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律师专栏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五编 为各利益方的保险
·《协会保险条款诠释》陈剖建/郭国汀译 第六编 战争和罢工险格式
***(2)英国协会保险货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34年1月1日协会更换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A)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保险(B)和(C)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8月1日协会恶意损害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9月5日协会商品贸易(A)(B)(C)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黄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冻肉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2年10月1日协会煤炭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4年1月1日协会天然橡胶(液态胶乳除外)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协会冷冻食品(冻肉除外)保险(C)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2月1日协会散装油类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3年12月1日协会盗窃、偷窃和提货不着保险条款(仅用于协会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1月1日国际肉类贸易协会冻肉展期保险条款(仅适用于协会冻肉保险(A)条款/郭国汀译
·1986年4月1日协会木材贸易联合会条款(与木材贸易联合会达成的协议)/郭国汀译
***(3)英国协会保险船舶条款英中对译
·1983年10月1日和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舶港口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8年6月1日协会造船厂的风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乘客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和3/4碰撞责任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机器损害附加免赔额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5年11月1日协会游艇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船壳定期保赔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附加免赔额适应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限制危险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航次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1月1日协会集装箱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87年7月20日协会渔船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搬移另件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附加危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聽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各位回到郭國汀評論。
   

   今天我們講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惡。蘇聯共產黨的罪惡可以說是滔天罪惡,整個共產黨極權暴政,全世界各國共產黨的極權暴政的始作俑者就是蘇聯布爾什維克黨。而列寧的殘暴、殘忍、無法無天,從他眾多的命令,以及信件中暴露無遺,而這些原始檔案,現在俄羅斯政府都已經公開披露。
   
   列寧並不是由於出於人道主義,或者由於同情工農大眾的窮困潦倒而投身革命的。實際上列寧成為革命家,是由於他的哥哥亞歷山大,參與暗殺亞歷山大三世沙皇,被當作恐怖份子處死,而且列寧的姐姐也由於同一個暗殺陰謀被關入監獄。
   
   列寧本身在上大學法律系一年級時,由於違反紀律,實際上是一個小過錯被大學開除,而且俄國當局由於秘密警察調查瞭解到列寧就是恐怖分子亞歷山大的弟弟,所以就禁止任何大學錄用他。正因為如此,列寧對沙皇專制特別痛恨,所以列寧完全是由於仇恨而投身革命的。
   
   在蘇聯共產黨奪權後半年左右,列寧就親自下令處死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人,包括年僅十五歲的公子,三個美麗的公主,以及他家的僕人(按照共產黨的理論的無產階級),還有沙皇的親人,就是沙皇的叔叔弟弟之類的全部都被蘇共幹掉。
   
   進行一個簡單的比較,就知道列寧是一個什麼樣的殘忍狂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處死國王的是英國查理二世在一六四二年被處死。當時處死查理二世是經過議會的大法官組成的一個專門法庭,根據英國的法律,公開審理判決才處死刑的。
   
   接著是法國的路易十六世,1789年法國大革命時,也被處死,但也是經過議會組建的特別法庭,根據法國的法律,公開審判,判處死刑。判處死刑以後,路易十六請求法庭給他四十八小時時間向親人告別,法庭只給他二十四小時。儘管如此,路易十六從容的跟他所有的親人一一告別。
   
   而共產黨政權處死沙皇尼古拉二世,卻沒有任何理由,既沒有組成任何法庭公開審判,也沒有根據沙皇時代的法律,或沙皇本人的犯罪行為,甚至沒有蘇共自已的法律。不但如此,還把他全家人,甚至無關的人全部斬草除根。所以僅僅從這一件事件看,蘇聯共產黨,也就是說共產黨極權暴政,是遠遠比世界上所有的專制政權要殘暴野蠻得多的暴政。
   
   所以馬克思、列寧、斯大林創建的世界上第一個共產黨政權,實質上是一小撮共產黨人打著工農兵旗號,實際上則是以人民為敵的極權專制暴政。共產黨迫害全社會所有的階級,包括其標榜為其代表的工人階級、農民同盟和知識分子,以及所有的社會各行各業、各階層人士,甚至迫害它的革命同黨,比如社會主義革命黨和孟爾什維克黨,迫害整個社會的精英階層,就是學者專家,各行各業的精英。迫害宗教界人士,鎮壓宗教信仰和教會。
   
   共產黨奪權伊始,便奉行秘密警察專制恐怖統治,採用全方位的恐怖、欺騙、欺詐、迫害等各種手段,對全民實行極權恐怖統治,強制集體化,故意餓死幾百萬、上千萬人,濫定惡法,踐踏法律正義,隨心所欲反覆清洗、消滅數千萬假想的敵人,一部蘇聯共產黨歷史,就是一部暴力、恐怖、謊言、殺人史。
   
   世界各國共產黨所有的罪惡,幾乎都能夠從蘇聯共產黨政權找到原創。而每位迄今對中共暴政仍懷抱某種希望的國人,應該早日覺醒。實際上終結中共專制暴政是靠每一個中國人,而不是依賴共產黨本身,也不是寄希望於共產黨自我改良,這就是今天我要傳達的首要主題。
   
   接著轉入今天的正題,我將從下述十三個方面,來論證蘇聯共產黨暴政的滔天罪孽。
   
   首先,蘇聯共產黨依賴秘密警察、進行特務恐怖統治。1917年的12月6日,即十月革命不到兩個月,根據列寧的指示,布爾什維克黨中央政治局通過了一項決議,一致選舉得澤爾金斯基擔任秘密警察的頭子,當時叫作契卡,而契卡的權力巨大,往往是無法無天。
   
   托洛斯基1917年12月14號公開宣稱:「不到一個月內,這種恐怖將發展成為全面恐怖。正如法國大革命那樣,不僅監獄,而且斷頭台將成為我們敵人的歸宿」。
   
   幾個星期以後,列寧在一次工人聚會上演說,再次號召「實行恐怖,並將恐怖解釋為革命階級的正義」。列寧說:「只要我們未能讓投機商接受他們應得的待遇,子彈射入他們的腦袋,我們將不能得到任何東西」。
   
   有關這個恐怖,當時白軍將軍鄧尼金,組織了一個布爾什維克黨罪行調查委員會,查明在1918年1月,五十名白軍軍官被捆住手腳以後,投入沸騰的鍋爐當中;還有在另外一個地方,有數百名軍官和資本家被捆綁起來以後拋入大海;類似的暴行,普遍發生在布爾什維克黨佔領的所有大中城市;而且在哥薩克的大城市都發生類似的情況。調查委員會的紀錄還顯示,有許多的屍體,手腳被砍掉,骨折、頭顱被砍掉,或陰部被摘除。直到1918年8月和9月,契卡指令的大屠殺才被披露,蘇共秘密警察的大屠殺不僅針對武裝反抗,而且針對平民的敵人。
   
   1918年的3月份在雅爾塔,二百四十名平民被屠殺,其中七十人是政治活動家、律師、記者、教師,還有另外一百六十人是前政府的官員。消滅人民的敵人,是蘇共政治和社會革命擴張的邏輯結果。1917年的12月28號,特務頭子得澤爾金斯基號召蘇維埃各地建立自己的契卡,結果這種權力不受任何限制的特務機構遍地開花,十二月的時候,契卡人數還不到一百人,但僅僅六個月後,就增加到了一萬二千人。
   
   1918年3月10號,蘇聯政府的首都從彼得堡遷至莫斯科,因為德國軍隊在逼近,為了安全,從靠近波羅的海海邊的彼得堡,遷到內地莫斯科。當時首都契卡總部總共只有六百人,四個月以後,增加到二千人,還不包括契卡直接管轄的特種部隊,同時人民內務部還有四百人。
   
   1918 年的4月11號,契卡首次展開行動,一千名特種兵突然襲擊二千名無政府主義者,經激戰數小時,五百二十人被捕,二十五人被立即槍決。6月8號得澤爾金斯基,也就是秘密警察頭子召開全國契卡代表大會,當時全國已經有一萬二千名秘密警察。而到1918年底,激增至四萬人;到1921年爆增至二十八萬人。而且在兩天以後,立即恢復了1917年2月革命已經廢除的死刑。1917年的11月8號,在第二次蘇維埃代表大會上,本來蘇聯也已經廢除死刑。換句話說在蘇聯死刑原來在資產階級的二月革命中已經廢除,而且布爾什維克黨自己在1917年十一月份也已經廢除,但是蘇共奪權一年後,又恢復了死刑。
   
   為什麼恢復呢?原來是列寧的指令,列寧說「廢除死刑是一個嚴重軟弱的錯誤,一個太平的幻象」,所以蘇聯共產黨為了執行它的恐怖政策而恢復了死刑。而恢復死刑的革命法庭,判決的第一個案件是1918年的6月21號,一個將軍被以反革命罪判處死刑,但事實上,即使在蘇共1917年11月廢除死刑到一年以後恢復死刑期間,契卡從來沒有停止過實際處死犯人,亦即契卡一直在法外執行。
   
   契卡1921年就僱用了10萬名市民線人,另外僱用了18萬名各種專業人士,到1925年,由於契卡犯罪太多引起公憤,所以受短暫縮編,專職人員被砍掉了一些,他的線人也被砍掉了一些。
   
   但總體上說,共產黨政權從一開始就實行恐怖統治,依靠秘密警察的恐怖統治。而這種做法遍地開花,所有的共產黨政權,都學蘇聯,在奪權後,都是立刻成立秘密警察組織,對全民實行恐怖統治。
   
   第二,蘇共政權是一個野蠻的暴政。1918年1月11號,是布爾什維克黨專制的一個重要分水嶺。1917年11月12號選舉產生的制憲會議,布爾什維克黨僅僅獲得七百零七張選票中的一百七十五張選票。也就是只獲得不到四分之一的選票,因此列寧下令取締制憲會議,也就是取締議會。
   
   而蘇共這個行為當時沒有引起什麼反應,少量的示威者很快就被蘇共當局武力鎮壓。而這時布爾什維克黨最大的威脅是來自工人,因為經濟破產,糧食漲價,引發了搶糧的危機,導致社會的不滿情緒漫延,列寧下令:「所有的農民必須交出多餘的糧食,換取收據,凡是拒不交出糧食的人就地槍決」。所以大部份地區都發生了隨意槍決農民的事件。
   
   有一個地方叫做特賽烏魯帕,這個地方黨的領導人,接到列寧的命令以後拒絕執行,他認為執行這個命令會造成大規模的屠殺。其它地方所有的黨頭都執行列寧的命令,隨即引起大規模的農民暴動。當時的社會主義革命黨和孟什維克黨,事實上在政治上都比布爾什維克黨更加成功,他們在競選制憲會議時,大敗布爾什維克黨。
   
   1918 年3月16號,布爾什維克頒布了兩項引發內戰的指令,組建一支徵糧軍隊,主要由失業工人組成,給徵糧部隊的人發放高工資,加分成搶來的糧食。第二項命令是由農村的貧農,主要是農村的遊民和無業的流氓,組成搶糧部隊,他們沒有工資,按搶來的糧食分成。由這些人幫助布爾什維克在農村推行搶糧政策。同時1918 年5 月6號,全俄一共有二百零五家反對派的報紙(主要是社會主義黨的報紙)被關閉,所有非布爾什維克的社會組織,全部被取締。
   
   絕大多數孟什維克黨和社會主義革命黨,也即蘇共原先的同盟組織都被暴力襲擊,並在軍隊和契卡的領導下,逮捕反對派的領導人。6月14號孟什維克和社會主義革命黨在全國各地組織工人示威罷工,結果契卡下令開槍鎮壓,十幾名工人被當場打死,在一個叫克諾皮諾的地方,一些工廠十五名工人被紅軍開槍鎮壓。
   
   1918 年6月20號,在弗洛達爾斯基市,彼得堡布爾什維克黨第一書記,被一名社會主義革命黨軍人暗殺,布爾什維克黨立即逮捕了八百餘名的孟什維克和社會主義革命黨的領導人,工人則舉行罷工抗議逮捕。列寧發了一份電報給當地的頭目季諾維也夫,也是列寧的親密戰友,「我們正在號召群眾恐怖,鼓勵和利用群眾恐怖,來對付反革命的熱情至關重要」。從上述事實不難看到,蘇共政權一開始就是野蠻的暴政。
   
   第三,蘇共政權實施紅色恐怖。我們知道白色恐怖,而蘇共則公開宣稱實施紅色恐怖。1918年夏天,蘇聯爆發了一百四十起大規模的暴動,這些暴動起因主要是農民抗議搶糧,少數是工人和軍人發起,軍人恰恰是十月革命炮轟東宮的巡洋艦上的兩萬名水兵。他們在1918年舉行暴動,後來被列寧派托洛斯基和一個元帥指揮五萬名紅軍,把一萬多名的水兵給鎮壓下去。
   
   1918年的8 月6號,列寧發了一份電報給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主席,公開宣稱「你們首先必須成立一個獨裁的特洛維卡,引入群眾恐怖,射殺或者驅逐出境幾百位,那些引起所有士兵酗酒的妓女,所有前政府的官員,抓住時機你們必須採取決絕的行動,採取大規模的報復,立即槍決任何被抓住的持槍者,將孟什維克和其它可疑分子驅逐出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