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熊飞骏的博客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熊飞骏
    2010年8月18日,在中国新闻摄影最高荣誉“金镜头”奖颁奖盛典中,《挟尸要价》以全票赢得了本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
    随后,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长李玉泉居然出面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的真实性,要求撤消该照片的获奖资格???
    《挟尸要价》新闻照在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15名新生“接梯救人”被“挟尸诈财”后广为传播,本人在《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一文中也曾引用该照,被《炎黄春秋论坛》列为重点推介文章置于首页一个多月。当时可没有任何人出面置疑此新闻照的真实性?

    中国人是很容易健忘的。如果不是《挟尸要价》新闻照出人意料获得本年度最佳新闻照片奖,绝大多数人也许会很快淡忘那件不该发生的丑陋悲剧。
    因为《挟尸要价》再度把一度淡出人们注意力的“真相丑闻”重新提起,就有人出面质疑此新闻照的真实性了?
    更为离奇的是:质疑新闻照真实性的居然是在“挟尸要价”事件中受到巨大伤害的长江大学???
    众所周知,长江大学英勇抢救落水儿童的新生在“挟尸要价”事件中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当垄断沿江捞尸业务的“陈波集团”因索取“3.6万元天价”未及时全数到位中途停止打捞时,在场学生曾流泪向船主下跪祈求,可冷血船主不为所动。他们也曾向在场的警察请求,可警察也一样不为所动。据当时在场的大学生回忆,当尸霸陈波向长江大学师生索取天价捞尸费时,多名警察在现场。有学生要求警察去干预一下和渔船老板的谈判,“有警察说你们把钱给他,让他们打捞就行了。”
    一个逼迫舍己救人英雄向罪恶下跪的社会悲剧,让国人的心情何等沉重!
    让人心情更为沉重的是:在悲剧事件中受到巨大伤害的长江大学,今天居然出面质疑为他们申张正义新闻照的真空性?
    特色中国真是无奇不有!
    《挟尸要价》新闻照无疑是站在长江大学那一边,再现众目睽睽的真相为长江大学讨公道的。
    当《挟尸要价》新闻照赢得最佳新闻照片奖时,长江大学居然第一个站出来质疑此照片的真实性?
    这不是混淆是非恩将仇报是什么?
    长江大学怎么了?怎么如此混淆是非恩将仇报呢?难道你们是北朝鲜吗?
    好在出面质疑《挟尸要价》照片真实性的不是长江大学的多数师生,而是长江大学的领导:党委宣传部长李玉泉。
    众所周知:今天的大学领导根本不能代表全校师生,至多只能代表他们自己,有时甚至连自己都代表不了。
    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长李玉泉何以要充当如此令人反胃的昧良心角色呢?
    也许有人认为宣传部长此举是为了维护“荆州人的形象”?
    本人绝不这样认为!荆州“天价捞尸”悲剧发生后,本人曾在2009年10月和11月两度赴荆州了解真相。我接触到的每个荆州市民都对“天价捞尸”霸主“陈波集团”和他背后的权力保护伞恨入骨髓。他们在义愤填膺描述事实真相时丝毫也不认为自己在“损害荆州形象”。
    揭露“太阳黑子”并无损于太阳光辉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基本常识!瑞士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适合人类居住的真和谐国度,可瑞士一样有流氓和杀人犯,瑞士政府也从不掩饰自己的国家有流氓和杀人犯,并对他们给予毫不留情的惩处,但这丝毫也无损瑞士“真和谐国家”的光辉形象。
    所以荆州出了“陈波集团”这样的败类,并无损于荆州人的整体形象。就象我党出了个别贪官污吏无损于我党作为一个整体的伟大形象一样。
    如果包庇“陈波集团”这样的冷血恶棍,让他们继续为非作歹伤害荆州人,那才是真正损害“荆州人形象”。
    在整体道德溃败的今天,多数荆州人是善良正派的。2009年10月28日给救人英雄遗体送别那天,只要你是去参加送别队伍,多数出租车司机都自发提供免费送人服务,坚决不收钱。
    所以长江大学宣传部长恩将仇报的深层动机与“维护荆州人形象”一点也不相干。
    作为一个官僚领导,混淆是非恩将仇报的深层原因也许是为了“政治加分”。
    长江大学新生“接梯救人”壮举发生后,荆州领导们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举行声势浩大的连环宣传活动。本人于2009年11月在荆州“晶崴大酒店”亲眼见识了系列宣传活动中最豪华壮观的场面。
    连环宣传活动无疑有“纪念英雄”的一面;但宣传活动的铺张方式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领导们借英雄事迹来谋求“政治加分”。因为真正的纪念宣传活动在宏扬美好的同时也不忘记鞭鞑不该发生的丑恶,这样才能给3名见义勇为的大学生在天之灵一丝慰藉;才能教育人民抑恶扬善,可整个纪念宣传内容没有一丝一毫对众所周知的“天价捞尸丑闻”的揭露和谴责。领导们的讲话大多流于一个俗套,在颂扬英雄后接着为荆州做“形象广告”,言外之意是这些救人英雄是荆州领导们“培养出来的”。尽管那些救人英雄多是刚来荆州没几天的新生,可在领导口中无一例外都成了“荆州人”。
    “借英雄事迹来谋求政治加分”是领导们“化悲剧为喜剧”的惯用宣传手段。
    曾获1981-1982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并改编成电影的《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李存葆在另一部力作《山中,那十九座坟茔》中就再现了这样一个常见悲剧:某部队领导乱决策乱作为,在根本不适合建大型地下战备坑道的地方建大型地下战备会议室,造成坑道塌方致死19人,包括因向师政委直陈忠言因而正在接受改造的营长郭金泰。悲剧发生后,错误决策的祸首师政委在部队大力宣传19名死难者的“英雄事迹”,展示自己的“教育成果”,结果不但逃避了乱决策乱作为的责任追究,还成功赢得希望的升迁……
    “挟尸要价”新闻照赢得全国最佳新闻照片奖后,无疑把多数人已经淡忘的悲剧再度展示在众人面前,给领导们宣传出来的“荆州光辉形象”投下了一抹阴影,减弱了领导们的“培养成果”。在“陈波集团”等恶首仍未得到应有惩处甚至于继续“天价捞尸”业务的情况下,自然不利于领导们的“政治加分”。
    长江大学宣传部长出面质疑新闻照真实性也许不是他自己的主意?他是长江大学领导集团的一员,也是荆州领导集团的一员,自然要代表领导说话。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就算混淆是非恩将仇报也在所不惜!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内幕?
    但我认为就算是领导,“良心”也比“政治加分”更重要!
    谋求“政治加分”不能抛弃“良心”!
    “借英雄事迹来谋求政治加分”的“领导谋略”应该停止了!否则“良心英雄”们会含冤九泉,想当“良心英雄”的国民也会越来越少。
   
   
    二0一0年八月二十一日夜
   
    附:《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熊飞骏
    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15名新生“接梯救人”的英雄壮举感动了十亿中华儿女;同时也击碎了灾难面前惯性冷漠的“看客心态”,暴露出远远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挟尸捞钱”丑剧……
    我们感动于英雄大学生的舍身取义!之所以“感动”,不仅仅是他们置自身安危于不顾的救人壮举;还因为他们“用生命打破了社会长期冷漠的死水,颠覆了人们冷淡漠然的消极心态,让那些自己长期伪装在世俗的空间里,对人怀有戒心甚至敌对情绪,既不与他人交流思想感情,又对他人的不幸冷眼旁观、无动于衷的群体感到无地自容。”这个在西方文明国家多数人都能自发从事的“善良本能”;在我们国家则成为只有极少数“泣血英雄”才能实现的孤独事业。
    英雄大学生在全民成为“冷漠看客”的世道接梯救人伟大;在明知自己不会游泳的前提下仍然义无反顾走向危险的长江更伟大!那是真正的直面死亡舍己救人啊!那些胡言“大学生走得不值得,不会游泳还逞能”的“精明人”,你们的良心哪里去了?
    陈及时、何东旭、方招三位“真英雄”把自己年轻悲壮的一生永远交给了长江。数以万计的国民为之伤心落泪,那是从心灵深处自发涌出的泪水,比三十年前某“伟光正”的追悼会全民嚎哭刺激出来的“制度泪水”不可同日而语。他们赚出的国民眼泪比中国二十年来流出的“感动眼泪”的总和还要多?本人在撰写此文时眼眶就一直溢满了泪水。
    10月28日那天,数万市民自发参加了为英雄送别的队伍,花圈连成了一条望不到头的长龙。那些花圈多是市民自己掏钱买来的,与某领导的追悼会各单位用公款买来的花圈一样不可同日而语!
    我们一样感动于韩德元等冬泳队员的救人壮举!他们虽然没有献出生命,但灵魂和三位大学生英灵一样高大。尤其是韩德元的作为令我感动且深思。他一人就救起了三名大学生,事后给他金钱奖励时,他断然拒绝,回答说“他只是作了份内的事,不值得奖励”。他只是一个卖早点的小摊贩,生计并不宽裕,可他的灵魂比某些权贵富豪无疑要高大一千倍!
    在感动于英雄大学生的同时,我们同时也愤怒于渔民的见死不救(后确认为施救不积极);愤怒于上百名围观者的冷漠麻木;愤怒于某些“部门”和“公仆”的不作为;更愤怒于捞尸船的“挟尸诈财”……
    这些天网民写出数以百计的文章谴责“见死不救”和“挟己捞财”的丑恶行径,但大多限于“个人品德”层面;“制度层面”的原因还没有得到必要的揭示。
    一个国家民族的“社会道德水准”主要是社会体制的产物。极少数人的缺德属个人原因;但多数人缺少必要的正直善良则一定是社会体制出了大问题。
    好的体制抑恶扬善,使魔鬼进化成天使;坏的体制奖恶惩善,使天使异化成魔鬼。
    如果一个国家的政治体制是“劣胜优汰、奖恶惩善”,那么这个国家在多数情况下“善良正直”举步为艰,“邪恶卑劣”如鱼得水。在邪恶体制的长期作用下,多数国民就会习惯“邪恶”和“无耻”。
    今天中国很多基层政权已经“山寨化”,内部运转机制就是“奖恶惩善、劣胜优汰”。最突出的表现就是相当多的党政机关和公务员履行公务的潜规则竟然是“捞油水推责任”。
    首先看看我们人民警察的表现和说辞:
    在离大学生溺水地不远处,就是荆州公安局沙市水上派出所。事发当天,也有警员赶到现场。据当时在场的大学生回忆,在长江大学师生与陈波谈价格时,多名警察在现场,有学生要求警察去干预一下和渔船老板的谈判,“有警察说你们把钱给他,让他们打捞就行了。”
    人民警察不但不参与营救行动,竟然还不干涉打捞船“挟英雄尸体敲诈黑财”的罪恶行径?甚至于站在罪恶方说话?这是什么人民警察?
    作为人民警察这个特殊的岗位,见义勇为应该是他们的义务!就象在外敌入侵时牺牲自己抗击侵略者是军人的义务一样。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