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
赤裸人生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主题: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评曹长青的《美国不应从伊拉克撤军--写在伊战五周年》
   
   
   撰文 媚武
   
   
   近日上网浏览,发现刊登在自由亚洲电台网页上的一篇篇名《美国不应从伊拉克撤军--写在伊战五周年》的文章,起初,孤陋寡闻的在下还以为能用这样口吻对有“世界宪兵”称谓的美国发表议论的人,即便不是美国国会议员,也定然是像巴顿和麦克阿瑟一样的美军退役将军。但细看作者署名,却显现了曹长青三个中国字。
   
   曹长青何许人也?几经查询,才知道对“世界宪兵”发表议论的曹先生,原来是一位侨居在美国的中国“民主精英”,曹先生既然连原装的美国人都不是,又为何舍弃自己的民主强项,对美军应不应从伊拉克撤军这样该由布什.希拉里或奥巴马来思考的问题发表议论呢?
   
   我想,能这样胸有成竹地敢对这样问题说三道四,一定是有不俗的识见。基于这样的判断,我耐心地浏览起曹先生这篇长达2700字的“远见卓识”来了。
   
   说实话,看过后,我得到的不仅仅是失望,倒有了一种像吞咽下只苍蝇的感觉,有些话特别让我作呕。为了明晰视听,我再恶心也要忍着翻肠倒胃的折磨,把曹先生的原话抄录如下:
   
   “客观地说,今天再来争论伊拉克当初是否有大众毁灭性武器已意义不大,毕竟仗已经打了,萨达姆也上了绞刑架。而且,萨达姆在对伊朗战争时就用过生物武器,并用毒气一次杀害过五千库德族人。另外当时美英法德俄等五大国情报部门都认为伊拉克有大众毁灭性武器。但蛮横的萨达姆则拒绝联合国的核武调查,结果更增强人们的这种确信,因为如果伊拉克没有这种武器,它就应该不怕别人去查看。如果说这笔张账要算,其实也应该算在萨达姆头上,正是他的不可思议的愚蠢,才导致了这场战争,以及他自己的毁灭。”
   
   “今天,仍有很多人认为不应该马上从伊拉克撤军,主要考虑三点:第一,“盖达”基地虽曾设在阿富汗,但今天这场反恐战争,不是因阿富汗或某个国家出现了恐怖组织才发生的,而有更深远的历史和宗教背景,它实质是极端伊斯兰主义者要对抗西方文明、摧毁资本主义社会。正如世界知名记者法拉奇在她的《愤怒和自豪》长文中曾说的,极端伊斯兰要挑战和毁灭我们自由人的生活方式。而长期处于政教合一状态的中东地区,则是滋生伊斯兰主义的温床。萨达姆统治的伊拉克,曾公开给用自杀炸弹屠杀以色列平民的所谓“烈士”提供奖金。最近,拉登还在制作电视讲话,号召盖达成员到伊拉克,和美军“决战”。这些都显示这个反恐之战,如果不在伊拉克打,恐怖份子就会到美国本土来打,只是地点不同,并不是从伊拉克撤军就可以躲掉的。而只有在伊拉克打,才能更牵制并集中摧毁恐怖份子,保证美国本土的安全。
   
   其二,如果美国现在从伊拉克撤军,将被恐怖份子视为美国后退、美国软弱的信号,从而导致恐怖份子更加嚣张;尤其美军撤走后的伊拉克,可能发生教派内战,盖达乘机在那里建立基地,恐怖份子聚集的伊拉克,不仅对美国和欧洲,更对以色列等整个中东地区构成更严重的威胁。中东的民主进程不仅会被打断,人类打赢反恐战争也更加困难。
   
   第三,如果美国现在撤军,对于刚获得自由的伊拉克人民来说,更是不可承受之痛。因为在萨达姆时代,有30万伊拉克人被杀害。在人类进入21世纪,伊拉克人民已获得自由的今天,西方世界如果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新兴民主国家再回到专制之手,这简直是出卖自由,践踏道义和政治责任,尤其是作为自由“旗手”的美国,更不可承受其后果。
   
   最近美国ABC电视做的民调显示,55%的伊拉克人认为自己的生活会更好(去年八月的民调结果是39%);同时49%的伊拉克人认为,“美军占领伊拉克是对的”
   
   
   笔者无意去评论发生在5年前的那场美国出兵伊拉克战争的正义性,也绝没有兴趣像曹先生一样对自己并不熟悉事物发表预见性或建设性的识见。笔者在此只是重申一件人所共知的事实,
   
   美国出兵伊拉克的理由就是伊拉克拥有大众毁灭性武器,而属于专制政权的伊拉克是不能够允许拥有大众毁灭性武器的。而今美国大兵把伊拉克占领了,把伊拉克的总统萨达姆也从藏身的地窖里搜捕出来,并送上了绞架。可以说是把伊拉克的领土翻了个地朝天,可他当初出兵的口实却没有找到,这样的尴尬难道能如曹先生所云:“毕竟仗已经打了,萨达姆也上了绞刑架。再来争论伊拉克当初是否有大众毁灭性武器已意义不大。”而且挑起战争的“这笔账要算,其实也应该算在萨达姆头上,正是他的不可思议的愚蠢,才导致了这场战争,以及他自己的毁灭。”因为:“当时美英法德俄等五大国情报部门都认为伊拉克有大众毁灭性武器。但蛮横的萨达姆则拒绝联合国的核武调查,结果更增强人们的这种确信,因为如果伊拉克没有这种武器,它就应该不怕别人去查看。”
   
   我想一贯标榜崇尚“民主.自由.人权”的曹先生大概不会蛮横到无赖的档次吧?
   
   笔者在此重申西方社会普遍认同的理念,人权是什麽?人权最主要的特征就是隐私权,而主权最明确的特征也就是神圣的领土不容侵犯。我们都知道,国家也就是家啊!假如萨达姆真得敞开家门,让几个大国去搜查一番,萨达姆也就不是萨达姆了。我还想,崇尚“民主.自由.人权”的曹先生可能“平生绝无亏心事”,但曹先生能宽宏到连自己家门也“夜不闭户”,允许强悍的山姆大叔随便到自家妻女的闺房里搞什么调查吧?
   
   但不如此”厚道”在曹先生的眼里,就是蛮横的萨达姆不可思议的愚蠢,而导致了这场战争,以及他自己的毁灭。”
   
   我还知道,即使是在高唱“民主.自由.人权”的今天,“强权就是真理!”也是一条不容悖违的定律。美国出兵伊拉克并没有得到联合国的批准,但美国还是肆无忌惮荷枪实弹地干了,可谁又能把这个“国际宪兵”怎么样呢?
   
   时至今日,一贯标榜崇尚“民主.自由.人权”的精英曹先生,不是对作为自由“旗手”的美国粗暴践踏联合国权威的行经也认为是“推动了中东的民主进程,而解放了伊拉克人民吗?”同时49%的伊拉克人认为,“美军占领伊拉克是对的。”
   
   我不知道曹先生的断言是根据什么得出的,他的49%的伊拉克人认为,“美军占领伊拉克是对的。是谁给他提供的数据。笔者从几家著名媒体得到的消息是,许多伊拉克人依然把萨达姆当成他们的民族英雄,而且萨达姆虽然残暴,他毕竟是伊拉克经过普选上台的合法总统。笔者在此没有半点替残暴的萨达姆及其政权歌功颂德的意图。但是也没有糊涂到像曹先生一样,只因为身在美利坚富饶的土地上,衣食住行都得靠美元滋润,就得替衣食父母鼓噪一番,否则就好像对人不起似的。
   
   不管怎么说,强大的美军肆无忌惮地闯进伊拉克领土,把伊拉克的合法总统推翻再送上绞架,这在许多伊拉克人的眼里,都是对他们民族感情的践踏和亵渎。
   
   写到这里,我脑海里突然跳闪出两句成语,既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鹦鹉学舌这句成语的出处来自于宋•释道原《景德传灯录•越州大殊慧海和尚》:“僧问:‘何故不许诵经,唤作客语?’师曰:‘如鹦鹉只学人言,不得人意。经传佛意,不得佛意而但诵,是学语人,所以不许。’”
   
   而痴人说梦,原意是指狂颠呆傻之人对痴人说梦话,而痴人亦信以为真。比喻凭借荒唐的想象胡言乱语。此典也出自宋代释惠洪《冷斋夜话》卷九语:“此正所谓对痴人说梦也。”
   
   我将这两句成语馈赠给民主.精英曹先生,实有大不敬的嫌疑,但曹先生既为精英。雅量当是不或缺的,倘若区区在下不敬的冒犯,能让精英不再数典忘祖,连自己是何方神圣都忘了,则我辈幸甚,天下幸甚!
   
   
(2010/09/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