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陈泱潮文集
·政治流氓徐特务极其卑鄙可恥的叛徒嘴脸(组图)
·关于中国社会民主党问题的说明
·大多数所谓“民运人士”的致命伤
●再教訓疯狂诋毁上帝信仰的魔鬼徐撒但水良
·耶穌必授權與假基督和魔鬼爭戰的得勝者(推文三則)
·徐水良长期疯狂攻擊和詆毀民主憲政及道德基石,何其毒也!
·不容反上帝反基督的魔鬼進一步公然诬蔑佛教是无神论宗教(组图)
·质问鲍戈造魔鬼撒但徐水良
·近日斥徐撒但二帖
·你特务打手徐水良还有一丝一毫人性吗?你还是人吗?
·特务打手徐水良是名副其实的凶恶党棍!
·叛徒徐水良伪装革命派,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的邪恶手段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政治流氓徐水良过街,人人喊打(摘录1)
·有深度的批判: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撒但魔鬼徐水良长期造谣诽谤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执笔者
·起诉徐水良犯有多起【诽谤罪】的授权委托书
·徐賊不打自招:长期造谣诽谤陈泱潮的就是徐水良自己!
●《反擊叛徒、政治流氓、特務打手徐水良專集》小結
·嫉妒狂病患徐水良疯砍中国民运理论旗
·围绕《特權論》抹煞與反抹煞斗争的性质和意义(组图)
·特务打手徐水良疯狂破坏民运,铁证如山!
·对特务打手徐水良《澄清早期民运历史》邪文的批驳
·我和王炳章……等与战略特务徐水良的斗争不可避免,回避不了!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卑鄙与罪恶
·在我陈泱潮和徐水良之间,必有一个是真正的中共特务!
·政治流氓徐水良长期使用的极其邪恶的卑鄙龌龊伎俩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极其卑鄙邪恶的群发邮件造谣诬陷手段
·徐水良诽谤罪、恐怖威胁罪、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破坏中国民主革命首恶徐水良的本质与真相铁证如山1
·只有丧尽天良为虎作伥的人,才说得出丧尽天良为虎作伥的话!
·1、徐水良被中共物色利用、受宠于中共的贫下中农出身背景
·2、徐水良在文革中就是中共当权派的保镖和打手
·3、徐水良揣摩上意写“反对特权”大字报,幻想步姚文元戚本禹後尘往上爬
·4、“实现巴黎公社式民主”,其实也是毛泽东发动文革《16条》的内容
·5、《特权论》理论与徐水良《反对特权》大字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读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有感
·《巨骗徐水良确实是中共战略特务》提要与目录
·6.1.徐水良早在1975年就向暴政屈膝投降
·6.2.徐水良的出身、立场、品质等符合做特务线人的条件
●中共挑选徐水良来实施苦肉计
●专门用来对付《特权论》作者破坏中国民主革命的铁证
·徐文立证明我确实没有看到过徐水良在民主墙上有文章
·问题焦点是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是不是在上演苦肉计?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
·对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2:量刑诡异
·请看文革思想史专家们如何戳穿苦肉计实施者徐巨骗欺世盗名的谎言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不是陈尔晋是谁?
·范似栋欲盖弥彰恰恰证明了徐水良根本不是民主墙运动的当事人!
·真特务、假民运、政治流氓、徐巨骗的极其邪恶与无耻
●质问实施苦肉计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同伙范似栋
·驳范似栋对中共苦肉计实施者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袒护
·质问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首恶徐水良的搭档范似栋
·再质问战略特务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首恶徐水良的搭档范似栋
·事实+逻辑雄辩地证明了:范似栋是徐水良的同类项
·再谈事实+逻辑雄辩地证明了:范似栋是徐水良的同类项
·问徐水良和所有中国人:中共国民主革命名副其实的先驱者和导师究竟是谁?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长期
●与【诱捕陈泱潮清水君-纠缠恶搞陈泱潮别动队】狼狈为奸
·透过现像看007、小溪、草根一伙的本质和背景
·陈泱潮追究007
·现在事实证明你小溪与诱捕清水君的兰剑(007……)的确是一伙!
·“007(兰剑)与小溪是一伙铁证如山!
·匪党【诱捕清水君~对付陈泱潮别动队】不是子虚乌有!
·兰剑(007、019……)诱捕清水君所使用的骗术、手段
·严防货真价实的特务犯罪分子兰剑(007)之流,继续作恶害人!
·所谓“007”、“019”是兰剑当时和清水君联络的代号
·关于清水君之所以被兰剑诱骗回国被捕重判的真实原因
·001追查令(6张图)
·陈泱潮与清水君四年回首——兼谈当前中国民主自由思想与专制独裁政治斗争的主要动向
·请兰剑不要披着马甲说黑话,像老夫一样堂堂正正报出真名实姓公开你的生平来路!!
·没有长眼睛的是你兰剑——兼谈博讯论坛已经营垒分明、网特几无隐身之地!
·质问诱捕我和清水君的凶手共特骗子兰剑!
·这绝对不是民运内部吵架!网特区别网民的一个重要特点是……
·【共特兼国际贩毒组织要犯恐怖分子】兰剑!你这不是十足的流氓无赖吗?
·诱捕清水君者,却借清水君之名制造事端,实行对陈泱潮的【毁名】策略
·满江红 ——阅可疑分子匿名马甲小溪谤文有感
·质问骗子小溪!
·警惕!一场以采取制造谣言为主要手段“打李批袁倒陈”的巨大阴谋已经浮出水面
·陈泱潮和官根一伙的斗争性质兼痛斥所谓007的造谣污蔑(三附件)(2张图)
·上帝岂用作恶人——答复中共卑鄙特务所谓007 (1张图)
·具有总结性意义的《江城子——忽忆牢中牢不对称之战》
●破坏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与文人相轻劣根性沆瀣一气共同作祟
·评目前网上对袁红冰先生恶搞的性质(4张图)
·陈泱潮质问草根
·陈泱潮再斥草(官)根!(附一斥)
·敦促草(官)根引咎辞职书
·就个人而言,也希望大家不打不相识,成为朋友
·[我的祖國我建設郵組]通訊正邪交鋒錄
·正义与邪恶的极不对称之战
●揭批严重危害中文网络文化的病毒——【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
·一剥草虾(草根)画皮——正告草根(同时披着草虾、乌鸦嘴、淡厚……马甲的)无赖(2张图)
·二剥草虾(草根)画皮——正告草根(同时披着草虾、乌鸦嘴、淡厚……马甲的)无赖
·三剥草虾(草根)画皮—— 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三
·四剥草根(草虾)画皮—— 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四
·五剥草虾(草根)画皮——整肃【匿名马甲流氓无赖哲学】对中文网络文化的毒害系列之五
·六剥草根(草虾)造谣画皮-——对中共特务兰剑编造草根强力栽诬的《陈泱潮的经济诈骗案》的驳斥
·七剥草根(草虾)画皮——用奉行【流氓无赖哲学】的草根,就是用奸臣、用丧门星
·八剥草虾(草根)画皮——习惯性欺骗读者,以恶报善,毫无诚信道义可言
·九剥草虾(草根)画皮——为虎作伥故意掩盖和歪曲重大历史事实,肆意欺骗和误导读者
·十剥草根(草虾)画皮——无所不用其极跳出来阻挡对中共17大最重要的评论和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92197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在监狱接见日,我对囚徒们丢弃的包裹食品和日用品的纸张有浓厚兴趣。那里面常常有点过时的报纸,对我却是许多新的信息,有时还会看到与我有关联的信息。

   
   一次在一张旧人民日报上,有一篇通栏标题的文章,占了大半个版面,是批判一种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理论的。
   
   文章的中心立论是,政党不能产生阶级,阶级才能产生政党,并以此展开批判,指斥一篇讲述执掌政权的政党会变成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文章,说是违背马列理论,因此荒谬而反动。人民日报的批判文章说,本来对此文章不值得批判,但由于这一观点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一定影响,造成了社会上的思想混乱,才不得不动用人民日报这样的战略武器,在全国消除影响。
   
   但是,在这样一篇大张鞑伐的文章中,叫人吃惊的是,既没有被批判文章的作者姓名,甚至也没有被批判文章的题目。这才真叫中国似的大批判,不熟悉内情者,都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我一看就清楚,因为这是《四五论坛》发表过的一篇重要文章,作者叫陈尔晋,文章的题目是"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看到这篇文章,不仅有点兴奋,而且感觉不错。
   
   这说明在我入狱多年后,民主墙还有影响和力量。而且,既然文章还能够在社会上流传,写文章的人,以及大量相类似的人,按过去的情况也还应该安全的生活在社会上。
   
   其实,我这两点估计,不是估计过高,就是大错特错了,那时陈尔晋早已关入了监狱。在这件事情上,只有我的感觉是真实的,我确实受到了振奋和鼓舞。
   
   陈尔晋也是我在76号接待过的一个来访者。
   
   他和我的年龄一样大,当年只有三十三岁,但已经白发苍苍,肩上背一个流行的仿军用挎包,风尘仆仆,疲倦中透着沉重和难以掩饰的警惕。
   
   他进屋后绕着圈子问话,但他显然对"联席会议"和《四五论坛》已经有一定了解。他几次欲言又止,将嘴边的话生生消解掉,下不了痛快讲述的决心。我想我不要惊吓了他,我只回答问题而不向他问话。
   
   他说他是受一位朋友委托,来了解点情况。他的朋友写了一本书,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的痼疾和探讨了解决的方法,肯定会对中国的未来产生方向性的指导作用,前几年油印过一百多本,在一定的范围传阅,他的朋友因此被关入监狱,但是已经平反,他的问题是我能够不能够帮助把这本书在民主墙油印出版。我表示我们不特别在意官方的态度,重要的是书本身有没有我们认可的发表价值。
   
   带着我的回答,他走了几个小时又回到76号来。这次,他或是对我的信任多了些,或是自己的决心大了些,他打开背包,把一纸磨得起毛的平反证明摆到了我面前。我们相互笑笑.
   
   他说他猜我不是第一次见识冒充他人,其实在为自己说项的来访者。
   
   我说即使没有见识过,也完全理解,我们就是活在这样的年代。
   
   于是,我知道了他叫陈尔晋,家在盛产火腿的云南宣威,不久前刚平反离开监狱。
   
   他不待身体恢复,夜夜做梦还逃不出监狱的时候,就赶到北京来,因为他相信中国已经到了需要他的理论的时代,他必须把自己的书出版。不过,他这次还是没有把书带来,他说仅剩一本了,埋藏在宣威老家,需托人将它寄来。
   
   陈尔晋真是兵不厌诈,只隔了一天,他就带着书来了。
   
   他似乎忘记了昨天说的话,一句不提这本远在云南的书何以就飞到了北京来。
   
   对这本书的珍惜和慎重,他却丝毫没忘。
   
   一直等到屋里没人了,他还问这屋子保险吗?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挎包,层层包裹的纸中露出的是一本油印的书,纸已经发黄变色,有些磨损残缺,我记得还缺了最后一二页。装订比较粗糙,比民主墙那些精心印制的杂志报纸差很多,字是红色油墨印刷的,刻写得十分细密,但很清晰。
   
   在书的扉页上,粗重的大字写着献给毛泽东的题词。作者的署名则是马某某。
   
   我对陈尔晋笑笑说,据说毛泽东爱马,画家徐悲鸿获毛泽东垂青,就是因为他最擅长画马。陈尔晋略一迟疑也苦笑了,他不仅听说毛泽东爱马,甚至听说毛泽东属马,他说这种迎合主要是期望多保护些自己,可是他白将自己的姓卖给马家了,不但没有免除牢狱之灾,罪也没有少受一点。他说当然再版时题词是不要了,就是署名也改成他的真实姓名。
   
   我翻看了一下,这其实不是一本论述理论的书籍,而是一篇充满激情和形象比喻的文章,用了许多毒药、鸦片、腐蚀剂等等词句,表达新生官僚资产阶级的阶级性和必然作为等等。这些观点看法,并非来自对社会现象的归纳推演,主要是纯思维的演义判断。并因此论断,要保证社会主义不变色,就必须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陈尔晋将手重重的压在书上,说十多年的心血和数年的牢狱代价,"剩下的也就是这些了"。
   
   为了发表陈尔晋的这篇文章,《四五论坛》专门进行了一次讨论。
   
   这篇文章有十三万字,我的意思是不必全部发表,也不一定一次性发表,可以每期发表几小节。我认为这篇文章不错,对人们的意识有催化作用,可以促使人们琢磨,而且一些观点和结论也与我相同。但它并不是严谨科学的理论文章,它可以有煽情作用,却缺乏长久持续的说服力,对有一些思想和认识能力的人,更是如此。所以只发表精彩的一部分,已经有了可能有的效果,发表的太长太多,效果反而减弱。
   
   吕朴是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篇文章,他认为我对文章的评价过低,他说中国等的就是这样的文章,发表后对社会的影响难以估量。他热情而激烈的说:想想看吧,这可能是颗重磅炸弹,将整个中国炸得沸腾起来。
   
   他的认识和情绪对徐文立有感染,徐文立说要发表就一次性的全部发表,否则政府感受到了影响和力量,就没有发表的机会了。我们三个招集人的意见不一致,再说也有许多工作和问题要商量,于是就在《四五论坛》全体会议上进行了讨论。
   
   会议上,被大家称为"胥头"的胥金铎发言给人印象深刻,他说如能把中国炸得沸腾起来,为什么不做?他在中国压抑憋闷的太久了,所以到《四五论坛》来,就是图的痛快和能够发泄。会议最后决定这一期只出一篇文章,将陈尔晋的书一次发完,是不是炸弹我们都可以试一试。
   
   《四五论坛》以往每期七八万字,这次正文加前言和介绍等,使字数增加约一倍,刻写、排版、印刷和装订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把印数从一千五百册降为八百册,但有些工作与册数无关,工作量并不会减少一半。这对于必须正常上班的《四五论坛》成员,真是一次考验和挑战,那些日子简直忙得天昏地暗。
   
   编辑和印刷都在徐文立家里,日常工作又是他做的最多,我觉得他忙得简直要冒烟了。但是他居然有闲心带着陈尔晋去照相。
   
   那些照片的背景是高墙,陈尔晋赤裸着上身,双手抱在胸前,正反侧面都拍了照片,手臂上脖子上被监狱捆绑后留下的黑色疤痕,十分清楚显眼。
   
   此外,还将陈尔晋的平反证明文件,那本唯一保留下来的有些破损的书,也正正反反拍了不少。我很惊讶照这些干什么。徐文立有些神秘的说,这是证据,他如果拍拍屁股走了,上面或警察追查起来,我们连这本书是谁的也说不清。
   
   陈尔晋也参加了许多工作,从刻蜡版、推滚子印刷到整理装订,什么都做。
   
   不过准备齐全后,又是徐文立出的主意,将陈尔晋藏到北京郊区的一处乡下,以防发表后产生爆炸性效果,惊动了公安局来抓陈尔晋。
   
   其实,发表之后虽然有些反映,程度远没有推测的那么强烈。按事前的约定,有什么反映会及时转告陈尔晋的,如果过上十天半个月没有事情,他就可以再回到城里来。可是,仅只过了三四天,当得知有些读了文章后的人想见他,尤其是有些搞社会科学的人想与他谈谈,陈尔晋就自己摸回城里来了。
   
   那些日子陈尔晋终日在城里转来转去,既风尘扑扑又意气风发。
   
   我想,一个相信自己的人与一个得到些外界赞同的人,在感情和自信上还是大不一样。
   
   因为一切还顺利,《四五论坛》在这次超强度印制发售后,开了一个轻松的总结会,并专门请陈尔晋作了长篇发言。陈尔晋热烈激情的发言,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列宁在十月"中的列宁,虽然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相似的地方,但是不容置疑的滔滔不绝的讲述和某些姿态,还是勾人产生这些联想。
   
   吕朴这时有些看法的说,从山沟里来的人常常这样,真的不了解这个世界。
   
   实际上,陈尔晋刚到北京时,并没有立刻找民主墙发表他的文章,他在找我之前,已经找过许多社会科学研究机构,以及各种各样的出版社了。在七九年的中国发表文章,也还是一件大事情,文章好坏是其次,能够发表不仅是通过了审查,也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表示,那些惯于用笔宣判文章生死的编辑,其实是文化审批官员,对来自外地的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尤其是政治面目不清楚又没有强硬的背景,当然不会有兴趣和重视。
   
   不过这些过去的经历,并没有使陈尔晋彻底放弃由官方正式发表的期望,《四五论坛》油印发表后,趁势在官方出版社铅印出版,即使不是陈尔晋开始的打算,也是陈尔晋后来想努力争取的目标。陈尔晋并没有对我谈过这些,而是梁大光等人多次向我谈起,陈尔晋回城后就住在梁大光的家里。
   
   其实,想将发表的文章变成铅字大量发表,几乎是民主墙所有刊物都有的梦,《北京之春》实现了一次,《四五论坛》一直在当年刚刚出现的队办企业身上打主意。
   
   但是象陈尔晋一样,希望官方出版社负责出版,这样的梦当年没有几个人能有如此想象力。所以,一两个月的奔波后,陈尔晋虽然并没有放弃出书的打算,但也看认清了这不是一条很短的路程。《四五论坛》,还有一些朋友,对陈尔晋的生活给过些帮助,但数量很小,也不可能长期。所以全力以赴的奔波后,陈尔晋不得不决定返回云南,带着仅仅由《四五论坛》一家帮助发表的遗憾。
   
   陈尔晋回到云南后,与《四五论坛》还有密切联系,他是《四五论坛》的通讯成员。从他的来信看,处境十分艰难,没有工作,家属不赞同不理解,家庭处于危险的边缘。他的文章发表后,《四五论坛》从收入中曾经拿出一部分,用来解决他在京的生活和返回云南的路费。这次得知他的情况后,我们三个召集人又进行了研究,并在每周一次的《四五论坛》例会上讨论,通过再给陈尔晋几十元帮助的决议,并号召《四五论坛》成员尽量捐些全国粮票寄给陈尔晋。
   
   当时不单《四五论坛》穷,大多靠几十元工资生活的成员,也鲜少经济宽裕的,比较能够拿得出来的帮助也就是粮票。这也是仗着北京副食供应较充裕,粮票不象外地那样紧张珍贵,而外地一斤粮票在黑市常常卖好几角钱。不久我们收到陈尔晋的回信,他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明确表示不要再寄粮票和钱,他说"谢谢你们,但请让我自己来解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