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抗议封杀郭德纲100816]
孙文广文集
·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年3月24日
·软禁中的赵紫阳2005年2月4日
·反对倒退 抵制逆流——抗议封锁清华BBS之二2005年3月27日
·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致全国人大政协公开信2007年10月23日
·从“光荣革命”到“橙色革命”——浅论非暴力革命2005年3 月1 日
·访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4/2
·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纪念四五运动29周年2005年3月30日
·英雄山上祭紫阳——四五清明纪事2005年4月10日
·盼国共会谈促两岸媒体交流2005年4月23日
·自由先于民主——再论连战北大演讲2005年5月1日
·我不愿加入政党的说明——读王丹文章有感2005年5月10日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2005年5月14日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前中国右派联名要求中共反省道歉70129
·宪政、限政、限制共产党70130
·反右受害者索赔 老人们觉醒70201
·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兼说山东商报急停连载70207
·禁书与《出版法》702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议封杀郭德纲100816

   
   
   近几天,国内反“三俗”,官方媒体发起了批判相声演员郭德纲的“运动”。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央视CCTV把矛头对准郭德纲,《人民时报》发文章说:“郭德纲把自己骂下了舞台”。中国曲艺家协会党组书记姜昆指责郭德纲会“遭到公众的抛弃”。BBC记者说:郭德纲成了“运动的靶子”。 南方周末报道:随后郭德纲“节目在北京台停播,其作品在图书市场下架,而《德云社》也进入了停产整顿,郭德纲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种种迹象说明,中国的强势集团要封杀郭德纲。
   
   (一)相声的灵魂是讽刺丑恶,揭露时弊

   郭德纲是中国的著名相声演员,他的很多段子广受观众喜爱。有些段子,引起人们思考深层问题。传说有一段郭德纲自称“不让播的段子”内容如下:
   
   “这年头,警察脾气特横,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越看越像流氓;流氓啥事都管,组织纪律性不断提高,越看越像警察。你能分得清,谁是警察,谁是流氓吗?
   
   这年头,官员黑手常伸,得拿就拿,得搂就搂,越看越像小偷;小偷衣冠楚楚,风度翩翩教养十足,越看越像官员。你能分得清,谁是官员,谁是小偷吗?
   
   这年头,导演生性风流,玩了这个,再玩那个,越看越像色狼;色狼和蔼可亲,循循善诱诲人不倦,越看越像导演。你能分得清,谁是导演,谁是色狼吗?
   
   这年头,流言飞遍天下,基本属实,极少掺假,越看越像新闻;新闻一屁俩谎,隐瞒真相胡吹乱侃,越看越像流言。你能分得清,哪是流言,哪是新闻吗?
   
   这年头,电影枯燥乏味,从头到尾都是宣传说教,越看越像政治广告;广告越拍越精,画面优美引人入胜,越看越像艺术电影。你能分得清,哪是电影,哪是广告吗?”
   
   郭德纲这样的演员,讽刺当局,揭露丑恶,当然不会受到上层的喜爱,上面示意,打手到处都是。多年来社会上有个顺口溜:“我是D的一条狗,站在D的家门口,D教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咬几口”这是打手的写照。
   
   相声的讽刺是其灵魂。8月12日 “报刊文摘”上登了一幅漫画,刺猬宝宝问他妈:“自从我剪了刺,别人都来欺负我、嘲笑我”,这形象的说明了过去几十年中国的相声和小品脱离了讽刺灵魂,走进死胡同的根本原因。
   
   
   (二)中国为什么出不了文艺大师
   
   温家宝曾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文艺大师,看来总理为大师出世而焦虑。为此我在2007年2月写了一篇《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的文章(见网上《孙文广文集》),在《伶人往事》中章诒和女士既描写了1949年之前中国文艺界的繁荣,也揭露了在这之后的悲残经历,著名艺人,有的自杀,有的潦倒,数以百计的戏目剧团被封杀、解体,泥石流下,何谈大师?
   
   20世纪在中国文艺遭封杀的事例层出不断,40年代延安整风,王实味因为写了一篇《野百合花》,讽刺当时的领导人: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结果遭到围剿,最后被枪决。
   
   1949年后的五十年代,先是全国批判声讨电影《武训传》,57年把一批著名的作家刘宾雁、流沙河、王蒙等打成黑五类,使他们沉默22年。“文革”中文艺受到全面的封杀,最后只留下了九个样板戏,“文革”结束,80年代出了一批较好的电影,像《芙蓉镇》等,也有一批讽刺“文革”的相声很受欢迎,中央极左派忙着出来打压,反对“自由化”、“精神污染”。白桦写的《苦恋》,内容是揭露“文革”黑暗,结果受到自上而下的批判,封杀。 全面围剿。当时关在监狱中的我,实在看不下去,愤愤不平,1981年写了两篇“上书”一篇叫《关于“香火熏黑的佛像”——对批评《苦恋》的反批判》、另一篇是《讨论《苦恋》及有关“批评”的建议》,这两篇都是为白桦鸣不平,(已收入香港出版的《狱中上书》)。
   
   今天批郭德纲和当年批白桦很类似,都是杀一儆百,要把文艺纳入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轨道上去。不同的是当年批白桦是说他“反党反社会主义”,今天批郭德纲是说他搞“三俗”。有人问,现在有些演员的俗气,比郭德纲有过之而不及,为何他们可以上春晚,红得发紫,善于拍马逢迎,歌功颂德的演员都是当今的喜爱,他们常得奖励,倍受推崇,名利双收。郭德纲之“俗”与他们有天壤之别,现在却受到全面封杀。
   
   有正义感的人们应该为郭德纲仗义执言。郭德纲做为一名相声演员有他创作、演出的自由的权利,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郭德纲不是没有错误,出现一些分歧应该摆事实、讲道理解决,如果犯了法要依法处置。任何仗势欺人,依靠垄断的权力封杀异见的行为都应受到谴责,甚至受到法律的追究。
   
   在中国,在文化专政下是无法出现大师的。
   
   
   (三)艺术应该雅俗共赏
   
   现在有关领导,要反对艺术的三俗(庸俗 低俗 媚俗),何谓低俗、何谓庸俗各人解释不同。艺术当中有比较高雅和比较通俗的,发展艺术应该有个雅俗共赏的氛围。高雅有高雅的市场,通俗有通俗的观众,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欣赏。雅俗之间可以包容共存,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要强求一律。两者不应该偏废。对京剧,有人欣赏,有人看了就睡觉,古人有云:君子不夺人之美,不强人所好。社会大众当然欢迎那些讽刺丑恶揭露黑暗的作品。有些人劳累一天回到家中,想看些通俗、逗乐、搞笑的节目。为什么不可以?
   
   
   (四)艺术的生命是自由
   
   发展艺术,繁荣文艺,最重要的是:保障创作自由,演出自由。习惯于专制的人去管艺人、去领导文艺,那是文艺的灾难。
   
   自由是艺术的生命,谁要剥夺了作家、演员、观众的自由权利,那就是历史的罪人。聪明的领导人,应该尊重民间喜好,不要为文艺打造样板、制造清规戒律。2010年又出现了围剿郭德纲的事件,说明当局对待文艺,仍然没有端正态度。仍然没有养成尊重文化人权的习惯,仍在坚持专政思维
   
   一个政权,如果它既不能接受法治的监督、制约,也不容忍文艺的讽刺、揭露,那么最后等待它的只能是彻底的腐败、腐朽,即使其外表被粉饰得多么伟大、辉煌,也逃脱不了坍塌的命运。让它最后倒下的可能是一根稻草,一阵微风,或者像雪崩前的一声枪响、一声怒吼。不论是古罗马、清王朝或苏联,其崩溃的主因都是内部、整个机体的腐烂。
   
   2010年8月16日 于山东大学 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2010/08/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