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时评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杨开慧的父亲杨昌济,又名怀中,清末民初湖南著名学者,曾留学日本、英国九年。于辛亥革命之后的一九一三年回国,当时的湖南督军曾聘他为湖南省教育厅长,他辞谢不就,而选择了湖南第一师范执教。从一九一三年至一九一八年,杨昌济先生在长沙执教五年,亦是毛泽东来到长沙求学的岁月。毛泽东跟随高年级的蔡和森、萧瑜等人经常出入杨先生家中高谈
   
   阔论,还不可能跟年岁尚小的杨开慧谈恋爱。且毛泽东的父亲因反对儿子在外读书惹事生非而断绝了经济支给,生活正陷入极度的困顿之中,全靠家境富裕的学友们资助或做些时工度日。
   
   一九一八年春天,杨昌济先生受聘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杨开慧随父母移居北京。同年八月,毛泽东为筹办新民学会会员赴法勤工俭学事务也来到北京。他因缺少路费,英文太差,加上他立志在国内成就一番事业,没有赴法读书。而由杨昌济教授介绍到北京大学图书馆当了一名图书助理员。其时北大校长为蔡元培先生,北大图书馆长为李大钊,都是知识界的风云人物。
   
   毛泽东与杨开慧恋爱,最早亦应是一九一八年来到北京之后。杨父是毛泽东的恩师,追求恩师那年逾十七岁的爱女,当时是可以理喻的事。但根据毛泽东同代人的各种版本的回忆录来看,其时杨开慧并未看上落魄的毛泽东,至多有些好感而已。且毛泽东因就职于北大图书馆助理员,职卑位低,很不得志,而于一九一九年初离开了北京,似未向杨昌济教授一家辞行,随赴法同学到了天津,南下浦口、上海,而由上海回到了长沙。毛泽东在北京只住了半年之久。回到湖南,毛泽东便如鱼得水,重新集结新民学会的朋友,主办刊物《湘江评论》,展开他的革命活动。正是这时,他和陶斯咏小姐开办了文化书店,双双堕入爱河,时间至少有一年。
   
   一九二O年一月十七日,杨昌济于北京病逝。不久,杨开慧随母亲回到长沙,就读于美国教会学校湘福女中。其时,父亲生前甚为倚重的湘籍高足蔡和森、萧瑜、陈昌、向警予等都远赴法国,留在长沙只剩下一位呼风唤雨的毛泽东,也就不足为怪了。在毛泽东方面,恩师谢世,留下师母、师妹,出于念旧之情,常到杨家走动,进而移情相恋,背叛了陶斯咏的一脉深情,进而于一九二O年夏秋之间形成了毛、陶、杨的三角关系。最后以陶斯咏小姐离开长沙为了局。
   
   毛泽东长杨开慧八岁,大男人总是喜欢小女子。小女子温顺可人,招人喜爱。不似那年纪、学识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大女子,处处要求平等、自主的权利。杨开慧跟毛泽东于一九二O年冬或一九二一年春结婚,此后数年一直相随毛泽东奔走革命,既做一个激进的女革命者,又做一个传统文化上的贤妻良母。他对毛泽东照顾得无微不至,夫妻恩爱。
   
   一九二二年十月,杨开慧生下了长子毛岸英。一九二三年,杨开慧生下了次子毛岸青。一九二六年生下了第三子毛岸龙。从杨开慧的生育情况来看,虽处在朝不保夕的打动荡年月,毛氏夫妻生活还是十分和谐的。其间,毛泽东奔走于上海、广州、长沙之间,参加了中共的第一次党代会,参加了一九二四年的第一次国共合作,当过国民党的中央委员,并自称当过国民党中央的宣传部长。
   
   大约在第三子毛岸龙出世前后,毛泽东又有过一次喜新厌旧的移情别恋,杨跟他狠狠地闹过一次家庭矛盾。插足他们家庭的第三者为谁?又是同住长沙清水塘院内的李立三太太?为毛氏九泉之下有知了。毛泽东曾于一九七五年间《诗刊》杂志上发表过一首写于一九二三年的诗作《贺新郎》
   
   挥手从兹去,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知误会前番书语。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
   
   一九二七年四月,国共两党分裂,蒋介石发起了清党运动。八月一日,中共红军创始人周恩来领导了南昌起义,以武装对抗国民党。同年九月,毛泽东领导湖南农民秋收暴动,拉上队伍上井冈山搞武装割据。杨开慧则跟随母亲,带着三个孩子,隐居长沙板仓老家苦度岁月。她不埋怨丈夫,并想尽一切办法跟上了井冈山的共匪头目的丈夫取得联系。
   
   一九二九年冬,杨开慧连同三个儿子,被湖南军伐何健逮捕入狱。杨昌济先生生前的一些同
   
   事中不乏具有政治影响力者,在长沙开展了一场挽救杨开慧女士的活动。活动颇有成效,省长何健答允,只要杨开慧登报申明跟毛匪泽东脱离夫妻关系,即准予交保释放。
   
   可是杨开慧在狱中坚贞不屈,她忠于自己的丈夫,忠于自己的主义、信仰,宁可失去年轻的生命,也要保持跟毛泽东的夫妻名分。她以死来表白对于毛泽东的真挚爱情。
   
   一九三O年十一月十四日,何健下令处决了杨开慧。死时年仅二十九岁。三个儿子岸英、岸青、岸龙也从此流散民间。
   
   再看看井冈山上的毛泽东吧,一九二七年秋天上井冈山建立游击根据地不到两个月,即与江西永新县一位漂亮女同志贺子珍同居了,并于第二年生下了他们的第一胎女儿。而杨开慧女士却是在三年之后的一九三O年十一月,才为着不肯公开申明跟毛泽东断绝夫妻关系而被枪决。
   
   天若有情天亦老。毛泽东的内心大约也有些负疚,才于一九五七年五月写了那首《蝶恋花》。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年逾九旬的杨母于长沙仙逝,毛泽东唁函中仍称其为岳母大人,称杨开慧为亲爱的夫人。
   
   第四节 先乱后弃的红军美女贺子珍
   
   应当专门为贺子珍写一部书,来叙述其人生传奇悲剧。
   
   贺子珍为江西永新人,一九一O年生,其父是一个具有进步意识的小地主兼商人。在永新县城里,贺子珍的父亲及她的兄妹三人,全都参加了共X党领导的农民自卫队,是一个革命家庭。
   
   永新县位于井冈山西麓,跟湘东地区的茶陵、攸县比邻。却说这井冈山区,自古民风强悍,男女性事亦十分开放。每逢夏日黄昏,家家户户的男子、女子,便会自提一桶温水,光赤了身子,在街巷上洗浴,嘻哈说笑,却又各不相犯的。当地还流传着《女儿大方》之类的歌谣。
   
   直到一九63+1年,中共在井冈山地区推行了社教运动,从省城一汽车、一汽车地运来社教工作队员。不久,这些工作队员又被一汽车、一汽车地遣送回省城去了。因为他们下到各家各户之后,很快被房东家的女子们勾搭成奸,犯了男女关系的错误。纯粹是当地风俗使然。
   
   贺子珍少年时代即已成为一个美人儿,明眸大眼,肤色洁白,身材苗条,性格活泼,加上一副天生的甜嗓子,令人一见而生甜蜜之感。她十五岁即任县城中学的团支部书记,十六岁时加入共X党。具演讲天才,颇有煽动蛊惑力。十七岁时,即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变之后不久,便率领永新县共X党人,联络井冈山上的土豪袁文才、王佐等(后均被毛泽东枪杀),奉行了永新起义,一度占领了永新县城。比毛泽东领导的湘东农民秋收起义早了三个多月。
   
   一九二七年九月,毛泽东率领湘东农军迈向湘赣山区,与贺子珍、贺学敏兄妹的永新农民自卫军会合,共同创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应当说贺子珍与毛泽东同为最早的中共中央苏区的开创者。且贺子珍是本地人,毛泽东是外来者。外来者自然要在最初阶段倚重本地人,继而取代本地人。毛泽东造反,从来是只求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他上井冈山后与本地女首领采取了肉体结合的方式,这是他的高明之处。
   
   据《我与红军》一书的作者龚楚先生忆及:
   
   七月中旬(应为农历,即公历九月)……他(指毛泽东)带着我们及一连兵来到永新,开展苏维埃运动。到达永新后,我们住在县政府内,永新的地方同志都来见主席,其中一位女同志贺子珍,漂亮而活泼,和主席谈的投机。那天晚上她送了两只鸟、两瓶酒给主席,主席留她一起吃饭。他们谈得更亲密,第二天晚上,主席召开永新党团会议,这位女同志发言最多,而且又有见解。深夜十一时才散会。会后,毛主席便请那位女同志稍候片刻,说有事要同她谈谈。那晚贺子珍同志独自同毛主席密谈了很久。次日早饭后,贺子珍同志又来了,陪
   
   着毛主席工作了一整天,晚上也没有回去。第二天早上九时才起床。毛主席洗过脸后,喜气洋洋、满面春风的对我们说:我和贺子珍同志两人相爱了,由同志的爱变为夫妇的爱,这是我们的革命斗争、共同生活的起点。那时贺子珍站在毛主席的左边,带着羞人答答的笑容……
   
   根据这一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忆述,可以看出,毛泽东与贺子珍的由同志的爱转变为夫妇的爱,前后不到两天时间。头天晚上见面就留饭,相谈甚欢;第二天晚上散会后,两人即在卧室里作深夜密谈;第三天晚上则干脆住下来不走了。足见第二天晚上即起了质的转变。毛泽东有家室子女,与贺子珍何来夫妇的爱?不过是草莽似的偷情通奸罢了。其时,毛泽东三十四岁,湖南老家的杨开慧正领着三个儿子在板仓乡下躲难,他何曾有过半点为人父、为人夫的道义感?贺子珍呢,年方十七,年龄上恰好与毛泽东少一倍,且明知对方有妻室儿子,而甘愿与之同居,融革命激情与生理欲望于一体,却不能不说是当地风俗在男女性事上极为开放使然了。
   
   贺子珍虽然是井冈山上驰名的女响马、双抢将、武装造反派,但在从属毛泽东之后,便回归传统,做了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出于爱情,她像杨开慧一样,在生活上无微不至的照顾毛泽东。她比杨开慧更善于烹调,能为毛泽东做酸辣椒为主要特色的湖南风味菜。像大多数湖南人一样,毛泽东一生都喜爱吃红辣椒,特别是喜爱吃贺子珍烧的酸辣椒。
   
   从一九二七年秋天在井冈山上贺子珍与毛泽东相识同居,到一九三七年秋贺子珍被毛泽东逐出延安,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年。这十年,正是井冈山上的中央红军被剿了五次、最后被迫放弃了中央苏区、进行军事大溃退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并最后到达陕北的十年。亦是毛泽东在中央红军里地位极不稳定、几起几落的十年。从毛泽东同代人的回忆文章中可以统计出来,在这十年期间,贺子珍为毛泽东生过六胎,特别是在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中,在爬雪山、过草地,在前有险阻、后有追兵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据中共史载,一九三四年
   
   苏区红军参加长征时,达三十四万之众。而于一九三六年抵达陕北时,只剩下两万余人,足见行程之苦、死亡之众。)毛泽东却使贺子珍怀孕了三次,生育了三次。
   
   枪林弹雨、朝不保夕,前途迷茫、生死未卜的艰苦逃亡路上,毛泽东却仍然有着旺盛的性欲,不时找弱女发泄,全然不顾亡命途中的女人的难处,也无视中共中央的纪律。他嘴上说的同志之爱加夫妇之爱,骨子里缺乏对于女性应有的人格尊重和道义责任。贺子珍事实上沦为他的泄欲工具,成了他的性牺牲品。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