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主权在民》]
傅申奇文汇
·《人权、维权和维稳的尴尬》
·《追思王东海》
·《陈光诚抵美想到的》
·《不一样的六四》
·《公布真相,严惩凶手》
·《还冯正虎自由》
·《天怒人怨》
·《堵还是疏》
·《荒唐至极》
·《为谁长脸?》
·《维权与维稳》
·《春江水烫》
·《漫谈十八大》
·《强人与政改》
·《胡温十年》
·《薄熙来案与毛派》
·《薄熙来案与习近平上位》
·《莫言得奖》
·《大变局》
·《解读十八大》
· 《旗帜与道路》
·《反腐与制度》
·《中国的人权和民主》
·《干实事》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傅申奇2011年评论
·《新年瞻望》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权在民》

   1997年傅申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总第五次评论 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亲爱的公民:今天我评论的题目是《主权在民》 我国正在发生一个历史性的转折,就是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
   
    中华五千年传统社会的主要特征是:主权在“君”,虽然也有“民为贵”的说法,但实际上“天赋皇权”才是畅行无阻的法则。“朕即法律”,只要皇帝的金口一开,便成为百姓必须遵守的“玉言”;便成为法律。

    孙中山领导的三民主主义革命,打倒了皇权建立了共和。那以后,没有人再谈皇权了。一切的一切都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进行了。
   蒋介石以革命的名义对共产党进行“戡乱”;毛泽东则以人民的名义进行“反右”;发动文化大革命。他们这样做的时候征求过人民的意见吗?是人民授权他们这样干的吗?没这回事。他们没这必要,他们说了算。皇权的幽灵仍然在中国徘徊,借大大小小的掌权者还魂。毛泽东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人民给的!”。毛泽东在欺骗人民。毛泽东经常讲的另一句话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才是真话。谁掌握了枪杆子?是人民吗?不是,是所谓先锋队---共产党掌握了枪杆子,是先锋队的总头领毛泽东掌握了枪杆子。“天”是不必讲了,而“枪”却是真实的,“天赋皇权”就以“枪赋皇权”的面目再生了。在以农业为基础的中国,这几乎是难以避免的一个历史阶段。
   
    但是,历史不以任何统治者的意志为转移而要翻开“现代社会”这一页。现代社会的基础是什么?就是:工业、商业和信息业。这些行业的兴起和发展不是靠枪杆子,而要靠科学和技术、靠企业家,要靠全体公民的勤奋、知识和创业精神。于是公民社会在我国迅速发展起来了。公民社会的正常发展需要法制来保障。我国各个领域里具有开创性的公民常常会遇到这样的困惑:一种利国利民的努力,或者一开始被说成大逆不道而遭封杀,而后又变成了伟大的创新;或者一开始被说成创新、改革,捧到了天上,转眼又变成了破坏和资产阶级自由化,甚至变成犯罪。这样的大起大落,极大地损伤了公民的创造性和积极性。现在,许多公民成了“大款”,其中许多公民怕露富,怕政策改变,所以及时行乐了的风气大盛,扩大再生产的冲动受到压抑。有些事情在广州是改革、创新,到了上海变成了违法乱纪,到了北京甚至变成了严重经济犯罪。置身商海和致力于开拓事业的公民都体会到:法律的不确定和规则的含糊不清,是心头大患。怎么办?需要制定能给公民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提供安全保障的一系列法律和法规。目前,我国的一个严重问题是税收问题,无论是个体工商业者、私营企业主、外资和合资企业,还是国营单位,都普遍地偷税漏税,税收部门收不到应收的税。这是什么原因呢?根本因为在于:我国没有纳税人这一法律范畴,没有根据纳税人的权利和义务而制定的合理税制。在我国,纳税对公民来说仅仅是一种义务,它不体现权利。因此公民对此只会采取消极逃避的态度。纳税人为什么要纳税?因为要用他们的税收来维持为社会服务的政府和从事各种公益活动的部门和公务员的生存;因为他们能从社会得到某种回报。那么纳税人对政府和公务员有什么权利呢?对不起,没有。所以纳税人当然不愿意纳税。那么纳税人能从社会得到什么回报呢?对不起也没有。西方许多现代国家都有一整套的信用制度,纳税人能在教育、医疗、购车买房等许多方面从社会得到贷款和帮助。中国有没有呢?没有!所以纳税人觉得纳税毫无意义,不高兴,这是很正常的。怎么办?需要有确定纳税人法律地位,体现纳税人权利和义务的一系列法律和法规,需要有相应的一整套社会制度。而这一切靠“朕即法律”的传统做法是解决不了的。
   
    我国的现实社会是由从事工业、商业、信息业和农业的公民构造成的,但一切大政方针却不是出自他们,与他们无关,一切社会制度和措施只是对他们的要求作一点消极的回应或作一点敷衍,这行得通吗?在短时期里似乎可以,但从长远的正常的角度看这是行不通的,也是非常有害的。因此“主权在民!”这一历史要求不可避免地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
   
    《世界人权宣言》宣布:“人民意志应成为政府权力之基础;人民意志应以定期且真实之选举表现之,其选举权必须普及而平等,并当以不记名投票或相当之自由投票程序为之。”。我认为,这与其说是在宣布一种观念和主张,倒不如说是对现代社会的现实必然性的一种观念上的认同和确定。这不是理想主义的观念上的需要和追求,而是社会的现实需要和必然要求。
   
    在我国社会的显示屏上,主角和配角严重错位。唱主角的依然是帝王将相的化身------党的最高领导人。公民只能按他们的要求背诵台词。虽然现代的帝王将相们在口头上也不断地说: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人民自己清楚:自己是无权可言的。这只是暂时现象,“主权在民”的历史要求一定会实现。问题只是在于:如果执政者明白了这一点,主动顺应历史的必然,现代社会就建设得快一点顺利一点。反之就会多一点曲折甚至酿成灾难。同样,如果广大公民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主角地位,不断地讲出符合这一角色的真实台词,那么,这种角色错位现象就会很快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亲爱的公民:谢谢您的收听再见
   
   
   

此文于2010年09月2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