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论鲁迅的反动]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习王获选国主,值得祝贺期待)
·关于华夷之辨,批判某君之误
·关于仁本主义(微言)
·吕不韦:风险投资第一人
·关于华夷之辨(微言)
·今日微言(最好的人和最坏的蛋)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罗辉:仁本主义名词辨(东海附言)
·从暴秦说开去(微言)
·准备迎接百年来最好的时代(微集)
·儒家之隐:行其庭不见其人
·港台新儒家微论
·今日微言(防儒之口、与儒为敌罪恶特别大)
·《论语点睛》之:君子儒与小人儒
·为什么而读书?(微集)
·儒家也讲因果(微集)
·今日微言(知识分子应以立德为第一义)
·《礼运》大义前言
·《中庸精义》前言和目录
·《孟子•尽心篇解读》前言和目录
·千万不要恶度人生(微集)
·今日微言(圣贼颠倒是最根本的颠倒)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金朝微论(外交大方略:联美、谐欧、和俄、睦日、防阿、友韩、灭金)
·今日微言(大老实人最吉祥)
·教育微论
·今日微言(最邪的魔也要避我三舍,最大的佛也得让我三分!)
·关于文化认同和国族认同(微集)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论鲁迅的反动

   一有网友将东海批鲁短文《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中的鲁迅全部改成mtz,认为这样更合适。换名之后,确实相当合适。这不奇怪,因为mtz与鲁迅在思想本质上颇为接近。

   不过,批毛已经没有必要了。mtz的反动,众所周知,鲁迅的反动,知之者寡----即使是鲁迅的反对者和批判者,对鲁迅的思想错误、精神粗陋和文化贫困,也往往缺乏必要的认知。透视鲁迅的反动,需要一双文化慧眼,更需要一颗传统仁心。

   有自由派在东海批鲁文章后跟帖说:“鲁迅可以批评可以商榷的地方多得是,我们不是要造神才反对否定鲁迅,而是要坚守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在鲁迅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以致鲁迅就是一个社会批判的符号。他象征着知识的权力。”

   “鲁迅可以批评可以商榷的地方多得是”属于虚晃一枪,实质是把鲁迅当做“一种精神”和“知识的权力”的象征。对鲁迅的任何批评,都会是被视为对这种精神与权力的侵犯剥夺的。仍是在继续神化鲁迅---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从极左的方式换成了“极右”的方式。

   mtz已经死了,鲁迅还活着,而且还伟大着偶像着神圣着,伟大在众多愚民和愤青糊涂虫的嘴上,神圣在众多正人君子、正义之士的心底。时至今日,体制内外还有许多人在为鲁迅大唱赞歌,还有公共知识分子视之为启蒙者的偶像、“硬骨头”的标志和反抗精神的象征,发自内心地高呼捍卫鲁迅,认为“今天捍卫鲁迅是坚守一种精神”云云。

   二苏联的斯大林主义与mtz秦始皇加斯大林的无产阶级专政,其落后、野蛮和反动的程度无疑是空前的,是古今中外任何政权都望尘莫及的。这种现代极权主义不仅反民主自由、时代潮流而动,而且其“文明度”远远落于历代儒式开明专制之后,甚至落于秦王朝法家式和太平天国的邪教式政权之后。

   对马列对苏俄对mg的拥护和支持,充分表现了鲁迅的反动性。马列主义因昧于人之本性而反人性,因斗争和革命的需要而强调阶级性,与中华文化尤其是儒家格格不入。鲁迅却与马列主义不谋而合,马列反人道反人权,鲁迅反道德反文明;马列鼓吹暴力革命阶级斗争,鲁迅主张以斗争和暴力“改造国民性”砸碎旧世界……。

   鲁迅对儒家文化和道德的扫荡,对各种正常的是非标准和价值观的颠覆,为马列主义向中国的顺利进入和全面普及扫清了道路。邪说炽,盗贼兴,道德丧败,社会坏。各种社会危机、政治灾难的发生,往往由思想危机心灵灾难发其端。如果说鲁迅是启蒙者,那只能从负面的、反向的意义上去理解:他颠倒了是非、毒化了人心、蒙蔽了民智、搅乱了士气民风,开启了一个空前野蛮、空前“统一”的极权主义黑铁时代。苏雪林先生早就一针见血地指出:

   “我又曾说左派并非没有人才,何以竟把文坛盟主的重要地位让给鲁迅?原来鲁迅的特殊气质,对于共改造人性,换言之,将好好一个人,陶铸成一个穷凶极恶的魔鬼,是大有帮助的。鲁迅盘踞文坛前後十馀年,直接造成了无数小鲁迅,间接使无数善良纯洁的青年,心灵完全毒化,只认得强权,不知公理。也完全失去了辨别是非善恶的能力。”

   另外,鲁迅是一个妄誉妄毁的人。对苏俄、马列和中共,是妄誉;对胡适、梁实秋、林语堂、陈源等人等众多文人学者,是妄毁,对孔孟、儒家及中华文化,更是妄毁。汉朝扬雄说:“妄誉,仁之贼也;妄毁,义之贼也。贼仁近乡原,贼义近乡讪。”(《法言•渊骞》)鲁迅就是这样一个乡愿加乡讪的混合体。

   三要进一步认识鲁迅的反动,还需要认识到儒家文化的先进性。我在旧作《基督不是自由的妈》中论述儒家文化的早熟和先进时早已指出:两千五百多年来,“孔子之言满天地,孔子之道未尝行”(李觏《潜书》),原因就在于儒家文化太文明,太优秀,太早熟,太先进。

   儒家不靠神祗、不靠任何今世或来世之奖惩而能提供一定的社会秩序,担负了伟大宗教的功能而不含宗教的缺点。到了近现代,它“临床”技术固然落后了,但义理依然优秀而超前。梁漱溟先生在《中国文化要义》中论述了儒家崇尚人的自我的理性之特点:

   “儒家没有什么教条给人;有之,便是教人反省自身一条而已。除了信赖人自己的理性;不再信赖其他。这是何等精神!人类便再进步一万年,恐怕不得超过罢!”

   同时,梁漱溟认为眼前的中国文化与历史上的儒家并非真正儒家的表现,因其早熟的出现,中国历史上存在的生活方式也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此言与“孔子之言满天地,孔子之道未尝行”的论断都过于绝对。历代儒式王朝阳儒内法,毕竟把儒家放在“阳”的一面,放在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的地位上。)中国传统文化,如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佛家文化,皆系人类文化之早熟品。儒家文化尤其早熟,而且早熟的跨度太大。

   很多人会想当然地认为,儒家文化脱胎于、代表着农业文明,到了工业文明、信息文明时代,必然是落后的。殊不知,儒家是关于道德的学说,而道德则是文明的核心,对于历史具有超越性,对于社会具有普适性。

   儒家以其对“人”的高度重视、对人的本质的深度理解和对道德的精微高明全面透彻的阐述,普适于任何时代和社会。儒家的先进性,正体现于它的道德性和文明性之中。同时,儒家文化对于纠资本主义种种偏,救现代社会种种弊,对于促进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促进个体身心的和谐等等,都具有重大作用。

   儒家文化是一种既富有传统性又极具先进性的本土优秀文化。反儒就是一种思想上文化上的反动。鲁迅作为反孔孟、反儒家、反中华文化最彻底最坚决的狂人,其反动程度无以伦比。

   四据说鲁迅身上充满了反传统精神和批判社会反抗强权的精神。这种精神似乎得到了“江湖各大门派”一致的赞扬,那我们就来看看其中的实质吧。

   先说反传统。任何历史悠久的思想文化体系,都不可能纯优无劣,儒家本质虽好,但既然是一个庞大复杂的体系,又“传”了几千年,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自然在所难免。儒家重“时”重“义”,对儒家自身的传统并非一概全盘接受、照单全收,而是既有继承又有发展还有升级。对某些不良传统也是持反对态度的。

   可见,传统不是不可以反,只是必须分个青红皂白,弄清楚什么才是应该反的,不能继其糟粕而反其精华,也不能象鲁迅那样一刀切,统统视之为害人的垃圾,“吃人”的恶物。鲁迅的反传统,是把传统文化的根、中华民族的魂统统拔掉。

   正因为反掉儒家文化和各种传统美德,极权主义才有机会大得其势、大行其道。先是马列主义乘虚而入祸害中华,后来马列主义行不通了,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和利己主义又乘风而来,各种歪门邪道歪理邪说更泛滥成灾。同时,鲁迅不仅在思想上与现代极权主义一脉相通,而且从“内部”抽掉了人民反对极权和强权的精神道德力量。

   再说批判和抗争。且不去分析鲁迅个人当时对社会的批判、对强权(国民党政府)的反抗是否合情合理,这里仅指出,鲁迅的基础、立场和出发点错了。在现代社会,批判也好反抗也好,有两大基本原则是不能违背的:一是西方的民主原则,代表着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等价值;一是东方的道德原则,包括着仁义礼智信等要素。

   两种原则和价值虽“发源地”不同,都是普世的,没有东西方之别。比较而言,后者具有更高的普适性,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等价值主要局限于政治、社会层面,对道德特别是个人内在道德的重视度和主动性不足,易言之,自由主义的道德资源和深度都不足。

   (京德网友说:“任何民主进程都有一个适应完善的过程。不怕乱,只怕不动。乱的过程就是一个民众学习提升的过程。”(跟帖于东海《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是的。不过,乱,有程度和性质的不同。如以儒家仁本主义指导中国的民主建设,可以提高民主进程中“乱”的可控性,避免某些“乱”事乱象向恶性的方向发展。)

   其实,建立在苏俄式的斗争和革命的思想基础上的批判不可能实事求是,其抗争也不可能合情合理。当年众多文人学者正人君子深受其害,国民政府更是深受其害,鲁迅的批判和抗争,可谓败事有余,贻祸无穷。

   结语不仅对传统、对儒家、对中华文化,鲁迅对中国的一切包括中文都充满了鄙夷和痛恨,说什么“汉字不死,中国必亡。”东海特为此下一转语:鲁迅不死,儒家不兴;儒家不兴,中华不生。或问:

   鲁迅反动,什么才是‘正动’?鲁迅不是民族魂,什么才是民族魂、中华魂?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东海《不是旗手是杀手,不是文豪是文妖----鲁迅批判》、《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等等系列批鲁文章中都可以不同程度的找到。这里再明确一下吧:

   鲁迅坚决彻底全部反对的作为中华文化正统的儒家,就是具有最高“正动”性的文化;儒家的仁义原则则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分而言之,它包括仁智勇三达德、仁义礼智信五常道以及孝悌和谐经权恕道中庸之道等等,也包括德治礼制民本王道大同等等政治思想。

   没有这些道德和思想,没有仁本主义,我们的民族就没有灵魂,我们的中华就不可能新生。东海哓哓不休地批鲁、坚持不懈地反鲁,就是要把鲁迅从神坛上、从广大知识分子的心坛上赶下来,把真正的民族魂、中华魂迎回来举起来。反专制反特权与反鲁迅,具有目的的一致性,都是为了兴我儒家,兴我中华!2010-9-13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09/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