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青年的力量]
藏人主张
·曹长青:郭文贵错在哪里?
·以習近平為代表,中共太子黨的雙重繼承──台灣的宿命是逼迫下的刀鋒之舞
·政治家創造光榮的命運,政客書寫猥瑣的歷史
·班农:世界的命运掌握在小人物手中
·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袁教授的新書《刀鋒上的台灣》即將出版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伍凡評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
·台灣普通人以「常識性道理」想法對中共認知的謬
·習近平國師王滬寧與中共全球擴張戰略方案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癌變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上」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班农东京演讲警告: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十分危险
·【海峽兩岸關係真相】
·美国国会吹响反击中共意识形态入侵的号角
·自由世界因綏靖主義而軟弱,還是因軟弱而綏靖
·国际佛教律藏研讨会于印南色拉寺举行
·中國「鋭實力」,台灣「刀鋒上」
·英国近期解密六四事件外交档案
·袁紅冰新書將批露習近平「國師」王滬寧《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
·中國軍機繞台「常態」化,中國宣稱「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
·袁紅冰評「王炳忠案」
·袁紅冰最新著作《刀鋒上的台灣 ── 命運對自由台灣的最後警示》出版消息
·中共謀台戰略所遇到的敵人將不限於台灣
·藏文书法的传承与延续
·蔡英文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袁紅冰一句話打臉胡佛的「護憲、救國,統一」
·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不同选择
·《刀鋒上的台灣 ── 命運對自由台灣的最後警示》出版說明(下)
·袁紅冰新書《刀鋒上的台灣》發表會將於二零一八年元月在台北舉行
·「解放軍要想拿下台灣,早已是探囊取物」?
·《刀鋒上的台灣》【目錄】
·甚麼是「蔡英文現象」、「賴清德現象」、「郭文貴現象
·中國正在成為國際社會的公敵
·中共對台還未完全發力,2018年3月「兩會」以後會再出手
·「美國不會為台灣而戰」是台灣親共勢力所故意編造的「假命題」
·台灣的獨立存在是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西藏原始宗教雍仲本教推选出第三十四任领袖
·每當中國國台辦回應「無稽之談」時、、、、.
·台灣最主要的危機來自台灣自己內部
·驚天爆報!袁紅冰新書發表會演講勁爆內容大曝光!
·小英總統應該了解美國對台灣的善意是台灣本身的價值所決定的
·中共向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任由中國制定遊戲規則,無異造就世界災難,台灣首當其衝
·任由中國制定遊戲規則,無異造就世界災難,台灣首當其衝
·袁教授论台海最新局势
·中國共產黨目前靠的是硬實力和脅迫
·國際政治趨勢正前所未有地有利於自由台灣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2020總統大選出現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刀鋒上的台灣》第二場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中共对西藏寺院控制手段翻新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豈能讓十世班禪的大慈悲願力被「國家恐怖主義」與「集體沉默的平庸之惡」
·袁紅冰vs.蘇紫雲: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
·在自由的台灣需要的時候,我們的血絕對不會流在台灣人民後面
·台灣對中國的戰略
·袁教授在台湾新书发布会上的演讲开场部分
·如果台灣也淪為中共統治下一個所謂行政特區
·人們關於自由有很多的探索,我的感覺是:自由就是幸福
·我絕不會看著自由台灣被中共強權征服而無動於衷
·有什麼能證明習近平將會在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道路上裸奔呢?
·當代的共產皇帝理論基礎如何奠定
·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將下台,為何接任的會是劉結一
·國台辦劉結一:國民黨已經是一個日薄西山的政黨
·郭文貴爆料的「中共藍金黃計畫」不是空穴來風,「從傳媒、出版到其他領域,
·一個嚴峻的國家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並存;催生失敗主義將使台灣沒有希
·國台辦劉結一: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台灣民意的出路在哪裡?
·西藏獨立日
·台灣如何才能活在真實中?如何才能活在國格尊嚴中?
·「鋭實力」利用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無聲滲透,恐共媚共的效應將會發揮到極致
·前所未有有利於台灣的歷史機遇是什麼?
·失去了獨立國格的意志,自由臺灣將失去一切
·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承擔後果
·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為何台灣獨立於中共強權的存在就是當代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文字狱”在西藏实施味着什么?
·有什麼證據說「文化大革命」將回歸的預兆
·《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最重要的「關鍵要點」現形!
·袁紅冰公開駁斥部分台湾名嘴
·用紅色能量摧毀台灣的國家意志
·回歸文化大革命體制來拯救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危機
·美國或者自由世界的敵人不是什麼國際恐怖組織而是、、、、
·習近平經濟學
·中共絕對不敢武力犯台
·自由民主和極權專制之間水火不能相容,怎麼可能統一?
·中共強權要斬殺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以祭全球極權擴張之旗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
·袁紅冰談中國國運和“爆料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青年的力量

   丹真宗智:松萨:西藏青年的力量(Sontsa: Tibetan Youth Power)
   
   
   文章摘要: 流亡中的孩子们是自由西藏的希望。尊者给了他们有一个特别的词,叫「松萨」(Sontsa,意指种子)。松萨指的不是尚未出生的种子,也不是预设的潜力;它是树苗,是已经繁盛、成长、但仍然年轻的树苗。松萨拥有一个享有光明未来的承诺。
   

   
   作者 : 丹真宗智,
   
   
   發表時間:9/29/2010 《自由圣火》
   
   原作:丹真宗智(Tenzin Tsundue)(印度西藏之友會祕書長)
   漢譯:蔡巧芬
   老阿嬤改了一下措辭,重新問道:「我的意思是你是安多、康巴、還是兌巴人?」用著一種不太禮貌的口吻,洛桑(Lobsang)再度回了一個同樣抗拒性的答案,道:「西藏人」。另一個老阿嬤無奈地嘟噥道:「這年輕人顯然不知道他父母的老家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己打哪來」。
   這起事件發生在摩洛甘濟(McLeod Ganj)的一個餐廳裡,我一位輟學的朋友洛桑,在那裡當服務生。當他禮貌地為一群老阿嬤奉茶時,被問道:「你是哪裡人?」
   
   大多數的年輕藏人或許會像洛桑一樣作出同樣的回答。有些人是真的忘了父母親的根源,但大多數的年輕人知道他們的父母親來自何處,只是不喜歡以氏族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身份。西藏青少年不想再背負來自於地域及教派的額外包袱,因為,這兩項身份,更多時候,已經成為許多狹隘政客分化社會的工具。年輕的藏人選擇避開繼續扮演這樣的角色。他們是新的一代,擁有屬於自己身份意識的新生代。他們已經見識到以往的分類所導致的社群原教旨主義的後果。
   
   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如何在瞭解自己父母與文化根源的同時,不落入氏族集團主義的陷阱;因為這個陷阱已經抑止了西藏的議會政治。這是一種美好的平衡,我相信我們的年輕人須要維護這樣的平衡,以便讓共同體邁入正向的發展。藉由這樣的努力,我們將實現我們在流亡中不斷奮鬥的、美好的民主願景。
   
   在我們開始我們流亡生涯的那一天起,達賴喇嘛尊者便高度地重視西藏學童健康成長的重要性。那些同時接受傳統教育以及現代教育洗禮的年輕一代藏人,將極大地影響著西藏的未來。如今,這裡已有超過一百所以上的學校。
   
   流亡中的孩子們是自由西藏的希望。尊者給了他們有一個特別的詞,叫「松薩」(Sontsa,意指種子)。松薩指的不是尚未出生的種子,也不是預設的潛力;它是樹苗,是已經繁盛、成長、但仍然年輕的樹苗。松薩擁有一個享有光明未來的承諾。
   當孩子們在學校長大時,長輩們給了我們最美好的夢想,叫作「自由西藏」之夢,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國家、一個我們的老一輩在中國人手中失去、而我們必須快快長大、去要回來的一個國家。無論是教導我們認識國旗、認識我們的領袖達賴喇嘛、或是教導我們認識西藏的歷史和政治,我們的學校裡有著許許多多的愛國主義教育。
   
   而今,我們長大了,準備爭取實現這個夢想,但是規則卻已經改變。我們原先要爭取的自由已不復在。目標已經移位,我們完全沒有角色可演。現在,我們甚至連一次抗議集會也不能有,長輩囑咐我們莫對流亡政府要求大家保持冷靜的呼籲表現不忠。
   不僅妥協性的戰役沒有榮耀可言,就連妥協這件事看起來也毫無希望。無論如何,即使能夠達成妥協,新一代的年輕藏人就願意保持沉默、對所謂的自治感到滿意嗎?
   我經常與在印度各個城市唸書的西藏大學生一同工作。藏人學生在這些城市裡組建學生社團,透過集體活動,從事西藏運動。運作的資金全來自於他們寒暑假期間在各個西藏難民營中的卑躬募集。這些社團也兼任扮演福利機構的角色,照顧生病或發生意外等緊急狀況時的學生。
   我去年在印度南部的一個濱海城市門格洛爾(Mangalore)。那裡約有三百名年輕藏人在那就學。在一個為期四天的西藏慶典裡,一個好奇的印度學生問另一個年紀相仿的藏人學生道:「西藏是什麼樣子呢?」
   
   這個藏人學生停下了他的談話,開始思考。也許他憶起了他在影片或照片上看過的西藏圖像。大多數出生在境外的流亡藏人,從來沒見過西藏;即使是對那些為數不少、在年紀尚輕便從西藏逃出來的人,除了當初出走的小村莊之外,他們對於西藏這個大家園也沒真的見過多少地方。
   他們的西藏是由他們的想像力、他們的教育、以及他們從長輩和遊客那聽來的故事所構築出來的;當然,還有透由他們身上的血液繼承而來。他們沒有國籍、沒有公民的身份;達賴喇嘛是他們的護照。他們打從出生便是難民。
   誠然,像任何社會中的年輕一代一樣,我們在語言和傳統習俗上也有自己份額的問題。是的,我們有態度上的重任。然而,在內心深處,我們是西藏人。只要報紙、電視、或廣播中提到西藏與達賴喇嘛,就會觸動我們的心弦。這是一件非常個人的事。不管有沒有證件,那些浪跡國外的藏人們,都曾跟我提過他們內心深處的這根心弦。它就是這麼神奇。而我相信,這就是西藏特色(Tibetanness),而且我知道所有藏人身上都有這樣的特質。
   在一天結束之際,我們也希望有一個家可回,一個可以讓我們歸屬、屬於我們自己的小地方。要我們去想像西藏終會自由、同時去推遲我們稱為「家」的這個夢想,實在太困難。但這場鬥爭必須繼續下去。
   我經常被問到該如何將藏人情緒上的能量疏導、轉化成能讓西藏獲得自由的具體工作。今天,年輕一代的藏人接受世界一流的教育,具備了通行全球的語言和技術技能,我們可以發起一個強力的戰鬥。在今日,年輕一代的藏人不受習俗化的忠誠所綁。他們愛國,但是接受教育並且資訊豐富。
   但願我們能夠節制,不再以信仰之名,將解決西藏問題的全部重擔放在達賴喇嘛尊者一個人的肩上。在接受佛陀指引的同時,願我們也能夠是共同承擔起這份責任的人。
   我們確實有一群年輕人,他們在自己所屬的社會服務、領導才能、藝術和文學等領域裡表現傑出,並且樹立了楷模。諾桑(Norsang)單槍匹馬地運作一個最流行的藏人網站phayul.com。洛桑次仁(Lobsang Tsering)主持一個名為「哭喊」(Kunphen)的戒毒中心,這個位於達蘭薩拉(Dharmsāla)的戒癮中心已經成功地幫助過一百二十名以上的患者。熱索(Rapsel)遊遍全印度的西藏難民營,致力於素食的推廣。德聰(Techung)與次仁久美(Tsering Gyurme)的音樂;丹增多吉(Tenzin Dorjee)的攝影;噶瑪席曲(Karma Sichoe)的唐卡繪畫;拉東德宗(Lhadon Tethong)的青年領導,她也是全球自由西藏學生聯盟的執行長;還有西藏議會的卓瑪嘉日(Dolma Gyari)以及噶瑪耶喜(Karma Yeshi)。
   
   我向所有這些人以及和其他許許多多長年為西藏辛勤付出、奉獻、及默默工作的所有人致意。這篇文章對於這份青年的力量獻上敬意,也對年齡漸長的新一代流亡藏人致意,是他們,使達賴喇嘛尊者的「松薩」之夢得以成真。這是對一個新的西藏的承諾。
   原刊:《西藏評論》(Tibetan Review),二零零四年八月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2010/09/2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