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 教育改革提案]
熊飞骏的博客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 教育改革提案)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数学、物理、化学、地理、生物也和历史这门功课一样道理。
    我是一个理工科学生,当初那种文理分科的教学模式让我和数、理、化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一接触到这方面的知识就头痛如裂,离开校园后从未看过一眼和数、理、化相关的书籍。与讨厌数理知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对学校从未涉猎过的文史方面的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八小时之外仅历史书藉就读了几百斤;写了上百万字的小说和历史论文,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在没有任何外来压力且自在快乐的心境下完成的。
    象我这样的学生并非个别现象,而是普遍地存在着,这也是自恢复高考制度后文史方面的成就大多是理工科学生取得的缘故。当今的文学名著有几成是大学中文系学生写出来的?
    上面的事例说明当初我的基础教育除了让我有资格进入大学校门外,在求知和学问上反而起了有害的作用。如果一个人学知识的结果是讨厌那门知识,这样的教育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基础教育阶段对某门学科投入过大的精力效果会适得其反,最终收获的果实是从骨子深层滋生出对这门学科的强烈厌恶。
    所以基础教育对传统学科的课堂学时应大为缩减,腾出的时间和精力可用于学习其它的基础学科。对于中小学生来说,扩大知识面比围绕一门功课“弯弯绕”更有利于学生知识水准和综合素质的提高。
    也许有人会问:前面提到“学制要缩短”;这里又要增加中小学生的基础学科;开篇又说学生的负担过重,这不是相互矛盾吗?
    这个问题我在前面已经解释过:当传统学科的课时大为缩短,就会腾出一半以上的时间。当学生对每门学科不要求反过来倒过去地复习背诵时,学生学知识的兴趣就会越来越浓厚,学习效率就会成倍增长,同样的学时可以掌握更多的知识,这样“缩短学制、减负、扩大知识面”等三个互为矛盾的目标就可和谐地统一起来。
   、教材要整编。
    夜静更深的时候,我常常想起中学时代的语文课本,想到某些篇章时经常不自主地哑然失笑,笑得最多的是中学语文课本上的现代诗《王贵与李香香》。这哪能算诗啊?连打油诗都不见得够格,可那时老师在课堂上一本正经地要我们背诵模仿,你说靠学这样的“范文”能培养出有创作力的学生吗?
    语文这门功课归根结底是要培养学生运用汉语的能力,也就是写作能力。为了让学生写出语句优美文通理顺的文章,提供给学生学习和模仿的范文必须是某一时代最最优秀的作品。《王贵与李香香》是上世纪中期出现的通俗文学作品,但不是那个时代的优秀作品,因此没有让广大中学生学习模仿的价值。正如打油诗也是一种诗歌的存在形式,但不能作为学诗者学习的样板一样。所以诗词创作首先得学习唐诗宋词,因为唐诗宋词体现中国诗歌的最高水准。
    有次和一位中学语文老师谈起《王贵与李香香》,他老兄居然大大地不以为然,认为这首诗是当时陕北地区流行的通俗文学形式,因此有学习的必要。我说这首“诗”如果出现在《中国文学史》上还可以理解,但你教授的是语文啊?存在也许是“合理”的;但绝不是学习的理由。如果存在的东西就得学习,今天的社会存在流氓地痞,你干吗不让学生去学习流氓地痞的行为呢?
    类似《王贵与李香香》之类的课文在中小学教材里还大量存在着,有些课文的质量比《王贵与李香香》要高出几个档次,但离那个时代的优秀作品还相差很远,因此没有列入课文的资格。比如中学语文课本里的散文迄今仍围绕杨朔、秦牧、赵树理、矛盾的文章转圈,他们的散文能感动人的心灵吗?是中国当代文学里最优秀的散文吗?
    语言教材的问题不仅仅存在于中小学教材;在大学教材里也普遍存在着。
    教材问题不仅仅体现在语言这门功课上;比语文严重得多的还有历史教材!从中学到大学,中国史和世界史都作了关于意识形态的大量删改,中国近现代史部分则删改得面目全非。如果在改革开放前这些删改还有一点现实意义的话,那么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冷战时代”已经结束,互联网近乎普及,各种历史和现实的真相都无法隐瞒的今天,继续在历史问题上前遮后掩就没有任何理性可言了。
    历史教材的删改最突出的章节是关于义和团的历史。这个给中华文明带来深重灾难的邪教暴力集团在历史教材里被讴歌为反帝反封建的民主爱国运动,这种说法直到今天仍未在大中教材里作出根本性的改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报考武汉大学历史系研究生,教授为我提供的教材是该校自编的《中国近代史八十年》,里面有大量篇幅讴歌义和团攻打教堂和大使馆的“英勇事迹”……我读到这里时从心灵深处为我们民族悲哀流泪,同时也因为不能接受教材上的观点,永远地放弃了报考历史研究生的念头。
    如果我们花费大量的精力给我国的青少年灌输劣等假冒的知识产品,我们的教育事业还能有什么出路?如果我们教导青年学生用暴力攻打教堂和大使馆,中国公民的综合素质如何能够提高?
    为了中国的年青一代,为了我们民族的文明进步,教材到了非大力整编不可的时候了。
   
    (五)、法律要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
    中国人的法律意识和人权意识极为淡漠,这也是中华文明难以取得实质性进步的最关键原因。
    中国的很多问题从根子上都可以追溯到法律观念的缺乏。
    中国要想成为经济和文化大国;中华民族要想成为世界上最最优秀的民族,就必须在每个公民心中普及法律意识。
    成年人已经失去了接受法律教育的最佳时机,但我们可以从现在做起,在青少年学生中普及法律知识,让法律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法律列入“双考”的必考科目。
    西方文明国家在现代化早中期,法律都曾列入学生的必修课程。矫枉必需过正,正因为国人的法律意识相当淡漠,才有必要把法律列入中小学生的必修课。
    当法律意识在中国青年一代心灵扎下根须时,中华文明就会拥有一片广阔明亮的前景。
    除了法律外,在中国特定的省份,如内蒙、青海、甘肃、宁夏、新疆等荒凉缺水的西北五省,绿化知识与合理利用水资源也应成为中小学生的必修课程。
   
    (六)、考试制度要科学。
    我国教育的最大弊端是“应试教育”,占绝大多数的国人都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我国传统的考试制度存在着关系到教育成败的大问题。
    考试制度必须作出大刀阔斧的改革;很多人也因此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改革提案,最流行的两种提案是取消高考和减少考试科目。
    取消高考显然是不顾后果的,因为中国人的功利意识很强,绝大多数国民都不愿为看不到功利的目标耗费精力和心血。如果贸然取消高考制度,青少年学知识的动力就会一下子跌到谷底,这对中国的教育是灾难性的,危害性比“应试教育”还要大上百倍,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最生动的先例。这种作法等于是“用砍断双足的方式来消除跛子”。
    减少考试科目?无论是“二加一”还是“三加一”的提案不但不会扭转“应试教育”的弊端,相反还会加重这种蔽端。学生的功课负荷不但不会减少分毫,还会使本来就狭窄的知识面进一步窄下去。为了考一个好的成绩,学生会把全部精力用在三门或四门有限的考试科目上,既不会去课外放松一下;也不会去涉猎与考试无关的知识。
    无论是从国情还是教育质量两方面来看:考试制度还将长期存在,但必须对现行的考试制度作出大刀阔斧的改革,使其尽可能科学合理,有利于教育质量和国民综合素质的提高。
    考试科目在今天的基础上不但不能削减,相反还要适度增加,几乎要盖自然、社会科学的基础学科,考试涉及的知识面则要扩大一倍以上。为了减轻考试的份量和压力,考试的题量和时间不但不能增加,相反还应适度减少,每份试卷可综合两门以上的课程。如高考试卷可分为语数、理化、史地、外语、生物法律等五份试卷,涵盖九门以上的基础学科。学生的答题总量没有增加,但涉及的知识面则扩大了一倍以上。考题的难度也要相应降低。
    我国传统的考试主要侧重死知识,不利于发掘思维活跃的创造性人才。测验死知识的空白填试法对于那些思维刻板循规蹈矩的学生得心应手,真正有才气有潜力的学生则很容易被这种考试淘汰出局,结果高分低能的现象在我国各级校园相当普遍。那些出校门后在某些领域作出特殊贡献的人在学校里大都不是成绩最好的学生。
    为了使考试能够真正起到发现人才和鼓励求知的作用,传统的考题样式必须作出大幅的调整,测验死知识的空白填试法虽然不能完全取消;但绝对只能占很小的比重;有利于调动学生思维力、判断力和创造力等侧重于“活知识”的题目无疑应该成为高考试题的主要形式。如国文考试作文部分的分数比重应提高,一个不会写作文的学生,无论他的语文基础知识掌握得多么准确,他的语文总成绩肯定是不及格的。这样的试题通常不能制作容易操作的标准答案,增加了考卷判改的难度,判卷人的素质和立场在考试分数中占有一定的比重,在判卷时不容易做到公平公正。尽管存在这样的弊端,总比把有真才实学的学生淘汰出局;出现普遍“高分低能”的考试模式要进步得多。
    除了对考试涉及的知识面和试题样式作出根本的调整外,严肃考试纪律也必须得到高度重视。我国考试纪律的败坏主要发生在各种形式的成人高考上,赤裸裸的抄袭和请人代考在各地都普遍存在着。如果高考能够公开抄袭和找人代考,这样的考试就只能取到相反的作用。成人高考要么取消;要么严格遵守考试纪律!
   
    (七)、文凭要清理;高校要精简。
    中国人造假的热情是空前的,造假的手段花样翻新。
    在所有的假作品中,假文凭可谓铺天盖地,危害也是无与伦比的。
    外国人也有偶尔造假的毛病,但没有人想到造假文凭,可我们连假文凭都敢造,而且是批量制造。
    现在假文凭的数量远远超过真文凭。
    假文凭的始作甬者还是我们神圣的大学!
    现阶段在社会上流通的假文凭有三种形式:
    一是五花八门的函授文凭。持此文凭者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修完规定的大学课程,绝大多数是走走形式,把名字在某所大学挂上几年,交纳规定的学费就可混一张文凭,其实什么知识也没学到。当初各级大学为了创收,不惜在文凭上造假,自己砸自己的台。
    二是大学直接卖出的假文凭:某人没在大学正式上过课,但因身份特殊或出手大方,校方直接把本科生或研究生的文凭颁发给他。我认识的一位有钱人从未去吉林某所大学念过书,在学术上也没什么特别的建树,可手中却有一份该大学颁发的硕士研究生文凭。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