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郭国汀律师专栏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51)国际人权法律与实务
(A)***国际人权公约(中英文本)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世界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法国人权与公民权宣言[人权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美国独立宣言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经济 、社会 、文化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
·联合国有关健康保健人员尤其是医护人员在保护和防止囚犯和被拘禁人员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医疗伦理原则(1982)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
·消除基于宗教或信仰原因的一切形式的不容忍和歧视宣言
·联合国囚犯最低标准待遇规则
·联合国囚犯待遇基本原则(1990年)
·联合国保护所有被以任何形式拘禁或关押人员的主要原则(1988)
·结社自由和组织权利保护公约
·联合国反腐败公约
·联合国发展权利宣言
·促进和保护普遍公认的人权和基本自由的权利和义务宣言
·中国已签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人员和有关人权安全公约
·联合国律师职责的基本原则
·联合国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1985年)
·联合国检察官的职责准则
·世界人权公约英文版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犯罪及权力滥用受害者恢复正义基本原则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1998)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程序与证据规则(1995)
·国际刑事法庭(芦旺达)规约
·起诉严重侵犯国际人道法责任人的国际(前南斯拉夫)法庭规约(1991)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1981
·国际人权法律资料 取缔教育歧视公约
·关于就业及职业歧视的公约
·消除一切形式歧视妇女的国际公约选择性议定书2000
·联合国防止和惩罚种族灭绝罪的公约(1951)
·联合国有关难民身份的国际公约1954
·儿童权利国际公约1990
·起诉和惩罚欧洲轴心国主要战争罪犯的国际军事法庭协议(纽伦堡宪章)
***区域性国际人权法律文件
·1996年欧洲反破坏性异端决议及其邪教定义
·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公约(1981)
·美洲人的权利与义务宣言(1948)
·美洲人权公约(1969)
·美洲防止和禁罚酷刑的公约
·防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的欧洲公约1989
·欧洲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公约(1950)
·欧洲社会宪章19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南郭点评:德国和意大利虽然均是基督教国家,然而纳粹德国与法西斯意大利却仅是表面上仍属基督教,而实质上则均严重歪曲悖离基督教本质精神,实践中则疯狂迫害基督徒。罗马天主教庭与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均签定条约,但并不意味着罗马天主教认同之,那仅是为了保护天主教在极权暴政下的生存权的一种权宜妥协。罗马教皇早在1860年代开始便不断公开强烈谴责共产主义和纳粹法西斯,1864年罗马教皇比乌斯四世发表一份通谕(Sythbus Errorum),列举了80种现代化和自由主义的错误,他公开强烈谴责所有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他认为对合法君主的反叛是不可接受的。[2]尤吉尼奥(比乌斯十二世罗马教皇),早在1923年11月24日即谴责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他在1917年至1929年作为凡蒂岗的代表发表44次有关德国的讲话中,有40次谴责纳粹的内容。[3]他称纳粹是假先知,指责纳粹是种族血统迷信膨胀;希特勒完全是自我膨胀;希特勒是破坏者,能令僵尸惊跳起的人,基督教与纳粹水火不相容无法调和。[4] 1939年9月8日在其第一份通谕中,比乌斯十二世教皇明确谴责纳粹主义,明确反对纳粹的反犹太主义;1931年6月比乌斯六世教皇谴责法西斯政权是国家崇拜异端,并在Non Abbiamo BIsoguo通谕中谴责法西斯主义者的效忠誓言,违背了上帝的法律。[5]1937年初罗马教皇比乌斯六世在其训谕(Divini Redemptoris)中公开谴责共产主义实质上是人类公敌。[6]纳粹高官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1943年春对部下说:“我们不应当忘记,从长远看罗马教皇是国家社会主义比丘吉尔或罗斯福更大的敌人 。[7]事实上无论纳粹德国还是法西斯意大利均迫害基督教神职人员,迫害基督徒。因为基督教是任何性质的极权主义的天敌,至于那种“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之论”显然系敌视基督教的某些无神论学者的严重偏见。
   

   2010年9月12日第237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郭国汀[1]
   
   
   
   罗马教庭与纳粹德国和法西斯意大利缔约
   
   比乌斯六世教皇对墨索里尼更加谨慎,1929年罗马天主教与墨索里尼政府签定一份协议;经艰苦谈判,教皇为罗马天主教赢得了独立主权国地位,凡蒂岗城有自已的邮局和无线电广播,并获得17亿五千万里拉补偿;比乌斯教皇因此说“墨索里尼是一个天意委派来的人”,致使红衣主教Partido Popolare愤而辞职自我流放伦敦。但当墨索里尼坚持利用意大利童子军迫害天主教运动时,1931年6月日比乌斯六世教皇谴责法西斯政权是国家崇拜异端,并在Non Abbiamo BIsoguo通谕中谴责法西斯主义者的效忠誓言,违背了上帝的法律。[8]1938年5月日希特勒访问罗马,比乌斯六世教皇有意离开罗马前往Castel Gandolfo向朝圣者解释说,他不能容忍在罗马升起一个不是十字架上的基督。9月教皇向朝圣者布道时说:“亚柏拉罕是我们的信仰之父。基督徒不得反犹太人,因为从心灵精神上,我们都是犹太人”。
   
   希特勒纳粹政权于1933年通过尤吉尼奥(Eugenio Pacelli Pius后来成为比乌斯十二世教皇),与凡蒂岗签约,在谈判期间希特勒已经逮捕92名天主教神父,查封了16家天主教青年俱乐部,关闭了9家天主教出版物。他面对德国草拟的协定,只能做出二择一的选择:要么实质上被纳粹清除天主教,要么选择与希特勒订约以图保存天主教[9],他选择了后者。经谈判争取到:教会保持独立自治,纳粹放松对教育的控制,以换取罗马天主教的外交承认;作为回报,纳粹要求所有的儿童必须参加宗教指导课;凡是脱教者必须重新加入教会;直到1936年德军要求每位士兵必须加入德国两个官方基督教之一。
   
   纳粹歪曲悖离基督教原理
   
   与凡蒂岗缔约后,纳粹发起了一场新德国基督教运动。穆勒(Muller)在新德国基督教中加入反犹太人内容,改变基督教原理;纳粹激进分子则完全清除旧约,将保罗和奥古斯汀的教义删除,因为他们为犹太人说话,并发起德国青少年运动。纳粹的这些做法,遇到耶和华见证人的激烈反对,1934年10月日耶和华见证人的领导人卢瑟福德(Rutherford)给希特勒一函,指责纳粹迫害耶和华见证人,违背了上帝的法律,“侵害了我们的权利。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尊从上帝的旨意,如果你的政府和官员因我们礼拜上帝服从上帝而继续迫害我们,那么我们的鲜血将复盖你,而你将面对至高无上的上帝。”[10]
   
   希特勒与基督教
   
   希特勒自称在镜子里见到自已就是基督,自认是个勇敢的反犹太斗士。1922年4月12日,在慕尼黑演讲中希特勒讲述他的哲学:我的基督情感指引我向我的上帝和救主作为一名战士,它亦引导我向人。[11]
   
   希特勒纳粹与苏联共产党极权体制非常相似。纳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实质上皆是强大的无神信仰,相互最终在内心排斥宗教。纳粹的仇恨是基于种族,共产主义的仇恨则基于阶级;虽然两者的死亡集中营相似,纳粹德国用犹太信徒,吉普赛人,斯拉夫人代替地主富农和资产阶级;纳粹主义用雅利安高贵血统者取代无产阶级;在阉割知识分子和国民精神,采用为一党之私的各种技巧,用非人道手段对付竞争对手及迫害宗教等方面,希特勒均决不亚于斯大林。希特勒的宗教情感是一种混杂着种族神密和暴力及返祖崇拜,沉迷于雅利安高贵血统和反犹太信仰;神学家保罗(Paul de Lagarde)在1873年一篇国家宗教论文中称“基督教即天主教和新教均歪曲了圣经,他谴责圣保罗将基督教犹太教化,对犹太人的历史观都是保罗欺骗我们的。” 他还论证耶苏不是犹太人而是雅利安人[12]。西奥多(Theodor Fritsch)论证说Gulileans事实上是Gauls而Gauls即是德国人[13]。纳粹高官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1943年春对部下说:“我们不应当忘记,从长远看罗马教皇是国家社会主义比丘吉尔或罗斯福更大的敌人 。[14]
   
   纳粹攻击迫害基督教
   
   纳粹政权对天主教的攻击始于1936年。自1936年始,凡是18岁以下的男女青少年儿童强制加入希特勒青年团,其队歌为:“没有恶的神父牧师可以阻止我们感受,我们是希特勒的儿童,我们不跟随基督,我们要希特勒。”[15]纳粹德国随即展开信仰运动,努力将信仰与教会隔绝。婚礼出生证皆偏离基督而全部导向希特勒。1937年纳粹颁布一项命令:取消所有课堂上的十字架。圣诞节改名为Yuletide,日期则改为12月1日。形容耶苏是一个胆小的犹太佬,他以贬低的方式受死污辱了大多数人。[16]
   
   随着自信的增加,纳粹对基督教的攻击亦随之增强。牧师被禁止在课堂上布道。1936年盖世太宝逮捕了700名新教神父,因为他们布道时谴责纳粹亲异端。神父们因布道提及亚柏拉罕,约色夫,大卫,损害了德国种族的高贵性而受罚。新教主要神学家卡尔巴尔斯(Karl Barth),因宣称基督教面对纳粹已不再可能持中立,谴责人将自已视同上帝等同世界中心是最大的罪,即被解职,
   
   Dinter原是纳粹党第五号人物,负责纳粹党的行政事务,1927年9月日被开除出纳粹党,是因为希特勒已决定使纳粹党远离宗教[17]。 Dinter被开除时,他的第五号党证上被盖上“永远不得重新录用”希特勒发誓从此永远将纳粹摆脱所有宗教问题[18]。纳粹德国占领波兰后,将全波兰1/5的神父关入奥斯维亲集中营和其他集中营后杀害。[19]
   
   纳粹迫害攻击犹太人
   
   1938年11月9日-10日,在德国400个犹太教堂,数千个犹太商店和犹太人的家被纳粹党烧毁,超过20000名犹太人被捕。纳粹统治下,几乎所有的天主教报纸均消声匿迹;因缺金属教堂的钟被熔掉;十字架从所有的医院撤除;在新学校禁止言及宗教;俄国俘虏极悲惨的状态约4/5的死亡率而无人关注。
   
   基督教神职人员谴责纳粹迫害
   
   不少基督教神职人员公开谴责纳粹德国的反犹太主义有些神职人员因此而牺牲。例如,比乌斯六世教皇日益对纳粹持敌意。1933-1936年期间,凡蒂岗向柏林发了36封抗议函,指责纳粹德国违反协议。幕尼黑红衣大主教于1937年星期日在Palm教堂布道时,宣读比乌斯六世教皇通谕,谴责用肉身和血取代真正的上帝的偶像崇拜,基督教是所有国家所有的人民的家。五天后,比乌斯六世教皇又在Divini Redemptoris训谕中谴责共产主义实质上是人类公敌。[20]1938年11月日在纳粹摧毁数百个犹太教堂和犹太人的商店后,比乌斯六世教皇公开谴责纳粹暴行,并指示红衣大主教Michael Fallhaber亦公开谴责纳粹,他还写下Humani Generis Unitas通谕:号召人类友爱,谴责纳粹迫害犹太人和种族主义[21],但在发表前于1939年2月19日去世;红衣主教Galen公开谴责纳粹屠杀犹太人,牧师在军中散发他的布道演讲者皆被枪杀;Galen红衣主教还和科隆主教Frings共同谴责纳粹谋杀人质和俘虏;教会运动的主要神学家卡尔(Karl Barth confessing)号召基督徒必须一手持圣经,一手拿报纸;杜道夫神父(Dudolf Bultmann)布道时称:如今民事不服从已成为实际道德,不服从第三帝国的所有命令,是所有基督徒的义务;最着名的反希特勒基督徒是Dietrich Bonhoeffer神父,他是富于学识的神学家,与美国许多神学家联系密切,1939年他主动返回德国,他说“当我的祖国陷于邪恶与混乱之际,我不能袖手旁观”。他公开谴责纳粹,虽然一直在盖世太保监控下,他坚持与反纳粹组织一道工作,与国际教会联系,由于帮助犹太人逃亡瑞士,于1943年4月被捕,并于战争结束前三周1945年4月9日与其他阴谋反希特勒的军官一道被绞死;新教牧师Heinrich Gvuber因帮助犹太人受洗而被捕;新教主教Theophil Wurm致函希特勒,抗议屠杀犹太人,1943年,在布道坛上公开谴责对犹太人的群体屠杀;教会领导人波诺福(Bonnoeffe)公开谴责纳粹1935年9月之剥夺犹太人的权利法,盖世太宝先逮捕他的21个学生,随后将他关入集中营,他拒绝合作宁可入狱。[22]意大利Finme主教Giuseppe Palatucci的表兄是当地警局局长,受比乌斯12世教皇尽力救助保护犹太人的指令,在大屠杀期间,他与表兄一道伪造了几千份身份证明拯救了几千名犹太人,最后被纳粹逮捕并处决。[23]
   
   但也有部分神职人员支持纳粹,例如:马汀主教萨瑟(Sasse)出版马汀路德有关反犹太教的论文以示支持纳粹;1941年3月日Grobe Freiburg 大主教在布道时称犹太人杀害了耶苏并称犹太人自取诅咒;1941年12月日在德国七个省的Evengelical教会发表联合声明,指责犹太人是天然的德国之敌,即使受洗也没救,建议对犹太教徒采取最严厉的措施,将其驱逐出德国领土;[24]1941年6月日当德国入侵苏联后,Jager大主教谴责苏联敌视上帝仇恨耶苏,并说俄国人是一种接近动物的人。[2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