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新的反右风》]
傅申奇文汇
·《了不起的公民》
·《都是反腐,大不相同》
·《和谐社会》
·《和谐公报》
·《不同的反腐败》
·《再谈和谐社会》
·《小事与大事》
·《尚方宝剑》
·《大国崛起》
·《再谈大国崛起》
傅申奇2005年评论
·《辞旧迎新》
·《时事感叹》
·《新的高度》
·《惊人大案的背后》
·《最大的矿难》
·《亡羊补牢》
·《吃皇粮》
·《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不见不怪和见怪不怪》
·《马克思与爱因斯坦》
·《中国的民意》
·《连战与中国国民党》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一《民主与潮流》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二《民主与专制》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三《民主与和平》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四《民主与统一》
·评连宋大陆之行之五《民主与崛起》
·《上访与公民权利》
·《评朱成虎的狂言》
·《再评朱成虎的狂言》
·《官民冲突》
·《矿难与制度》
·《呼唤民主》
·《民主的良好开端》
·《被扼杀的民主》
·《中国需要什么? 》
·《绝妙的讽刺 》
·《中国特色 》
·《纪念胡耀邦》
·《开明与民主》
·《善意的谎言》
·《台湾、香港和大陆》
·《有家不能回》
傅申奇2004年评论
·《民意与党意》
·《拖欠薪资问题》
·《宝马撞人事件》
·《朱胜文案与司法独立》
·《河北一号文件》
·《民主与爱国》
·《爱党与爱国》
·《美国的干预》
·《爱国与讲真话》
·《台湾民主的悲情》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的反右风》

   傅申奇《二千年评论》(十四)www.dforumc.org [email protected]

   

   

   《新的反右风》

   

   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

   

   早在三十年代,中国著名的人权活动家,并为保障人权牺牲生命的杨杏佛先生说过一句很沉痛的话:“争取民权的保障是十八世纪的事情,不幸我们中国人活在二十世纪里还是不能不做这种十八世纪的工作。”中国当代著名自由主义学者刘军宁先生补充说:“现在看来,恐怕中国人到了二十一世纪还得重操这份未尽的旧业。”闻此言,我的心情就不由得十分沉重。

   这段日子因为生病赋闲在家,有空翻一些大陆出版的理论书籍,例如梁晓声的《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黎鸣主编的《危机与思考》等,大陆思想界、理论界许多学者、专家对社会政治问题的执著探索、认真研究和大胆表述,使我深受鼓舞,也使我从中感受到时代前进的脚步。

   这两天我正在读刘军宁先生的著作《共和、民主、宪政》(自由主义思想研究),此书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作者在书里宣扬自由主义,赞美宪政民主制度。他说:自由民主是一种稳定的、持久的、成功的现代政体。它自身包含着自我保存的手段。这就是宪政制度。“宪政制度能够为依据这种制度而产生的政府提供制度和法理上的合法性,为冲突的解决提供规则和程序,为社会提供合作的法律和制度基础,为公民的自由和权利提供保障。也正是宪政民主把政治安定由建立在统治者个人统治能力上转移到建立在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制度上。”

   我是从文革那种极度思想专制的黑暗年代走过来的,耳闻目睹多许多人因口头言论和未经发表的书面言论被以“反革命”罪枪毙。我本人则因争取表达言论的自由权利而被多次判刑,我的言论在大陆没有被“合法”刊登过。

   看到刘军宁先生的书可以公开出版发行,而且刘军宁先生还可以在中国社科院占一席之地,正在感叹:时代毕竟不同了!中共当局虽然压制了中国民主党以及其他的组织活动,但思想、言论的全面开放已经是铁的现实了。

   感叹声未断,北京传来中共当局又吹起反右新风。中宣部对中国社科院进行指责,并着手整顿社科院,指名对四位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学者,李慎之、茅于轼、樊纲、刘军宁进行批判。规定了三不准。不准报纸刊登他们的文章;不准在出版的书上挂名主编;不准对学生上课和举办讲座。刘军宁已经于今年三月被迫离去社科院的职务。

   确实,在中国任何在人权和自由方面的微小进步都是不容易的,都是要化出巨大代价的。看来这些学者也要为表达思想、言论而付出代价。

   然而时代毕竟不同了,反右年代,凡被挂上右派批判的,无不争先恐后写检查,痛哭流涕表示悔改。但今天被点名批判的茅于轼则敢于公开说:欢迎中宣部的批判,但希望言论要公正和自由。面对宣传部门的封杀他说:这只是在中共宣传部门有效控制的范围,在体制之外就完全无效。现在言论是市场取向,不是封杀可以阻止,像刘军宁的言论在年轻人中就很受欢迎,而他在近日也接受电视台访问。他还表示:如果真正侵犯他的人权,他不惜跟政府打官司。

   可见,新的反右风只是一阵逆风。我愿意用刘军宁的话结束我的评论:“既然通向市场经济的大门已经打开,通向自由主义的大门就再也关不上了。”

(2010/09/0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