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
熊飞骏的博客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熊飞骏
    特色中国的政治生态有很多“世界奇观”。
    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世界奇观”都发生在特色官场。
    与特色官场联系紧密的最大“世界奇怪”是:

    大学生一窝蜂地报考公务员。
    在与青年读者交流时,部分把人生理想寄托于官场的青年学生向我反馈了这样一个流行的奇异论调:
    他们都知道特色官场很黑很腐败,之所以明知夜很黑却偏要选择走夜路的主要原因是:希望自己的介入能改变官场的颜色,在“染黑自己”的同时“漂白官场”?
    如此“找说法”的青年学生有两种类型:
    一是为自己升官发财的阴暗动机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二是真诚相信自己的洁白之躯能改变官场的颜色。
    我尽管不切实际地希望后者的比例大于前者,但就算如我所愿最后的结果也同样是令人沮丧的。
    “改变官场颜色”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政治论调,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盛行此说。
    那时很多自我标榜的热血志士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就曾强烈呼吁体制外精英“打入到官僚队伍中去,从内部改变官场的颜色”?
    我的几位情趣相投的旧友当时都响应了这一召唤,豪情万丈地潜入了体制营垒,只有我一人坚持对“仰望星空”的梦想不离不弃。
    我也因此成了货真价实地“孤家寡人”。
    当最后一位也是我最器重的好友步入仕途时,我还挥笔写下了一首慷慨激昂的赠别诗:
    首阳山前君识我,青梗峰头我别君。
    杯酒易交天下士,壮心难赋白头吟。
    剑数龙泉需逢主,马称的卢话三分。
    莫愁宦路少知己,一样英雄出蓬门!
    …………
    我不敢断言那些旧友全是怀抱纯洁动机的理想主义者,但大多数都是深信自己的介入能改变官场颜色的热血青年;言不由衷的机会主义者应该是极个别。
    二十年过去了,那些怀抱“改变官场颜色”理想的仕途旧友们如愿以偿了吗?
    今天的中国官场生态已经给出了沉甸甸的答案。
    我的仕途旧友不但没有改变官场颜色,相反官场成功地改变了他们的颜色。
    他们在染黑自己的同时不但没有漂白官场,相反纷纷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把官场折腾得更黑更腐败。
    他们当初深恶痛竭的腐败分子,现在一个个成了退休老头,相比之下居然成了“正派人物”,纷纷上书义愤填膺地谴责他们的“青出如兰,远胜如蓝”。
    那些曾经风华正茂的同窗旧友,早在十年前就完成了从热血志士向官僚政客的转变,从骨子深层透射出浓厚的官僚习气,在公众场合派头十足颐指气使,满口官腔不说一句人话,用权钱价值观来考量一切人和事,从心底嘲弄作践一切美好的东西……
    一位仕途平步青去的旧友则因贪贿败露被同类打成替罪羊。
    这些好友在仕途多混得很成功,我和他们五年前就断了联系。那位我最器重的好友把上面那首赠别诗在卧室墙上挂了几年,可当上“领导”搬入新房的那天就把我的墨迹撤下了。在体制外平民朋友面前保持高高在上姿态是中国官场的“特色修养”;哪怕这个平民朋友是李白陶渊明也不例外。
    那种隐士居处门庭若市,过往官宦纷纷下车拜访五柳先生草庐的政治风范在中国官场早已绝迹。
    和古代社会相比,中国官场的政治生态确然发生了大幅度的倒退。
    几年前那位仕途好友中年得子,我依照人情惯例去还十年前的欠礼。今天的“领导”在平民面前多是“侯门深似海”,想给领导“还礼”也不是一件容易事。我连续两个晚上给他打电话都回答说不在家,第三个晚上依旧回答不在家。我问他哪天晚上有时间?没想到他在电话哪头问我找他有什么事,有话在电话里说,俨然一幅“怕熟人攀感情”的派头……
    各位想想,这样的仕途旧友能“漂白官场”吗?
    他可是本人曾经最器重的好友,一个“铁肩担道义”的理想主义者。他进入官场后尚且如此,其他旧友就更不用说了。
    那些在权威岗位上说昏话的专家教授(被网民讥为“砖家叫兽”),大多是九十年代归顺体制的。他们“改变官场颜色”了吗?
    没有!人民只看见他们变黑变无耻了,“官场颜色”依旧还是厚黑教主李宗吾先生推崇的那套。
    …………
    今天那些热衷仕途的青年学生,理想主义者的概率应该不会高于本人二十年前那些情趣相投的旧友。他们尚且无法抗拒特色官场海洛因般的同化力,你们凭什么相信自己有能力“漂白官场”呢?
    没有权力制约的专制官场是“罂粟种植园”,眼看很美品尝很过瘾,可心智灵魂从此不能自主,没有外力的制衡极少有人能长期自觉抵御毒瘾。也许有极个别例外,且多出现在权力金字塔的顶层。百年前的光绪皇帝就是一个另类英雄。
    染黑自己的同时漂白官场?要么痴人说梦;要么巧言自饰。相信这种说法的人则是一厢情愿。
    不信你跳进墨水盆里洗澡试试?无论你的身体多么洁白,无论你洗了多久,无论你染得多么黑,墨还是墨!
   
   二0一0年九月十四日
(2010/09/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