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为革命正名]
傅申奇文汇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民主时间表》
·《危机处理》
·《奥运与人权》
·《奥运新闻》
·《访民与两会》
·《公民监政》
·《选举、制衡与监督》
·《民主的胜利》
·《陈良宇的兴亡》
·《陈良宇的兴亡》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奥运与人权》
·《情绪与理性》
·《天灾与人祸》
·《震后的追问和反思》
·《公民意识的觉醒》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瓮安事件的启示》
·《警民冲突》
·《天价奥运》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反右五十年》
·《民生问题》
·《两会与民生》
·《顺口溜》
·《永州事件》
·《香港特首选举》
·《傲慢与偏见》
·《食的恐惧》
·《中国的民主》
·《中国百态》
·《腐败与底线》
·《又逢六四》
·《民主社会主义》
·《政府在哪里?》
·《套话与谎言》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以民为本》
·《驱逐张德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革命正名

   《民主正义党通讯》98年第 期 1998年总第 期
   
   为革命正名
   
   傅申奇

   
   ********************************************************
   
   历史将进入二十一世纪,和平已成为世界的主旋律。因为毛泽东对革命作了一个表述:革命是暴动,是一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所以,谈“革命”色变;所以,告别革命变成时髦的口号。因此我们有必要为革命正名,有必要为革命申辩。
   我们都习惯于说“工业革命”、“科技革命”,但我们几乎不能谈“社会革命”。那么什么是革命?我们认为:广义的革命就是指事物发生根本性变化的过程,就是飞跃。在这个意义上,只要人类存在,只要人类不断地在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进行探索,革命就不可避免。在社会领域也同样如此。革命是一切事物变化发展的跃进,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中国要结束几千年的专制传统,进入民主和法制的现代文明社会,就是一场革命,就是一场社会革命,一场民主革命。从狭义上讲,革命往往指剧烈的政治革命,是指推翻原来统治者、统治者集团或统治阶级的巨变。
   
   我们认为:政治革命是人民的天赋人权。美国的《独立宣言》宣告:“当一个政府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一贯地奉行着那一个目标,显然是企图把人民抑压在绝对专制主义的淫威之下时,人民就有这种权利,人民就有这种义务,来推翻那样的政府,而为他们未来的安全设立新的保障。”林肯在第一次就职演说中说:“这个国家,连带它所有的机关,都是其住民所有。不管什么时侯,只要他们厌倦了现有的政府,他们都可以遂行宪法的权利改变政府,或者遂行革命的权利推翻政府。”
   
   那么在中国的社会革命、民主革命也就是现代化、民主化进程中,会发生政治革命吗?这将取决于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冲突以及他们之间力量的消长。
   
   鉴于中共长期以来“恶贯满盈、倒行逆施、一贯地奉行着那一个目标,显然是企图把人民抑压在绝对专制主义的淫威之下”。
   
   我们---中国民主正义党人宣布:我们将行使革命的权利。即便政治革命已不可避免,这也不等于说革命就是暴力,就是暴力行动。历史上,英国就是以非暴力的“光荣革命”,完成了从君主专制到立宪民主的政治革命。菲律宾也是以非暴力的方式完成了人民革命。
   
   我们的立场是:首先,我们希望避免政治革命,因此在正义党成立宣言里,我们在宣布将行使革命的权利时同时,也宣布:革命,是变革社会不得以采取的最后手段。在我们拿起革命这把利剑的时候,我们愿给当权者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中共为了人民的福祉,为了自己今后的出路,实施民主改革,进行公平的全国大选,我们仍然愿意在任何阶段放弃革命,与共产党和其它一切政党进行公平竞选。其次,即使革命爆发了,我们也力求以对中国人民痛苦和损失最少的和缓方式完成。我们将联合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一革命力量,利用可能的各种空间,运用一切斗争手段,迫使共产党开放党禁、开放言论,在社会矛盾还没有白热化之前,走上和平的民主革命道路。如果中共不能审时度势,而是执迷不悟,继续逆潮流而动,继续对人民进行迫害和镇压。那么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被政治革命推翻的命运。
   
   

此文于2010年09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