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严家祺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
·
2019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五四」給毛澤
·五四百年看儒家文明
·共和国是怎样灭亡的?
·王朝循环原因论(严家祺)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香港《苹果日报》严家祺:仁爱和仁政
·
1976 1989 和“六四”
·
·「黃雀行動」及六四逃亡获香港营救者聲明
·文字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为“天安门事件”翻案光明日报39年前旧文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八九民运史》纸本新书华盛顿发布会上的讲话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调查报告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两次天安门事件和两次跨时代飞行
·海涛:亲历者谈血腥镇压与中国崛起
·
新宪政运动 联邦中国构想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权力与权利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严家祺批判最高权力终身制舊文部分目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动向》2010-8-15)


严家祺


   用Google Earth,可以通过卫星遥感中南海,可以看到中南海建筑物的每一个细节,但看不到中南海的“阶级斗争新动向”。
   《动向》创刊至今已有300期,这是用卫星遥感中南海“阶级斗争新动向”的四分之一个世纪。

“故宫”向左移位


   卫星遥感既能看到中南海的细节,又能看到中南海的全局和大趋势。在《动向》创办的1985年,是邓胡赵“三头马车”时代,也是“三宽部长”朱厚泽掌管“宣传大权”的时代,中国到处洋溢着自由气息。人们以为,在1979年邓小平放弃“阶级斗争为纲”后,中国真的变了。半年后,一场学潮,顿时中国风云突变,总书记胡耀邦被军委主席邓小平赶下了台。1989年,又一场学潮,新总书记赵紫阳又被邓小平赶下了台。《动向》对此一一作了详细记述。由于《动向》是利用卫星观察中南海,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人们终于看到了一个奇妙的地理现象,清王朝的“故宫”向左作了大幅度移动,移到了中南海位置,原来邓小平就是“新故宫”中的“太上皇”——当代慈禧太后。

元朝的王位继承


   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中共王朝”的王位继承不同于“清朝”和“明朝”,在某些方面有“元朝”王位继承的影子。1986年上海出版的《首脑论》一书,系统研究了形形色色的“首脑更迭规则”。我在《首脑更迭规则》一章中,谈到中国元朝的皇位更迭时说,元朝的“库烈尔台大会贵族选君制”和“皇位世袭制”两种因素同时起作用,使元朝皇位更迭时的政变、内战以“库烈尔台选君制”的形式合法化。
   在元朝,由于成吉思汗一句“遗言”,凡是成吉思汗家族的直系后裔都有资格登上皇位。在整个元王朝,元皇族之间、元皇族和“四大汗国”的皇族之间,为争夺皇位和大汗位的阴谋、杀戮、政变、内战从未停息。明清两个王朝,有相对严格的皇位继承制度,比元朝情况好一些,但宫廷阴谋仍层出不穷。
   共产党把“家天下”变为“党天下”,大大扩大了“皇位”争夺的范围,“中共王朝”的“库烈尔台大会”不只是党的代表大会和中央全会,还包括“生活会”。1976年和1989年的两次镇压“天安门事件”,是为改变“皇位继承人”的政变,1976年10月逮捕王张江姚,是一场争夺“皇位”的政变。1987年1月的“生活会”,则是一场“不流血的政变”,胡耀邦被迫下台,改变了“皇位继承人”。这些政变,最后都以党的代表大会和中央全会“合法化”了。由于元朝王位继承缺乏固定更迭规则,宫廷派系倾轧十分严重,从元仁宗死到元顺帝即位,14年间换了7个皇帝,有的在宫廷政变时被杀,有的被毒死,有的战败逃亡不知所终。“中共王朝”更没有“固定的皇位继承规则”,如果不打断“王朝传统”,那么,在二十一世纪现代科技和现代军事技术的条件下,“中共王朝”为争夺“最高权力”的倾轧、阴谋、政变、内战,会比元王朝更为严重。

辛亥革命没有消除“王朝传统”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传播了共和、民主思想。袁世凯的下场,使毛泽东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复辟帝制,但辛亥革命没有彻底消除“王朝传统”,1949年建立的“共和国”实际上是一个新王朝——中共王朝。毛泽东终身在位给中国带来的巨大灾难,使邓小平提出了“废止终身制”,并在1982年宪法中对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规定了“连任届数”的限制。但到今天,胡锦涛仍然只有“王朝传统思维”,一心想继承“中共王朝”开国君主毛泽东的大业,企图反邓小平“废止终身制”而行。
   

“十八大”的核心问题:谁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


   “十八大”的核心问题,不是谁进常委会,核心问题是谁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1982年宪法,明文规定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不得“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但留下一个大尾巴,没有明文规定“军委主席”的连任限制,中国共产党党章也没有规定总书记连任限制。
   《动向》最近3期,连续刊登了王功讜《未来两年半中南海政局大概》长篇文章,分析了江泽民、胡錦濤、溫家寶、习近平、李克强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文章说,如果习近平在胡锦涛后掌握最高权力,那么,习近平为了“立威”,一定要拿“十八大”政治局中的胡锦涛的亲信“开铡”,就像江泽民对陈希同、杨白冰“开铡”、胡锦涛对陈良宇“开铡”一样。到时候,胡锦涛的日子就会很不好过。“胡锦涛最好选择,还是把习近平一脚踢掉”,让习近平当个“国家主席”,“自己再干一届,自己这个皇帝,继续作下去”。也就是说,胡锦涛卸下“国家主席”,三连任总书记和军委主席。
   从现在种种动向看,王功讜的分析不无道理。《动向》7月号说,习近平将在5中全会上通过担任军委副主席,但胡锦涛仍要“三连任军委主席”,甚至还企图“三连任总书记”。胡錦濤日前以中央軍委主席身分晉升11位上將,是他企图在“十八大”後掌控军权的重要“动向”。如果胡锦涛“三连任”得逞,中共王朝就会走上“元朝王位继承模式”的道路,政治局内的派系倾轧、戒严、政变、军人干政和社会动乱就会层出不穷。
   菲律宾的马科斯和巴西的藤森“三连任”的下场,江泽民还算是看到了,但胡锦涛没有看到。在辛亥革命100年后的今天,在二十一世纪民主化大潮的今天,胡锦涛如果“三连任”,那将是中国的不幸,胡锦涛也不会有比马科斯、藤森更好的下场。

没人可商量,只能看《动向》


   在历史上和今天的专制制度下,专制君主、帝王、主席在关系到“最高权力”的掌握和维持这样的问题上,除了“后宫”和“宦官”外,没有人可以商量。邓小平决定废黜赵紫阳,没有人可以商量。
   1987年夏天,我和我妻子高皋随鲍彤去北戴河,当时邓小平、万里都在北戴河。因偶然遇到一位与高皋的同学有关的人,他要我和高皋去万里家。万里的耳朵不好,有他妻子在一旁大声重覆我的话。我们先谈起万里“软科学”的文章。后来,万里问我对鲍彤印象,我说鲍彤思维周密、聪明能干、人很好。我又谈到对邓力群如何坏的印象,我说“你不是常常和邓小平打桥牌吗?”希望万里能向邓小平反映邓力群情况。万里说,邓小平也在这里(北戴河),他不可能随便找邓小平。我后来注意观察到,中国共产党的最高层,是不能像我们一样随便“串门”的。近日出版的《李鹏日记》也说明了这一点。宫廷大臣之间和政治局委员之间的任何“串连”,都是“重大事件”。私下串联,就是结党营私。皇帝也不可能随便把自己对某一大臣的看法告诉别人。“十八大”虽然有“筹备小组”,他们只能讨论比较不重要的问题,常委人选和政治局人选是胡锦涛、江泽民、温家宝、习近平几股力量“权力平衡”的结果。
    胡锦涛想在“十八大”三连任,真是“孤家寡人”,也找不到一个人可以商量。专制政治是没有人性的政治。我在《首脑论》一书中,有一节是《“最高决策”的孤独性》。帝王是“孤家寡人”,没有人商量。香港《动向》、《争鸣》、《前哨》和《开放》,之所以存在,除了《香港基本法》保障香港特区言论自由外,也是中国专制政治的一种特别需要。江泽民和中国的政治局委员们,拿到《动向》,第一看看有没有提到自己。事关中国政治,没有人商量,那就看张伟国主编的《动向》好啦。看《动向》,不仅能了解中南海的“阶级斗争新动向”,而且可以得到“三连任”可能性及其后果的答案。(写于2010-7-22)
(2010/08/1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