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青林文集
·高智晟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兼谈什么是中国的非暴力

   

   

   何清涟(以下简称何)是我敬重的一位学者,因坚持独立研究被迫去国,不容易。

   上世纪九十年代,从何的文章里我汲取了很多思考的营养,明白了中国社会转型进程中有很多陷阱和悖论。

   最近看了何文《被拼接与幻化出来的‘温、胡政改’》,其中如下四个结论我认为有一些道理(引自原文)。

   一、“……放了一响政治体制改革的空炮”。

   二、“但你得先破除……的垄断权力,否则你有什么能力往瓶里加酒并勾兑?”。

   三、“维稳的目的就是拒绝政治体制改革”。

   四、“与…共产党相比,民间力量弱小得不成比例。中国还得继续涵育各种基础力量”。

   给何老师提个具体问题,如何涵育“基础力量”?

   接下来我要质疑何文中另外四个结论。

   一、“海内外部分带有异议色彩的自由派人士开始了新一轮比傻游戏。…… 这一轮比的是谁能更象模象样地骗自己。……”。

   二、“…只能说中共多年致力于消灭思想异端已收功效,中国人的政治无力感已经让人绝望,以至于有人心甘情愿地玩比傻游戏自娱娱人”。

   三、“如果众多异议者解读政治人物的相关讲话到了不管其实质内容如何,只管按照自己机会主义的需要剪裁内容,……恐怕异议运动得先检讨自身水准包括认知能力”。

   四、“仅靠对体制内个别领导人寄予希望,并无限夸大非暴力的作用,将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发展为非暴力合作乃至跪求民主,那民主还是与中国人无缘”。

   这四个结论让我沉思了许久,难道我们这些讨论温家宝的人真是在做比傻游戏吗?我们是真的绝望了然后自娱娱人吗?我们真的是机会主义吗?我们是否寄予厚望个别领导人而无限夸大非暴力的作用?我们是否跪求民主?

   扪心自问,我好像没有以上心态,包括很多参与者,都是以主人翁的姿态评价温家宝,温家宝不仅是党的总理,也是公民的总理,我们有权表扬他,有权批评他,我们每次讨论都请上不买温家宝帐的人,以求宽容和多元。在此,我不展开辩解,只请何抽出宝贵时间读读国内外讨论温家宝的第一手资料,看看他们是否是一群自娱自乐的傻子?

   当然我还是同意何的异议运动要检讨自身水准和认知能力的观点,真理无止境吗。

   何在国内时,力求从学术角度理性分析中国问题,尚且被迫去国,今天国内环境大不如您那个年代(网络除外),就是学习温家宝语录,人家都不放心,隔壁坐满了警察。

   我们普通人既没有批温大将余杰秀才大人的国际知名度,也没有何老师在自由世界的坦然,所以在国内没法透过现象说本质,只能就现象说现象,否则就是进去(刘晓波、刘贤斌),要不就是出去(魏京生、何清涟)。再就是死去(行尸走肉),有几个“活着有尊严”的?

   既然您都承认胡、温这最有权势的哥俩都在装孙子、混日子,何老师对“弱小的……不成比例的民间”为何苛求多多?

   要想扎在国内有所担当,艾未未的行为艺术,导演们的借古讽今,网友围观的噱头,百姓的跪求罢免,房屋主人的自焚……包括温家宝的吹风,胡锦涛的无语,活在暴政里的人们进行现象积累不去本质言说是没办法的办法,因为他们每个人(包括我)都是暴政的一元载体。

   中国暴政的积累不是胡、温两个人的专利,可以说人人有份。人的原罪始于自以为义,总是那些自己认为掌握了真理自以为神的人在犯错误。

   民众的可爱之处就是承认自己无知,所以江山多移,民间永存。西方把民间叫公民,党国把民间叫人民,公民主义也罢,民粹主义也罢,千古江山,谁不靠民间?

   我们在民间被边缘,您们在海外被隔绝,皆患难者也。

   本质化的路径和话语靠海外的同仁传播,你们在海外说的多么深刻,多么激进,多么本质,我们不认为是幻想,更不认为是“比傻游戏”,王炳章、彭明为自己的本质化路径而牺牲了无期的自由,可歌可泣,我从来不认为外边的朋友站着说话不腰疼。也不认为何老师对“政改”本质的界定没有道理。

   何老师与国内民间隔离太久了,是否?

   最后,也是本文的正题。

   在一次律师群体的研讨会上,我夸夸谈了一通非暴力抗争,最后,一个律师问我,什么是非暴力,我坦承自己也说不清什么是非暴力,也许非暴力就是一种精神信仰的力量吧,或者说是一种个体和弱势表达信念的一种和平方式吧,我很心虚的如此回答了一句。

   我本人不学无术,不愿从文字概念的角度,历史的角度,从逻辑的角度去讨论,也不想提印度的甘地,美国的马丁路德,英国的威里斯、甚至台湾的“美丽岛”等等,我承认,他们所面对的环境跟我们不一样。

   当然,我们面对的环境跟他们也不一样,因为没有余杰老弟的思想深度和人文爱心及法治思维和政治智慧,所以我不敢评论杨佳和瓮安事件,因为每天发生在我身边的无数的暴力我都默认了,我在整体暴力的铁幕下,我作为支撑暴力铁幕的间接一员,有何脸面去评价杨佳和翁安民众?

   仅从自己的环境和人生感受粗浅谈谈对非暴力的认识。

   首先对暴力(本文限于中国的暴力)的概念界定就有多种,张大军说暴力基于物欲、成于国家强制力,夏可君说暴力基于身体、成于无组织等等,很多。

   我觉得暴力是有形的不合人性的不讲法治的基于专制的一种力量,非暴力是一种无形的合乎人性的尊重法律的基于宽容的一种力量

   暴力基于物质和身体,比如军队警察武器设备等,非暴力基于理念和精神,比如宽容妥协和平真相等。

   八九年大屠杀之际,中国公民王维林一个人阻挡坦克的镜头历历在目,坦克当时没有碾压王维林,当局把这镜头当做暴徒的嚣张和军队的克制留给世人(碾压方正的就删出了)。

   我认为王维林就是一个人用非暴力的勇气揭露了整个国家暴利机器的胆怯,所以,非暴力是对暴力的一种超越,是一种敢于用非暴力思维揭示暴力思维的有限,敢于用坚持非暴力的信心战胜暴力心理的空虚,而不是认同和顺服暴力,更不是如何清涟老师所断言:将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发展为“非暴力合作”乃至“跪求民主”。

   中国民间的非暴力运动就是使徒对暴徒的运动。

   什么是使徒对暴徒?

   是价值对物质、宽容对专横、真相对谎言、和平对武力、怜悯对仇恨、妥协对对抗的人格再造、文化升华、制度转型的系统工程。

   守望教会的露天祷告就是彰显耶稣信徒的使徒精神,就是对暴徒的蔑视。

   临沂陈光诚案子里被打流血的李方平律师就是法律的使徒,敢于面对非法的暴徒,用使徒般的勇气彰显对法律正义的执着。

   孙文广以七十四岁高龄纪念六四而喋血济南英雄山,就是用使徒般的奉献给中国人的良心洒下一丝亮光。

   冯正虎以一己之力戳穿一个国家的主权和爱国谎言归国成功,就是爱国真相使徒。

   刘贤斌、刘晓波、刘莎莎不怕坐牢或挨打,堪称追求民主自由的使徒。

   张祖桦、张博树堪称信仰宪政的使徒,为独立诠释宪政理念而不怕丢官去职。

   使徒就是非暴力理念的彰显者,是超越物质强权逻辑的灵性思考者,是信仰力量的人间使者。胡温不信神,但从国内这些使徒身上可以看到神灵所赐予的超物质、超肉体力量,如果民间的信仰使徒多了,拜物教主们会增添摆脱虚无、抛却恐惧、离开罪性、还权于民的心理基础,虽然他们还蒙蔽在黑暗和死亡里,但也是神的子民,民间的光和盐多了,他们的心会打开。

   正是在与中共同等的物质主义(暴力和金钱)主流思维阴影里,这群人间最大的傻帽可能就是推动中国转型加速“基础力量”的初始化光量子。

   最后,我劝何清涟老师还是想办法回来吧,到人家一亩三分地当独立学者,搞中国问题研究,太脱离实际,会弄得很孤独。外国人讲因果律,你把共党分析的那么坏,他怎么还在台上呢?

   余杰这孩子真聪明,不仅懂文学,还懂政治。死扛着不走,即使走了也回来,在国内骂当权者,彰显宋、明之士大夫气概,显出勇气,显出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听说西洋、东洋鬼子都特喜欢他,名望大大的有,稿费大大的有。

   李泽厚那么有影响的思想家都回来(八十年代的思想家,自己说到了国外很孤独),他是中国人的思想家。

   周舵出去又回来,他的独立性体现在与专制近身博弈。周舵的士大夫豪气和学者的独立意识在中国民间很有光彩。

   对权贵、对民间隔岸骂街或鼓掌,太平洋的两岸隔得太远,权贵听不见,民间更听不见。

   艾晓明和崔卫平就给民间带来了亲切、真实、和平、理性等等非暴力的信念。

    林青于北京

   2010-9-22

(2010/09/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