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贵州公民论坛
·TF:廖双元——中国民主党人在奋进中搏击
· TF:吴玉琴——从太石村村民罢免村官失败看中共所谓的民主选举
·TF:吴玉琴——专制暴政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
·TF:廖双元——无尽的哀思,深切的怀念!
·TF:全林志——关于促请批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进程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
·TF: 廖双元——我们将持续不断地呼吁敦促废除劳教
·TF:廖双元——谴责极权政府判处李元龙先生两年徒刑的 严正声明
·TF:方家华——“六.四”事件与中国宪政
·TF:卢勇祥——九五年“六.四”行动简介
·TF:廖双元—— 天地正气——高智晟律师的本质
·TF:黄燕明——“夜狼”的长啸
·TF:莫建刚——捍卫人的尊严与权力,我们声援李元龙先生
·TF:吴玉琴——李元龙有功无罪
·曾宁:从温家宝们被“糊弄”说起——论中国的“糊弄”文化
·TF:廖双元——保护人权,天下自安 !
·TF:廖双元——尊重人权,天下自宁!
·TF:廖双元——平等人权,天下自谐!
·TF: 陈西——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
·TF:廖双元——中共抓捕高智晟律师是对人权的严重践踏
·TF:吴玉琴——立即释放高智晟律师是中国政府的明智之举
·TF:莫建刚——民众社会不平等之原由
·TF:吴玉琴——“一国两制”的法治对比
·TF:廖双元—— 驳宋祖英演唱的歌曲《今天是个好日子》
·历史将为中国民主党人正名
·TF:黄燕明——保障人权是“和谐社会”的首要前提
·TF:吴玉琴——陈树庆先生何罪之有?
·TF:陈西——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TF:吴玉琴——“六.四”十七周年使我想起的……
·TF:廖双元——历史决不能倒退
·TF:方家华——中国“热”
·TF:莫建刚——当代版本的中国“文字狱”
·TF:吴玉琴——告别人治
·TF:廖双元——刑事裁定书
·TF:廖双元——荒唐至极的《刑事裁定书》后记说明
·TF:黄燕明——天安门广场撒传单“十年祭” ──兼纪念胡耀邦先生
·TF:黄燕明——贵阳文化论坛《大国崛起》讨论会发言稿
·TF:方家华——“高”字大旗___欢呼高智晟出狱
·TF:吴玉琴——“人权日”的反思
·TF: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
·TF:吴玉琴——是谁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TF:方家华——签名活动的力量
·TF:廖双元—— 赵紫阳走后的新春
·TF:廖双元——悼紫阳
·TF:吴玉琴——公祭紫阳公,民心所向!
·TF:卢勇祥——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TF:方家华——中国新闻媒体的人权保障
·TF:吴玉琴——既然要“构建和谐社会”,为什么要使用暴力?
·TF:莫建刚——和谐社会应具有宽容的情怀
·TF:吴玉琴——生活在夹缝中的中国知识分子
·TF:吴玉琴——记者的良知和责任
·zt康成《民主党是个什么东西》
2007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阳部分民运志士、维权义工、草根学者等民间人士的年终总结\杜和平
·贵州民主沙龙团拜会(2007春节)
·陈西:贵阳民主沙龙2007年2月2日论题——绝对自由与相对自由
·TF:黄燕明—— 与斯蒂格利茨先生对话
·TF:廖双元——做一个正直的民主党人和民主党人的十大精神原则
·TF:廖双元——坚决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陈西: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陈西: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温家宝撰文透视
·陈西:《物权法》——反共产的法律【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陈西:文化决定论与制度决定论之辩 【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后极权时代的公民与维权__采访贵州人权研讨会主持人陈西
·我与共产党的成功交易_作者 : 李任科
·我们在政府的眼里不是人民!?——关于新一轮撤除贵阳市夜市的有关问题
·贵阳市民及地摊经营户联名给温家宝的公开信
·TF:陈西——贵阳见证“六 . 四”
·TF:吴玉琴——关注民生,保障穷人赖以生存的饭碗
·TF:廖双元——同心协力,走向辉煌!
·TF:陈西——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TF:吴玉琴——权大于法——刑讯逼供何时了?
·TF:陈西——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TF:吴玉琴——权大于法,中国公民何处申冤?
·TF:黄燕明——一九八九年的贵阳民运
·TF:吴玉琴——要使社会稳定,必先稳定上涨的物价!
·TF:方家华——让自由与人权成为中国的一般思想
·TF:莫建刚——专制独裁的国家主义
·TF:吴玉琴——国企职工吃不起饭,该谁来管?
·TF:廖双元——中国不是司法独立的国家
·TF:吴玉琴——群体性事件——总危机的导火索
·TF:方家华__新一年的中国民运、宪运—兼对许万平先生遭重判的呼吁、抗议、思考
·TF:莫建刚——末 日 最 疯 狂
·TF:——紧急呼吁救助西部“夜狼”(李元龙记者)
·TF:吴玉琴——官多无数,官患无穷
·TF:方家华—— 历史之罪与未来之忧
·TF:吴玉琴——维权:艰难而坎坷的路
·TF:吴玉琴——生活在风口浪尖上的人们
·TF:莫建刚——蔑视宪法的栽赃与陷害
·TF:吴玉琴——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TF:吴玉琴——飞涨的物价老百姓如何承受?
·TF:方家华—— 推进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前沿
·TF:唐元隽——贵州“人权研讨会”给人的启示
·TF:打压,只能激起人民的反抗
·TF:莫建刚——铁 蹄 下 的 民 主
·TF:莫建刚——国家主义暴政的社会恐怖
·TF:吴玉琴——“犯 人 家 属”
·TF:莫建刚—— 回击恐怖主义的邪恶行径
·TF:李元龙——在思想上加入美国国籍
·TF:李元龙—— 从百岁老朽入党说开去
·TF:李元龙——生的平凡 ,死的可悲!
·TF:李元龙——不光是涮涮八十老母去世还要继续开会的书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0年9月18日星期五下午4点整,贵州人权研讨会在贵阳河滨公园为蒋德贵先生举行了追思会。自人权研讨会从家庭开始走向社会、走向公园、走向街头巷尾的时候,蒋德贵即参加到这个捍卫人权的群体中来。在人权研讨会每一次的活动中,无论是风雨、无论是国保警察的威胁恐吓,都没能使蒋德贵先生退后,他从一个怯懦、恐惧、害怕强权的草根民众锻炼为一个坚强无畏的人权捍卫者。我们抱着沉痛的心情追思并肩过的战友,追思研讨会忠诚的义工蒋德贵。大家整理一下衣衫后,面对着养育黔中优秀儿女并流向长江、流向大海的南明河三鞠躬,以示哀思。哀悼完毕后,大家先后发言并追忆蒋德贵先生。
   
   陈西:9月16日12点过,我突然接到蒋德贵妻子的电话说:“你是陈西吗?我家德贵今天走了,你们能不能来给他送行?”我赶快安慰并对她说:“我马上会同其他人权研讨会成员赶去,为德贵送行。”德贵妻子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地说:“我家德贵把人权研讨会当作他在这个世上的精神家园……躺在病床上也时时刻刻想着你们,去世前一句话也不留给我,只惦记着你们人权研讨会,很想你们来看看他,但是,又不准我给你们打电话,我好伤心……”蒋德贵是贵州人权研讨会坚定忠诚的成员,在红色恐怖弥漫的中国大陆,我们每周五的活动都在国保现场严厉监控威胁下,他从2006年走进来就没有惧怕,直到去世前的一星期,都还不顾重病缠身坚持到会。蒋德贵虽然生活在社会底层,却热爱公益,热爱人权,重病在身也一直参加维权活动。在医生说他患的白血病只能活半年的时间里,他在没有经济能力医病的情况下坚持了近一年,并且每星期五都带病来参加我们的人权活动。我为我们贵州少了一位有良知、有正义感、敢于面对强权恐吓,去争取社会正义和做人尊严的人权捍卫者而哀痛!
   
   杜和平:蒋德贵这个人虽然不爱说话,但几次活动中的坚持精神却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刻印象。比如,当我们几个被国保“喝茶”和“控制”时,他都能自始至终地坚守在活动现场,显现出不卑不亢的顽强精神。蒋德贵这人不爱说话,大家平时还喊他小蒋、小蒋的,今天,当他离开我们之后,我才知道他年龄已经是58岁的人啦!我沉痛悼念……怀念他。
   
   吴玉琴:蒋德贵做人踏实、真诚,每一次参与具体维权的事时,总能不畏强权,仗义执言和挺身而出。他与我们并肩维权以来,直到生病住院和离我们而去,一直都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例如:2008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时,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一些人被国保软禁和堵截在家里,而到河滨公园图腾柱前现场的人数与现场警察人数悬殊。我记得,有几人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彪形大汉的国保人员恼羞成怒地冲上来,试图阻止采访和把人带走。就在这关键时刻,老潘伯、蒋德贵……这些人挺身而出用身体将我们护住,不准国保将人带走。在广场民众愤然而起的抗议中,国保放弃将人带离现场的打算,我们得以完成人权日的纪念活动,算是我们胜利吧。另一次,当人权研讨会的几位重要成员“被旅游”,有的“被喝茶”,有的被“堵”家里时,而蒋德贵、老糜他们带着病患身体准时进入纪念地点静坐。后来,他还把这次街头与警察抗争的事记录了下来,留下一生中唯一的一篇文章。
   
   李任科:我对德贵最深的感受是为“马绵征扫墓”的那件事上。那天,当我到大南门坐车的时候,只遇到了蒋德贵、范厚成!这时,几位朋友打电话来告知已经被控制,我思索了一下,就问他们二人,人权研讨会有多人受到了国保警察的阻拦,来不了现场,就我们几人去不去?他们说,有多少人算多少人,去吧。因为我对马绵征墓比较熟悉,于是,就带领着他们二人绕小路上山,在路上又遇到了卢勇祥。就这样,我们几个人成功地避开了国保在凤凰山公墓大门前的设岗阻截,来到了目的地。在马绵征女士墓前,我用手机作了祭奠活动的历史见证,正是在这次活动中,我加深了对蒋德贵的印象。小蒋这个人坚韧顽强,勇敢,他的死,我想都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走了……悲呀……痛呀!
   
   吴郁:我与蒋德贵呢,可能算是有缘分吧。因为我多次在万东大桥那里遇见他,后来才知他在那里做交通协管员。他这个人呀,话不多但非常实在,几年来的每次人权活动和聚会都有他的身影。得了白血病,他不告诉大家,缺钱医治也不讲,闷在自己一个人的心里!他呀,经常是抱着发烧和病痛的身体来参加人权研讨活动,直到下不了床的最后半月,就缺勤两次,哎……这样的人死了,走了,我心里真难过!
   
   马玲丽:昨天,我得知小蒋去世的消息。对于他的去世,我心里很伤心、很痛楚(一边流泪一边说)!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这个世道,很多人只是顾重自己利益,很少有人去想到社会的“公正、公义”和帮助别人,而小蒋就是这么一个乐于助人、关心公共事业的人。就拿我家门面“被强拆”的事情上,我还欠着他的一个人情呀!政府人员在强制拆我家门面之前,我给大家讲了后,期望得到大家的帮助的声援。强拆那一天,小蒋天不亮就提前赶到了现场,并一直坚守在那里。在与拆迁人员讲理的过程中,他还被推倒在地受了伤。我一直都在想,等把家中的事情稍稍料理好一些后,就请小蒋和大家到家中坐坐,好好感谢一下。唉!真没有想到,这么快人就走了,好人呀……乐人助人的好人呀……!我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话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流泪)……
   
   田祖湘:今天在这里,我们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追思广场上的朋友蒋德贵先生。自参加人权研讨以来,他不顾公安局国保警察的监视、警告、威胁和骚扰以及病魔,仍然以各种方式坚持维权活动和斗争,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蒋德贵走了,我们失去了一位正直、善良的朋友,可以说,这是自张明珍大姐离我们而去后的又一巨大损失,我们又少了一位能勇敢战斗的战友。在我和老蒋多年的交往中,他的为人有两项突出的品质使我深受感动:一是他的默默无言、真诚老实、待人诚恳;二是他的坚韧与不屈。我们不是势利之交的酒肉朋友!是道义把我们连在一起,我为失去老蒋这样一个真心朋友而感到痛惜!
   
   申有连:我一直在医院忙着照顾生病的老母亲,没有能去为蒋德贵开追悼会(没得到即时信息),但今天有幸参加了共同缅怀小蒋的追思会。自从德贵得了白血病之后,我们还到医院去看过他,前段时间还好转些了并参加我们的研讨活动了,也就这两次没有参加,真想不到他这么快就离我们而去!小蒋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是这个人朴实无华,像一株默默不语的小草那样植根于大地。我想,他这种默默无言和只知做事的人在中国是很多的,我们缅怀的就是这种小草的精神……。
   
   卢勇祥:我与蒋德贵先生只有一面之交,是在贵州豪女马绵征墓碑前见到的。坦率说,蒋德贵先生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因为他貌不出众,语不惊人,既不争功邀宠,又不善于表现。确实是个极其平常、极其朴实的人,然而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人的身上,我看到了一颗高贵而又英勇的灵魂。他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在暴力和邪恶势力最为嚣张的时候,他敢于公开站出来同残暴政权抗争、敢于为民主自由呐喊、敢于站在人权奋争的最前列。蒋德贵先生是个默默无闻的民运志士,他没有写下至理名言,也没有创建丰功伟绩,他只是群体中的一员。然而,时代需要这样的草根英雄,时代需要千千万万象蒋德贵这种大无畏的实干志士。我们悼念蒋德贵,就是要追思他的这种高尚精神,学习他为了中华民族振兴默默奉献自己的心胸,学习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无私品德。
   
   王藏:蒋德贵先生不善言谈、写作,在他身患重病时,也没有向人权研讨会的朋友们透露一丁点自己的病情,仍参与老上访户马玲丽房子被强拆一事的维权,天不亮就赶到预约地点,是去得最早的一个人。他曾说,他与大家一起搞人权活动是他生活中最有意义的事,与人权捍卫者们相识、并肩战斗是自己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蒋先生一生贫寒,饱经生活苦难,他的身上透射出中国底层人民善良正直、真诚热情和坚韧不屈的美德。他无声无息地走了,带着对民主中国自由未来的向往。我会永远铭记他,我会用我的作品,记录下如他一般可敬的灵魂。苦难的中国啊,正是有无数如蒋德贵先生一般的人,才有了她的尊严,她的希望。
   
   陶玉平:蒋德贵年仅58岁就过早地离开人世,此时,我的心中很悲痛,我们人权研讨会遭受了重大损失,又痛失一位坚持社会正义的公民,又失去了一位坦诚的好朋友。德贵,永别了!我们将学习和发扬你的顽强拼搏精神,继续为中国人的自由、人权而努力争取下去,老蒋,安息吧!
   
   黄燕明:各位,继张明珍大姐去世之后,蒋德贵也随之离我们而去。短短两年间,我们贵州人权研讨会失去了两位热心、忠诚于人权事业的勇敢成员,他(她)们的英年早逝,是我们山城贵阳的巨大损失,悲乎!痛乎!!记得德贵刚参加人权研讨会的时候,他羞怯地对我说:我想与你聊聊并请教一下电脑的使用方法。对于这个平时话语不多但非常实在的人,我立即答应到他家去。他在家里极其兴奋地说:“我在广场(文革中的‘春雷广场’,贵阳民众现称为‘民权广场’)上听别人‘论政’已经十多年了,一直期望在贵州能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你们与‘强权’作不懈斗争的事迹、你们‘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一案之事,我早就在‘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广播上听到的,对于你们敢作敢为的行为,我是非常敬佩!与你们认识并听了多次的演讲后,我在你们身上看到了良知与公义的存在,多年来压抑和愁闷的心情获得了解放”。我给他的电脑安装“斯恺普”、“帕尔套克”等即时聊天软件,又教他如何使用“自由门”软件和到什么网站上去了解真实的中国信息。自此之后,人权研讨会的每一次街头巷尾、公园、家庭聚会德贵都在,后来,贵阳国保警察多次的威胁、恐吓从来也没有使他退缩过,一直坚持在与强权作斗争的第一线上……在李仁科先生提议下,我们曾经在为胡耀邦、赵紫阳、包遵信、林牧、刘宾雁……这些上层人物开过追思会,也讨论过这些大人物的重大贡献和丰功伟绩。今天,我们在这里,是为了追思与我们肩并肩共同捍卫人权和维护人类尊严的一位极其平凡的小小人物,一位极其不起眼的草根蒋德贵。
   
   
   2010年9月18日星期五
   
   黄燕明纪录整理
   
   
   
   附一:贵州人权研讨会悼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