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赤裸人生
·赤裸人生》__一部人类不能不为之震撼的奇书
·《赤裸人生》
·叶舟:锦 绣 文 章 血 染 成——读庄晓斌的长篇小说《赤裸人生》
·一个真正的独立作家和一部震撼文坛的奇书
·我和文学的不结情缘
·囚犯作家的自白
·献给我的英雄的中国
·自由真是太昂贵了
·自由是种很奢侈的享受
·三十年磨一剑,囚犯作家庄晓斌著《赤裸人生》(全本)出版发行
·作家的内质 余辔扶桑
·《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恶心》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酿成连杀13条人命惨案
   
   “撰文/庄晓斌
   
   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杨郊乡高和尚沟村是傍山近海的小山村,全村只有100多户人家,人口不足500人。村子的面积不大,被一条横贯东西的公路分为南北两处,北村的房屋和人口占全村的四分之三,村民以种大田为主。南村的人口虽少,却是以种菜的居多。因为南村地理位置优越,多年建大棚种时令鲜菜到城里去卖使他们的腰包早早就鼓起来了。所以生活比较富裕。
   
   2003年2月18日早晨,性格内向,平时不爱说话,外号叫郭老蔫的南村菜农郭忠民将老婆和两个孩子打发到城里的大姐家后,一反常态地没有去自家的大棚里收拾蔬菜,而是阴沉着脸磨起刀具来,他把半尺多长的杀猪刀磨得寒光闪闪,又找出一根碗口粗的木棒,剁成三棱状,还把一端削成尖尖的。他正在悄然准备着一场弥漫着血腥的屠戮,此刻,他阴沉的脸色像雕像一样冷酷,狭窄的心房里就装着一个念头“复仇”!人性的良知在狭隘复仇的意念之下,癌变成恶魔的残忍和暴戾,一场屠戮13条人命的血案顷刻之间就发生了……
   
   两垄地起祸端,好邻居成了死对头
   
   现年36岁的郭忠民本来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他平时不爱说话,见人时只是浅浅地一笑就擦肩而过,在村子里他的口碑还不错,他平时不沾烟酒,也不斗殴赌博,但脑子里致富的点子很多。他种出来的时令蔬菜总是比别人家早几天上市,都能卖个好价钱。他的妻子也贤惠厚道,平时在家操持家务,农忙时帮丈夫到大棚里干点杂活,一双儿女活泼可爱,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他家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富裕户,一直是村民们十分羡慕的和美家庭。
   
   然而,就是这个家庭,却在近几年因为几垄地的事与邻里之间纠纷不断。郭忠民家共有四个大棚,大棚的占地面积是由几年之前的村委会圈定的。郭忠民家的大棚与刘长瑞、张宝华和郭忠仁三家的大棚接邻。几年间,邻里之间因大棚的外沿遮盖了别家,经常发生争吵,两家大棚的中间地段就像楚河汉界一样不可侵犯。几家乡邻时常因为你占了我的一垄地,他掘了我的几锹土争辩不休,这几年,高和尚村委会为解决占地纠纷,几乎每年都要多次对大棚地进行重新测量,但郭忠民家与刘长瑞、张宝华、郭忠仁三家的土地纠纷矛盾却始终没有得到彻底解决,危机就这样潜伏下来。其实争执的地段也就不过是两垄地,围绕着这区区的两垄地,郭忠民家与刘长瑞、张宝华和郭忠仁三家多次你告我,我告你,官司打到了法庭,几家的积怨越来越深,几乎到了有你没我的不可调和的地步。
   
   2002年初,刘长瑞又把郭忠民告到村委会,指责郭忠民在修整自家的大棚时占了他家的地,经过村委会的测量,认定郭忠民的大棚外沿确实是占了点刘长瑞的地方,但大棚已修整好,不宜再拆掉重建,就给予调解,叫郭忠民赔偿刘长瑞一笔钱,具体数额要两家协商解决。但郭忠民始终不服测量结果,这笔钱就始终没赔。事后,刘长瑞多次在村民前表示:“如果郭忠民不赔我钱,我就上法庭告他。”这话传到郭忠民的耳朵里,让郭忠民对刘长瑞的怨恨又加深几分。
   
   郭忠民性格内向,平时不言不语,是有事都憋在心里的那种老蔫,这种人认准了一个死理,就固执己见是死活都不开窍的。他家和这几家邻居有积怨,他就将邻居看成是死对头,连平时在街头村口碰面,也是连声招呼都不打的。不仅仅他本人如此,他对老婆孩子的管教也是这样。有一次,他的妻子在村口遇见了刘长瑞家已外嫁多年的大闺女,打了一声招呼,回到家后,郭忠民就对妻子大发雷霆。
   
   在一个村里相邻而居,郭忠民和刘长瑞等三家就像宿怨颇深的仇家一样,鸡犬之声相闻,却老死不相往来。
   
   2002年秋天,相邻的张宝华又和郭家闹起了土地纠纷,这次张宝华决心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争端,他直接到法庭起诉,状告郭忠民侵占他的土地使用权,其实争执的也就是两家中间的一垄多地,法庭在庭外调查时,郭忠民认为刘长瑞和郭忠仁也替张宝华说话,他们三家是一个鼻孔出气,一起和他作对,这场官司,就是这场血案的直接导火索。
   
   2003年,2月17日,郭忠民收到了法庭的传票,要他在2月19日出庭。郭忠民觉得自己被逼上了绝路。他辗转反侧,一夜也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他先打发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城里的大姐家去住几日,这时,一个残忍的邪恶杀戮念头在他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了。
   
   血腥的杀戮触目惊心,癌变的人性暴戾残忍
   
   2003年2月18日早晨,郭忠民亲自将妻子和两个孩子送上了去城里的汽车,善良的妻子临别前,怎么也想象不到这次竟然是他们夫妻的生死诀别,她临上车前,还嘱咐丈夫说:“我昨天包的饺子就放在冰箱里,你吃时自己热一热” 郭忠民还把年仅5岁的小儿子抱在怀里亲了一口说:“到了城里你要听妈妈的话,别到处乱跑,过几天爸爸就去接你们。”
   
   一切都不露端倪,但血腥的杀人邪念却像个魔鬼的影子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鲜明。郭忠民送走妻儿,回到家,就将很长时间闲置不用的一把半尺多长的杀猪刀找出来,几年不用,刀已经钝了,郭忠民拿着刀来到磨刀石前,他一言不发疯狂地磨起刀来,磨一会儿,他用手试试刀锋,那唰唰的磨刀声像催化剂助长着邪恶的念头滋生,他牙关紧咬,整个脸庞像雕塑一样地冷酷无情。用了整整一个上午,他把一把钝刀磨的寒光闪闪,直到他感到刀已经很锋利了,才又找来了一根一米来长碗口粗的木棒,他把木棒剁成了三棱状,又削尖了一端,一切准备就绪他才点火做饭,吃饭时,平素滴酒不沾的郭忠民倒了满满一杯白酒一饮而尽。
   
   下午15点刚过,预谋好了的郭忠民将尖刀和木棒隐藏在身上的衣服里,开始了他的杀人计划,他先来到离他家最近的刘长瑞家,在门外他正好遇见了欲出门去的刘长瑞。这次,郭忠民一反常态,他郑重其事地对刘长瑞说:“老刘,你到我家去一趟,我给你钱,咱们的事就不要闹到法庭上了。”
   
   年过60的刘长瑞老汉根本就不知道这是郭忠民诳骗他的借口,他兴冲冲地跟在郭忠民的身后就往郭家去了。当来到郭忠民家的厕所旁,郭忠民不声不响地突然出手,猝不及防的刘老汉被郭忠民一刀割断了咽喉,血溅了郭忠民一身,刘老汉连一句救命声都没喊出来就倒在了血泊之中。随后,郭忠民左手执刀,右手拎着木棒,疾步闯入刘长瑞家里和蔬菜大棚中,他不由分说,见人就砍杀,先后遇到刘长瑞59岁的老伴、36岁的长女、24岁的次女,来大棚里帮忙的侄子、侄媳妇,杀红了眼的郭忠民是见人就杀,用尖刀捅,用木棒打,连刘家年仅12岁的小孙子和刚刚5岁的外孙女都不放过。眼见大人们被郭忠民砍杀得血肉飞溅,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吓得哇哇大哭,残忍的郭忠民一木棒就将12岁的小孙子打得脑浆拼裂,而后又一刀捅进心脏,5岁的外孙女被郭忠民一木棒没有打死,毫无人性,丧心病狂的郭忠民竟用手拎起幼儿,扔到刘家的水井里,然后又拿石头活活地砸死。不大一会儿,刘家的8条人命就全都丧生在郭忠民的屠刀之下,无一幸免,恶魔郭忠民杀人不眨眼的行径令人发指,真是触目惊心!
   
   就在郭忠民在刘家大开杀戒之时,村民郭忠仁恰巧来刘家办事,他刚进屋们,就撞见了血腥的场面,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郭忠仁惊愕得魂飞胆丧,他“啊!”地惊叫一声转身就逃,可是血冲脑门的郭忠民岂能容他逃遁。论亲情,郭忠仁还是郭忠民的堂兄,丧心病狂的郭忠民那里还能顾念亲情,他持刀提棒在后面就一路追杀撵去,郭忠仁是一路飞跑往自家逃遁,可是疯狂了的郭忠民比他更快,追到郭忠仁家的院子里将郭忠仁捅死,这时郭忠仁的妻子和长子在家,他们见满身是血的郭忠民像恶魔一样持刀抡棒将郭忠仁杀死,虽然惊恐得手脚无措,还是做了一番抵抗,郭忠仁的妻子是又撕又咬,但手无应急的武器,还是敌不过手执尖刀的恶魔,,顷刻之间两人又双双毙命。这时,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狂杀乱砍的郭忠民已经杀死了11个人,砍杀声和喊叫声已惊动了附近的村民,已经有人发现郭忠民在行凶杀人,但惊恐的村民却无人敢来制止,得到凶讯的村民纷纷缩避,有的人赶紧跑回到自己家,把院子的大门用木杠顶住,手持镐头守在自家门里,生怕郭忠民这个恶魔闯到自家的院子里。但是却没有见义勇为的人挺身而出来制服恶魔。
   
   16点30分左右,浑身带血的郭忠民又拎着滴血的尖刀和木棒,悄然走进了张宝华的蔬菜大棚,那天张宝华中午吃过饭就一直在蔬菜大棚里干活,所以外面发生的事他浑然不知。郭忠民进了大棚之后也没做声,他凑近张宝华时,正弯腰干活的张宝华一点知觉都没有,郭忠民从身后一刀就捅进了张宝华的心脏,张宝华也是连声都没叫出来就成了郭忠民的刀下鬼。当时,张宝华先天就智商不足的妻弟也正在大棚里,这个傻子正在蒙头大睡,杀人杀疯了的郭忠民连睡梦中的傻子也不放过,可怜那连自己的姓名都不知道的傻子还在梦里就被郭忠民的一顿乱棒活活地打死。一场弥漫着血雨腥风的惨案就这样发生了。在不到一个半小时内,13条鲜活的生命就在恶魔的屠刀之下,匆匆地离开了这个喧嚣的人世,这13条人命里,有的根本就和郭忠民没有任何过节,而且这其间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癌变的人性啊!你竟何如此令人发指!
   
   郭忠民在连杀了13人之后,还从容地回到自己的家里换掉了杀人时穿的衣服,他换完衣服,又无所顾忌地闯进了邻家的屋里,当时,住在这家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她还是被郭忠民杀死的一名被害人的亲婶子,这位妇女见郭忠民闯进来。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但没想到此刻的恶魔竟有了点良知。他对战战兢兢的中年妇女说:“你别怕。我不会杀你,我找你是让你帮我包扎一下伤口的。”原来郭忠民在杀人时,他自己的左手虎口也受了伤,现在正淌着血,他是特地来找人包扎的。那妇女不敢不替他包扎,她哆哆嗦嗦地找来绷带给郭忠民包扎伤口。一边包扎,郭忠民一边对那妇女说:“你人不错,我就不绝你家的根了。”包扎完毕,天色渐晚,,郭忠民在暮色中,潜入村南的山沟,这时整个高和尚村都笼罩在恐怖之中,没有一个村民敢走出自家的屋门,连村里的狗都没叫,,郭忠民就逃遁了。
   
   恶魔自绝身亡,留下的是沉甸甸的思考
   
   惨案发生之后,葫芦岛市的110刑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案发现场。然而这已经迟了一步,杀人恶魔郭忠民已逃遁一个多小时了。警方在勘察现场的同时,立即向附近的公安机关发出协查通报,一张缉拿特大杀人嫌疑犯郭忠民的天罗地网已张开,任杀人恶魔郭忠民插翅难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