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牟传珩:金融海啸重创下的中国“两会”——北京唱响“最危险的时候”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牟传珩: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牟傳珩︰走進“民主牆”歲月——重訪古堡式“歐人監獄”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破解邓小平镇压“民主墙运动”密码
·牟传珩:“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牟传珩:近期北京政治逆流阻击战
·牟传珩:八九学运的政治遗产 —— “请愿书”催生中国演变
·牟传珩:北京能拒绝 “三权分立”吗?——给中南海补堂普世价值课
·牟传珩:公民力量新集结——民间迎战官员“最牛反问”
·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牟传珩: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
·牟传珩:渴望变革的政治冲动——“八九学运”序幕的拉开
·牟传珩:火蔓中南海——央视之灾后续发酵
·牟传珩:中国公共危机引爆进入倒计时——北京“核心价值”遭遇“草泥马”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牟传珩:中国是一壶正在烧沸的水——石首群体性事件启示我们什么
·牟传珩: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
·牟传珩:刘晓波被捕玄机政局解读
·牟传珩:民众“围观起哄”考问制度死局——石首警民冲突再爆“草泥马”怒吼
·牟传珩:新疆“7•5”事件政府难辞其咎
·牟传珩:维族仇汉情结渊源——“王震思维”难求新疆稳定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牟传珩:官方操控舆论之害——评政府处理“7•5”事件的新闻策略
·牟传珩:企业老总为制度殉难——中国产业工人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中共政治局会议最新出牌——十七届四中全会应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北京向NGO组织开刀——“公盟”大喋血伦理辨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的现代化转型困境——北京发展模式错在哪里?


   
   写在前面
   
   当今时代,全球民主化和平演进日新月异,而中国的现代化转型步履艰难,社会腐败加剧,民怨沸腾,执政者至今都在坚持两个“绝不”。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官方始终固守于已是千疮百孔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窠臼难以超越。

   
   作者曾在《“雅尔塔”格局大崩溃》一文中,揭示了作为资本世界扩张反题存在的“共产主义幽灵”,注定被社会文明演进所埋葬的历史宿命;又在《北京发展模式”何去何从》一文中,得出了“中国特色”30多年的改良试验已经走向了死胡同的现实判断;更在《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一文中,完成了中国将不可避免地被世界现代化进程所整合的逻辑推演。而本文旨在运用科学证伪方法,将当今“中国发展道路错在哪里”这一根本问题,押上澄清原则建构起的认识论手术台,以进行还原追究的理论剖析与普世价值的再审视。
   
   一、马克思主义开错了药方
   
   马克思是德国一位富有反抗精神的中产阶级犹太人,毕生以批判哲学为价值依据。马克思主义则是人类对抗历史时期反映阶级斗争思潮的一种集大成的烟筒围墙工业政治学说,诞生于西方资本原始积累后期的工业社会。那时社会矛盾异常激烈,资本的扩张不断吞食大量土地,迫使众多农民沦为无产者,进而刺激了工业社会的两级分化与劳资冲突。这种尖锐对抗的社会现实,成为马克思这位革命派理论家思考、批判的对象。然而,马克思主义过分地把注意力集中在批判资本化社会的铜臭与血腥,和揭露私有制的罪恶与腐朽,并借用了费尔巴赫式的推理方式,得出了文明化的社会本质就是阶级斗争的结论。
   
   马克思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占有条件下的价值增殖过程,就是把劳动者变为人格化工具,把资本家变为人格化资本的过程,私有制扭曲了人性,使人变得自私、贪婪、虚伪、肮脏。因此,他以教主的身份,宣布要彻底消灭一切私有制和剥削者,埋葬整个资本主义制度,以“解放”全人类。然而,怎样消灭私有制和剥削者?《共产党宣言》给出的药方就是进行暴力革命,实行共有制与无产阶级专政。因此,“共产主义幽灵”,其实就是一种用暴力掠夺一切私有财产为实现方法所推行的主张及其运动,并由此形成了暴力革命国家政治制度与意识形态。在这类国家中,政治上以阶级专政名义取消了人人平等与个体自由;在经济上以主体虚置的“公有”幌子,取缔了财产私有的合法性;在文化上,则用分裂对抗哲学割断了“人本主义”的普世化发展。
   
   尽管马克思本人并未主张在一国,特别是落后的农业国家进行这样的掠夺革命,但马克思主义偏面夸大资本主义生产、交换、分配与消费关系的腐朽,而忽视了他所称的资本主义制度导致生产力的高速发展,人文创造精神的自由发挥,社会财富的丰厚积累,为许多无产者提供了就业机会,为他们最终成为有产劳动者提供了条件,为社会福利制度和保障体系的发展提供了经济基础。同时,这种“资本主义”社会还由于经济上的自由交换,平等互利原则,促进了政治上的民主化发展,使劳资妥协与合作成为现实,政府可以借维护平衡企业劳资双方利益,使阶级冲突不断淡化。今天可以断定,世界上愈是资本主义制度先进的国家,其劳资关系愈是具有合作性和建设性,反之,越是当今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劳资关系越是紧张、对抗,工人地位与待遇也越是低下。
   
   基于上述,共产党人处于主观性理解的关于资本主义制度已经“腐朽”、“垂死”(列宁语)的武断是多么荒谬。 共产党人用暴力掠夺、“输出革命”建立起来的主张及其运动,最终被以柏林墙倒塌为标志的历史演进和全人类共同捍卫的普世价值所埋葬。如今,仍有人发出苍白无力的辩护,声称那是斯大林主义的失败,而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失败。然而,无人能够否定,要暴力消灭私有制、剥削者的政治信念,正是来自于原始马克思主义原理本身。尽管有人认为马克思主义消灭私有制是以经济发展条件为前提的,认为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偏执于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而不顾其经济发展条件。其实这两者都不是原汁原味的马克思主义。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是经济发展条件论与暴力革命推动论的结合。否则既无法说通马克思“一国不能实现社会主义”的观点,也无法解释《共产党宣言》以及马克思对“巴黎公社巷战”的肯定与支持。
   
   中国在如此落后的农业社会中,搞“农村包围城市”“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半个世纪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中,以“公有”的名义侵占一切私有财产,为消灭私有制和资本家牺牲了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其精神依托据说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及其发展道路,并被武断为是“中国人民的必选择”,竟然还破天荒地写进了宪法。结果这种道路被社会实践一再验证,不过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胡同。于是,中共开一次党代会,用所谓邓小平的“猫论”,就可以把资本家再请回来,给剥削者戴红花,而且土地包给农民,国家成为地主,“社会主义救中国”变为“资本主义救中国”。于是,中国特色的“北京模式”,开始了打着“社会主义”招牌,推行只引进资本家剥削,不接受独立工会制约;只要政府管制,不要民间社会对治的;只接纳资本扩张全球化,不接纳普世价值全球化的发展道路。
   
   二、退守到“邓小平理论”意味着什么?
   
   马克思主义开错了药方,毛泽东思想误之太远。今天的中国共产党人还能拍着胸膛说他们的使命就是消灭私有制和剥削者吗?如果不是,那么他们入党的动机又是什么呢?于是北京大学哲学教授跳楼自杀了。在理论上,那些养尊处优的官方御用文人再也不能为新一代中共领导人拿出新东西来。民主老战士范子良先生在给我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在我正写此信时,听到自由亚洲台一则消息:中国社科学院副院长罗迅(音同)率领一个中国哲学家代表团访问美国,在哈佛大学作哲学演讲时一派陈词滥调,毫无半点新意,受到听讲者一片唏嘘声,出现尴尬局面。出席听讲的王丹、王万顺为不使演讲者难堪而未发言,在美的哲学界前辈新儒学代表杜惠氏教授也对中国大陆哲学领域里的倒退深表惋惜之情。看来共产党不光在政治、经济,且在哲学等学术领域里也创造不出什么新鲜东西来了。”
   
   今天,中国社会已全面陷入旧理念瘫塌的危机之中,人们精神迷茫、麻木、恍惚, 本能地厌误政治,任何“革命情结”、“理想主义”都难以唤醒人们的热情,以至于道德滑坡、教育污染、贪污腐败,拜金主义、反理性主义等泛滥,人们的思想、政治、伦理乃至生活方式各领域都缺乏一种新的精神面貌来适用时代的变化,整个社会处于一种互不信任,关系松懈的不谐和状态。迫于此,官方搞出“特色社会主义”的“邓小平理论”,并将“三个代表”与“科学发展观”都放进这个筐子里。众所周知,邓小平是个适用主义者,有的仅是片言只语,现说现用的政策口号,有什么经得起推敲的指导性理论体系可言,充其量不过是“猫论”“石论”“不争论”。
   
   所谓“猫论”,也即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市绘哲学,大凡唯利是图者都深谙此道;所谓“石论”,是典型的盲人思维,中国改革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思维指导下进行岂不可悲?所谓“不争论”,不过是理论上的逃跑主义,这充分印证了邓在理论战线上既不是被称之谓“右”的对手,又无力回答“左”的辩诘。因为他既要打社会主义这面招牌,又要进行偷梁换柱的修正。因而,这种理论当然也就难免被马克思主义左倾弟子们批的体无完肤了。前些年来,紫禁城里禁不住连续炮制的极左“万言书”,以及如今的“毛左”兴起就是例证。由此可见,当今执政者退守到“邓小平理论”,意味着理论上的贫穷与精神支柱的倒塌。
   
   三、执政者的政治行为与经济行为处于尖锐冲突之中
   
   既然这个国家的精神支柱已经瘫塌,必然导致执政者的行为错乱。中共本来是以实现公有制为立党之本的。他从诞生那天起就自誉为无产阶级政党,代表工人阶级,其进行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等所有政治行为,都是以此为依据的。然而,他们今天却在“四项坚持”的政治行为下,开始动摇赖以执政的经济条件——公有制。“邓小平理论”30多年经济改革的实质,就是进行以“经济人”(亚当.斯密用语)为导向的市场化改革,对公有制进行股份化或私有化的蚕食性改变,和鼓励剥削,保护发展民营企业家利益,并使权力与资本结缘,使大量国有资产流向官僚特权阶层。由此导致社会两级分化,分配体系紊乱,造成社会不公的严重后果,进而激化了劳资关系,使大批工人失业,无产者论为无饭者。这导致了眼下中国大陆恶性公共事件频生,从校园血案到富士康员工连跳,特别是罢工浪潮此起彼伏,工人群体揭竿而起的局面。这中发展道路,当下被官方称之为“北京发展模式”。正是如此“发展模式”中依然坚持对抗哲学、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便陷入了其政治行为与经济行为的尖锐冲突中,陷于了是代表工人利益还是代表资本家利益,是无产阶级政党还是资产阶级政党的两难境地。然而这又是马克思主义原理所解决不了的。
   
   中共一方面需要新生资产阶级在经济领域里的等价交换观念和对利润的自由追求,一方面又在政治上压制他们的民主自由要求;一方面声称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一方面又把他们伦为社会最低层的人。曾有一位独居慧眼的英国记者在的《星期日电讯报》上挖掘了中共在外资企业中的态度:“工会几乎被禁止开展活动,原因是害怕吓跑还在的资本家”。由此可见,在这个国度里“工人阶级的政党”竟然剥夺工人的抗争权,可见其认识颠倒,行为错乱到何种地步?无情的历史最终将迫使中共作出这样的抉择,是坚持以“经济人”为导向的市场经济改革,放弃无产阶级专政信条?还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原则,放弃市场经济改革?在这样一种逻辑公式中,按共产党人的旧文明思维定式推理,不可能既是A又是非A ,更不可能“三个代表”。
   
   总之,中共政治权力赖以生存的社会条件正在逐步瓦解,其政治行为无可力转地将进一步萎缩。从逻辑上推理,公有制的改变,必然会导致以推行这一制度为已任的执政党丧失执政资格。
   
   四、人性自由与产权私有不可剥夺
   
   自然人是拥有共同本质规定,但不能互为附属或联体实现自己的单元智能生命存在物。由于人是单元存在的,所以人与人是互为独立的;由于人是不能附属或联体的,所以必然是相互平等的;又由于人是具有自由意志的智能生命物,所以人又必然是自由的。这是人类区别于其他物种的特质,也是自然存在的客观理性。由此可见,独立、平等、自由三点成圆,缺一不可,是存在对一切自然人生命实现圆过程的规定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