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傅申奇文汇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党纪和法律谈起》

   1997年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总第七次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从党纪和法律谈起》自从《公民论坛》节目开播以来,国内许多公民给我来电或发来传真。其中有一位公民发来一份传真题目就是《党纪和法律》。
    这位公民在文章中指出:“当代的腐败,恰恰是政府内干部的腐败,”“贪污受贿;钱权交易;官官相护;人情关系和政治裙带关系贯穿官场”“这些都因源于党员的腐败”。其部分的原因在于“近几十年来的中国,党员干部违法犯罪常常只执行党内的党纪处分,而不愿将他们绳之以法,出于维护党的形象,不愿将他们肮脏的一面曝光于世人面前,从而使大量党员干部的违法犯罪得到姑息、纵容乃至庇护,造成了党员干部群体犯罪率的增加。党员干部违法犯罪处理时常常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是重罪轻罚就是轻率处理马虎了事,这种纵容党员干部逃避刑事责任的处理,是孕育党员干部违法犯罪的温床,也造成党员干部有违法犯罪的特权。”“党员干部违法犯罪纵横于整个社会,法律无奈于它,官场的腐败与黑暗,常常达到连政府都不敢正视的地步,虽然政府三令五申都不能将它清除,反而越演越烈,其原因就是党纪超越于法律之上,而要杜绝这样的结果,就必须将党纪和法律的位子摆正。”因此这位公民认为:“政府必须拿出坚强的决心来,尊重法律,必须义不容辞、毫不犹豫地将党纪和法律的位子摆正,消除党纪代法,党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行为,以法治党,从治党内做起,方是中国的出路。”
    这位公民讲得很好,不过问题还不止于此。我们可以看到,十几年来许多党员干部,甚至许多较高级的干部违法犯罪,不仅受到党纪处分,也受到刑事判决,虽然与一般公民相比多半较轻一点,这主要是利用了刑法的弹性,但至少是运用了刑法,追究了刑事责任。被判刑的党员干部大致有三种情况:一。在政治斗争中失去权势的人。二。民愤太大而在政治网络中没有足够的保护伞。三。纯粹是基层的无足轻重的小干部。根据党的利益需要,这些人被抛出来作替罪羊,平一下民愤,维护党的一贯伟大、光荣和正确的形象,显示党的反腐败的决心,等等。这就是说:法律本身没有权威,没有力量,党的利益和党权意志可以决定是否要运用法律以及要运用到什么程度。所以我们一直听到“严打”的喧嚣。法律就是法律,违法犯罪该怎么惩处就怎么惩处,为什么党发出指示要从严,就利用法律的弹性从严判处,而党不发指示就可以从轻判处呢?每一次“严打”尤其是八三年的“严打”制造了多少个冤、假、错案呢?八三年我被关押在上海市监狱亲眼看到许多轻罪重判、违法提升为犯罪的普通公民,那时候,监狱人满为患,三点三平方米的小监房居然塞进去六个人,各收容所和看守所关不下人,甚至动用了许多学校来关人,人已经不当做人来处理了,审判速度之快令人惊讶。在而后的几年里,共产党又悄悄的给许多人大幅度减刑,简直把法律当儿戏。

    所以,问题还在于,到底是法大还是权大?司法是独立的还是不独立的?一九五四年的宪法第七十八条规定;保障司法独立。但是从反右、反右倾、四清到文化大革命,司法不仅没有独立到后来干脆公、检、法成了一家,连法律也不要了,中央和国务院发一个内部公安五条就可以把无数公民打成反革命。“英明领袖”华主席主政的一九七八年三月修订新宪法,把保障司法独立的规定取消了。三中全会之后,问题似乎真的解决了,彭真斩钉截铁地说:法大于权,邓小平也信誓旦旦地说:共产党也只能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八二年的新宪法也相应地作了规定,宪法第一百二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巧妙得很,宪法没有说共产党能不能干涉审判权和检察权。实际上共产党一直在干涉着审判权和检察权。司法独立成了一句空话。法律的权威性和严肃性也成了一句空话。所以我认为:仅仅摆正党纪和法律的位子是不够的,关键是要摆正党权和法权的位子。我国的基本法是大有问题的,这个基本法为党权凌驾于法权之上大开方便之门。
    我认为:要使我国社会健康发展,不仅经济上突飞猛进,同时又要保护生态环境,提高全体公民的素质,消除大面积的腐败现象,需要独立的立法、独立的司法、独立的舆论监督。这就需要确立主权在民、法权至上和限制党权的原则;这就需要自由选举,需要由自由选举出来的真正的民意代表来修改宪法并制定或修改一系列有的具体法律,使法律真正具有权威性和严肃性。
   
    最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刘吉院长的主持下,一大批知识分子和各方面的权威人士正在认真探讨政治改革和我国社会迫切需要解决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这是非常值得欢迎和赞赏的努力。我希望广大共产党人、人民代表和政协委员在我国的重要历史时刻能着眼于全民族的长远利益,解放思想,打破坚冰把中国引向二十一世纪的辉煌!
   
   
   

此文于2010年09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