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请教和求助]
东海一枭(余樟法)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教和求助

   请教和求助----答强浩网友谢谢强浩先生。所提到的问题很有意义,值得每一个儒者思考。既是公开帖,容我公开答复。

   离开一无万法可言,离开万法也无一可言。一就在万法之中。作为儒者,“万法归一是不够的,还要一归万法,这个一只有在万法中才是真正有生命力,活泼泼的,然后又能收的回来,回归寂然不动的本体。”此言非真儒者不知道、不能道也。

   “最怕的是我们竞争不过西方的智者”。这也是我之所怕。大半辈子里,我对儒佛道三家作了相当深入的体究,对西方文化特别是哲学政治学亦有所了解,皈本儒家以后,它们都成了我丰富的营养。东海之儒,融摄佛道兼汲西方,非妄言也。但“西方最新的格致之学”方面确是我的不足。

   对一些前沿科学也不无关注,拜读过斯蒂芬霍金、保尔戴维斯等人的有关著作,初步了解一些量子力学天文学宇宙科学方面的知识----然毕竟是业余涉猎,泛泛而已,或有所启发,尚不足以拿来“丰富我们的儒家文化”,此为遗憾。

   儒者首先应争做最好的政治家或教育家。政治家,东海此生无望,且志向和兴趣亦不在从政。至于写写新旧诗,消遣而已,或者有点“载道”的想法,可不是想当什么诗人。东海个人最大的愿望是当一个教育家,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哪怕是在一所普通的大学当一个普通的教师也好----那对我来说,是得其所哉,“南面王吾不易也”。现在看来,这个愿望很难实现。哎!

   其次儒者不妨在科研、经济、军事、体育等等方面发展自己,自成一家。“不断用非常识的东西来丰富常识的东西”,理所当然。非常愿意“再做回小学生”“研究下西方最新的格致之学”,何待“恳请”?只是各方面条件特别是西方“格致”方面基础有限,不知从何处入手为宜,拜何人为师最好?希望得到先生的指点----也借此机会向各界各行高手请教和求助。东海儒者余樟法顿首2010-9-28于南宁

   附强浩先生帖:儒家的东西一而二,二而一,很好。但需要与时俱进,争取能变成一而十,十而一,否则别人终究会以儒家经典过于常识化,过于直观化来攻击儒家。西方科学最早的发展是一而二,一而三,一而四,就是没有二而一的回归,但西方的智者早就开始对此进行批判,现在西方已经有系统论,整体论来统领科学的发展,尽管道路很长,但西方在这方面确实也在进步。东海兄的国学造诣和文字功底在国内数一数二,我非常喜欢读你的文章和诗歌,我的意见是儒家的东西需要发展,要不断用非常识的东西来丰富常识的东西,我的担心是东海兄的局限在于对于非常识关注不够,走了明清以来大儒的老路,减少了你本来可以为天下做出的更多的贡献。格物致知正心诚意是从外到内,修齐治平是从内到外,儒家合内外的理念是很好的,但从孔孟开始一直内的多,外的少,孔孟当时是因为生产力不发达,想多点外也不行,但宋朝以后儒家偏内的问题日益严重,一直到东海兄你。不关注外,到最后必然限制了内的发展,现在西方在外部世界的探索已经到了我们中国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恳请东海兄能够再做回小学生,研究下西方最新的格致之学,然后可真正的丰富我们的儒家文化。否则别人已经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了,我们还在一而二,二而一的玩。一而二,二而一当然不会出偏,当然又中有正,但这是不够的,老祖宗做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但我们一定要把它发展成一而万,万而一,这才是真的儒者,万法归一是不够的,还要一归万法,这个一只有在万法中才是真正有生命力,活泼泼的,然后又能收的回来,回归寂然不动的本体。我最怕的是我们竞争不过西方的智者,他们对中国文化和印度文化研究到很深的层次了,尽管现在哈佛耶鲁一些教授还没到达中国文化的最精深的核心,但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而我们中国能搞清楚儒家的东西是怎么回事的很少,像你这样搞的很清楚的又满足于儒家完美体系对外关注不够,走明朝儒者的老路,我真的很着急。(发于东海儒者余樟法的BLOG: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0/09/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