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赤裸人生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老面兜》 之十
·赤裸人生第二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八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三十章
·囚犯作家向党国的“认罪”书
·自由亚洲的文学禁区节目
·不怕黑社会 就怕社会黑
·答复读者咨询
·庄晓斌再次向“党国认罪”的声明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著书只为稻梁谋
·身正不怕影子歪
·线人”给“特务”画画像
·《哀悼刘晓波》
·关于郭文贵爆料的真与假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一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二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三章
·海外民运圈的水真深啊!我要崩溃了
·英雄情结和爱惜羽毛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四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五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六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七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八章
·信仰和良知
·谈谈网络时代的话语权
·聊聊郭文贵爆料这个话题
·为辛灏年辩诬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九章
·满嘴谎言的中共还能骗多久
·博讯张杰博士的荒谬辩解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第十章
·《王岐山美国追杀郭文贵内幕》结束语
·夏业良:你还要不要脸?
·夏业良的无耻和姜维平的“坦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其实,在没有拜读余教授的书之前,这位市长也是一定知道怎么做人的,而且做人做得很正派、滋润。他的品行起码表面上经得起市民和纪检委的考究。这个市长之所以用如此恭谦的姿态对来讲学的余教授说这样的话,这是一种礼貌性的虚伪客套话,也可能是一种幽默的调侃。是不能把这话当真的。在我们的编辑部里,也时常有人这样来调侃我,鲁迅巴金茅盾庄晓斌,假如我听了这种调侃就以为自己真得可以和这些文学前辈比肩了,那才是真正的猥琐和狂妄之极了。遗憾地是,尊贵的余教授竟可以用当仁不让的口吻堂而皇之地把这种话写在自己的妙文里,他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余教授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教化读者怎么做人么?他自己做人的理念已经近乎于完美了么?我看未必。
   在八年前,我写的那篇《余杰你为何要求忏悔》文章中曾经这样写道:评价一个作家,批判一篇作品,考究的不是作品里的文字,而是考究他的出身和历史,这种“翻家谱、定成份”的作法正是宏扬“什么藤结什么瓜,什么阶级说什么话”的那个现今称之为“浩劫时代”的惯伎。文化的悲哀正在于此,当文化不再是一个民族的思想和灵魂,而成为政治斗争和阶级搏杀的工具时,文化人手中的狼毫才变成了血淋淋的屠刀和可以致人死命的尖刺。
   因为余杰抨击余秋雨曾经是文革中臭名昭著的“石一歌”写作班子的成员而向他发难,我曾为之驳辨,那时,我是怀着仰望高山的真诚去直抒胸臆的。我曾经很崇拜余教授的,对他的文品人品几乎从来没有否定过。而今,我真是感到了一种寒心彻骨的悲凉,几乎到了绝望的境地,对这个世界很绝望,对当今中国文坛更绝望。也许正因为绝望之人是无所畏惧的,我才不听最亲近的人的劝阻,冒找被封杀,被炒鱿鱼的风险直抒胸臆。我敢说,我的字字都是自己真实的想法,像余教授曾经允诺过的那样,他应该给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考生高分的。他应该有这种气度的。只是我不曾知道余教授的肠胃是不是和我一样的特好,如果不是,我当购备好止呕药以便随拙文一起敬奉。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0/09/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