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谈下贱和下跪]
傅申奇文汇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人权行动》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腐败、专制与民主》
·《民主时间表》
·《危机处理》
·《奥运与人权》
·《奥运新闻》
·《访民与两会》
·《公民监政》
·《选举、制衡与监督》
·《民主的胜利》
·《陈良宇的兴亡》
·《陈良宇的兴亡》
·《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
·《奥运与人权》
·《情绪与理性》
·《天灾与人祸》
·《震后的追问和反思》
·《公民意识的觉醒》
·《共产党还是共产党》
·《瓮安事件的启示》
·《警民冲突》
·《天价奥运》
·《奥运与政治》
·《表演与现实》
·《北京奥运》
·《错失良机》
·《空前绝后、无以伦比》
·《太过分了!!》
·《是灾难也是机会》
·《重要的转变》
·《三中全会》
·《当务之急》
·《中国的人权状况》
·《党权与人权》
·《和谐与冲突》
·《是改变的时候了》
·《零八宪章》
傅申奇2007年评论
·《独裁者的下场》
·《胡锦涛的黄金十年》
·《民主是个好东西》
·《民主与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下贱和下跪

   谈下贱和下跪

   傅申奇

   最近许多最彻底的语言激进派人士,对有人运用共产党高层人物的话语感到很不耻,义愤填膺、正气凛然地谴责为下贱和下跪。

   回顾四十多年当代中国的历史,观察一下历来的公开抗争可以看到;

   文革中许多人打着毛主席的旗帜,奋起争取人民的利益,出现了一些被刘国凯兄称为“人民文革”的内容;

   遇罗克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和当政者的话语批判出身论,成为思想解放的第一道闪电;

   杨小凯的文章:中国向何处去?被认为是反思一代的发端,但里面充斥着马克思主义的语言和对毛泽东的崇敬;

   王申酉在明确否定毛泽东主义之后,为了推动华师大公社开展当代民主实践的时候却写下了小册子:紧跟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奋勇前进!

   七四年李一哲们是给毛泽东和周恩来上书,谈论《关于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

   却对一代人的奋起起了振聋发聩的作用;

   七六年有意识的各界人士和无意识的广大民众在悼念周恩来总理反对四人帮这一点上凝聚起来,(包括现在自封是最彻底的革命派,当时都在用马克思主义的语言批判四人帮,颂扬周恩来,)发出了:秦王的封建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人民也不再是愚不可及的宣告,谱下了波澜壮阔的四五民主运动的历史篇章;(七六年从南京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为什么没有书写:打倒共产党,解放全中国?而是怀念周总理呢?)

   七九年代,党内、知识界和知识化的工人,在肯定邓小平、胡耀邦等实践派基本立场的前提下,否定两个凡是。发起了民主墙运动,集会、游行、出版民间刊物,全国串连,奠定了当代民主运动的全国性基础; (为什么一月八日在人民广场举行的是纪念周总理的集会而不是结束一党专政的集会呢?)(因为公开的抗争运动有其自身的逻辑,公开的运动只能以当时环境最能够引起共鸣、最能凝聚力量的话语和主题进行,运动的发动者不能以自己的认知和所谓的彻底来任意推动。当年<民主之声>一位朋友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现在还是冬天,我们需要穿上棉袄!)。

   八零年,民运人士在那个应该被咒诅的体制里,抓住区县人民代表的机会,在工厂、大学里竞选人民代表,传播民主理念,推动民主实践。许多朋友还当选了人民代表。

   八九年代,知识界、企业界、学生、市民、异议人士,在宣扬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抵制所谓清楚精神污染的大背景下,启蒙民主意识、积聚民间力量,支持党内改革派,最后在悼念胡耀邦的话题下,掀起了举世瞩目的八九民主运动;真的有几位学生跪在台阶上;

   九八年,浙江的民主党人率先向应该被完全否定和推翻的中共当局,申请登记注册成立中国民主党,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呼应。此后数百多位民主党人因此被判了上千年徒刑。

   零八年,刘晓波们向当局提交了宪政改革的建议书:零八宪章,虽然刘晓波被重判,但写下了上万人以真名实姓签名的历史记录;

   这一切是否都应该被谴责为下贱、下跪?是否都可以被定性为保党派而加以批判?完全可以!完全可以被许多人用来表白自己的彻底和政治正确。

   如果这些都是下贱、下跪,应该说:遗憾的是这么做的人太少而不是太多!

   因为在我看来:这每一步都是胜过一打纲领的实际行动,每一步都对扩展反对派的言行空间和推进民主革命有所贡献。

   问题是为什么反对派没有利用每一次的机会真正做大?做成真正的组织?做到能够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收放自如的境界?

   关键在于:

   瓦文萨们当年不是致力于撰文、发声明表达自己的激进,宣告自己的彻底,而是利用一切机会积聚力量形成真正的组织:团结工会。接着可以收放自如;接着在政治舞台上开打;最后坐上谈判桌;最终颠覆了一党专制实现了宪政民主,完成了民主革命。请检索一下,瓦文萨们有多少义愤填膺、正义凛然的批判、谴责、声明、宣告?

   我以为:无数的思考者用不同的方式解释现状,但问题在于改变现状。我们的许多同人沉湎于做哲学家的思辩和宣示,却不能按照实际条件拿出对策进入社会,与民众连接,无法形成真正的力量,至今还没有任何有效的反制手段。

   最近中共高层特别是温家宝公开谈论政治改革,至于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事实:温的讲话突破了六四以后中共高层关于政治改革的话语禁区。因此,利用这个话语空间去做一点实际有效的事情才重要。

   我呼吁各位回到最简单的问题上来?用简单明了的语言回答如下问题:做什么?谁来做?怎么做?对自己诚实,看看是否能拿出什么有用的答案?

   在海外,在没有失去自由恐惧的空间里发泄彻底的言词很爽,很酷,但激进的批判不能代替有效的行动!理论上的正确不能代替实际的力量!中国的成语: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等等都强调一个众字,众就是的人的组合。

   我呼吁海外所有愿意推动中国历史性变革的朋友,都进入你愿意进入的组织;都组织你认为应该组织的组织。把这些组织真正建设好。项小吉在中国大陆时局走势研讨会上说:共产党的三大法宝可以借鉴:一、党的建设;二、群众运动;三、统一战线。众字表达的就是组织建设,没有这一条其他从何谈起?

   我很赞成下面这段文字:

   

   民运中不同的个体和群体都是需要的,都是重要的,如王炳章所说的:“犹如一个光谱,五颜六色。也象一个乐队,高音、中音、低音都有。正因为如此,乐队听起来才悦耳。变革中国的社会,是一个立体的大工程,各种角色都有其作用。民运队伍中,不同意见,不同路线,不同策略的争论,更是家常便饭。我历来主张,体制外的一派不要排挤体制内的一派;体制内也不要看不惯体制外。激进派和温和派也要和平相处,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发挥角色互补的作用。如同一个乐队,哪能只奏一个单一的音调?”

   每一种音调凝聚起来,发出清晰、嘹亮的声响;每一种色彩集中起来,透射出强烈、明亮的光彩,是非常重要的。但各种音调有序排列,组成悦耳的乐章;各种色彩理想组合,形成绚丽的色谱,那是更加重要的事情。由许多的“我们”聚合成庞大的“我们”,成为反对派的阵营,才能撼动党权专制,完成历史的伟业。

   

   作为民主党人立足点当然是以国内为主要考量,自然是以公开、理性为准则。就国内目前的状况,若要公开而同时具有挑战性地集合强大的民间力量。我认为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宣告自己是民主党人。民主党的诉求可以成为一切反对派的最低纲领,而这个纲领能实现的话,其实民主转型就完成了。

   当年民进党是在党外这个称号积聚的庞大力量基础上形成的,今天民主党人这个称号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

   我建议;

   在国内

   已经公开、可以公开、敢于公开的民主人士,公开宣告自己是民主党人。民主党人这个称号与组织无关,但明确表明了对民主理念的坚持态度;表达了对统治者的反对立场。在自己的名片上加上这个称呼是个好办法。二十年前上海民运人士就印过宣告自己是民运人士的名片,十年前杭州民主党人也印过宣告自己是民主党员的名片。突破当局的隔离和封锁,走进社会,融入民众,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参加各类社交活动,参加可以参加的所有选举活动。使民主党人这个概念成为民众熟能耳闻的事实,是不必恐惧的事实。使民主党成为事实上的旗帜和力量。

   在海外

   只要不反对民主党的基本理念,都可以把民主党的诉求当作最低纲领来接纳, 宣告自己是民主党人。可以不加入具体的民主党组织,也可以进入。如果要进入,可以进入现有的组织,也可以组织新的民主党组织。各民主党组织不急于联合、整合,但必须做到:不互相否认、不互相攻击、良性互动、良性竞赛。关键在于用严家祺先生的话来说:“要看谁能摆脱‘网党’的阴影、在‘实际政治’中成为有巨大影响力的党”。在良性竞赛中自然成形、聚合、壮大。如果产生了一个无可置疑的最大民主党组织,是谁就是谁,不必争论。如果实际形成了两个或几个在‘实际政治’中有巨大影响力的民主党组织,这时候,联合或整合才有实际意义,也是必然要发生的。最终形成强大的、统一的民主党便水到渠成。

   

   因此:

   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这是历史的要求!

   

   2010年9月16日

   

   傅申奇如是说:

   我是刘贤斌!刘贤摈是谁?刘贤斌是民主党人,如果我是刘贤斌,我就是民主党人!

   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向民主党人吴义龙和陈树庆表示祝贺和敬意!

   向所有还在狱中和曾经入狱的民主党人致敬!

   向所有做出过努力进行过抗争的民主党人致敬!

   

   2010年9月15日

   

   

   1998,9,20在纽约举行民主正义党国内组党形势研讨会.秦永敏在录音讲话中说:他希望海内外民运能在一面旗帜------民主党的旗帜下,联合起来。

   付申奇文汇 http://boxun.com/hero/fushenqiwenhui/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致七九民主墙老战士

   致八九后起之秀

   致知识精英

   致零八宪章签署者

   致八零后的朋友

   致海外民主斗士

   的几句话

   

   傅申奇如是说:

   张辉先生在中国社会向何处去一文中说:中国不缺民主思想和民主人士,缺的是力量的整合,缺的是带队与跟队的人。

   用力量的集合更好,如何集合?在一面旗帜下集合,哪一面旗帜最鲜明?最实在?最有影响力?中国民主党!在当代中国的民主运动中,没有其他任何一面旗帜注入了如此多的苦难、坚韧、执着和尊严;没有其他任何一面旗帜具有如此凝重的道义力量!很简单!只要宣告自己是民主党人就可以了,为什么不做?为什么不愿做?民主党属于全体反对派,这个队不是几个人带的,为什么不愿跟?为什么你不能自己来带这个队?我要对每一个认同民间力量的壮大是当务之急的同人说:你的那点坛坛罐罐真那么宝贝?那么舍不得吗?

   当所有有识之士都公开宣告: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的时候,民主转型就势不可挡。

   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2010年9月16日

(2010/09/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