧室的香艳渲染得无以复加,而又感觉不到富贵气。卧室是最能反映卧室主人性格、品味的,写卧室就是写人。卧室的香艳凸现了秦可卿的香艳,但不是凸现富贵。秦可卿香艳的卧室是导淫的温床,而秦可卿则是导淫之人。作者的真意在此。刘心武先生没有看懂曹雪芹的真意,认为作者要暗示秦可卿的卧室是“皇家级的”,以此作为秦可卿是“废太子女儿”的证据。这可是有如“刘姥姥进大观园”,是“刘老汉进秦氏房”,以为到了皇宫里了。皇家宫室是富贵,而不是香艳。
   
   作者对秦氏的淫没有、也不可能像写鲍二家的、夏金桂那样来写,而是间接、隐晦地“暗写”的,是“不写之写”,即所谓“春秋笔法”。首先是第五回中说她让宝玉睡在她的床上。还亲自给宝玉展被摆枕。从辈分说,秦氏是宝玉的侄媳妇,当别人提出异议时,她辩解说宝玉还很小。那么宝玉是否很小呢?从他梦中与秦氏“成婚”并遗精、后来很快又与袭人“云雨”来看,至少已经性成熟了。他与秦氏的弟弟秦钟同岁,而秦钟与小尼姑智能就发生过多次性关系,这是宝玉的陪衬。宝玉在梦中与秦氏“成婚”,作者暗示,秦可卿确实引诱宝玉与她发生了性关系。第七回焦大骂贾府里“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即隐含此事。经过秦氏的导淫,宝玉很快就跟袭人发生了性关系,从此也由情而淫。从后来的情节中可知宝玉又跟其他丫鬟有性关系。这一切,秦氏的导淫起了关键作用。
   
   秦氏跟她公公贾珍奸淫的事,已很分明了,不需多说。第十三回原来的回目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从脂砚斋的有关批语看,原来写她在天香楼因淫自缢的情节有四、五页之多,对她淫乱的情状写得是相当详细的。研究者公认这些情节是写她与贾珍奸淫,被人撞见,因而羞惧自缢的。这四、五页后来被作者删去了,改成她是因病而死的。至于曹雪芹为何要这么删改,下文再说。
   
   为了显示秦可卿的“淫丧”,作者又以贾瑞妄图勾引王熙凤通奸而淫丧作铺垫。贾瑞第十二回死,秦可卿第十三回死。秦可卿死后又以她弟弟秦钟的淫丧作补衬,于第十六回死去。秦钟跟他姐姐一样淫。他们的父亲秦业真是“情孽”,一双儿女都因情丧身。
   
   至此,秦可卿这个形象已经很清楚了,她是由情而淫的象征、淫孽的化身,贾家及其他权贵、豪门败落的精神根源。曹雪芹以秦可卿这个形象向人们显示,整个豪门、权贵阶层的“大厦”将倾,其症候与病根首先是道德的崩溃,普遍的精神病患。连贾宝玉这辈年轻人也染上了,不能幸免。曹雪芹这些思想是统领全书的,秦可卿是曹雪芹上述思想的体现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她是统领全书的人物形象。这是曹雪芹让她承担的第一个使命。
   
   她的第二个使命在第五回里。这回的回目,庚辰本为《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戚序本为《灵石迷性难解仙机,警幻多情秘垂淫训》各执一端,庚辰本执全书大构,戚序本执淫情,都不恰当。我拟为《游幻境曲演红楼梦,垂淫训情迷通灵玉》,庶几更能反映作者的构思。正是在秦可卿香艳的的绣榻上,贾宝玉由秦可卿带领到了情迷世界的“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向他出示了书中众多人物的“命运档案”,给他预演了全部《红楼梦》的梗概。就是说,全部《红楼梦》是在秦可卿香艳的卧床上发生的。作者这样的构思既巧妙,又意味深长。
   
   三、秦可卿的病死所隐藏的秘密
   
   研究者们对曹雪芹原先写的秦可卿因淫自缢而死津津乐道,对曹雪芹改写后秦可卿的因病而死,却不见有透彻的研究。殊不知曹雪芹的改写包含深意,隐藏了很大的秘密。因此,关于她的病要专门来说。
   
   第一次提到秦可卿生病是在第十回由她婆婆尤氏首先说的。尤氏说可卿“这些日子不知是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说话也懒待,眼神也发眩”经多个大夫诊治,病却越来越重。第五回宁府中梅花盛开,应当是早春时节,她还是好好的,有说有笑,还张罗宝玉在她床上睡觉。到了秋天就病成这样了。这是耐人寻味的。后来请了一位叫张友士的大夫来诊治。问题就在这个张友士的诊治里。
   
   对张友士看病的描写,显示曹雪芹是颇懂医术的。先说脉息。作者写张友士把了秦氏的左寸(心)、左关(肝)和右寸(肺)、右关(脾),说了脉象及相应的症状,却没有提到左尺(肾)和右尺(命门,右肾)。肾为生命之本,属水,又与性直接相关。秦氏性淫,病又这样的重,肾阴亏虚,肾水已枯竭,不能滋养肝木,元气已伤,这正是经期延长乃至停经的主因。这些在脉象上一定是有征兆的,而且肯定是凶险的。医生为什么不说肾脉呢?这不是医生或曹雪芹的疏忽,另有原因。因为肾脉与性、房事有关,那时医生给女性诊病,一般不说尺脉即肾的脉象,尤其是给青年女性特别是淑女、贵妇看病,更是讳言肾脉。但尺脉还是把的,只是不说脉象,是心中有数。
   
   再看张友士的方子开了哪些药,这大有讲究。不研究药方就看不出问题。方中各味药如下(括号内是笔者所注):人参(补元气、生津液,主治虚脱、虚喘、崩漏失血、惊悸及一切元气虚弱、气虚少津等症)白术(健脾益气,主治脾虚泄泻)云苓(即云茯苓,益脾安神,主治脾虚泄泻、心悸失眠等症)熟地(熟地黄补肾阴、益精血,主治肾虚阴亏、头晕目眩、遗精崩漏等症)归身(当归补血活血,主治血虚、月经不凋、闭经等症)白芍(调肝脾、和营血,主治血虚、月经不调、崩漏等症)川芎(活血调经)黄芪(补气)香附米(调经止血,主治月经失调、痛经等症)醋柴胡(清热凉血,主治虚劳发热、骨蒸、盗汗等症)怀山药(和胃,助消化)真阿胶(补血、滋肾阴,主治喘咳、血崩及产后诸症)延胡索(即元胡,活血止痛,主治腹痛、痛经等症)炙甘草(调和诸药)。药引用建莲和红枣,导入诸经,且亦补心补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