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這樣理解共產黨]
张三一言
·一個香港人:占中,黑社會,理智,心情
·共產黨食言史+黨主立憲與鳩母立貞
·港人占中,贏了?輸了?
·人在香港,心絞肺裂
·香港占中之真
·法大?權大?+法律大還是正義大?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共產黨製造的敵人:港獨 (+2)
·“黑的白”邏輯+習近平反腐出民主!
·大一統戕害建立第二漢國
·民主運動元原則:奪取最大暴力控制權
·致命的錯誤:通過暴力不能建立理想社會
·民主遭遇民本(+2)
·民粹就是民主
·民粹就是民主
·沒有敵人是“顛撲不破”的謊言 (+2)
·用“我沒有敵人”偷換“沒有敵人” (+1)
·重談暴力達到民主的老調
·是民主派要滅共還是共正在滅民主派?
·新中國人的獨我性唯一性排它性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習近平反貪腐的定性研析
·錢的“民主”和人的民主
·現代民主的基础是數人頭不是數銀紙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短文三篇 (階級專政2篇+習反貪腐1篇)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言論自由道理簡單(+3)
·苟延殘存的悲嗚:《你究竟要我們怎樣生存》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說政變:多例證≠規律(+2篇)
·為甚麼新加坡能民主,中共國不能?
·月旦李光耀
·極重要的歷史真相:毛澤
·人人生而平等+罌粟花理論
·六四不是“事件”、“風波”,是屠殺! [2015版]
·無神論者與基教徒對話 [13短篇]
·項觀奇向共產黨要民主要權利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黨主立憲”毒葯+交出毛澤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觀賞習近平主演反貪反腐戲
·喜见美国裁定同性婚姻合宪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見王卓褀話中之微知港獨之強大
·香港和臺灣可能獨立嗎?
·同性異性婚戀進階探析
·中共理論馬仔的一攻一保
·統戰=收買知識奴才
·革命,你從哪裡來?[四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誰會愛國?誰能賣國? [5篇]
·習皇慣性反貪腐 紅朝恆性出貪腐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1]
·此一統一 彼一統一
·中國夢=共黨夢
·統一不是普世價值+共黨統香港泛民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隆重慶祝法西斯在中國勝利70週年
·黨文化+反民粹冶煉偉光正 [2篇]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忠誠不反對派和不忠誠反對派
·假的不能認錯道歉
·极权天下变幻马克思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混世謊言:歷史給了黨國合法性
·共產黨政權沒有合法性(2篇)
·用謊言說出來的合法性
·香港人為甚麼戀英殖反共殖?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香港去甚麼殖?(+2則)
·專政黨沒有生存權利
·可以結黨為私不可公權謀私
·四種政權合法性觀點
·民意,你從哪裡來?
·惡善能人與善惡能人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答混球時報:共產主義理想=騙人+殺人
·檢測一下你自己是主人還是奴才
·革命動亂倒退、以暴易暴、社會進步
·人性小故事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神由人思出,虛神管實人(加二篇)
·緬甸民主+豬哲學+私占公權+習氏規則 (5篇5千字)
·王岐山為甚麼要談共產黨政權合法性?
·黨主民奴論
·幾個常見政治詞語的解說
·為個人權利的民主和為群體權利的民主
·愛國謬言
·發展是硬道理源於豬的哲學
·信神和反神都有言論自由權利
·有基督教共產主義沒有佛道教共產主義
·沒有敵人論和當前兩大敵決戰
·屠民政權絕無合法性
·正愛國與邪愛國+民主的偉大領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這樣理解共產黨

   這樣理解共產黨
   
   
   張三一言
   

   
   [一]、共產黨既逆天行惡,也順天行惡?
   
   有涉嫌中共粉絲批評反共抗共者說:“這些人(按:指民主革命者)把中共當成一種不受客觀規律制約、不受環境影響、全知全能而且邪惡的超自然力量。”涉嫌中共粉絲要證明的是“中共和所有事物一樣,要受到客觀規律的制約和客觀條件的限制,不可能為所欲為。如果中共想做什麼都能做到的話,那共產主義早就實現了。” ──這兩句(段)話意思是說:共產黨並不能隨意作惡,惡極都有限。──言外之意是反共無需、反共無理。
   
   是的,共產黨也不能想做什麼都能做到;有很多事它做不到。一般來說,共產黨不能為所欲為逆客觀規律制約、不受環境影響行事。例如毛澤東就做不到萬歲,只能掛臘鴨於天安門。共產黨想穩定獨霸政權永遠執政,也將證明它無法做到。胡錦濤作為政治生命賭注的和諧社會,回敬它的是一個火藥桶的社會。共產黨真理部的戈陪爾說詞,目的是麻痺民眾,使人們對共產黨這個惡人壞人集團製造的現實不公平不正義之事失去知覺和反應,顯然,民眾並沒有上當服下這劑麻痺葯,所以上訪、維權、營造公民社會、民運、群體事件…有增無已。這就是共產黨惡人集團受到客觀規律的制約和客觀環境限制。
   
   也不能說它絕對不能違背客觀規律的制約和客觀條件的限制去作惡!事實告訴我們:在受同樣客觀規律制約、環境影響之下,出現結果不一同樣的人和事。惡人做惡事,好人做好事;共產黨這個惡人集團做盡剝奪殘踏人權劫掠民財國資的壞事,無權民眾只能承受被剝奪被壓迫的惡果。政治運動是反客觀規律的吧,可是,這個共產黨從成立到執政搞了七十年;現在還在“用行政手段搞政治運動”,事實上政治運動搞了一百年,還繼續搞下去。背逆客觀規律制約的大躍進、人民公社的共產主義天堂不是在某一時段實現了?餓死三千萬人的糧食大豐收也在某一時段做到了。現今的大環境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共產黨就是能不受這個大環境影響,做到拒絕否定普適價值的崛起。反封網、反豆腐渣、反毒食品、反拆遷、反假、反貪腐…這是國內突顯的民情環境吧,請問共產黨有哪一方面不能拒環境而存,還要做到樣樣崛起,事事興旺。──這些都是為所欲為逆客觀規律制約、拒環境影響行事(惡)。
   
   共產黨用不着處處逆客觀規律制約、環境影響行事,完全可以順客觀規律制約、受環境影響行惡。弱肉強食的森林法則是自然規律,一黨專政、金權勾結的權貴資本主義就是中國的大環境,萬億財富存美加、數個二奶儲金屋,這些現象不是例外吧!現今的共產黨黨官有幾個不是順心遂意盡情搜刮享受的?共產黨高中低官搜刮財富而崛起、包二奶而崛起──崛起於世界!他們有多少財富、有多少二奶就必須相對應地作多少惡作配對。這些崛起、作惡並不需要“逆”甚麼,只需要順着客觀規律制約、受着環境影響、遵從官創潛規則行事(惡)就可以了。
   
   我們可以這樣說:共產黨既順天行惡,也逆天行惡。
   
   
   [二]、共產黨是不是一個統一體?
   
   有涉嫌中共粉絲說:“中共也不是由一個靈魂在指揮的統一整體,一舉一動都是由統一的靈魂精心策劃的,反映整體的最佳利益。”意思是要說:共產黨不是一個集體作惡的統一體;其作惡只能歸咎於個人的獨立行為,而不構成黨的集團惡行。
   
   中國這個壞人惡人集團和法西斯、納粹、赤柬、羅共、蘇共等所有壞人惡人集團…是不是無例外地“不是由一個靈魂在指揮的統一整體”?歷史和現實給出的答案是,他們的政治行為(尤其是其前、中期的政治行為)無例外地表現出一舉一動都是由統一的靈魂精心策劃的,達至整體的最佳利益。這個靈魂就是領袖,例如斯大林、毛澤東、金日成(或金正日)、卡斯特羅(兄弟),有誰敢不屈服於這個“靈魂”之統一?有誰敢不統一行動?這個靈魂也可以是政黨、權力、意識型態、利益;今天的黨官集團就是在一個政黨、權力、利益的綜合體為靈魂對民眾壓迫和掠奪下達統一的命令,作全黨官集團統一行動。不信,如果認為不存在這個指揮統一整體的靈魂,那就請你在大陸公開組織一個反專制獨裁的民主黨,或者組織一個反拆遷的示威遊行看看,有哪一個地方,哪一級政權的反應不是由“穩定壓倒一切”這個“靈魂”在指揮黨這個統一整體去採取一致的“河蟹”行動?
   
   只有在一些非政治性的,或非全局性的事,或者是與全局政治實質並不矛盾(並無大礙)的事,才有可能出現地方、部門、個別領導人的特色。像放行米奇尼克、拒絕達賴魏京生們入境這類的關乎政治性大事件,不可能出現橫向地方、部門、個別領導人決定,而必然是權力縱向作用的決定,必然是由一個靈魂作下令的統一行動。
   
   [三]、肯定極權無改良、中共萬惡是革命的前提,也是革命的動力。
   
   有一種對民主革命思想的誣指:“因為中共萬惡,所以不可能內部改良,同時因為中共萬惡,而且中共想做什麼都能做得到,所以中共也不可能容忍體制外的和平演進和暴力革命做法,因此中國人民只有等死一條路可走。”
   
   這是憑空胡選杜撰,沒有事實根據。請問,有哪一位民主革命者說過:“中共想做什麼都能做得到”?連最基本的邏輯也不通:“中共也不可能容忍體制外的和平演進和暴力革命做法”這個因,可以得出“中國人民只有等死一條路可走”之果?真實的邏輯正好相反。正是因為肯定“中共萬惡…不可能內部改良”(不可能容忍體制外的和平演進和暴力革命做法),所以才需要針鋒相對地實行民主革命。在中共以穩定控權壓倒一切、把民主革命消滅於萌芽狀態中的最高黨策下,初始性質的革命廣闊和深入發展這一事實,說明中共萬惡正好是革命的前提,也是革命的動力;這才是邏輯力量所在。胡選杜撰之語連最基本的“有壓力就有反抗”的常識也不知道(當然這個壓力有一個前提:不至於壓到彈性疲勞;而現今中共的壓力正是達不到彈性疲勞的程度)?
   
   (如何對待中共?之三)
(2010/08/1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