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熊飞骏的博客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熊飞骏
   
    近十年中日摩擦逐步升级,中日之间的不信任甚至敌意越来越深。中日摩擦的根源除了小泉首相无视中国人的感情一再参拜供奉日本战犯的“靖国神社”外,其次就是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有意掩盖日本的侵华事实,对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中国犯下的战争罪行轻描谈写。日本是一个器小易盈不肯认错的民族,更改教科书就是这个民族狭隘短视的表现。
    也许有人会说: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是为了讴歌美化自己的民族,是日本“爱国主义教育”的一部分。我并不这样认为,真正爱国的教育是提升民族的整体素质,强化公民的民族责任心,增进公民的民族凝聚力,从而提高民族的竞争实力。提升民族综合素质的作法不是强调自己如何“光荣正确”,而是在正面引导的同时,总结过去的经验教训,勇敢地反思自己的错误和劣势,并进而改进这些错误,弥补自身劣势。当一个民族在不断检讨自己并不断更新自己时,这个民族就会日益理性和强大。日本政府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的过去,企图用粉饰罪恶先辈来找回民族自尊心的作法显然事与愿违。当今天的日本人对先辈的狭隘短视视而不见,并把这些人当英雄仿效时,日本人就极有可能重蹈历史覆辙,天真地认为自己无往不胜,无所不能,象先辈那样横挑强邻,再度犯下“偷袭珍珠港”之类的荒唐错误。日本民族如果再犯这样的失误,日本民族就会毁灭。如果一个政府“爱国主义教育”的果实是导致这个民族的毁灭,这样的“爱国主义教育”还是少一些为好。

    德国和日本一样拥有不光彩的历史,但德国人对待那段历史的态度与日本人有天壤之别。日耳曼民族有勇气正视自己的过去,德国历任总理一再在公开场合向二战的受害者诚恳道歉,甚至一再在死于集中营的犹太人墓碑前下跪,出版的历史教科书也从不试图隐瞒那段阴暗的历史,用大量的篇幅再现纳粹德国残害犹太人等灭绝人性的罪行……一个敢于认错的民族是自信的民族,德国人正视不光彩历史的勇气为自己换来了一片有利于日耳曼民族生存发展的国际空间;日本更改教科书的果实则是换来周边民族的怒目而视和警惕相向。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日本在谋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努力中所遇到的阻力比德国要大十倍以上。
    由此可见,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与“爱国主义教育”的初衷大相径庭。
   
    当我们一再指责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时,我们的民族是否也象日本一样因为“爱国”的原因步入一个同样的误区呢?
    我从小就喜欢看史书,最早的历史读物是年长的中学生带回的《社会发展简史》(文革时期编篡的有浑厚造反意识的通俗历史课本),全部内容可以用三句话概括:人类社会是从低级向高级发展的,共经历了原始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等五个发展阶段;孔子是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陈胜、洪秀全是伟大的革命英雄……中学时代碰上了改革开放,有机会阅读统编的历史教材,中心主题是讴歌中华民族的光荣伟大,揭露英美等帝国主义列强的罪恶,印象最深的历史事件是“四大发明”和“鸦片战争”。那时恨不能把词典上所有美丽的词汇都堆砌在我们民族身上;同时对英美等西方国家恨入骨髓……大学时期学习的历史专业课本是武汉大学编写的《中国近代史八十年》。此书的主题是“中国落后的根源是外国人的侵略”,尽管在鸦片战争之前中国已相当落后。当时想报考武大历史系的研究生,此书则是指定的专业书目,只好硬着头皮看了两次。看完后感觉到自己就象是一个集人类所有美德于一身的无辜受害者,在西方列强的侵略宰割下奋起抗击,越战越勇,最终成为顶天立地的民族英雄……尤其是义和团赤膊上阵攻打外国大使馆和教堂的“英勇事迹”更让我周身热血沸腾,认定义和团勇士是世界上最最优秀的人,几乎想仿效他们亲自持刀飞越重洋去杀几个英国人和美国人解解恨;有一次居然貌似英雄状闯入“留学生楼”,想找几个白皮肤的“外国佬”施逞“英雄本色”。幸亏那次碰到的全是“黑人”,是我们的“阶级兄弟”,否则我就有可能触犯刑律。直到终于有一天走出学堂,有时间和精力翻阅《二十四史》,才发现孔子并不是“坏人”,陈胜也不是革命英雄、洪秀全创立的“拜上帝教”和今天的“邪教”有不少相似之处……等到而立之年翻开《剑桥中国史》和黄仁宇等外藉华人所写的中国史时,又发现义和团攻打外国使馆和教堂的行径触犯了国际公法,是“野蛮人”的暴行;“鸦片战争”后中英签订的《南京条约》并没有“鸦片贸易合法化”这一条(英国佬 不会傻到公开承认自己的“毒贩”身份);在随后的历次中外冲突中中国也并非总是站在正义的一边……
    基于多方面的原因,上世纪我们的历史教科书对真实的历史作了部分有利于“爱国主义教育”的取舍和删改,尤其是中国近代史部分删改的幅度较大,“暴力”和“仇外”贯穿整个近代史的始终,最不明智的删改是讴歌洪秀全的“邪教”暴动;把和阿富汗的塔利班异曲同工的义和团暴力歌颂成反帝反封建的“爱国民主运动”。至于把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英法联军之役”说成是“第二次鸦片战争”;在《中英南京条约》里加上“鸦片贸易合法化”之类的“小把戏”就不胜枚举了……
    既然日本政府更改历史教科书的行为与“爱国主义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我们更改历史教科书也不见得是什么“爱国”的表现。我想不出更改历史教科书对中华民族有什么正面作用,负面作用到能想出一大堆:正是大篇幅地删改中国近代史,鼓动“暴力”和“仇外”,使中华民族一度盲目排外,在上世纪的黄金时代在国际上陷入空前的孤立,不能客观地认识西方文明的健康合理部分,借鉴英美现代化的先进经验,不能共享人类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期。当世界各国在科技革命的浪潮中高歌“西进”时,我们却在搞“反右”“浮夸”和“文化大革命”,扼杀民族的智慧和社会生产力。删改义和团历史的直接恶果是促成了与义和团运动极为相似的“文化大革命”,中华民族再度陷入集体的疯狂,文明、理性和科学受到空前践踏。中国在建国初期实力胜过日本(小日本当时是一个废墟瓦砾国),六十年代日本迎头赶了上来,并利用中国在文革时期的“孤立”和瞎折腾快速拉开两国的距离,到了七十年代则遥遥领先,把中国远远地甩在后面。删改近代史,鼓动“暴力”和“仇外”的恶果直到今天我们仍能强烈地感受到,当中国新一代有责任心的领导人韬光养晦,锐意发展经济,尽量不卷入国际冲突,在个别突发的国际摩擦中不扩大事态,不和某个经济军事强国明火执仗地较劲时,往往受到来自中下层官员和民众的责难误解,明智的决策被误为“软弱”的表现。因为盲目仇外,不尊重国际游戏规则,我们在和西人打交道时就无法做到“心平气和”“通情达理”,经常在不该强硬的时候“声色俱厉”。至于不愿正视自己的劣势,沉浸于“四大发明”和“五千年灿烂文明”的自欺欺人行径,使我们的民族失去了“认错”和“自省”的能力,民族的整体素质也因此得不到有效地提升。
    美国是今天的世界最文明富强的国家。我们的世界史教科书用了大量的篇幅讴歌美国的独立战争和美国资产阶级革命(美国内战)。前两年看了一本美国人写的《美国史》,关于独立战争和美国内战的篇章里看不出美国人的任何英雄业迹。在美国人的笔下,独立战争似乎是几位职业革命家“阴谋”的作品,英国人在这场战争中有很大的“委曲”和“无辜”。至于美国内战,失败的南方人似乎站在“正义”的一边,南军总司令李将军则是用兵于神的悲剧英雄;得胜的北方人则很有点象幸运的“小丑”……美国人能客观地正视自己的过去,不知道美化自己的历史,更不怕暴露自己的阴暗面,但此举丝毫也不会损害美国的“爱国主义教育”,你听说过美国军人在战场上投降和当卖国贼的事件吗?
   
    综上所述:更改历史教科书与“爱国主义教育”的初衷背道而驰,为了提升中华民族,使之在未来的世界真正卓尔不群,让我们归还历史的本来面目吧。
   
   二00五年四月十五日
(2010/08/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