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从“生死抉择”谈起》]
傅申奇文汇
·《悼念力虹》
·《悼念华叔---告香港同胞》
·《中国在等什么?》
·《重要的历史闪光点》
·《茉莉花革命》
·《和谐与稳定》
·《吴邦国的五不搞》
·《温家宝的四个坚持》
·《关于茉莉花革命》
·《公民的权利》
·《再谈茉莉花革命》
·《包容异质思维意味着什么?》
·《两种政权》
·《革命不可避免》(一)
·《革命不可避免》(二)
·《革命不可避免》(三)
·《革命不可避免》(四)
·《革命不可避免》(五)
·《革命不可避免》(六)
·《人民的位置》
·《生命、面子和利益》
·《必须改变》
·《人民的力量》
·《选举改变中国》
·《中国的法律》
·《绝妙的讽刺》
·《乌坎的启示》
傅申奇2010年评论
·《新的起点》
·《虚弱本质》
·《色厉内荏》
·《香港公投》
·《价值取向》
·《大过年的》
·《快乐维权》
·《漫话两会》
·《路在何方?》
·《再次集结》
·《打到中共》
·《实质行动》
·《蒸锅气阀》
·《三宽部长》
·《又是严打》
·《颜色革命》
·《维权维稳》
·《独立工会》
·《美国国庆》
·《接力祷告》
·《封闭管理》
·《环境事故》
·《中国未来》
·《天灾人祸》
·《立政党法》
·《时局走势》
·《抗日游行》
·温家宝言论之假设
·《诺贝尔奖》
·《颁奖仪式》
·《和谐哀歌》
·《丢尽了脸》
·《全民维权》
·《空椅留痕》
傅申奇2009年评论
·《新年展望》
·《谁在折腾》
·《和平转移》
·《贫富差距》
·《人权状况》
·《公民监政》
·《官民冲突》
·《又开两会》
·《三个充分》
·《头等大事》
·《御用文人》
·《人权行动》
·《成龙成虫》
·《川震之痛》
·《历史遗产》
·《继往开来》
·《官民角力》
·《玉娇无罪》
·《民主中国》
·《政府何用?》
·《关闭公盟》
·《通钢事件》
·《清理门户》
·《社会乱象》
·《官员任免》
·《打黑行动》
·《六十周年》
·《历史循环》
·《一党独裁》
·《有法无天》
·《被逼打黑》
·《以言治罪》
·《官民关系》
·《零八宪章》
·《野蛮拆迁》
·《社会悲剧》
傅申奇2008年评论
·《中国能否伟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生死抉择”谈起》

   傅申奇《二千年评论》(二十八)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从“生死抉择”谈起》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九日

   影片《生死抉择》在中国造成了空前的轰动效应。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共最高层的推动,其实不然。中共高层鼓吹、宣扬的东西很多,为什么都轰动不起来,唯独这部影片轰动起来了呢?真正的原因在于中国社会的现实,以及这部影片对社会现实的生动再现。

   曾有多少人问影片作者张平:为什么笔下选择的都是政法题材、反腐题材?张平回答说:“选择这样的题材,并不是我在寻找中的选择,而是生活处处充满了这样的题材。只要你直面社会,法制问题、腐败问题、党风问题、干群关系问题等矛盾回避不掉。只要作家既不回避矛盾又固守良知,其作品必然涉足。”

   八月十八日,首都影院首映《生死抉择》。电影映毕,主持人问还有谁发言?一中年妇女举手,她对片中饰演腐败分子的保护伞、省委副书记严阵的演员说了一句话:“我恨不得掐死你!”

   八月十二日,广东紫金县委副书记黄作霖看了影片后作出的抉择是:拆除豪华祖坟。他说:“一天不拆,包袱就一天卸不下来,拆了才宁静。”此事让张平感到欣慰,他觉得:这部作品不仅让老百姓震撼,也让当官的震撼!

   从李纪周、陈希同到成克杰。从湛江案到远华集团案。一个个大贪官,一件件特大贪污受贿案件。已用铁的事实把中国目前腐败的严重状况告诉了世界。贪?还是不贪?成了中共官员的“生死抉择”。而在制度性腐败大面积蔓延的时候,“贪”成了理智的选择,真正的“清官”却处在四面楚歌的尴尬境地。

   江泽民也不得不承认官员腐败的严重性,已经到了“威脅到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地步。按照江泽民的意思,即将召开的中共五中全会將重點討論如何解決“吏治腐敗”問題。推出的药方也许是《深化幹部人事制度改革綱要》,以加快幹部人事制度改革,希望藉此在一定程度上解決日益嚴重的官員腐敗問題。

   据说,这份《纲要》有一些新意,例如:引入競爭機制,采用官員任前公示等措施,实行包括部長級在內的中共黨政官員離職審計制度,及包括部長級在內的黨政官員聘任制,以解決“幹部能上不能下”的問題等等。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该《纲要》将法律化,即提交全國人大審議通過,不仅是党来管党,开始嘗試“依法治官”。假如这些举措都付诸实施,那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中国目前的腐败是与政治制度紧密相连的制度性腐败,而不仅是干部制度的问题。如果不进行政治制度的改革,如果执政党的权力不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衡,如果社会舆论不能发挥作用,那么,这个《纲要》那个措施,制度化也好,法律化也好,都难免流于形式,变成新的官样文章。

   那么中国会不会真正跨出政治改革这一步呢?在我看来,在有限的江泽民年代里难以有什么指望,而在江泽民之后的中国,政治改革则是江的继任者不可回避的选择。

(2010/09/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