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傅申奇文汇
·《黑砖窑的启示》
·《制度与人》
·《真相》
·《奥运与人权》
·《沱江桥塌》
·《更上一层楼》
·《腐败与情妇》
·《预防腐败局成立》
·《缅甸与中国》
·《中共十七大》
·《十七大给人民什么?》
·《汪兆钧的信》
·《还能容忍什么?》
·《公开信时代的到来》
·《怎样才能和谐?》
·《民主与非民主之战》
·《马思聪回国》
傅申奇2006年评论
·《新年的预测》
·《以民为本》
·《驱逐张德江》
·《中国的崛起》
·《维护公民权利》
·《反腐败与言论自由》
·《两会与绝食抗议》
·《两会与花瓶》
·《骇人听闻的消息》
·《往事不应该如烟》
·《四五与六四》
·《民主与中国》
·《现代化救中国》
·《新情况老一套》
·《一个笑话》
·《无法抹去的记忆》
·《台湾丑闻的启示》
·《大陆丑闻的启示》
·《党权专制与黑社会》
·《腐败的安全系数》
·《两岸风光》
·《先进与落后》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高智晟被捕》
·《百万人反贪污行动》
·《民主的例外》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傅申奇《二千年评论》(三十二)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杀与改---从远华案谈起》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六日

   福建远华案将在十月二十日公布一审结果。国内和海外的媒体都估计一审宣判将有一批官员被判死刑,人数在十到二十人之间。虽然许多案犯得知可能要判死刑后,纷纷推翻供词,例如,蓝甫说:供词是几天几夜没睡觉被逼出来的,庄如顺说:不少供词是“同志们”帮助下的结果。不过他们无论怎样努力或表现,都救不了他们的命。因为此案是中共最高层直接拍板的,调子早已定好。许多律师都说:惩治贪官也要依据法律。在中国理论上是这样,实际上不是这样。远华案的主角们在法庭审理之前命运已经决定了。开庭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

   十一期间,江泽民和其他六位政治局委员一起听取了远华案审理报告。中共最高层集体听取单一刑事案件的报告,这在中共历史上是第一次。许多人认为,这表明中共高层对此案的重视,也表明中共反腐败的决心。但我觉得,这是江泽民的一个高招。江泽民为亲信贾亲林撇清了与远华案的关系后,决定要把远华案当作一张大牌来打。既树立江泽民反腐败的形象,又可以借此机会,排除异己,把包括姬胜德在内的太子党军中实力派除掉。常委全体到会,就造成了一种态势,每个人都要表态,大家都上了“船”。这就杜绝了干扰江泽民布局的可能。可以肯定,一审宣判后,中共将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大做文章,渲染江泽民反腐败的决心和英明伟大。

   江泽民在会上措辞严厉地说:对这些犯罪集团的主犯,不杀不足以正法纪;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教训干部。朱熔基也跟着说:赖昌星这种人“杀十次都不算多”。其他人的说法可想而知,都突出一个杀字。

   他们要杀的人,都是共产党的宠儿。不是共产党官员,就是高官所喜欢的人。他们不是从外星空降到中国的,而是从中国的社会制度中自然而然地成长起来的。如果这些人该杀,那么培育了他们的土壤和制度该当何罪呢?如果江泽民不仅仅是在政治上作秀,而是真正要铲除这种丑恶现像,那么他就不可能不去分析产生这种腐败的制度性原因,就不可能不去思考改革这个制度的办法。

   可是江泽民没有这方面的表示,他只是叫喊一个“杀”字,没有讲要去改掉一点什么。

   在江泽民看来,法纪要靠杀来“正”,民心要靠杀来换取,干部要靠杀来“教训”。一个杀字足以体现江泽民至高无上的威势,一个杀字足以表达江泽民“教训”干部的急切心态,同时也说明专制统治者对制度性腐败的无可奈何。

   杀不能解决中国的制度性腐败。和前两代“核心”相比,“江核心”杀的贪官最多,杀的贪官级别最高。可是,贪官如雨后春笋越杀越多,案子象冬天雪球越滚越大,腐败象决堤的洪水越来越泛滥。如果杀能解决中国目前的腐败问题,那么江泽民应该已经杀出一个干干净净的新天新地了。可见,杀不足以“正”法纪;杀不足以换取民心:杀不足以教训干部。

   事实上,关键在一个“改”字。要改革权力可以转化为资本的社会制度;要改革政治权力不受制约的政治制度;要改革官员不受监督的干部制度;要改变一切向钱看的社会面貌。

   总之,中国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要靠一个“改”字,而不能像江泽民那样靠一个“杀”字。可以想象,如果江核心不思改革,只想体会运用权力的快感。那么,在一阵反腐败、杀贪官的喧闹之后,我们将会看到:腐败正未有穷期,腐败队伍更加庞大,腐败勇士更上层楼,腐败金额再创新高!!

(2010/09/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