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傅申奇文汇
[主页]->[百家争鸣]->[傅申奇文汇]->[《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傅申奇文汇
·《爱国的问题》
·《南方都市报的悲剧》
·《人大的决定》
·《保护私有财产》
·《丧尽天良》
·《六四十五周年》
·《皇权与党权》
·《评一、二、三工程》
·《触目惊心》
·《国家恐怖主义》
·《中国的崛起》
·《国家秘密》
·《强烈的反差》
·《邓小平一百年》
·《上访和执政能力》
·《沉重的心》
·《胡江没有实质区别》
·《新闻自由》
·《令人发指、发人深省》
·《令人心寒》
·《重庆事件的启示》
·《面对揭竿而起》
·《天下会不会大乱?》
·《制度不改、矿难未已》
·《未来中国》
·《钳制言论》
傅申奇2003年评论
·《释放王炳章》
·《声援刘荻》
·《灰色恐怖》
·《民主党派》
·《荒唐可笑的审判》
·《一盘下不完的棋》
·《党章与宪法》
·《东施效颦》
·《尘埃落定》
·《新闻控制》
·《走向共和》
·《专制官僚综合症》
·《非典与政治》
·《非典与改革》
·《孙志刚之死》
·《谈选举》
·《六四与平反》
·《周正毅案》
·《香港大游行》
·《民意的胜利》
·《北京到底准备怎么样?》
·《另一种富豪》
·《人命和人权》
·《再谈人命和人权》
·《再谈走向共和》
·《周正毅与郑恩宠》
·《腐败与反腐败》
·《新圈地运动》
·《三中全会》
·《神州五号与中国前途》
·《胡锦涛与政治改革》
·《向何德甫致敬》
·《衡阳大火》
·《香港的地方选举》
·《声援王炳章》
·《香港的政治改革》
傅申奇2002年评论
·《新年展望》
·《王策的关与放》
·《公民意识的觉醒》
·《魏泉宝回到纽约》
·《节日的感叹》
·《江泽民的退与不退》
·《民权的兴起》
·《掌声的启示》
·《贫富差距》
·《中国的工人运动》
·《政治与经济》
·《希望工程也成了腐败工程》
·《胡锦涛访美》
·《民主与中国》
·《胡锦涛与李登辉》
·《历史的伤口》
·《江泽民的五三一讲话》
·《胡文海案件》
·《防民之口》
·《欺骗与抗争》
·《专制改良》
·《王炳章失踪》
·《民主与统一》
·《人权与法治》
·《反腐败与权力斗争》
·《封锁信息和镇压》
·《北京当局持续践踏人权》
·《中国特色》
·《共产党的下台与垮台》
·《权力与制衡》
·《话说十六大》
·《共产党代表谁?》
·《专制的延续》
·《难产的新闻法》
·《新的政治迫害》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
傅申奇2001年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傅申奇《二千年评论》(七)

   

   《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

   

   一九九三年,著名诗人愈心焦在上海和杭州的大学里讲学时,正式提出并致力于推动“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他认为这是一场人的全面复兴的运动,是为中华民族肩负起社会正义与文化重建双重使命的运动。同年七月,愈心焦在《星光》月刊上发表了《掀起中国文艺复兴运动》一文,引起王蒙等许多著名社会人士的回响。同时也提出了许多建议。愈心焦接受许多参与者和支持者的建议,把“中国文艺复兴运动”的提法正式改定为“中国文化复兴运动”。

   在以后的几年里,几十位作家、诗人、学者在“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旗帜下,为推进不受政治意识形态束缚的文化、思想和宗教的自由而发出呐喊。愈心焦于一九九五年末在广东与友人一起创办了季刊《工作》,为“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建立了一个桥头堡。一九九七年,浙江文联文艺研究室的朱修阳先生,将九三年至九七年“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代表性文献汇集成书,书名就是《中国文化复兴运动早期文献汇编(1993~1997)》。“汇编”以《青春》九七年十月特辑的形式出版。这以后“中国文化复兴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都程度不同地受到了中共当局的骚扰、恐吓和迫害。

   一九九八年五月,该运动的重要成员,贵州的摇滚乐手吴若杰被判处劳动教养三年。同年八月,该运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著名诗人马哲以“颠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紧接着,中共当局又以栽赃、诬陷的手段,判处该运动的主要领导人愈心焦七年有期徒刑。

   愈心焦在整个民族和整个社会随着中共政权一起腐败、沉沦时候,仍执著地追求“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道路”他说:“那是渴望尊严、渴望进入自由王国的人们的必经之路”。愈心焦预感到为了自己追求必然会付出代价,他曾写道:“同志们,或许不久的一天,我就要被他们的‘神圣法律’判为十恶不赦的罪犯。我将在永无休止的审问和囚禁中受尽磨难,但我决不允许自己垮掉或改变自己的信念。我希望我的痛苦能激励你们继续斗争的勇气,而不是使你们消沉、失落,更不希望你们怯懦,甚至无耻地背叛。”

   我以为:在复兴运动的主要成员被捕和中共采取高压政策的情况下,“中国文化复兴运动”将会沉寂一段时间。没想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去年十二月我收到一本来自大陆的杂志《中国文化复兴通讯》九九年第一期。连封面四十页的杂志质朴无华,但透露出浩然之气和蓬勃的朝气。开门见山是成立宣言,宣告《中国文化复兴联合会》成立,随后有组诗、文章、访谈、资料等,最后还宣布:将出版季刊《民间》和半年刊《中国文化与现代境况》。

   我佩服他们的勇气和才干,同时也深深地为他们捏把汗,我一直为他们祷告,希望他们平安。前几天传来不幸的消息:联合会和杂志的主要成员,贵州诗人熊晋仁、他的女友自由撰稿人陈蔚、上海纺织学院讲师胡俊和自由作家王一梁,在一月份被先后拘捕。也许他们也会被投入牢狱。但愈心焦讲得好:“对于自由而勇敢的心灵,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唱歌、舞蹈。在这世界上,真正的牢狱只有一个,它的名字叫‘恐惧’。”真正坐牢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始终被恐惧心理所支配的以及深深地恐惧着我们的人。”

(2010/09/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