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文集
·和达賴喇嘛谈李洪志先生顛覆其原《转法轮·论語》的重大意义
●秦永敏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費良勇
·纳粹党坏 苏共更坏 中共最坏(图)/费良勇
·天理難容的黑暗统治不会持续很久了/費良勇(1图)
·沉痛悼念黄河清先生/費良勇
·东方明珠光照中华/費良勇
·中共对外援助祸国殃民/費良勇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费良勇
·牧野圣修先生的中国缘/费良勇(1图)
●劉因全
·刘因全:捡起孙中山这面破旗摇来喊去。能喊出什么名堂?
·ZT立德为民,以德取胜(外一篇)
·ZT读陈先生评孙雄文情不自禁吟
·ZT雄文传世兮,振聋发聩。枭雄黑道兮,望而生畏
·刘因全:关于孙中山评价问题在独评痛斥五毛
·刘因全:痛悼父亲刘书朋大人
●陳破空
·陈破空:维基解密扯下中南海惊天黑幕
·陳破空在台北演講:川普對決習近平。全場爆笑
●唐伯橋
·唐柏桥 : 撕开政治体制改革的画皮
●查建国
·立法打压言论自由的新动向/查建国
●当代杨家将
·就杨佳一案的审理管辖回避辩护等合法性问题致胡温(图)
·强烈要求胡温立即纠正警方对杨佳案的若干非法举措 (图)
·紧急呼吁:力争杨佳案在上诉期间获得公正审理
·从签名网的表现看民运大佬们顾全大局服从真理的重要性
·事实真相不清,你中共能杀杨佳吗?
·对杨佳杀警案的再审视(图)
●先声为邓玉娇呐喊
·邓玉娇的正当防卫和人身自由权利不容剥夺(3图)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
·陈泱潮就邓玉娇事件致胡锦涛温家宝
·《征集签名:就邓玉娇事件告全国人民书》签名录
·汤潜阳! 你一口一声蔑称别人是“神汉”,你是什么???(外一帖)
●郑义/北明/王康
·郑义夫妇/王康:自由与正义颂歌
●格丘山
·格丘山:陈光诚应该留在中国
·格丘山:中国变天亟需日本帮助
●钱跃君
·钱跃君:中国文化的脊梁(组图)
●張健
·沉痛悼念中國民主革命真戰士張健!
●声援郭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支持和声援郭泉先生暨新民党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1)
·高度关注郭贤良(牛克思)——因宣传刘晓波获诺奖被刑拘第一人(2)
·仁者郭贤良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贤人郭贤良《反张维为论》
●郭宝胜
·陈泱潮为郭宝胜牧师视频写的两段推文
●伊能静
·石破天惊伊能静(组图)
●阎学通
·这篇文章令我对这个阎学通刮目相看
●向松祚
·向松祚:2017中国经济能实现第二次跨越吗?
·視頻:向松祚咆哮习近平走不归路引领2019最大失业潮
●援救曾节明
·对著名反共异议作家申曦(曾节明)先生的证明
·这乘人之危丑化和攻击曾节明先生的郭庆海究竟是什么人?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网痞五毛党首恶草根的人品在哪里?
·认定草根是网痞五毛党首恶的依据
·博讯乃是韦石的博讯,不是他五毛党首恶明草实官根的博讯!
·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曾节明: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曾节明 “我感谢的人(二)”郭国汀律师
·天助自助者,天用敬天者——曾节明先生介绍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曾节明
●营救贾甲
·签名网:致印尼当局强烈要求尽快还贾甲先生自由的呼吁书
·营救贾甲《呼吁书》签名名录和签名留言
●不赞成贾甲自投罗网式盲目“挑战”
·我不能接受您们的建议和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我为什么不能接受资助从事【关注贾甲回国网站论坛】的原因
·谁将贾甲诱骗或者唆使去自投罗网?
●末世国师论·陈奎元先生切莫误国乱政
·1.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相当于【国师】地位
·2.当今中国需要并且必将产生伟大的【国师】
·3.《特权论》作者进言于陈奎元先生
·4.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遵循和信守的职业道德和素质要求
·Ⅱ.【国师】必须具有的学养
·Ⅲ.【国师】必须具备的素质:
·Ⅳ.【国师】必须走在时代前面
·Ⅴ.【国师】必须能够提供制定正确政策的理论依据
·Ⅵ.【国师】更不能是“棍子”
·5.当代中国【国师】起码应当在理论上搞清的几个重大问题
·Ⅱ.必须找准病根:揭示当代中国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
·Ⅲ.必须能够重铸国魂信仰:有效匡扶世风道德
·Ⅳ.必须能够清楚解释当代中国政治路线左右极端化恶果的生发原因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Ⅴ.必须拿出中国引领世界政治经济文化潮流成为超强国家的方略
·6.对陈奎元先生“批判普世价值” 误国乱政违宪罪行的批判
·Ⅱ.陈奎元“批判普世价值”是严重违反宪法的犯罪行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请看徐无耻如何颠倒黑白造谣辱友


   
   陈泱潮(陈尔晋)
   

   2010-9-7
   
   
     徐无耻水良恶棍以“谣言重复多次就成真理”的罪恶心态,在博讯主页和独评等处,反反复复无数次张贴他那篇充满拙劣谎言的《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造谣辱友帖,用以招架抵挡我对他的还击和揭露。
   
     他徐无耻在这篇造谣辱友帖中,颠倒黑白胡说什么:
    
    “我那次当严家祺夫妇的面,严厉驳斥你对宗教的无知胡言,你怎么不敢写进你的文章呀?”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那次当严家祺先生和高皋夫人的面,胡说“对宗教的无知胡言”的,恰恰是他这个无神论者徐水良,而严肃批评他徐水良“对宗教的无知胡言”的,正是鄙人陈泱潮!

   
     我2006年4月初从美国归来就发表的《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http://boxun.com/hero/2006/chenyc/5_1.shtml 一文中,曾经如实记述了那次严家祺先生夫妇请我去他们家作客吃饭、由徐水良带路的情况和谈话内容:
   
     “……在对当前民运工作的问题上,我也谈了我的一些意见和看法,例如:民运没有旗帜没有整体力量的凝集和展现、一盘散沙,是不行的……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政局的一个变数……民主运动必须信守和坚持‘主权在民’的原则,在台湾问题上做中共的应声虫或者是采取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态度和政策,都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邪恶本质是【无神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在当前中国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时候,是唤醒民众和中共党政军队伍,反对中共暴政的利器……法轮功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代中国一件大事……对宗教问题要学习要了解,对自己没有深入研究的问题不了解不学习而轻下断言和结论,是经不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

  上述这样的话“……法轮功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代中国一件大事……对宗教问题要学习要了解,对自己没有深入研究的问题不了解不学习而轻下断言和结论,是经不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就是我陈泱潮针对他徐水良当时当场一些对宗教问题的无知妄言而说的。当时他徐水良没有反驳之词,不由得脸红筋胀,不得不低头静听!

   
     可是,这么个无情无义的家伙,几年后居然反过来反反复复欺世盗名造谣惑众,颠倒黑白胡说是他徐水良“我那次当严家祺夫妇的面,严厉驳斥你(陈泱潮)对宗教的无知胡言”!

  ——首先,请广大读者想一想:在宗教问题上到底是他徐水良无知?还是我陈泱潮无知?


  其次,广大读者可以推知:,我作为此前已经发表了大量神学著作的宗教学者,是我当着我所敬重的著名学者严家棋先生的面发表“对宗教的无知胡言”?还是他徐水良这样一个无神论者才会说“对宗教的无知胡言”?


  这里的逻辑关系非常清楚明白!

   
     正因为那天在严家祺先生家我就宗教问题的阐述,结果才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家祺先生知道我在致力于宗教研究,便向我推荐了《人的宗教》一书,说附近的[世界书局]只有这一本了。于是,我们三人同去书店。未曾进书店门,家祺先生就与我约法三章:书钱他付,要我千万不要和他争着付……
   
    结果,他又买了《神的历史》、《神的名字》等几本很有深刻见地和学术价值的新书送给我……”

  ——由此可见,我在那篇纪录我在纽约严家祺先生家作客的文章中,已经提到我对他徐水良在宗教问题上的无知胡说的批评。只是从尊重朋友的角度,没有把具体内容公诸于众。可笑又可耻的是,他徐水良居然颠倒黑白倒打一耙,居然把天下人当作白痴,盗名欺世说什么:“我那次当严家祺夫妇的面,严厉驳斥你对宗教的无知胡言,你怎么不敢写进你的文章呀?”——这不要说会令当事人感到多么恶心,相信一切有正义感的读者,都会对这种宵小行为感到不耻!


  本来当他前几次一再贴出他这篇颠倒黑白的《辱友胡说帖》后,我就想揭穿和驳斥他的无耻谎言,只因碍着严家祺先生和高皋夫人的面子,不愿把我和徐水良这个恶棍的是非牵扯到严家祺先生尊贵的名字,所以一直没有就这一点揭露和驳斥他徐无耻。


  现在,徐小人这厮恬不知耻,越来越不像话,在互联网上反反复复不计其数地张贴他这篇造谣辱友帖《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来作为招架和抵挡我对他的有力还击的救命稻草,我不能不把被他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颠倒的事实,再颠倒过来,以还事实的本来面目,以免严家祺先生高皋夫人的英名,被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水良恶棍继续肆无忌惮地拿来加以利用欺世盗名。

   
     在此,我要向家祺先生高皋夫人表示深深的歉意,因为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的如此卑劣的行径,我不得不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写这篇文章澄清徐水良盗用您们的名义对我进行的颠倒黑白的造谣诬蔑。

  认识和交往到徐水良这样争名夺利嫉妒狂不择手段的小人,是一切善良的人们都会感到不爽的事情。对此,请进一步参看我的《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等等一系列文字。

   
   附1:

陈泱潮2006年首次赴美部分照片与记事(上/节录)


http://boxun.com/hero/2006/chenyc/5_1.shtml 


   
   ~~~~~~~~~~~~~~~~~~~~~~~~~~~~~~

目录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2,3月29日与刘国凯合影
   3,3月30日与薛伟和胡平摄于《北京之春》编辑部
   4.几帧泱潮在纽约和华盛顿的个人照片
   
   ~~~~~~~~~~~~~~~~~~~~~~~~~~~~~~

1,3月28日与严家祺(左)徐水良(右)合影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alt="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2006年3月24日中午12:30分,乘AA171航班,飞抵纽约肯尼迪机场。
   
   行前,申奇胞兄傅申平君,来过电话,说他和申奇可以开车来接我,并安排我的住宿等事。定票后,考虑到申奇事忙,我自己又是第一次去纽约,说不定还会常来常往,而自己没有汽车,又不懂英文,不会英语,得学会自己认路坐地铁,所以,就请现在正赋闲在家的徐水良先生来接机,嘱咐他不用找车, 请他带路,乘地铁就好。
   
   回忆1981年4月4日,我在南京火车站被绑架,一个星期后,开始了对全国民运骨干的大逮捕,水良兄也于4月26日被捕。之前3月底我们曾数度见面。一晃,整整25年过去了,他那时还没有结婚,正在谈恋爱,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
   
   在参加完[法轮功]的既定活动后,我3月28日凌晨两点钟从华盛顿回到纽约。
   
   上午,水良兄告诉我,严家祺先生已经知道我来纽约,特意请我们当天中午1点钟去他家吃饭。
   
   随即就由水良兄来带路,前往严先生家。

出得地铁,我远远看见家祺先生正在向我们挥手,我赶忙跑过去,不禁和他紧紧拥抱!

   
   原以为那就是他家附近,岂料,又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到他的家!

原来,家祺先生已经出来迎候了好一程!


这不禁使我想起1981年3月初,在中共中央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组织非法刊物的通知》下达后,我去家祺先生家。9号文所引用的被认为是危及中共的“反革命”言论,几乎都是我《特权论》的语句。离别时,家祺先生送了我很长的一段路……


这一送一迎,包含了多少深情!包含了多少笔墨难以写出的文字!令我深为感动!

   
   家祺夫人高皋大嫂,烧得一手好菜。我早在1979年就多次品尝过她的厨艺。她曾经在贵州工作过,她做的菜,很合我的口味,以致我都把她当成了贵州人。这次又领略了她精心烹制的菜肴,此刻写这篇回忆短文,似乎还余香在口!
   
   家祺先生和高皋大嫂一再感慨:“还记得陈尔晋来我们家、送给我们《特权论》时,还是一个小青年……”

在这流亡者之家,吃饭时,主人坚持要把一把最好的椅子给我坐;合影时,亦非坚持让我在中间不可……这些事情虽小,些微之处见真情,关爱珍重之情,溢于言表,都令我十分难忘!

   
   那天不仅享受到了高皋大嫂精心烹制的美食,而且,正因为一别将近30年,人间沧桑,变化巨大,有说不完的故事,中饭后,四人海阔天空,交谈了广泛的话题。
   
   尤其感人的是,家祺先生深刻理解我一生为理念奋斗,很少照顾自己生活的弊病,特意向我殷殷介绍了很多养生之道!

在对当前民运工作的问题上,我也谈了我的一些意见和看法,例如:民运没有旗帜没有整体力量的凝集和展现、一盘散沙,是不行的……台湾问题是中国大陆政局的一个变数……民主运动必须信守和坚持“主权在民”的原则,在台湾问题上做中共的应声虫或者是采取机会主义实用主义的态度和政策,都是错误的……马克思主义的邪恶本质是【无神论】,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在当前中国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的时候,是唤醒民众和中共党政军队伍,反对中共暴政的利器……法轮功的出现和崛起,是当代中国一件大事……对宗教问题要学习要了解,对自己没有深入研究的问题不了解不学习而轻下断言和结论,是经不住时间和实践检验的……


家祺先生知道我在致力于宗教研究,便向我推荐了《人的宗教》一书,说附近的[世界书局]只有这一本了。于是,我们三人同去书店。未曾进书店门,家祺先生就与我约法三章:书钱他付,要我千万不要和他争着付……


结果,他又买了《神的历史》、《神的名字》等几本很有深刻见地和学术价值的新书送给我。

   
   晚饭后,又谈了好一阵话,直到怕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才赶忙告辞。临行,家祺先生又送了我一些书籍和一包精制龙井茶等,依依惜别。
   
   照片是在家祺先生家的阳台上,由高皋大嫂拍摄的。
   
   ……
   
   附2: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陈泱潮(陈尔晋)
   2010-9-6日
   
   
   1980年夏秋,在下在全国大串联进行中国民运首次秘密组党活动中,就认识了王希哲先生和徐水良。古人说:“试玉要燒三日满,辩才须待七年期”。经过风风雨雨30年,自信在下已经可以对王希哲先生和徐水良为人品质,作出可以进入历史档案的权威评价。
   
   王希哲先生尽管如同所有人一样,无论政治观点或者某些事情实践上不无缺点错误,但是,王希哲为人处事本质上是个正人、大人。有啥说啥,坦陈观点。认为是对的,就坚持。认为错的,就反对。没有撒烂污、诬蔑、诽谤、造谣、坑人、害人的心性行为。王希哲先生身上这些个人素质,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积极因素。

徐水良则不然,小农意识极其严重,争名夺利不择手段达到疯狂程度。为人处事本质上是个小人、恶人。一贯打击先进贤达,只要认为妨碍他做第一、阻挡他名利最大化攫取者,他就要想方设法撒烂污、诬蔑、诽谤、造谣、坑人、害人、打击人。从王炳章等等相当多的民主革命中坚骨干,都被他泼一身污水,打成“特务”、“内奸”、“骗子”、“有病”……他可以无中生有,或者含沙射影,或者欲言又止故弄玄虚,挖空心思造谣惑众,打击他人、抬高自己、攫取名利。这是一个心理非常阴暗的争名夺利嫉妒狂,十足的恶棍。徐水良身上这些人格缺陷,是使民主政治变为【乱党政治】的本源性病毒,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因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