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再谈腐败》 ]
傅申奇文汇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腐败》

   1997年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总第四次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是公民:

    我们又见面了,上星期我们谈到公民们普遍关心的腐败问题,我觉得言犹未尽,今天让我们继续谈谈腐败问题。

    各级政府官员的腐败现象,在古今中外是始终存在的,但象我国目前这么普遍、这么严重、

   这么大胆的贪污腐败、索贿、受贿、滥用特权的现象并不多见。陈希同、王宝森一案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众所周知,陈希同、王宝森一案之所以公之于世,主要是因为在政治格斗中失势,被当作替罪羊抛出来的。最近,陈希同的心腹,前北京市人大副主任铁英、前北京市政协副主席黄纪诚分别被判处十五年和十年徒刑。当事人口服心服吗?不会。因为和他们差不多级别,甚至比他们更高级别的大官中,贪赃枉法的胆大妄为者大有人在,而他们没有受到追究和惩处。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腐败现象已严重到了不仅对执政党造成“亡党”的危险,而且对整个中华民族造成了“亡族”的危险,因为腐败现象已大大腐蚀了全民族的道德水准,“无官不贪”已不必说,甚至连根本谈不上官而掌握一丁点权力的人也争相本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原则,大捞特捞,不以权谋私的人倒成了傻子、笨蛋。如此下去中华民族的前景不是令人堪忧吗?

    大家都知道,八九年春秋之交,全国各地的学生和市民之所以群情激昂,一个重要原因是痛恨官倒和腐败。陈希同之流当时信誓旦旦地欺骗民众说:政府和民众一样是痛恨官倒和腐败的,是要加以禁绝的。但事实证明正是这些人在肆无忌惮地贪赃枉法,吸民脂民膏。他们是亲身了解民众对官倒腐败深痛恶绝的。但他们却继续如此有恃无恐地大干特干,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他们眼睛里根本没有民众,他们认为民众的呼声在坦克下会碾得粉碎。当然他们没料到会在政治斗争中翻船。

    当然,我不是说执政党会故意怂恿自己的官员去贪赃枉法,我只是要说:权力会引起腐败,而绝对的权力会引起绝对的腐败。因此任何权力都应当受到监督和制约。许多年以来,我国确实制定了大量监督、制约权力的法律和法规以及政策,但腐败现象却愈演愈烈,这一事实充分说明:执政党的绝对权力没有改变,民主和法制建设远远跟不上社会生活的发展。要根本扭转腐败现象泛滥成灾的局面,就必须限制执政党的绝对权力,对各级官员实行有效的社会监督和制约。我认为:在最终的意义上,任何政权都不可能不对己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如果执政党还愿意对全民族的长远利益负一点责的话,就应该主动地限制自己的绝对权力,把自己并且同时把全体官员置于全社会的监督之下。而最有效的监督就是舆论监督。如果在电视、电台、报纸上都设置反腐败专题节目,而对这些节目取消所谓“坚持正确舆论导向”的限制,充分放开,有什么说什么,以事实为依据,文责自负,凡有捏造事实者按有关法律、法规处理。那么,正气就一定能得到宏扬,腐败风气就会得到根本性的抑止。

    我手上有一篇文章,题目是《一个因反腐败而被罢官的市长》,描绘了产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一千古绝句的土地上,一位副市长殷正高,因为反腐败而历经磨难的遭遇。殷正高一九八五年就任岳阳市副市长,市委常委。一九八八年十月被罢官。在位三年又四个月。他在反腐败方面的一个创举是于一九八六年八月开始倡导并主持“岳阳市政府工作讲评会”

   每一次讲评,不管是批评还是表扬,都是把政府的工作袒露在老百姓面前,和岳阳人民的生活息息相关。每到开讲评会这一天,岳阳影剧院的大门前就挤得水泄不通。一千九百个位子,有时进场的竟有二千六百多人,连走道上也站满了。两年时间内,开讲评会三十三次,与会五万人次,公开点名二百二十一个单位和二百一十七名机关干部,其中处级干部九十人次,查处各类经济案件二百一十起,收缴非法收入五十八万余元,扶正祛邪,岳阳市的风气为之改观。但是当殷市长面对市长谭照华的以权谋私问题时,只能用匿名信的方法向上级党政机关揭露。结果是被罢官、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但是,公道、正气自在人间。一九八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岳阳学生和市民数千人涌上街头,高举“反腐败,要廉政”,“还我殷市长”的巨大横幅,向政府请愿。九三年九月二十八日,九三学社岳阳市委委员,高级律师陈光鲁;中共党员,市政府办科级干部吴道兮;党员离休干部汤曙;党员、原中学校长刘范农递交了《陈情书》恳请中央纠正殷正高因反腐倡廉而遭迫害的错案。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两条:一。讲评会就能取得明显效果,如果有整个社会舆论的监督,那效果是不言而喻的。二。不能指望压制反腐败的人来反腐败。如果执政党是真心实意反腐败,只要做一件实事就胜过一万次表态。那就是:纠正错误,为殷正高恢复名誉,以此为殷正高所代表的正气正名,为社会和社会舆论的监督正名。借此机会,我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向执政党呼吁:为全民族的利益,真正地反腐败,就从殷正高一案开始,做实事少讲空话。同时我也吁请每一个有良知的公民做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向执政党写一封匿名信,要求为殷正高恢复名誉!亲爱的公民:请你承担起宏扬正气的责任!

(2010/09/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