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熊飞骏的博客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1840年的中英战争使中国人的优越感发生了根本的动摇。
   两千五百个红胡子英国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为印度雇佣军)进入面积比英国大五十倍,拥有四万万国民和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大国,竟然攻城略地所向无敌如入无人之境,逼得天朝大国割地赔款......
   中英战争使国人睁大惊异的眼睛,发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比中国强大的国家!中国人的震惊和不快是可以想见的,对以英国为首的外国人的仇恨也是可以理解的。
   中英战争只是使中国人的优越感发生了动摇。如果没有随后的一系列屡战屡败的国际战争和不平等条约,动摇的优越感本可稳定下来,就象中国人在外族(女真、蒙古、满清)入侵时沦为亡国奴后又能很快找回优越感一样。
   注意中英战争后签订的<南京条约>上有这么一条:“中国对英国不再以‘夷狄’相称,两国间的外交应以平等方式。”那时战胜的英国对战败的中国只要求取得平等的外交地位,说明中国的优越感对外国构成多大的伤害。英国人撤军后,中国人依旧称呼外国人“夷狄”如故。
   十六年之后的英法联军战争(中国人称之为第二次鸦片战争)给了中国人的民族优越感以毁灭性的打击。去北京进行停战谈判的英法使节拒绝在晋见中国皇帝时屈膝下跪(战败的一方要求战胜的一方下跪实在是贻笑大方,可当时的中国人并不认为这个要求好笑),还企图在皇帝的眼皮底下建立外国使馆?!把天朝大国的元首咸丰皇帝活活气死!高高在上的皇帝被外国人气死,小民百姓的优越感也就无以自存,延续五千年之久的民族优越感就这样被彻底摧毁了。一八九四年的中日战争更是丢尽了中国人的脸,竟然被昔日恭顺的学生在天朝大国的国土上击败,并且败得很惨,除了割让富庶的台湾外,还赔偿一笔天文数字的战争赔款(为中英战争所付赔款的十倍)。优越感很强的中国人自此陷入了不可救药的自卑。
   别忘了自卑的副产品是盲目自大!!!
   一连串的对外败仗和随后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使中国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富庶的国土被一块块地割去,国库的财富象潮水一样流入外国人的怀抱......中国政府陷入了不可逆转的巨大财政赤字(尤其是中日战争以后)。政府为了运转,只好加倍搜刮辖下无权无势的普通国民。中国人的口袋很快被掏空了,中等以下的人家倾刻间陷于赤贫。于是中国人仇恨外国人,认为他们的财产被外国人夺走了,政府的宣传机器就是这样说的,尽管前来夺走他们财产的是如狼似虎的中国官员。
   除了直觉地感受到被外国人欺侮外,民族优越感的丧失才是中国人仇恨外国人的最根本原因。是外国人无情地揭开了裹在中国人身上的一层彩色纱布,使自以为很强壮的中国人看到自己的肌体上有一个正在加速腐烂的致命疮疤,从而发现自己的弱小和病体沉疴。这个认识上的强大反差是颇令人不快的,理性的国民应该勇敢的面对自己身上的疮疤,并想方设法医治自己的疮疤,在恢复身心健康的同时找回失去的自信,中国的恭顺学生日本人就是这样作的;非理性的国民则换一块纱布继续把疮疤遮盖起来,任疮疤在纱布后面加速腐烂。一边加速向死亡迈进,一边从心底仇恨那些曾经揭开过疮疤的外国人。令人痛心的是:专制体制下的中国臣民往往是非理性的!
   诚然,外国的侵略使中国人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和印度等民族比起来,中国人付出的代价并没有国民想象的那样沉重。印度的仇外心理比中国人要轻得多,原因是印度人在外国入侵之前没有中国人那样强的民族优越感,心理上的反差比中国人要小得多。中国人在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中支付了大笔的赔款,但和同时期的国际战争比较起来,中国的赔款并不是难以忍受的。1870年的普法战争,法国支付了相当于十亿两白银(五十亿法郎,中日战争的五倍)巨额赔款。可法国的经济并没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不但支付了赔款还成为欧洲最大的债权国。别忘了法国的国土面积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如果中国人在外敌入侵时痛定思痛地反思自己,勇敢地革新使中国被动挨打的过时体制,割地赔款并不会造成中国人的长久落后。从根子上讲,不是外国人打败了中国人;而是中国人把自己打败了。被外国人打败还有崛起的一天,被自己打败就难以东山再起了。可中国人只会恨外国人,不会恨自己。
   
   (二)、国际知识的贫乏
   中国人国际知识的贫乏曾不止一次地让世界各国震惊不已。除了上文述说的“大黄和茶叶”外,十九世纪后期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中国人都认定来中国传教的外国人不是间谍就是“吃人肉的人”,因为追求急功近利的中国人对功利以外的事情是无法理解的,不求名不求利的传教士显然是别有用心。民间百姓则认为皮肤苍白的教堂修女只有喝婴儿的鲜血才能生存,因此教堂才设立专门收养弃婴的“育婴堂”。至于那些孤身一人去中国内地穷山恶水旅行探险的外国旅行家,中国人就是至死也无法理解。这些人如果不是充当该国政府的“间谍”,就是百分之百的白痴和精神失常者。类似的认识误区在中国人的对外交往中不胜枚举。一百年后的今天,已经从形式上融入世界大家庭的中国人依旧存在对外认识的可笑误区,国际知识的贫乏使中国人不止一次地沉浸在“对外义愤”之中,人为地增进了不少对外摩擦。如群情激愤的“美国撞机事件”,中国人坚定地认为是美国的蓄意挑恤和侵略,就是对国际知识缺乏了解的原因所致。中国的“海权”和国际公法有一定的差距。世界游戏规则要求各国遵循国际公法,并不要求遵守哪一个主权国家的法律规则,就是世界上的超级强国美国也没有强求别的国家遵守美国规则。只要遵循国际公法,就不认为是对哪一个国家的侵略或敌意,就象中国劳工在巴格达街头和伊拉克女人接吻并非蓄意侮辱阿拉伯人一样(但在阿拉伯人眼中这是蓄意侮辱)。美国人的行为只是触犯了中国的“海权”理念但没有违犯国际公法,因此他们不认为这是蓄意挑恤或侵略,因此也没有必要为此事道歉。前苏联的侦察机也曾在美国的近海“侦察”美国,并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可美国人的反应很平和___-—把失事的苏联侦察机送回国,没有提一声抗议。
   中国人在“排外”的同时,天真地认为世界各国也一样在“排外”,美国的“种族歧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其实西方民主国家排外性的“种族歧视”并没有国人想象的那样严重,美国的有色人种大多处于社会下层的命运并非因为他们皮肤的颜色,而是他们的“文明程度”。如果黑人的文明程度比白人一样高,如果他们不以百分之十的数量制造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暴力案件,白人应该不会因为他们的皮肤是黑色而从门缝里看人。中国人的黄皮肤比黑人耐看得多,更不会因为肤色的原因受到不公正待遇。在外国的中国人经常听到“中国人啦!!!”等类似恨铁不成钢式的否定感叹,不仅外国人感叹,中国人自己也感叹,说明中国人在国外受歧视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的肤色,而是因为他们的“行为”。
   
   (三)、宣传媒体的误导
   十五年前我回农村老家,正碰上村里的山民聚集在稻场(忙时打谷闲时聚会的场所)上义愤填膺地声讨京城的某位大“贪官”,说他在上海拿公款赌博,火车昼夜不停地把国库的金子拖去供他“输”,还说他把海南岛输给了日本......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看得出这些指控违犯逻辑,因为中国国库没有那么多的金子供火车昼夜不停地拖,贪官也没权力把国土拿去赌。可在场的村民对这些指控深信不疑,没有一个人质疑指控的真实性。这件不该发生的故事说明普通国人缺乏最基本的分析辨别能力,不爱思考,人云亦云,结果最荒诞的流言也有最为广阔的市场。
   “聪明”的中国人极少拥有思维能力和独立判断能力,这样的群体最容易受媒体和宣传机器的误导。
   中国的宣传媒体有时自觉或不自觉地扮演了误导民众的角色。平民百姓也极少不受媒体误导的影响。当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宣传媒体把国家主席污蔑成“叛徒、内奸、工贼”时,没有几个中国人怀疑刘少奇不是“叛徒、内奸、工贼”。
   中国的历次仇外事件,宣传媒体往往充当急先锋的角色。一个局部偶然的涉外事件,宣传媒体总是使之与“政治性的全局”联在一起,加之以“挑恤”“侵略”“排华”等敏感字眼,煽动中国人的仇外情绪。于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跟着媒体起哄,有时竟酿成全民族的起哄,甚至调动起“去外国使馆游行”和“宣战”之类的极端对抗情绪(如美国撞机事件)。美国撞机事件和赵燕事件就是宣传媒体着意炒作的结果,把国人的仇美情绪炒作到非理性的歇斯底里程度,以至部分国民不顾民族的长远利益,不切实际地呼吁向美国开战。当明智务实的中国政府没有响应他们的呼声向美国“宣战”时,就纷纷指责政府“软弱”。
   
   几年前,印尼的暴徒在政府的鼓动下集体攻击华人,光天化日之下明火执仗地抢劫华人财产,屠杀男性华人,并当众轮奸我们的女同胞,其兽行比当年日本侵略者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起理应激起全体华人共愤的事件却没有在中国掀起抗印浪潮,原因是国内的宣传媒体回避报导此事,即使报导了也是轻描淡写,大多数中国人对发生在那个野蛮岛国的暴行不知情。可见宣传媒体在引导国民思维上所起的巨大作用。
   宣传媒体误导民众是缺少远见和民族责任心的表现。文革时的媒体误导就曾起到为虎作伥的作用,给中华民族制造了百年难以愈合的伤痕,中国的志士仁人应该引以为戒。仇外的媒体误导表面上看是为了民族的尊严,可实质上往往适得其反,对中华民族的隐性伤害甚至不亚于文革,一百年前的义和团就曾使中华民族陷入了深重的灾难。在人类文明日益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人不应游离于国际大家庭之外,应该主动融入这个大家庭并成为令人注目受人尊敬在世界事务中起主导作用的佼佼者。因此中国人在国际上应扮演对全人类文明有责任心且通情达理的角色。如果我们盲目仇外,不讲道理,不遵循国际游戏规则,回避国际责任,为一点国际上普遍存在的局部摩擦大动肝火,中国人在国际上扮演的角色就会被某些对中国怀有敌意的国家不幸言中(西方部分民主国家把中国划为“无赖”国的行列,和萨达姆时的伊拉克,伊朗,北朝鲜并列)。今天的中国正处于政治和经济变革的关键时刻,需要世界文明国家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知识来推进中国的“文明振兴”。如果我们表现得象“无赖”一样,谁还愿意来中国投资?谁愿意与中国进行经济技术合作呢?没有西方的资金、技术和管理知识,不借鉴人类文明的先进成果,中国现代化进程无疑会大大滞后。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