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人权研讨会:坚强的信念,才是胜利的保证
·俊杰的英灵,我们盼你魂兮归来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悼念司徒华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铮铮铁骨司徒华
·黄燕明:失去人身自由的“九天”
·人权日前夕贵州警方千方百计阻纪念活动
2011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州人权研讨会:自由在呼唤
·廖双元:挽司徒华先生
·黄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李任科:我与诺贝尔和平奖颁奖
·吴玉琴:家破人亡而痴心不改的申有连
·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概述
·希望之声:2011年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联欢如期举行
·贵州省召开“两会”,访民冒雪上访无果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织金大学生黎环宇死于非命的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中国民主党人的精神
·陈西受到国保“家破人亡”威胁
·大学生遭官二代打死 公安被指漠视人命
·啼鹃 觉元:良性互动的理念与实践一瞥
·莫建刚:让中华大地闪耀着自由、民主、人权的光芒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埃及时局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的建议书
·北非民主潮 影响到贵州民权橱窗
·北非民主潮影响 黔“民权橱窗”借力动态网
·吴玉琴:贺谢长发先生获得贵州人权研讨会首届“人权捍卫者”奖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注系狱人士募捐的款项已寄出
·美国之音:贵阳人权人士宣讲北非抗议潮遭打压
·贵阳市民权广场上的“民权橱窗”
·效力于“反党传单”服务的公安部门----记贵州人权捍卫者的一次维权
·民主人士廖双元被杭州警察非法扣押
·茉莉花革命令当局高度紧张 贵州民主人士在杭州被押(图)
·贵州维权人士无故遭拘押 绝食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等人获自由回家
·让茉莉花香飞起来——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自由亚洲电台:第六波茉莉花集会前夕贵州警方突袭维权者
·联合报:刘贤斌审判后 贵州抓人权人士
·卢勇祥:“以人为本,依法治国”的谎言
·“我是刘贤斌”贵州关注团的抗议声明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开起诉书
·吴玉琴:中共政权的执政末日——软禁和监控适得其反
·贵州人权活动者继续遭受警方迫害
·丈夫惨死14年,妻子依法维权难讨公道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成员屡遭打压
·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活动的市民被恐吓
·秦永敏拒思想汇报电话被断 贵州人权聚会多人被关押
·贵州人权研讨会连续遭当地国保员警骚扰
·贵州茅台镇派执法队打砸合法店铺强迫搬迁
·贵州地方政府实施武力强行征地酿流血事件
·贵州官商勾结动用警力征地置农民于死地
·雍志明:从贵阳市菜价怪异现象看中国底层民众的生活
·声援秦永敏,支持秦永敏——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黔西南州贞丰县谢安珍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我的公开遗书-卢勇祥(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
·茉莉花开祭“六四”
·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吴玉琴
·王藏: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强烈抗议贵州公安对李任科先生的伤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迟到的“6、4”22周年祭——贵州人权研讨会
·大纪元:贵州民主人士举行迟到的“六四”悼念活动
·卢勇祥:“六四”周年“坐宾馆”经历
·贵州人权研究会热烈祝贺胡佳先生即将出狱
·王藏: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王藏: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人士失踪
·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生日民主人士失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7、1”被失踪说明了什么?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姚立法先生遭到政治迫害的强烈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7月再次被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旅游” 浙江民主党人续被传唤
·雍志明: 贵阳上访新动态(图)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17日 来稿)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图片右为蒋德贵先生
   
   
    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蒋德贵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今日上午10点16分逝世于贵州省人民医院,享年58岁。
   
    蒋德贵先生在2006年走进贵州人权研讨会以来,他就时常对家人及友人说,自从他认识了我们大家之后,他仿佛有了精神食粮,他为自己是人权研讨会人员感到自豪。由此蒋先生时常参与帮助弱势群体维权,对我们每周五的聚会,他从不间断,直到逝前两周他都还来参加。他还于2009年的“六、四”期间,撰文写下了《我的“六、四”经历》。
   
    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在接到蒋德贵先生逝世的消息后,大家都来到殡仪馆为他举行了追悼会并致以悼辞,对于蒋先生的病逝,人权研讨会敬献了花圈并表示了痛惜和哀悼!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0年9月16日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成员蒋德贵逝世(图)

   
    蒋德贵先生灵堂
   
   
    悼 辞
   
    蒋公德贵,於公元2010年9月16日10点16分因患白血病在贵州省人民医院逝世,享年58岁。
   
    蒋公生平为人正直、诚恳、热心,胸怀底层众生,屡为弱势群体仗义执言,打抱不平。其善行善举天地可鉴,日月可照。
   
    蒋公身处寻常巷里,久睹人间昏沉,深感百姓疾苦,梦想民主中国自由未来,愤然参加贵州人权研讨会,零六年起从未间断,带病仍与同仁齐心携手,同甘共苦,维权声援,点滴努力。
   
    世事无常,蒋公饱受病魔折磨,终亡於亲人、友人、同仁泪水牵挂祝福之中,黄鹤远去,德颜永存。
   
    大业尚未成功,吾辈尚须努力。蒋公一路走好,永生极乐!
   
    贵州人权研讨会
   
    2010年9月16日
   
   
   
    附:蒋德贵先生文章
   
   
   
    蒋德贵——我的“六四”经历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转载)
   
   
    作者:蒋德贵 文章来源:《维权网》
   
   
    今年是“89、64”20周年,6月4日这天,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来到贵阳河滨公园参加悼念反官倒、争自由、争民主,而被中共屠杀的死难同胞。我身着崭新的白色上衣,于下午2点过钟到达公园,但令我震惊的是,图腾柱前一片欢声笑语,仔细一看原来这些衣冠禽兽占据了我们的活动场地在搞什么歌手表演。“国保”、公安在现场的比观众还多。今天是“六四”国难日,全国乃至全世界有良知的华人都处于极度悲痛之中,而这个专制独裁的政府却在搞什么歌舞表演。
   
    “欲悲闻鬼叫,我哭豺狼笑!洒泪祭雄杰,扬眉剑出鞘。”我非常愤慨,也非常反感!就找地方坐下,有朋友告诉我,很多人都被“国保”所控制,失去自由,有的被驱赶出公园。3点钟所谓的歌手表演开始,处于悲痛中的我没有心情看什么表演。这时只见一老年妇女(冤民)在诉说自己的冤屈,只听一“国保”人员说她是疯子,你们不要听她的疯话。随后我见一“国保”的头头向几名女特务使眼色要把老人强行架走,由于老人高喊:“抢人了”,这些女特务也心虚,就把老人放了。老人又回到原地,从包里拿出白色的衣服正要穿上,由于老人的包放在地上,一个女特务抢起包就跑,老人不知是计,就跟着追了出去。“国保”就这样成功地将老人带离了公园。我说一个老人家穿件白色衣服你们都怕,你们还是人吗?这时表演已完,我看到了老范,就叫他过来坐一下再走。刚一坐下就被两“国保”人员给架走,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叫上朋友一同离去。但刚走不远,就追上来几个年青人叫我们站住,说要检查身份证。我们就与他们据理力争,你们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有什么权利检查我们的证件?这些人二话不说就强行把我架走,带我到了河滨派出所。随后他们就通知了我辖区派出所把我转走,到派出所后一自称姓王的派出所人员对我进行了询问并作了笔录并要我签了字、按了手印后,我就向他们说:“我又没有违法,并且也配合了你们,现在你们可以交差了,时间已晚我得回家了。”他们说:“不行,等我们吃了饭再和你谈谈!”我抗议说:“你们这是对我非法拘留,是违法的!”他们说:“没什么,我们只是和你谈谈。”在这期间姓王的当着我的面,用毒打嫌疑犯的卑鄙手段和语气来对我进行恐吓和威胁。就这样从下午4点半到晚上8点半后他们才让我回家。
   
    这就是“六四”20周年,我为悼念死难同胞而所遭受的经历,这也是又一次刻在我心灵记忆上永不会遗忘的经历!
   
   
   
    2009年6月13日于贵阳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010/09/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