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郭国汀律师专栏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蒋介石》:情深义重

   十、孙中山的北伐
   
   征服广东和广西后,孙中山即考虑发起北伐征讨北方军阀。1920年7月直系军阀吴佩俘将段其瑞和安福系赶出北京,吴仅是曹琨手下的一个将军,冯国章退休后成为直系首领。吴成为炙手可热的控制了大半个中国的头号实权人物。东北草头王张作霖对此不服,欲染指北京政府,故奉系与直系军阀争战一触即发。张作霖派出使节赴南方欲联合孙中山联合打吴。孙中山对此首肯,认为打例吴佩俘是为最后消灭军阀创造条件。1921年12月孙中山赴广西桂林设立元帅府,开始了北伐行动;同时,孙中山任命朱培德担任云南军总司令,彭正潢任广西军司令,顾正陆任贵州军司令,李烈钧任北伐军参谋长。因急需军事人材,孙中山特请蒋介石前来桂林,蒋于1922年1月中旬抵桂林,任许崇智第二广东军的参谋长。
   
   孙中山最信任的陈炯明对北伐毫无热情,他统辖下的广东军已由原来的20个营扩充成100个营,实质上变成了他的私家军,军官们认为他们是为陈炯明而非为孙中山而战斗。随着实力增强,陈已不满足于任孙中山手下的第二把手。当陈炯明威胁说他反对北伐时,孙中山对他说:如果你不想北伐,无需参加北伐,只需管好广东和广西的事务,做好北伐军的后勤供应即可。陈答应孙但却并无意信守诺言,故他私下与吴佩俘取得联系。[1]

   
   1922年3月中旬,许崇智指挥的第二广东军朝湖南边境出发,满怀期望顺利过境湖南,因湖南都督赵恒定自称是孙中山的追随者,一直与广东政府维持友好关系;但赵作为联省自治主要倡导者,已正式宣布湖南为独立自治省,他拒绝让广东军过境,因此北伐军只好停滞在广湖边境待命。同时广东的政局恶化,陈炯明的参谋长邓肯和广东军第二分遣队司令皆被暗杀;3月26日孙中山召集他的顾问紧急会议,决定北伐军立即撤回广东。陈炯明主力当时尚在广西,无法阻止北伐军返广州,陈于是辞去广东军总司令,广东省长和战争部长职位。孙中山接受前两项辞职,但建议陈炯明继任战争部长。这违背了蒋介石的建议,蒋认为既然陈炯明已反叛,应当立即攻击陈炯明,蒋认为不首先巩固后方基地,北伐不可能胜利,但孙中山仍期望陈炯明能回心转意;由于深感失望,且发现自已处于一种不可能的左右为难的境地,蒋介石于4月23日要求辞去第二广东军参谋长之职。但孙中山不接受蒋的辞职,并说:“如果你在这种情况下离去,许崇智和我将完全无法运作”。深受孙的话感动,蒋同意留下,但经再度深思,蒋最终决定在此种情况下,他无法为孙中山有效使用,于是4月27日坚持辞职返回上海后返奉化老家。
   
   情深义重
   
   1922年5月6日孙中山将总部设在绍关,重新启动北伐,5月11日孙下令他的约5万人的军队,进攻北洋军陈广元部,迅速取得一系列出人意料的胜利。在此紧要关头,陈炯明下令他的军队从广西撤回广东,进驻各战略要地。孙中山意识到局势严峻,仍期望陈炯明不至于背叛。孙邀陈在广州会面,希望当面说服他回到自已的阵营。6月1日孙中山离开绍关前往广州总统府,为显示他不担忧陈炯明,孙中山甚至未带卫士,也未为个人安全采取任何预防措施;陈则到怀州拒绝到广州与孙会面。同时北方的军事局势迅速转向。1922年4月28日直奉战争最终暴发。在一周内东北军被直系军击败,赶出长城以北。一个月后,已成为北方军阀最具实力的吴佩俘将徐世昌从总统宝座上赶下台,扶持黎元洪重登总统宝座。同时,恢复1917年解散的议会,均是按照1912年临时约法的精神重设亦是合宪的。因此吴佩俘说:以宪政的名义设立的孙中山的广东政权,业已丧失其合法理由,因此应当废止。这一主张听起来相当有理,赢得了许多人的赞同,甚至不少国民党元老和社会名流亦赞成。
   
   这正是陈炯明一直等待的良机。1922年6月16日凌晨陈炯明驻广州近郊的军队公开发动反孙中山叛乱,陈派薛岳团长(即后来的抗日名将)率兵朝总统府进军,孙中山在几小时前已得到警告,但他不相信一个他如此信任的委以如此重任的人,会以如此不理智的方式反对他;早上2点,孙中山被告知,陈炯明的军队已作好准备,等待命令即动手;直至孙中山听到远处军队行进的动静时,他才相信;于是孙急忙离开住所,穿越大街小巷,顺利抵达海军总部,海军将官文书德让孙中山登上永丰号战舰,驶出黄浦港。6月18日蒙难中的孙中山在此危险时刻,因急需一位可靠的军事顾问,急电蒋介石“事紧急盼速来。”蒋的朋友们建议待局势清晰后再作决定,蒋介石不顾朋友们的忠告决意衔命赴难。临行前给张静江一函称“如果我被杀,请照顾我的家人”。蒋乘第一班轮前往广州,当蒋介石经香港转船抵达时,孙中山眼含热泪动情地说“陈逆之变,介石赴难来粤,入舰日侍馀侧;而筹策多中,乐与予及海军将领共生死。”并称“蒋君一人来此,不啻增二万援军。”从那时起蒋即为孙中山完全信任。蒋四十年后说,当时孙中山对他说:“我仅有十年的命了,而你还有至少五十年幸福的未来,希望你能奋斗五十年,实现我们的原则和理想”。1922年19月24日,孙中山托廖仲凯捎亲笔信,谓蒋“兄能在军中多待一日,则我之信用可加多一日。”孙中山的日本密友,梅屋庄吉先生的长女国方千世回忆说:“孙先生说过,蒋介石是可以继承我的一位青年。”为孙中山临终记遗嘱的汪精卫对蒋说:“孙先生临终前,曾一再呼唤介石,介石……”
   
   同时,陈炯明极力买通海军将官,因为被陈炯明收买,三艘战舰因此离开黄浦港。永丰轮暴露在岸炮威胁下。为避开炮火攻击,永丰轮只得驶往另一港口,为此6枚炮弹击中永丰轮,造成船体多处损伤,不少海军士兵伤亡。抵目的港后的一个月期间,蒋介石 一直侍奉孙中山左右,等待返广东的忠诚的北伐军解救,但他们注定失望。8月6日忠于孙中山的军队被陈炯明击败,8月9日孙和蒋乘永丰轮被迫离开广东水域前往香港,10日早上转乘一加拿大船前往上海。永丰轮上与孙中山在一起的一个多月是蒋介石政治生涯的转折点,此前蒋介石一直仅是国民党中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许崇智被陈炯明击败后,退至福建与支持段其瑞的王永合作;1922年10月12日攻占福州;10月18日,孙中山派蒋介石任许崇智的参谋长。10月22日,蒋介石抵达福州,发现广东第二军的情形远非乐观。派系山头纷争仍十分猖獗,他感到受到军官同僚们的排挤,结果不到一个月,蒋介石又回到上海。孙中山命令蒋立即返回福建,但蒋介石直到三周后才返闽。
   
   1923年1月16日陈炯明撤出广州至韦州。3月23日孙中山返广州,立即恢复军政府,他任命蒋介石任他的参谋长。广东的局势不容乐观,广西军司令沈宏英计划确立他自已成为广东省的新主人,4月他调转枪口反军政府,他的军队进军广州,孙中山命令云南,广东和广西军平息叛乱。陈炯明仍然是军政府的一大隐患。陈的军队控制了广东省东部地区,对广东和福建构成潜在威胁。意识到军阀基本上不可靠,孙中山令蒋介石即来广州。蒋介石于4月20日抵广州,此时沈宏英的叛乱已被击溃,但陈炯明再次起事;蒋介石立即投入平陈战役。5月底陈军陆续攻占梅县,潮州和汕头。6月16日蒋介石被任命为元帅府野战总部参谋长。在他的努力下,重新取回一些战略要地,但蒋发现很难与那些阴谋反对他的同僚军官共事,故于7月12日蒋介石再度辞职返回故里。
   
   孙中山晚年向左转向,主要原因是西方列强一直视孙为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的梦想家,因而拒绝向孙提供任何经济援助。而苏联则是唯一的一个愿意帮助孙中山统一中国的国家。加之列强派出炮舰干涉孙中山的南方政府接管广州海关[2],使之对西方列强更加反感。省港大罢工则使南方政府与英国政府的关系坏到了极点。
   
   [1] Keiji Furaya, Chiang Kai-Shek His Life and Times, translated by Chun-Ming Chang, (St.John’s Universtity 1981)p.106.
   
   [2] Colin Mackerras, China In Transformation 1900-1949, Longman, London & New York, 1998, p.41.

此文于2010年10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