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青年的力量]
藏人主张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希特勒《我的奋斗》在德国再次畅销
·从《手机》看崔永元的爆料背后
·中共僅僅靠統戰滲透的方式就想兵不血刃而征服自由台灣,這樣的政治陰謀恐怕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2
·關於創建《保衛自由臺灣國際志願軍》的辯析3
·直面最尖銳的
·捍衛台灣從國際宣傳做起
·台湾亚太出版社如何看待曹,袁两位大师的新论战
·金正恩能不能在朝鲜复制“新加坡模式”
·人家臺灣什么都有你們何德何能,你們怎麼去保衛台灣?
· 川金會后川普立即啓動中美貿易戰
·亞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如何回應曹先生的逐字稿之一
·智商测试:人类真的越来越笨了吗?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二
·曹長青:袁紅冰憑什麼成立國際法庭?從不募捐,那你錢都哪來的?還有「保衛
·西藏生态最大威胁绝非世居牧民而是北京发展举措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四
·暴政退出歷史之前,人民反抗必定呈現為“動蕩不息的大海”
·亚太出版社整理袁教授回应曹先生的逐字稿之完结篇
·亚太出版社整理第三方对曹,袁论战的看法
·訪談袁紅冰教授关于退伍老兵維權抗暴
·中国监控网络扩及海外 可滤外文及少数民族文字
·教育转化中心”的酷刑和性虐待
·细数中国“经济侵略”招数
·川普:不会就关税对华妥协
·达赖喇嘛再谈转世
·祝美国生日快乐!
·中国近半数富豪已移民或想移民,美国是首选
·答曹长青先生对《杀佛》的质疑
·美國藏大招 中共網絡隨時癱瘓
·新疆严控手段与德国纳粹如出一辙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回顾《杀佛》出版
·用撒謊者撒的謊來證明撒謊者沒有撒謊
·小平被起底,近平却挨讽
·谁发动了美中贸易战?
·為何胡春華一直官運亨通,2023年將接任總理
·袁紅冰在2015年出版的《決戰2016─創建台灣共和國》預言今日中共高层内斗
·英国解密“六四”镇压细节 称一万人死亡
·川普要放大招 曝光中共貪官海外資產
·川普:已準備好對所有中國商品課稅
·中共的毒疫苗vs 中国人的胆魄
·阿嘉仁波切:中国只有一个宗教,就是共产党教
·相信,當每個民族都能把別的民族的心炜嚯y當作自己的苦難時,自由的理想就
·西藏高僧外甥女控中共栽赃谋杀
·白色恐怖在香港,紅色恐怖在中國、小警總在台灣
·席慕蓉與《自由在落日中》
·主流经济学家为什么个个都输给川普
·贸易战如何影响中国人的餐桌、学费和房产
·合卷閉目,你會發現,《自由在落日中》就像電影一樣、、
·美国会立法要求强化台湾防务 台海风云莫测
·享有王岐山“喉舌”的“财经网”VS 习近平
·全球水坝热的隐忧与争议
·俄媒高调批“一带一路”
·专家:美应六方面准备 应对中共崩溃
·「無聲入侵」?
·激情托起的彩虹
·联合国:中国秘密囚禁百万维族人对其政策“洗脑”
·藏人支持美国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
·《自由在落日中》就是蒙古民族追求自由命運的史詩
·川普掐住了习近平的咽喉
·国际法律学家:西藏在历史上从未是中国的一部份
·袁教授的落日悲情─名著《自由在落日中》讀後
·中国海外民运组织第一次公开承认“民族自决权”
·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青年的力量

   丹真宗智:松萨:西藏青年的力量(Sontsa: Tibetan Youth Power)
   
   
   文章摘要: 流亡中的孩子们是自由西藏的希望。尊者给了他们有一个特别的词,叫「松萨」(Sontsa,意指种子)。松萨指的不是尚未出生的种子,也不是预设的潜力;它是树苗,是已经繁盛、成长、但仍然年轻的树苗。松萨拥有一个享有光明未来的承诺。
   

   
   作者 : 丹真宗智,
   
   
   發表時間:9/29/2010 《自由圣火》
   
   原作: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印度西藏之友會祕書長)
   漢譯:蔡巧芬
   老阿嬤改了一下措辭,重新問道:「我的意思是你是安多、康巴、還是兌巴人?」用著一種不太禮貌的口吻,洛桑(Lobsang)再度回了一個同樣抗拒性的答案,道:「西藏人」。另一個老阿嬤無奈地嘟噥道:「這年輕人顯然不知道他父母的老家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打哪來」。
   這起事件發生在摩洛甘濟(McLeod Ganj)的一個餐廳裡,我一位輟學的朋友洛桑,在那裡當服務生。當他禮貌地為一群老阿嬤奉茶時,被問道:「你是哪裡人?」
   
   大多數的年輕藏人或許會像洛桑一樣作出同樣的回答。有些人是真的忘了父母親的根源,但大多數的年輕人知道他們的父母親來自何處,只是不喜歡以氏族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身份。西藏青少年不想再背負來自於地域及教派的額外包袱,因為,這兩項身份,更多時候,已經成為許多狹隘政客分化社會的工具。年輕的藏人選擇避開繼續扮演這樣的角色。他們是新的一代,擁有屬於自己身份意識的新生代。他們已經見識到以往的分類所導致的社群原教旨主義的後果。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如何在瞭解自己父母與文化根源的同時,不落入氏族集團主義的陷阱;因為這個陷阱已經抑止了西藏的議會政治。這是一種美好的平衡,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須要維護這樣的平衡,以便讓共同體邁入正向的發展。藉由這樣的努力,我們將實現我們在流亡中不斷奮鬥的、美好的民主願景。
   
   在我們開始我們流亡生涯的那一天起,達賴喇嘛尊者便高度地重視西藏學童健康成長的重要性。那些同時接受傳統教育以及現代教育洗禮的年輕一代藏人,將極大地影響著西藏的未來。如今,這裡已有超過一百所以上的學校。
   
   流亡中的孩子們是自由西藏的希望。尊者給了他們有一個特別的詞,叫「松薩」(Sontsa,意指種子)。松薩指的不是尚未出生的種子,也不是預設的潛力;它是樹苗,是已經繁盛、成長、但仍然年輕的樹苗。松薩擁有一個享有光明未來的承諾。
   當孩子們在學校長大時,長輩們給了我們最美好的夢想,叫作「自由西藏」之夢,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國家、一個我們的老一輩在中國人手中失去、而我們必須快快長大、去要回來的一個國家。無論是教導我們認識國旗、認識我們的領袖達賴喇嘛、或是教導我們認識西藏的歷史和政治,我們的學校裡有著許許多多的愛國主義教育。
   
   而今,我們長大了,準備爭取實現這個夢想,但是規則卻已經改變。我們原先要爭取的自由已不復在。目標已經移位,我們完全沒有角色可演。現在,我們甚至連一次抗議集會也不能有,長輩囑咐我們莫對流亡政府要求大家保持冷靜的呼籲表現不忠。
   不僅妥協性的戰役沒有榮耀可言,就連妥協這件事看起來也毫無希望。無論如何,即使能夠達成妥協,新一代的年輕藏人就願意保持沉默、對所謂的自治感到滿意嗎?
   我經常與在印度各個城市唸書的西藏大學生一同工作。藏人學生在這些城市裡組建學生社團,透過集體活動,從事西藏運動。運作的資金全來自於他們寒暑假期間在各個西藏難民營中的卑躬募集。這些社團也兼任扮演福利機構的角色,照顧生病或發生意外等緊急狀況時的學生。
   我去年在印度南部的一個濱海城市門格洛爾(Mangalore)。那裡約有三百名年輕藏人在那就學。在一個為期四天的西藏慶典裡,一個好奇的印度學生問另一個年紀相仿的藏人學生道:「西藏是什麼樣子呢?」
   
   這個藏人學生停下了他的談話,開始思考。也許他憶起了他在影片或照片上看過的西藏圖像。大多數出生在境外的流亡藏人,從來沒見過西藏;即使是對那些為數不少、在年紀尚輕便從西藏逃出來的人,除了當初出走的小村莊之外,他們對於西藏這個大家園也沒真的見過多少地方。
   他們的西藏是由他們的想像力、他們的教育、以及他們從長輩和遊客那聽來的故事所構築出來的;當然,還有透由他們身上的血液繼承而來。他們沒有國籍、沒有公民的身份;達賴喇嘛是他們的護照。他們打從出生便是難民。
   誠然,像任何社會中的年輕一代一樣,我們在語言和傳統習俗上也有自己份額的問題。是的,我們有態度上的重任。然而,在內心深處,我們是西藏人。只要報紙、電視、或廣播中提到西藏與達賴喇嘛,就會觸動我們的心弦。這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不管有沒有證件,那些浪跡國外的藏人們,都曾跟我提過他們內心深處的這根心弦。它就是這麼神奇。而我相信,這就是西藏特色(Tibetanness),而且我知道所有藏人身上都有這樣的特質。
   在一天結束之際,我們也希望有一個家可回,一個可以讓我們歸屬、屬於我們自己的小地方。要我們去想像西藏終會自由、同時去推遲我們稱為「家」的這個夢想,實在太困難。但這場鬥爭必須繼續下去。
   我經常被問到該如何將藏人情緒上的能量疏導、轉化成能讓西藏獲得自由的具體工作。今天,年輕一代的藏人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具備了通行全球的語言和技術技能,我們可以發起一個強力的戰鬥。在今日,年輕一代的藏人不受習俗化的忠誠所綁。他們愛國,但是接受教育並且資訊豐富。
   但願我們能夠節制,不再以信仰之名,將解決西藏問題的全部重擔放在達賴喇嘛尊者一個人的肩上。在接受佛陀指引的同時,願我們也能夠是共同承擔起這份責任的人。
   我們確實有一群年輕人,他們在自己所屬的社會服務、領導才能、藝術和文學等領域裡表現傑出,並且樹立了楷模。諾桑(Norsang)單槍匹馬地運作一個最流行的藏人網站phayul.com。洛桑次仁(Lobsang Tsering)主持一個名為「哭喊」(Kunphen)的戒毒中心,這個位於達蘭薩拉(Dharmsāla)的戒癮中心已經成功地幫助過一百二十名以上的患者。熱索(Rapsel)遊遍全印度的西藏難民營,致力於素食的推廣。德聰(Techung)與次仁久美(Tsering Gyurme)的音樂;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的攝影;噶瑪席曲(Karma Sichoe)的唐卡繪畫;拉東德宗(Lhadon Tethong)的青年領導,她也是全球自由西藏學生聯盟的執行長;還有西藏議會的卓瑪嘉日(Dolma Gyari)以及噶瑪耶喜(Karma Yeshi)。
   
   我向所有這些人以及和其他許許多多長年為西藏辛勤付出、奉獻、及默默工作的所有人致意。這篇文章對於這份青年的力量獻上敬意,也對年齡漸長的新一代流亡藏人致意,是他們,使達賴喇嘛尊者的「松薩」之夢得以成真。這是對一個新的西藏的承諾。
   原刊:《西藏評論》(Tibetan Review),二零零四年八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9/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