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扫黄、砸纲与崛起]
小龙女
·历史上为一个朝代开国的“狐狸精”
·陈寅恪:踽踽独行的国学大师
·2009文坛那些破事儿:大师遭质疑金庸当主席
·被历代文人追忆最多的败军之将
·不可不知的六个史记人物
·盛世不盛世 看看邻居们怎么说
·重读百年中国人的国家观
·你是人间四月天:才女林徽因珍藏老照片(图集)
·二战美丽的后勤支前女工的老照片,别有一番风韵
·美媒评史上十大狙击手
·朝鲜最漂亮女间谍靓照
·复活的军团:中国历史上的秦军
·旧连环画:孔子罪恶的一生(巴金配文)
·《宋代词人轶事》作者:晃晃忧忧
·《帝国政界往事:公元1127年大宋实录》
·中日文化历史的吊诡
·中国近百年的汉奸排行榜
·1989年我们曾经相爱
·图说1911:一组常人从未见过的武昌起义老照片(组图)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下)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中)
·日本海军司令给丁汝昌的劝降书
·两个局外人的对谈录:长征之旅:从革命到逃亡,从逃亡到招安(上)
·余英时:戊戌政变今读
·夏佑至:顾维钧和他的1919
·王海光:反「文革」檄文——《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解读和考辨
·余英时:中国知识份子的边缘化
·毛泽东:“没有我们这几十万条破枪……”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十:60年中国人民族自信心的重建
·[历史学家眼中60年中国]之九:60年姓社姓资争论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八:60年中国土地与农民问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七:大国外交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六:中日关系关键在互信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五:中美60年,从未停止的试探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四:60年人口迁移史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三:60年知识分子命运沉浮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二:60年阶层演变
·[历史学家眼中的60年中国]之一:大学教育传统裂变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扫黄、砸纲与崛起

   扫黄、砸纲与崛起
   
   2010-08-11 犀利公
   炎黄春秋论坛
   

   “扫黄”是人民公安显示威力常搞的一项活动,最近一次从5月11日北京警局端掉“天上人间”开始,到7月5日东莞警局牵妓女游街达到高潮。
   
   “砸纲”是最近国内掀起的一场声讨郭德纲的文化运动,旗帜叫“反三俗”。
   
   本帖不为评论扫黄与砸纲的是非功过,是想说一说“大国崛起”这个大题目。8月1日,著名女作家龙应台到北大演讲,说到这个话题:
   
   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就要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精神病人、残障者、鳏寡孤独、盲流民工。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就要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和少数族群。
   
   谁在乎“大国崛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不同意见,这,才是我在乎的。
   
   龙先生讲到了“大国崛起”的核心内涵,即文明刻度——国家怎样对待弱势与少数。
   
   回顾近两个月来声势浩大的扫黄运动,百姓看到的却是一种悲凉:庞大的专政机器,在被逼自焚的唐福珍身旁、在受辱自卫的邓玉娇身边,你看不到他们的铁拳;但对付以肉体谋生的弱女子,他们队伍雄壮、荷枪实弹、威风八面。
   
   一位网民向公权力发问:就那点能耐?就那点德行?就那点出息?
   
   一位作者针对广东警方的英雄壮举,赋诗道:
   
   台上那两类女人,
   脸上是同样的无耻。
   低头覆面者拥有自己的耻辱,
   仰头高昂者代表国家的耻辱。
   是谁给了你如此的权利?
   这是一个民族的迷途,
   这是一个民族的强奸。
   
   犀利公不是郭德纲的拥趸,也不认可德云社的黄腔,但有两点颇为纳闷。
   
   其一,郭买别墅的钱是劳动所得,不比陈同海的2个亿,更不比李启红的20个亿。BTV说他“忘恩负义”从何而来?那些将国企变成分赃台的权贵们,对人民是不是忘恩负义?
   
   其二,主流媒体说郭“三无”(无良、无德、无耻)、“三俗”(庸俗、低俗、媚俗)。请问:
   
   偷工减料致使校舍倒塌,砸死孩子无数,还赞“党疼国爱,纵做鬼,也幸福”,是不是无良?
   
   官商勾结,强拆民房,逼死人命,大发土地财,是不是无德?
   
   只管自己挥霍,无视三座大山(高房价、高学费、高医费),强说百姓很富,是不是无耻?
   
   不搬“三座山”,热衷搞SB会,算不算庸俗?
   
   禁唱“蜗居歌”,高唱“亚克西”,算不算低俗?
   
   不报道别人的大胜,却盛赞朝鲜队的“弱败”,算不算媚俗?
   
   其实,关于主流媒体,相声郭看得很明白,他在《道歉书》中写道:“中国这些个TV、媒体们都像着呢,说到底都是一家老板办的嘛。骂一个吃屎不要紧,但那不是得罪了满世界的狗吗?人那么大的TV,放着那么多拆人房子抢人地的大事不批评,连自个一把火烧掉多少亿的事都顾不上批评,专门来批评我。”犀利公评价:话糙理不糙。
   
   不敢打击贪官污吏,不敢监督政府行为,只会在弱女子和草根艺人身上施展铁拳,透过扫黄与砸纲,百姓看到了公权力和主流媒体恃强凌弱的无耻与悲哀。
   
   一个不善待弱势群体的大国,所谓崛起,除了权贵,恐怕无人喝彩。
(2010/08/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