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东海一枭(余樟法)
·“著名独知”芦笛笑话闹大了!(修正稿)
·我们应该怎样反共?
·尤怜肚小蜂腰细,我看芦笛亦美人
·数声芦笛秋风暮
·奸痕深深,芦精斑斑,拔吊不认亦枉然
·感时四绝,向广大法轮功学员致敬,并声援高智晟大律师
·蠢芦快快拜观音!
·自扇耳光笑煞人!
·导倔芦而无策兮!
·当代圣贤颂---献给高智晟、焦国标及法轮功学员
·大同不是无情世,斗艳争奇看百花!
·次酬楚成君
·老芦,别做没本钱生意了!
·倔芦奸孔何时休?
·所谓诗人亦蠢猪----向九天文化网诗词曲联论坛惊四座顾问请教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
·“君临天下解民忧”-------请称老枭为“君”
·略为芦笛指要道
·略为芦笛指要道
·韩家华: 东海一枭对联英译
·圣诞日痛悉许君万平被重判,杨君天水遭刑拘,小诗写闷,并示抗议!
·我为什么责骂孙大午?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一
   对于儒家来说,凡异乎仁义之端的思想理论学说体系,都是异端。但异端又有优劣之别、好坏之分,优劣好坏的程度又千差万别。
   

   如作为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诸子百家以及西方的自由主义,虽为异端外道,各有不同程度的正确性合理性,颇有真知灼见。至于佛道两家,真理度仅略逊儒家而已。有些异端则大错大坏,问题严重,如古代的法家思想现代的马列主义。
   
   易言之,异端有良性恶性之分。如法家和马列,无疑属于恶性。当然,说异端不对不好或恶性,都是从根本上、本质上说的。如果仅看枝节和表层,别说一般异端外道,便是邪说邪教也不乏合情合理的地方。
   
   而且恶性异端往往最容易鼓舞、激发和泛滥人性之恶,让人不知不觉地是非颠倒善恶混淆起来,不知不觉变得疯狂又邪恶。暴力未必能够让正人变邪、善人变恶,某些异端学说却能够,而且让人邪恶得理直气壮。
   
   因此邪说邪教往往有其相当的煽动性和号召力,让人不知不觉地上当受骗,向其输诚,作其帮手、为之奉献牺牲。法家之所以能成气候,马列之所以能成气候,以法家和马列为指导思想的政权能成大气候,根本原因都在于此。
   
   信奉恶性异端的人物、势力和政权都属于蛮夷,不论什么人种什么血统。元清虽为异族,但尊崇儒家,勉强可算中华偏统,古今反儒的政权则是连偏统都谈不上的。众所周知亡于异族、被异族统治是不幸的,故面对异族入侵,都知道抵抗。但很多人不知道,亡于异端、被某些异端统治更是大不幸,异端之夷比异族之夷更可怕更可恶。
   
   非孟子不能辟杨墨,非大儒不能辨法家。至于马列的本质,更非一般学者所能辨别的了。若无孔孟这样的人物,若无儒家的文化慧眼,法马之邪,必定要它们恶果累累之后才能逐步为世人所认知----甚至恶果累累之后,还有很多糊涂虫为之呶呶辩护。
   
   马克思加秦始皇(法家)这两大异端的结合,制造了多少人权、人道、人性大灾难啊,中国文化被全部打到,传统道德被全面推翻,官德士德民德全面沦丧,中国被推进了最缺德的时代,彻底地变成丛林世界禽兽社会。可至今为之作辩解甚至以之为信仰者,还不是大有人在吗?
   
   二
   以中华文明的标准衡量,共党无疑属于蛮夷政权。不过,蛮夷并非一成不变的,向儒家向文明靠拢不仅完全可能,而且是大势所趋。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江泽民再到胡锦涛温家宝,共产党虽蛮夷依旧,但蛮夷的程度毕竟在逐步降低,也可以说是中华的程度有所提高----尽管其提高的速度太缓慢了。
   
   这种提高,是客观形势、国内外局势所迫,也是当局逐步偏离、疏远和局部抛弃马列主义这一异端所致。东海能够苟活至今并且“局部自由”至今,儒家能够
   在狭缝里艰难地呼吸几下活动几下,主要也是拜这一“提高”所赐。
   
   如果不论动机,胡锦涛的和谐论及科学发展观,不仅与斗争论相比进步了,与猫论摸论不争论相比也有所进步。而温比起胡来又多了些文明味,在当代中国这个范围内,与李鹏朱镕基等前任比较而言,不愧为贤相矣。广大民众仇官情绪越来越强烈,几乎对上上下下所有领导官员都厌憎,唯独对温家宝较有好感,良有以也。
   
   温相多次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表明了他对普世价值的相当认同和对制度文明的某种追求。他在考察深圳特区时有关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中提出了“四要”:
   
   “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和合法权益;要最广泛地动员和组织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经济、社会、文化事务;要从制度上解决权力过分集中又得不到制约的问题,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和监督政府,坚决惩治贪污腐败;要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社会,特别是要保障司法公正,重视保护和帮助弱势群体,使人们在生活中有安全感,对国家的发展有信心”。
   
   如果真能把这“四要”落实到各项制度法律中去,中国的政治文明就相当可观了。如果既饱汲西方之精华,又自立传统之优秀,那么,在不久的将来超越西方也是大有可能的。只怕当局因循苟且,既不能汲西方又无力立传统啊。
   
   温家宝对以儒家为主统的中华文化,也有相当程度的认同。这次在第65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上他说:“我们将继续弘扬中华优秀文化。国家发展、民族振兴,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力量,更需要强大的文化力量。五千年中华文明所凝结的道德和智慧,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我们要大力发展文化事业,加快建立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相适应、与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相承接的思想道德体系。”
   
   为这席话,我要对温家宝总理致个敬。同时根据“春秋责备于贤者”的大义,东海不能不严正指出:蛮夷政权中的贤相,毕竟不是真正的贤相。从“五千年中华文明所凝结的道德和智慧”的角度看去,以真正的儒家文明标准量来,其贤良仍有很大的提高余地,并特别要注意言行合一。
   
   三
   温相有点贤,毕竟孤掌难鸣;当局依旧蛮,有所改邪尚未归正。且不说它还是特权利益集团,还是党高于国权大于法,还存在着防民之口、防儒如贼、以言治罪、文字成狱等等丑恶现象,就凭马列主义还窃据在宪法里这一点,当局就仍属蛮夷。包括温相在内的体制内少数人的贤良,改变不了当局的性质。
   
   有人说,马列主义只不过形式罢了,实质上早已被抛弃,原教旨的马列已经成为当局之大忌。这么说的人有所不知,形式与实质虽不同却大有关系(所谓不一不二)。形式是有力量的,尤其是这种形式占据着宪法地位,其力量就更不可小觑了。
   
   儒家很重视“名分”,“《春秋》以道名分”。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名不正,会产生这么多的问题。“名之不可言,言之不可行”是苟且其言,是很不君子、很不道德的行为。西晋学者鲁胜言:“名者,所以别同异,明是非,道义之门,政化之准绳也。”名不正,则同异难别,是非难明,道义关了门,政治教化失了准绳。意识形态是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相当于政治上最高的“名”。此名不正,则是政治上最大的“不正”、最严重的“非礼”。
   
   只要马列依旧“名”于宪法中,只要所谓的四项基本原则这一明显违背现代文明更违背儒家原则仍作为“基本原则”存在,很多政治上制度上的问题就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许许多多的改良努力难免虎头蛇尾或者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既不能汲西方又无力立传统是必然的。
   
   只要马列这个异端依旧盘踞在宪法里,中国就不是真正的中华,当局就无法完成从夷向华的转型,更没有资格成为中华正统、代表中华民族。
   
   古人云:“筑基树臬者,千年之计也;改弦易辙者,百年之计也;兴废补敝者,十年之计也;垩白黝青者,一时之计也。因仍苟且,势必积衰。助波覆倾,反以裕蛊。先天下之忧者可以审矣。”推开祸害了中国大半个世纪的马列异端,为中华文化正名也为中国政权正名,此其时矣。这是华族的百年大计千万年大计。请温相审思,请所有先天下之忧者审思。2010-9-27东海儒者余樟法于南宁
   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此文于2010年09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