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
匣子说话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世通言〗之五:莫以“垂死挣扎”充“改革开发”)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比如,说什么“韬光养晦,不出头,不扛旗”啦,说什么“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啦,说什么“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啦,说什么“拨乱反正”啦,说什么“以人为本”啦,说什么“建立人性社会”啦,说什么“建立和谐社会”啦,说什么“安定团结”啦,说什么“以法治国”啦,说什么“尊重人权”啦……但所有这一切都不过是说给人家听的,并且主要是说给外国人听的,实际当中可能又完全是另一码事了。

   须知,“无产阶级专政”乃毛魔即毛共本着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以阶级斗争为纲进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的工具与产物,而毛老二既然要“坚持无产阶级专政”,那又怎么会放弃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放弃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放弃以阶级斗争为纲呢?所以,诸如“镇压北京民主墙运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从快从重从严”进行法外杀人的“严打”运动,“‘六•四’屠城”,还有“镇压中国民主党组党运动”,“镇压法轮功”,“镇压家庭教会”,“打压维权律师”,“压制言论自由”,“封锁网络信息”,“干扰《美国之音》及《自由亚洲电台》”,“压制藏民自由”,“阻挠香港直接选举”等等的罪恶勾当,对于毛共而言,其实只有用其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阶级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阶级论之流氓理论、强盗逻辑或曰魔教戒律也才有可能说得清楚,要是搁在毛时代,无疑是“说得出,做得到”的,可如今却是“做得到,说不出”了。所以干脆秘密地做,不说了;做了,也不许人家说。这就不免更加突显毛共的黑社会性质,以至于引发某些有识之士出而指责毛共“正在趋向于黑社会化”了。——嗯!他们哪能知道,其实毛共早就黑社会化了的,而且本来就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的恐怖组织、暴力集团、流氓集团、强盗集团或曰魔教犯罪集团也。

   “民主墙运动人士”乃至“八九民运人士”,究竟犯了什么罪?无非是他们长期被压抑被扭曲被摧残的人性有所复苏,开始意识到了或曰感觉到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及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或曰社会价值在此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下的山寨子、土围子、家天下或曰党天下的严重缺位,尽管还很朦胧或很模糊,但这已经是毛始帝死了十余年后的事儿了,又哪能想象得到却仍然为毛二世所绝对不容,竟然采取史无前例的以野战军以坦克以机枪屠城的办法来对付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的青年学生,以至于他自己将他那“改革”的幌子击得粉碎,踩在脚下,乃至终于震惊了全世界。

   “法轮功修炼者”究竟又犯了什么法?也无非是他们被毛氏共产魔教压抑、扭曲、摧残多年的自我存在之意识、之思想、之精神、之灵魂等有所复苏,希望有一爿“净土”予以寄托,乃组成准宗教组织,修炼并推广“真、善、忍”,而且尽管小心翼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矢口否认与政治相关,但又哪能想象得到却仍然为毛三世所绝对不容,竟然指控其蓄意与一贯奉行“假、恶、狠”的毛共争夺群众,于是毛共启动其魔教裁判所依据魔教戒律强行将法轮功打成“邪教”,并竟然沿用类似“土改”时那种挑唆一些人性畸型,理性缺失,愚妄无知,寡廉鲜耻,本身无任何人格尊严可言,且根本不知道人格尊严为何物,一生只求不劳而获,一心只为不义之财的流氓无产者即社会渣滓对付地主的办法,来对大法弟子以实行其无法无天而又灭绝人性、丧尽天良、惨无人道的践踏、羞辱、蹂躏、折磨、摧残与杀戮,甚至还活体摘取受难者脏器以卖钱。尔后,维权律师高智胜从维护人权出发斗胆出面为受难遇害的法轮功讲了几句公道话,则又被毛四世以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了刑罚,并株连其妻子儿女。可这已经是毛始帝死了二、三十余年后的事儿了。

再说,毛时代是毛魔王一魔当道,毛魔即毛共以魔教戒律治军治党治政治民,实行的是名为“人治”实为“魔治”,治死多少姑且勿论,苟活者就连毛二魔头邓小平等(包括彭真在内)大大小小的魔头也都难免身受其害,甚或深受其害,乃至心有余悸的;但是,毛二魔头邓小平却仅仅将其归咎于毛魔王的“个人品质有问题”——似乎缺少那么点儿哥们儿义气,而并非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体制有问题。所以没毛的毛共在上演了一场自我平反冤假错案的滑稽剧之后,确也曾公开扬言要建立“法制社会”,改“人治”(即“魔治”)为“法治”——尽管连什么是“法”都不懂得或故意不懂得,并由彭真(时任“奴大”委员会委员长)牵头制订了一系列所谓“法律”,建立了所谓的“律师制度”,还修改了其“毛氏‘宪法’”,且在某些与毛共政治流氓集团的既得利益无关的场合诸如在一般的民事或刑事案件方面办案时似乎做得像模像样有板有眼,但那完全是为了做秀,而实际上一旦某个案子有可能涉及毛共政治流氓集团的既得利益时,它便可以把它自己制订的“法律”和“宪法”全然踩在脚下,翻脸就不认人,黑道白道一齐上,黑帮帮规或曰魔教戒律照样大行其道。譬如,毛二屠夫邓小平为压制方兴未艾的民主潮流以稳住其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宝座而于1983年搞了一个所谓“严打运动”,刚刚制订或修改过的“法律”和“宪法”墨迹未干便被他置诸脑后,踩在脚下,公然开动其魔教裁判所宣布要依据魔教戒律“从快、从重、从严”地乱杀一通,且大上特上那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毛式‘杀人秀’”,并再一次将其推向一个新的高潮,于是有人只因意外偶尔收听了一下《美国之音》之音便当即被指控为犯了“收听敌台罪”和“里通外国罪”的“现行反革命分子”,进而又当即被作为上演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毛式‘杀人秀’”的“道具”亦即“杀鸡骇猴”的“鸡”“从快、从重、从严”地给予枪决以致脑袋开花脑浆涂地了,也有只因意外偶尔触犯了一下其所谓“社会治安管理条例”的未成年人而被作为上演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毛式‘杀人秀’”的“道具”亦即“杀鸡骇猴”的“鸡”“从快、从重、从严”地给予枪决以致脑袋开花脑浆涂地了,法外杀人草菅人命腥风血雨冤魂遍野恐怖之极以至于此,与当年毛大屠夫毛魔王搞的所谓“镇反肃反”运动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毛二屠夫邓小平明摆着的是“有法不依”,而当年毛大屠夫毛魔王则是“无法可依”(不过有法的话他也不会依的),更不用说1989年6月4日毛二屠夫邓小平直接凭借野战部队用机枪坦克氯气弹达姆弹(即开花子弹)进行屠城之惨案了。又譬如,没毛的毛共如果还算一个“政党”的话,那么赵紫阳、胡耀邦之类据说是因倡导“改革”而获咎以至被指控为“与党闹分裂”者,按照其党章规定充其量也不过是开除党籍了事,如果作为所谓执政党还要搞什么“法治”的话,那当然还必须交由独立的司法部门来处置,可毛老二邓小平整死赵紫阳、胡耀邦等所依据的也还完全是其黑帮帮规或魔教戒律,实行的还是“人治”即“魔治”,与当年毛老大毛魔整死刘少奇、林彪等时的做法也并无二致,反正他们(赵紫阳、胡耀邦及刘少奇、林彪等)都只能是带着血债提着别人血淋淋的脑袋站着走进这个“政党”去而最后自己又被该“政党”打倒了弄死了躺着了才出得来的。又譬如,毛老二邓小平继位上台伊始,为展示其也有魔力即也有军队背景也能指挥枪杆子,为转移矛盾与视线,以稳住他刚到手的宝座,也为了与苏共争夺势力范围,抢救那正在灭亡中的“红色高棉”,悍然于1979年2月17日调动二十万毛家军大举攻打越南,血腥屠杀其昔日的“同志加兄弟”即越共流氓集团,并居然公开说是“要教训一下越南这个流氓”,又说是什么“对越自卫反击战”,而在不到一个月的战火中致使三万多毛家军将士也枉送了卿卿性命,最后仅有那《高山上的花环》与《血染的风采》留下来,这与毛老大当年即位上台伊始悍然出兵北韩的做法也基本上是相同的,最后也只有毛岸英的墓碑留了下来,如此等等。总之,毛共从井冈山落草啸聚那一天开始,时至今日,依旧是一个无法无天的道地的黑社会性质的暴力集团或曰魔教犯罪集团或曰恐怖主义组织或曰政治流氓集团,依旧是一个“匪党”、“军党”、“奸党”、“朋党”、“死党”、“魔党”、“黑帮”,它“改”了什么呀?它“革”了什么呀?它的政权是从枪杆子里面出来的,而枪杆子里面出来的政权也只能是靠枪杆子来维持,又怎么“改”、怎么“革”呢?

   自然,如前所述,由于形势所迫,或者说,由于来自群众的压力,局部的让步(或曰改良)多多少少是有些的;要不,毛共政治流氓集团即既得利益集团自己也不可能继续生存下去的。也就是说,没毛之毛共眼见得自己必然要灭亡,于是就竭力用不彻底的虚伪的让步来延缓这种灭亡,以求在新的条件下能保持住自己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譬如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安徽小岗村农民——不,其实应该叫农奴——冒死带头秘密夺取了本属于自己的那点土地的“独立佃权”,争得了一点点在佃租的土地上“自主耕作的自由”,而且地还是那么些地,人也还是那么些人,但就是这一点点在独立佃租的土地上“自主耕作的自由”,便能立竿见影,当年见效,全村人乃免于饥饿,免于逃荒乞讨了。这事搁在毛时代是绝对不可能称之为“改革”的,因为这摆明是“分田单干”嘛,是“挖社会主义墙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只能叫“资本主义复辟”,而且是“严重的资本主义复辟”,依据毛共的政治词典可以上纲上线为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种路线之间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非同小可,所以是应该而且必须加以批判和反击的。可现在这小岗村农奴却居然胆敢直接挖毛共的社会主义墙脚,否定和破坏毛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所谓“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一大二公”的“社会主义集体佃耕制”即“人民公社化制度”,又岂能容忍而不加以批判和反击的呢?但面对当时“文革”之后毛家寨子国民经济——不,其实应该叫寨民经济——几乎全面崩溃的严峻形势,没毛的毛共不得不让步,不得不放松,也不得不跟着有所变化,或顺其自然,或顺水推舟。后来胡耀邦(可能还有赵紫阳)竟然还将这种“独立佃耕制”的发明权窃夺过去,更其名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据说胡当时为此还曾煞费了一番苦心,且也曾自鸣得意过好一阵子的呢。因为早在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场史无前例的“毛造大饥馑”中,刘少奇也曾推行过“独立佃耕制”,不过那时候叫“包产到户”,是所谓“三自一包”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很快被毛魔当作“右倾翻案风”给打压下去了,显然,现在“包产到户”这名称也不能再用了,必须来个花样翻新,搞个好听点儿的名称曰“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了。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