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民族危机意识]
熊飞骏的博客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危机意识

民族危机意识
   ——熊飞骏
   (一)
   在世界上所有的民族国家中,给予我最大震撼的国家一不是美国;二不是日本;而是地中海东岸的一个弹丸小国以色列。
   以色列立国时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相近,但发展速度比中国快得多,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中国的二十倍,是中东唯一的现代化强国和核大国。

   以色列的国土只有1.4万平方公里;实际控制面积2.8万平方公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弹丸小国。
   以色列南北最长处470公里,东西最宽不过135公里,最窄处只有15公里,几乎没有任何战略纵深,是现代化突袭战最理想的攻击目标,也就是说战争对这个国家是灾难性的,它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战争。
   遗憾的是,以色列从立国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中,战争对手还是块头比自己大出百倍以上的庞然大物,处于比它大几百倍的阿拉伯敌对势力的包围之中。阿拉伯国家把以色列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做梦都想将其连根拔除。因此以色列和周边各国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只能靠血与火才能解决,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以色列的处境那么危险,并且这个危险一直延续到现在且仍将继续延续下去。
   以色列宣布建国的第二天,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和约旦就不顾联合国分治决议,从东、南、北三面向以色列发动突然袭击,企图将新生的国家扼杀在摇篮之中。从此以色列就一直与阿拉伯国家在交战,仅大规模的战争就有五次。
   以色列的对手力量比它大出百倍以上,战争的胜负似乎早已命中注定,犹太人将再度成为流浪民族。
   出人意料的是:以色列在战争中百战百胜;阿拉伯则百战百败;五次中东战争都是以色列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也许有人认为以色列胜在武器的先进上。尽管阿拉伯国家的土地和人口占压倒优势,但在先进武器面前这个优势往往难以发挥。其实这是一个误区,除了第五次中东战争外,前四次中东战争阿拉伯国家不但军队数量占压倒优势;连武器和装备也占一定优势。第一次中东战争开始时阿拉伯方面拥有各类飞机131架,舰船12艘,坦克装甲车240辆,各种野战炮140门;而以色列只各类飞机33架,舰船3艘,几乎没有什么大炮、装甲车,装备不及对方的十分之一。
   另有部分人士认为以色列胜在美国的支援上。其实这也是一个误区,美国对以色列支援的总量从来也没有超过阿拉伯世界得到外援的总量。第一次中东战争英国站在阿拉伯那一边;以后四次中东战争苏联对阿拉伯的援助较之美国对以色列的援助要容易和有效得多。
   以色列取胜的原因在于它的民族精神!
   以色列自立国至今一直处于战争状态中,处于战争状态的民族没有多少精力去发展经济,因此战争总是和经济的衰退相伴而生的,尤其是那些被迫卷入的防守性战争。在境外进行的进攻性战争对经济也许有促进作用;但在边境或境内进行的防守性战争则严重制约经济的发展。五次中东战争有四次是在以色列边境或境内进行的,且性质都是防守性的。大战虽然有间隙,但和阿拉伯敌对势力的小战则一直没有停止过。在如此严峻的战争形势下,以色列的经济应该很难取得什么象样的成就。但实际情况是:以色列的经济在战火的硝烟中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以色列从国土和人口来看只是一个弹丸小国,但从科技经济来看则是中东唯一的现代化强国,也是亚洲的核大国。这个国家拥有尖端的科技和一流的工业;还把沙漠变成了真正的良田……
   亚洲的越南和以色列相似,从建国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半个世纪一直处于战争之中。和以色列不同的时,越南的经济在战争期间一直停滞不前,是亚洲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到战争结束时,越南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只有以色列的五十分之一,人均可支配收入也许不到以色列的百分之一。
   
   (二)
   以色列民族精神的最突出表现是危机意识!
   拥有足够的危机意识是一个民族能够自强不息的关键所在。
   和建国初期相比,今天的以色列应该拥有足够的安全感,它的科技、工业和军事实力在中东是首屈一指的,还是中东唯一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前四次中东战争时期,如果以色列稍有不慎,阿拉伯敌对势力可以一劳永逸地把这个国家从地球上抹去,今天的形势则发生了逆转,在先进科技和核威慑的双重保护下,阿拉伯世界已经失去了早期的优势,战争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以色列这一边。阿拉伯敌国就是表现得再出色也无法将刺入他们眼球深处的这颗钉子拔除掉,充其量也只能暂时削弱以色列而已。如果不受国际法的约束,以色列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把所有的阿拉伯敌国变成真正的废墟。除了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外,以色列还拥有外交上的明显优势。伊斯兰极端势力针对各国平民的恐怖袭击极大地损害了阿拉伯世界的形象,世界各国尤其是那些文明先进的现代化国家对阿拉伯世界的反感越来越强烈,很多阿拉伯国家的朋友都倒向他们的敌人以色列这一边。世纪之交的两次海湾战争成功地摧毁了伊拉克这个最强劲的敌对势力,以色列的安全形势无疑又加深了一层。军事、经济和外交是国家安全的三个最根本要素,在三方面拥有压倒优势的以色列应该拥有绝对的安全保障;但以色列的自我感觉一点也不轻松,整个国家依旧拥有厚重的危机意识,时刻保持高度的警觉和自律自省。智慧的以色列人虽然拥有居高临下的对敌优势,但他们看到的却是自身的劣势和潜在的危机以及未来的不确定。因为在国土、资源和人口上的先天贫血,以色列拥有的对敌优势是暂时且不确定的。它的对手是一只庞大的恐龙,自己充其量只能算恐龙身上的一只智力跳蚤,现在这只恐龙患了癫狂病且处于昏睡状态,跳蚤才能得志于一时。今天的世界不同于一个世纪以前,不能乘人之危,置国际法于不顾把昏睡的恐龙杀死,就象三百年前人数处于绝对劣势的满洲人把力量比他大一百倍的中华帝国彻底征服一样。只要恐龙一天不死,它就有醒过来和痊愈的可能,苏醒过来且恢复健康的恐龙是可怕的,阿拉伯世界只要造出一颗原子弹,以色列的安全保障就不复存在,就算以色列的核武器数量拥有一百对一的绝对优势也占不到任何便宜。以色列放出一百枚核弹头阿拉伯敌国仍可苟延残喘;但以色列只要挨上几颗原子弹就不复存在了。以色列面临的另一个危险是阿拉伯人的极端和非理性,这个习惯用人体炸弹进行自杀性袭击的民族一旦拥有原子弹,是不会象以色列一样受国际法和世界舆论的制约“不率先使用核武器”的。
   以色列的危机意识使这个国家的国民拥有超人的智慧看到优势背后的潜在危机,世界上只有很少的民族拥有这样的智慧,绝大多数第三世界国家在这时只能看到胜利的光环,因而也不可能长久地保住胜利成果,更不可能象以色列人那样自强不息,为保持自身的优势不遗余力。
   以色列的危机意识在舆论宣传和国民教育上的反映是这个国家几乎不知道“总结成绩”;只知道“分析教训”,就是取得再大的胜利和成功仍然要“分析教训”。
   以色列在抗击阿拉伯敌国的战争中取得了一连串的辉煌胜利,完全有资格树立一连串的“英雄纪念碑”和“胜利凯旋门”。可在以色列境内看不到任何歌功颂德式的建筑;只有“大屠杀纪念馆”等犹太人被欺凌迫害的历史回顾,让子孙后代感受没有安全而几乎被灭绝的历史惨剧,而不是为先人靠战胜夺取的荣誉树碑立传。以色列的军事教科书对五次中东战争的描述更多是局部和暂时失利的教训;给人总体上的感觉象是战争的胜利者不是以色列,而是阿拉伯国家。尤其是第四次中东战争占了相当大的篇幅,描述战争前期埃及利用犹太“安息日”的有利时机对以色列发动突然袭击,以色列节节败退,差一点就亡国灭种的血腥教训。虽然以色列最后站在胜利的一边,但付出了巨大的损失和沉重的代价……
   当以色列在战争中暂时失利时,他们就痛定思痛分析失利的原因。
   当以色列从胜利走向胜利时,他们又开始冷静地反思:这一仗本来可以打得更好的,如把握得当可以付出更少的牺牲,取得更大的战果。为什么他们没能打出更好的水平呢?
   …………
   强烈的危机意识造就了以色列民族拥有清醒的头脑和永不衰退的旺盛斗志,在胜利面前不居功;在成就面前不自满,在安定富足的生活环境里不玩物丧志,在歌舞升平中听出“四面楚歌”,透过荣誉的光环看到自身的劣势和不足。
   (三)
   和以色列相比,我们的民族缺少的正是危机意识!
   中华民族自唐帝国以后的一千余年一直处在周而复始的危机之中,炎黄子孙有将近一半的时间处于外族的奴役之下,成了没有任何尊严的卑贱亡国奴。我们也曾一再起义反抗摆脱外族的奴役,但因没有足够的危机意识,时间一长我们就忘记了先前作亡国奴的历史,在歌舞升平中贪污受贿醉死梦生,在不知不觉中重复衰落颓废的步伐,直至被另一个力量远不如我们的野蛮民族整体强暴屠杀,再度沦为任人蹂躏宰割的亡国奴。
   十三世纪二十年代,大半个中国被女真人征服;在长达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北中国人没有盼来民族的解放,却盼来了蒙古的铁骑,和南中国的自由民一道被“转卖”给另一个更为野蛮残暴的草昧民族作奴隶,直到一个世纪后爆发民族大起义获得解放。
   好不容易摆脱奴隶命运的中国人没有从历史悲剧中汲取教训,迫在眉睫的危机一消除就好了伤疤忘了疼,误认为作亡国奴的历史会一去不返,在自我膨胀中陷于另一轮的腐败、颓废和疯狂内斗,自己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结果被另一个人口只有我们五十分之一的野蛮民族乘虚而入,亡国奴的命运又一次降临到中华民族的头上。这一次的奴役是长期的,长达两百七十年之久。两个半世纪的奴隶生涯足以毁灭一个民族的任何尊严。
   最悲惨的灾难发生在近代:
   1895年,面积只有中国三十分之一,人口只有十分之一,昔日连进贡都不够格的蛮夷小帮日本帝国向中国老师宣战,战争结果是力量占绝对优势的中国战败。一支日军闯进了旅顺,杀害了这个城市所有的中国人,连老人、妇女、儿童也无一幸免(只留下三十六人掩埋尸体)。
   中国人没有从这次惨剧中汲取教训,不乘此契机励精图治奋发图强,亡国灭种的危机一过就把灾难当成过眼烟云,继续吸毒、腐败和内斗,结果招来更大的灾难。
   1937年,日军占领了中国的首都南京,杀害了37万中国平民,旅顺的悲剧又一次在中国重演。
   …………
   因为没有危机意识,我们在舆论宣传和国民教育上习惯总结成绩,歌功颂德、文过饰非。
   尽管中国近现代史是一部屈辱自虐被动挨打的历史;可我们的宣传机器和历史教科书却把这段历史美化成民族振兴的悲壮史诗。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