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徐水良文集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徐水良


   

2010-8-3


   

   [短评]
   
   中共极权专制条件下的自由信息,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出口转内销。国内的信息,往往需要传到海外,通过海外媒体公开后,国内广大民众才能知道。
   
   笔者在国内时,从大陆官方媒体,得不到自由信息,尤其是最重要的那些信息。中共认为对他们不利的那些信息,尤其是老百姓反抗中共的信息,总是极力封锁。因此,我们只能通过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等海外中文电台,来了解国内发生的事情。
   
   更早的时候,连美国之音等也不让听,只能从中共官方的参考消息等字里行间,来分析和研究海外信息。
   
   当我们可以自由了解海外信息时,才知道我们当时是多么闭塞和愚昧。
   
   现在有了互联网,情况要好一些。但是,中共仍然用防火墙、过滤词等等各种办法、或者直接下命令,来封锁消息。一般说来,在信息发达的当代,海外自由世界能够了解国内一般人了解的各种信息,也能够了解很多中共不让国内民众了解的信息。极权专制条件下的国内民众,得到的信息量,远远赶不上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们。
   
   迄今为止,信息出口转内销的特点,尚未根本改变。
   
   这个刘狄,当年她进监狱时,大家正是利用这个特点,以海外反对派和媒体为主力,大造舆论,国内信息出口转内销,大力营救,才使她迅速闻名全世界,名声鹊起。实际上,这个名声鹊起的说法,还不正确,正确的说法,是名声爆炸,是坐火箭直冲天空,如日中天。这就是出口转内销的海外信息的巨大作用。
   
   当然,后来出监狱后,她的立场和表现让大家大失所望,名声从如日中天一落千丈,迅速变得声名狼藉,并且越来越狼藉,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这个曾经依靠出口转内销的海外信息而大出风头的女士,现在为了美化中共,反对激进,提倡缓进,提倡“温和渐进”,客观的实际结果是落实“稳定压倒一切”的方针,又来美化中共的极权专制,攻击“海外某些自认为了解中国的中国人”,对中国情况的了解,“远远不如”对中国很不了解的波兰的米尼奇克。
   
   波兰是共产党国家转型的一个特例。由于波兰人对苏联的痛恨,由于他们对卖国的波兰共产党极度痛恨,又由于特殊的突发事件,在突发事件中,波兰突然形成了强大的团结工会,从而使得波兰有可能实行有组织的和平转型。这在其他国家是没有的。其他国家都是在没有强大的反对派组织的情况下,由突发事件突发性的革命,实行比较缺乏组织性的和平转型。
   
   但波兰转型,仍然属于天鹅绒革命的一个组成部分。波兰的突发事件,决不是什么温和缓进,而是革命性的突变和质变。十年之内,波兰成功地进行了一场和平革命,并且最后与其他东欧国家的和平革命,一起取得成功。
   
   无论是波兰那样在强大反对派组织领导下的和平革命、和平转型,还是其他国家缺乏反对派组织领导的和平革命和平转型,还是像罗马尼亚等国家那样,以和平为主、带有一定暴力的革命,都是东欧基本上是和平的天鹅绒革命及转型的一个组成部分。
   
   把波兰突发事件革命性转型,说成温和缓进,完全是御用学者们和刘狄们的蓄意误导。
   
   而米尼奇克的话,完全与波兰转型的实际不符。这一点,吴庸先生的文章:《米奇尼克的幻想与波兰社会转型的实际》,已经说得很清楚。
   
   当然,反对派中,有米尼奇克这样的人士存在,反对派利用他们与在共产党打交道,只要反对派像波兰反对派一样,坚定地坚持自己的道路,不受欺骗,但在策略上允许米尼奇克去与共产党搞折中,那么,对和平革命、和平转型,减少冲突和损失,还是有用的。虽然他们也会欺世盗名,把自己打扮成和平转型的灵魂人物。让这种书呆子去满足自己的这种虚荣心,让社会和真正的反对派得到实实在在的胜利。这是好事。
   
   中国曾经有可能走波兰道路,那就是1989年发生的突发事件——89民运。但与波兰不同,这个突发事件被屠夫邓小平和中共血腥镇压下去了。这条波兰道路被堵死了。
   
   现在,中共密防严堵,把一切突发事件,“消灭于萌芽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死板照搬当时波兰的历史,未免有刻舟求剑的呆板。
   
   当然,刘狄们既然承认波兰是中国的榜样,并且认为中国现在的条件比波兰还好,那么,请你们像波兰一样,赶紧创造波兰那样的突发事件,在突发事件中形成组织,实行革命性质的和平转型。而不是相反,不是像你们现在一样,口头上赞扬波兰道路,却咒骂正在努力创造条件走波兰那样突发性变革道路的激进派,扼杀一切突发突变事件,坚持走与波兰道路完全不同的“温和渐进”的道路,把温和渐进当作金科玉律,天天放在嘴上念经,念念不忘。
   
   
   

海外华人真的不如国内华人更了解中国和中共吗?


   

三妹


   
   自由圣火首发
   
   
   前波兰团结工会顾问、现任波兰《选举日报》主编的米奇尼克先生在中国的讲话引发海外一些学者的不满,因为他們感到这个曾经沧海的反共斗士如今对共产党的认识实在让人跌破眼镜。所以,研究极权的住德国学者仲维光,住美国经济学家何清涟,北京的刘自立等人写出文章對米奇尼克發表的“共产党会改变”“对共产党要有耐心,等待党内出现改革派”等众多的误导之言加以反駁。
   
   这些海外中国学者的反驳遭到网络写手不锈钢老鼠刘狄的指责,她说“笔者认为,米奇尼克先生说他不了解中国,这或许并不是谦辞,他对中国的了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超过交流时在座的关心中国现状的网友们;但是另一方面,米奇尼克先生对中国的了解要远远超过海外某些自认为了解中国的中国人。”刘狄还反驳了何清涟指责中共严加控制民间社会的言论,说她自己就在中国做了许多当年米奇尼克不能做的事情,比如NGO(非政府机构)的工作。所以她认为:“中国当局进行的三十年的经济改革或许存在种种弊端,但其结果确实是削弱了政府对社会的控制力,使民间社会拥有了更大的自由空间,也为中国的转型创造了条件。海外某些人如果看不到这一点,评论中国问题时就只能令人啼笑皆非。”
   
   何清涟女士在推特上对刘狄的这篇文章做了三点简洁的反驳,她说:一、刘狄的文章以她那个小群体的特殊生存状态概括为全体,不是中国的实际情况,广大的上访和维权百姓绝没有她那种“空间”;二、她有意视而不见中国政府对外国NGO的种种的限制政策;三、她把领会中共政府的意旨混同于“了解中国”。
   
   我在此想说明的是,如果刘狄认为海外的人不如那些“关心中国现状的网友们”更了解中国的事情,那只能说明生活在中共新闻封锁状况下的刘狄太不“了解”海外的信息是多么的通畅,也不能体会信息通畅对人们思想的通畅和对大是大非判断能力的提高的妙处。
   
   现在是信息社会,信息社会的绝妙之处就在于,一个人只要具备正确的价值观,你不必非要去这个国家,就可以从通畅的信息中得到这个国家的充足的真实信息而做出你的正确判断。相反的是,在新闻封锁、极权统治下的中国人民反倒得不能中国的真实信息。所以像我这个十几年没回国的海外华人,却比我的在北京生活几十年的兄妹更知道中国每天发生的事情,他们只能打电话问我中国真实的消息和状况。他们也都是“关心中国现状的网友们”。英国剑桥大学早就为此做过一次实际研究,它对该校在中国南京大学学习一年的英国学生和在本校学习中国文化的学生进行考核,竟意外地发现,有关大的负面的中国消息,那些在中国学习了一年的英国学生不知道,而在英国学习中文的学生却知道。所以,随便说海外的人“不懂中国”是堵人嘴,或是不让别人批评中共政府。
   
   由于网络的出现,信息村的发达,中共政府封锁新闻和控制媒体就越发疯狂,迫害记者和网络写手也越发残酷。另外,那些中共收买和豢养的知识分子、经济学家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为中共鼓噪宣传,他们在不同阶段制造出许多不同的套话说辞,原来散布“人民素质低,民主要慢慢来”,现在散布“对共产党要有耐心,等待共产党内部出改革派”,误导人民幻想中共可以让权使中国和平转型。事实是,随着底层民怨的不断爆发,中共越来越草木皆兵、风声鹤唳,连幻想能够与中共和解共治的刘晓波也被抓进监狱,这正说明中共这个最残酷无耻的极权政府的无耻之处,把对它报和平转型幻想的人把玩于股掌之中,诱使对方自慰于“空间”之下,一会儿让你在民间社会有“向因言获罪者提供法律和经济方面帮助”的“空间”,一会儿让你在监狱中感到“柔性化、人性化”的“空间”。可中共却对权力不会有一丝让步,只要它感到它的权力受到威胁,它就会把对方感恩戴德的“空间”完全挤掉。《零八宪章》的遭遇正说明了中共的死硬和无耻,既便《零八宪章》把中共极权性质说成威权性质来讨好中共也无济于事,它和解共治的劝说还是惹怒了绝不会分权的中共。
   
   对极权主义的正确认识也不需非要生活在中国才可以得到。欧洲早在三、四十年代就已经对极权主义有了深刻的思考和定论。遗憾的是,至今在中国,对极权主义的认识仍被那些对中共抱幻想的人士混淆着。二十世纪最伟大、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原籍德国,1906年10月14日—1975年12月4日)早在一九五一年就撰写了《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在这本书中她对极权主义给以深刻的剖析,她说,极权主义是一种在政治上“充满投机性”的最邪恶的激进主义。
   
   中共政府就是这么一个“充满投机性”的最邪恶的激进主义政府。如刘狄所言,经济的变化带来中国民间社会的变化,但是刘狄没有看到的是,中共的本质没有根本改变,它只是形式的改变,它只是从教条僵化的第一阶段的极权主义改变成为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第二阶段的极权主义,也可以说是晚期极权。中共政府的这些变化早已被那些欧洲的极权主义研究学者言中:极权政府并不是静止不变的,它根据需要在与时俱进地运动和变化着,它的变化不是变好而是变换形式,变得更具欺骗性。
   
   处于晚期极权阶段的中共政府现在就变得充满投机性,它可以给某个对它有利的小圈子一些活动空间,以此表现国家的“和谐”和稳定。同时,挤压和打击它认为对政权有威胁的人群的空间甚至生命,中共对法轮功百姓的群体迫害和屠杀就可以使我们清楚地看到共产党极权统治从第一阶段变化到第二阶段的连续性和一致性。今天的中共极权政府正是阿伦特所说的典型的“充满投机性”的最邪恶的激进主义政府,它已经走到不惜利用堕落和腐败,不惜以破坏国家环境等毁灭性的极端手段来维持它的极权统治的极端。这个“充满投机性”的共产党政权变得更加不择手段,它可能把手段从“大刀砍头”变成“软刀子割头”,把“开水煮青蛙”变成“冷水煮青蛙”,都是致你于死地,只不过给你多喘两口气的幻想“空间”。唯一不变的是,它仍牢牢地坚持着传统共产党的原则,一切顺应共产党统治的都可以容忍存在,一切超出这个一元论的封闭世界的东西,一定要铲除,不给任何空间,它对网络公司雅虎和谷歌的态度证明了这一点。所以,那些说共产党变好了,说共产党从极权变成威权的人只不过是在为共产党掩饰其机会主义的欺骗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