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生存与超越
·[zt]悬崖上的中国楼市 (2016 04)
·[zt]中国最大的危机:人性危机 (2016 04)
·[zt]谁让全民成了牺牲品?(2016 05)
·[zt]瓷器村食堂的故事(2016 05)
·[zt]从出租车暴力谈底层的逻辑(2016 06)
·[zt]房地产开发商说出了真相(2016 07)
·[zt]改革难在触动政府利益 危机会不断出现(2016 07)
·[zt]从英国退欧看中国的处境(2016 07)
·[zt]关于中菲南中国海仲裁案,我们需要知道些什么?(2016 07)
·[zt]中国海洋权益争端漫谈(2016 07)
·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判断与预测 (201610)
·[zt]我们今天如何评价朱镕基?(201611)
·[zt]军分区副司令的心声:我为什么提前退休(201611)
·[zt]为什么说医改是失败的!(2017 02)
·丁酉年中国房市狂想曲[2017 03]
时评(国际)
·听“歪歪”老师讲“邪门歪道”(2003)
·经济“虚拟化”与金融垄断(2003)
·全球化的困境与可能的前景(2005)
·美国政府的财政机制及其可能的前景(2007/06)
·美国的次级按揭危机与2008年的两场战争(2007/09)
·处于行为取向转变中的美国--从美国的道德困境看未来走向(2007/06)
·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列出的美国走向金融灾难12步(2008/02)
·2008年之后美国会怎样拯救自己?(2008/03)
·[转贴]下一场风暴6月开始(2008/04)
·[转贴]美元与信贷危机(2008/04)
·[转贴]中国投资美房债巨亏被质疑(2008/07)
·[转贴]金融危机本质:美国过度消费和中国生产过剩(2008/09)
·[转贴]全球经济滞胀的可能性大于通缩(2008/10)
·[转贴]全球流动性匮乏:一个真实的假象(2008/10)
·政府真的想好了吗?——也谈新“土地改革”(2008/10)
·[转贴]拒绝“世外桃源”--美国MALL文化的衰亡(2008/11)
·[转贴]美联储救市代表大投机资本,挤压劳工和实业(2008/12)
·[转贴]别了 美国式发展道路(2008/12)
·[转贴]勿把更深的痛苦留给明天(2009/02)
·[转贴]奥巴马拯救不了美国(2009/03)
·[转帖]奢华的迪拜(2009/05)
·[转帖]反经济理论:美元为何不跌反涨(2009/05)
·[转帖]海地濒临崩溃边缘(2009/05)
·[转帖]美国人伤疤没好却忘了痛(2009/05)
·[转帖]下一轮金融危机将爆发在货币市场(2009/05)
·[转帖]世界经济进入滞涨时代(2009/06)
·[转帖]全球危机的最坏结局(2009/06)
·[转帖]美国产业空洞化和金融崩溃(2009/06)
·[转帖]宋鸿兵对话弗格森:我们对当前金融局势很悲观(2009/07)
·[转帖]加州的现状是否是在预示美国的未来? (2009/07)
·[转帖]中经访谈-对话宋鸿兵(2009/08)
·[转帖]美国金融危机是三周期叠加不可救(2009/08)
·[转帖]美国未来的国家政策(2009/09)
·[转帖]雷曼兄弟崩溃一年后,发生了哪些改变?(2009/10)
·[转帖]美失业好转或拖至2011(2009/11)
·[转贴]美国借货币战争驱逐全球资本回流(2010/06)
·从一则新闻窥测未来美国战略转变的可能[2010/06]
·[zt]美国家庭的经济苦痛 将会越来越糟(2010/07)
·[ZT]华尔街下一步进攻计划 (2010/08)
·[zt]美国经济结构的调整及前景(2010/08)
·[zt]美军要搞“气候战”(2010/08)
·[zt]波士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已经破产而我们并不知情(2010/08)
·[zt]制造业开始回流美国(2010/08)
·[zt]通胀全球化(2010/08)
·[zt]IMF:全球就业危机恐引起“社会大爆炸”(2010/09)
·[zt]2011年春季世界经济与金融系统趋向严重崩溃(2010/09)
·[zt]华尔街将怎样攻击日元(2010/09)
·[zt]奥巴马表示美国学校需延长学年(2010/09)
·[zt]下一个全球定时炸弹是日本?(2010/09)
·[zt]奥巴马若想力挽狂澜则必需靠美元贬值实现(2010/09)
·[zt]量化宽松是通向地狱之路(2010/11)
·[zt]美国人好了伤疤忘了疼(2010/12)
·[zt]财金主笔:10个理由避开美股(2010/12)
·[zt]美国各州纷草拟苛刻移民法(2010/12)
·[zt]通用核心课程----美国中小学教育的改革(2011/01)
·[zt]粮价再创新高 联合国警告动荡年代来临(2011/02)
·[zt]从中东到欧美的恐慌 年轻人长期失业的危机(2011/02)
·[zt]平井宪夫揭示日本核电业惊天内幕(2011/03)
·[zt]西方逼迫印度还钱 印度反思购武对抗中国意义(2011/03)
·[zt]警惕日本金融大地震(2011/03)
·[zt]华盛顿正准备与中国长期冷战(2011/04)
·[zt]社会衰败是日本救灾与重建的最大挑战(2011/04)
·[zt]美欧控世集团优先实施“携俄裂中”战略(2011/04)
·[zt]美国参院揭华尔街乱象 高盛被指牺牲客户利益 (2011/04)
·[zt]阿拉伯记者眼中的变局(2011/04)
·[zt]美军退役上将:未来百分百将与中俄两国交战(2011/05)
·[zt]除非改革全球粮食系统 否则粮价还要翻倍(2011/06)
·由摊贩夏俊峰被判处死刑想到的(2011/06)
·[zt]分裂的欧洲:欧债危机能否推动欧洲走向联邦(2011/08)
·[t]美国评级被下调背后隐藏的巨大阴谋(2011/08)
·[zt]欧洲金融危机即将全面爆发(2011/08)
·[zt]新的货币战争正在打响(2011/08)
·[zt]债务危机下真实的美国:“穷政府+富企业”(2011/08)
·[zt]美元必将崩溃 越早远离损失越小(2011/08)
·[zt]第七次货币战争——洗劫日本(2011/08)
·[zt]美国金融战的策略(2011/08)
·[zt]欧洲经济危机的根源与进程(2011/08)
·[zt]70亿人口时代 地球准备好了吗?(201110)
·[zt]世界人口已突破70亿 多项地球底线濒临失守(201111)
·[zt]中国模式不可持续 美国再难也是老大(2011/12)
·[zt]中美对垒,美国准备出狠招了(2011/12)
·美国下一次经济危机的诱因是什么?(201304)
·[zt]禁止中国入内的俱乐部?(2013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

   作者:英国记者比尔·瑞恩

   

   【何新博客说明】以下内容是记者比尔·瑞恩(文中的B)介绍英国共济会高级成员一次重要的秘密会议的实录。这次会议于2005年6月在伦敦秘密举行,参加者为英国高层权贵人士,被采访者W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次共济会高层会议讨论了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问题。原文较长,拟分三部分在本博客发表。

   

   第一部分:会议时间与人员

   第二部分:会议议题(伊朗与中国,生物战与核战,消灭人口)

   第三部分:战争计划及任务(彻底消灭中国人)

   

   何新说:

   以上三篇博文不是神话也不是虚拟。其英文连接在本博关于第三次世界战争的博文中可以检索。请有心的读者自己检索。

   当代中国精英是有史以来最自私最愚蠢的一代。他们正高唱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泛市场主义”的美妙颂歌引导这个民族走向彻底覆败毁灭的深渊。

   就让我们继续娱乐到死吧——但是也许,这就是这个把最沉重的人口压力压在地球上的愚昧种族无可逃逭的宿命。一叹!

   ——我所提供的信息将只是想要帮助大家清醒一点。看清楚什么样的未来将会降临在我们身上。

   如此而已。也许日本人可以得救?这回不是由于意识形态和信仰的问题,而是肤色和种族决定一切。黑眼睛黄皮肤的最终都将难逃厄运——无论是什么统派或独派,只因为你的肤色与种族就是你的原罪。悲夫!

   

   (一)这次秘密会议的时间是2005年6月,参加者是英国高层的一些精英人士

   

   B(采访人比尔·瑞恩): 我很感谢你为我们带来这些资料,我一看到你的书面内容就立刻明白了——你有一些具有重大意义的信息需要和大家分享。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世人听到你的声音,使他们得到足够的信息和知识,能够理解你所说的内容之重要性。然后在一个更大的范围综合人们所知道的相关信息——以便全面分析情况,使我们大家了解未来的局面。

   作为一个开场介绍,我想你能不能先大概讲一下你想要说的内容,包括:关于你个人的背景,包括你的过去……大概讲一下你觉得可以告诉我们的内容就行。比如你今天所要讲的这些内容,你是作为一个什么身份的人而得到的?

   

   W(匿名被采访人): 好的。那些资料我已为你解释过了。我觉得这也许并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因为有些内容相当一部分人可能已经从互联网上得到相关信息了。如果说我说的这些内容有什么特别的话,那就是我的信息都是第一手信息,并且我会把它直接传达给你,由你继续传播以便让更多的人了解。我想这就是我的目的。我曾经在英国军队里工作了很长时间,后来在伦敦市政府有一个比较高的职位。在以上两个部门里,我对一些正在秘密策划中的,属于一个秘密社团的事件得到了解。我不认为那些事件是基于整个国家利益或者为我们全社会利益而策划的——事实上根本就不是;那些事情仅仅是与一个只在乎他们自身利益的社团相关的,而且他们正在促使一系列事件在未来发生。

   从后来所发生的事件——我清楚地看到他们的努力相当成功。而且我觉得,就我所知道的情况来说,他们要全面发动的时间已经临近了。

    因此,我要讲述的事件确定有一个时间表——我们现在已经接近了一个关键时刻。我非常清楚这一点。我带来的信息就是要提供充分多的实质性材料,让每个人自己可以去思索其意义。

   至于这些内容的真实性,我想告诉你——我要讲的全部是真实的,完全是我本人的亲身经历,并且是我现在所要与大家共享的经历。

   B: 是的。但希望你能把你当时坐在那里开会时得到的第一手信息和你自己的某些主观看法区别开来。区分一下信息的来源是至关重要的。

   好。现在,你可不可以先透露一点你所提到的那个小组的详细情况。这些人自称自己是属于什么群体?其他人如果看到了今天你说的这些信息,会不会联想到其它地方的信息,而能知道他们到底是哪些人?

   

   W: 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究竟应该怎么描述这些人,我现在想称他们叫做“兄弟会”。但我也认为他们其实更像一个“超级政府”。另外还有其他可以形容他们的名字,其中有些是贬义的词语,而其实贬义的名字正是他们所应得的名字。[笑]但我认为最佳的、最合理的描述方式,还是应当使人们能够明白,这一群人更像一个超级政府,他们能够干凌驾于政府之上的事。

   B: 你说的这些人只是英国人,还是世界各国的都有?

   

   W: 在我所参加的这次会议上到场的全部只是英国人——其中有些人在英国是众所周知的公众人物,大部分老百姓都认识他们。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是英国的代表性人物。

   B: 那么他们是政治家?或者他们也是"贵族阶层"的代表——可以这么说吗?

   W: 是的,其中有一些正是英国的贵族(或王室?)成员,还有些人至少也有贵族背景。其中有一位是非常资深的政治家。另外有两位,一个是从警方来的高层人物,另一个从军方来的,也是国家的知名人物,他们目前都是担当现任政府顾问的关键人物。

   

   B: 关于这个会议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不是英国的两党都有人参加了?

   W: 不,出席会议的这些资深人士仅仅属于英国的右翼政党——保守党。

   

   B: 哦。那么从美国人的角度,这些人相当于共和党人。

   W: 是的。

   

   B:所以你说,这是一个内部的小组。它在英国的职能,如果用美国人能理解的说法——是否就像美国人所说的“影子政府”。你提到的那些政治人物或者与警方有联系,或者与军方有联系。那么他们与美国的军方有联系吗?

    W: 有。

    B: 哦。

   W: 有一位出席这个会议的重要的军方人物,虽然已经退休,但他仍然担任着政府的高级顾问。

   B: 好。你有没有听到或者你知不知道教会机构,梵蒂冈或世界上任何宗教组织参与其中呢?所有提及的这一切,是不是也与他们所制订的规划的某些部分相关?

   

   W: 不,完全没有关系。但我知道是英国的一个神秘会社,跟所发生的这一切事情是串通一气的,可以说完全是同谋。

   B: 好。你谈到英国的神秘会社——是不是你想说英国的这个会社和你在伦敦这次会上见到的那批人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W: 当然,是直接的关系,任何人都能看出这一点,这太明显了。

   B: 啊。那你说的这个神秘会社是不是就是共济会啊?

   W: 对,就是它。参加这个会议的每个人都要经过共济会的审查,然后才能相互认识,建立联系。你知道,世界上的共济会存在着不同的等级。大多数的共济会普通成员并不真能知道多少真实情况,他们只是在会里做事,做具体的工作,也从这个"俱乐部"里得到一些好处。共济会有很多不同的等级。有人把这种等级叫做"学位"(degree),或别的什么。

   但是,共济会内部肯定有一个人名录——表明谁可以被信任,谁可以被召集参加会议,谁可以掌握实权,谁能得到更大的权力,都有区别。这些特选的人士彼此吸引,他们聚在一起,因为他们都抱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但这并不仅是因为他们属于共济会。你知道。共济会这个平台就是用来吸引同类,但每一成员并不能够代表它。

   B: 请你更清楚地解释一下?

   W: 好,我觉得最好的解释是——共济会,据我所知,只是某些特殊人物的工具。这个平台使一些人们可以悄悄地走到一起,秘密地关起门来,彼此认识,相互沟通——感觉安全与放心,知道在这些会议上所谈论的内容不会传到外面去。然后一级一级自上而下传达,事实上就是存在一个分隔为不同层次的共济会体系。我接下来将要谈到的这次会议,在整个共济会组织里面并不能算是一个最高级别的会议——当然,对我个人来说它其实足就足够高了——但肯定还有某种更高级别的平台。因为在我们的会议上所谈论的内容,其实都是已经在最高层被讨论过、计划好的事。那天人们在一起只是要碰头交流一下,看看实施的进度怎样了,只是需要确定事情的发展是否没有偏离预定的轨道,如此而已。

    B: 那么说来,事实上,一切计划其实都已在一个比你们这个会议更高等级的会议上被决定了——你是这个意思吧?

   

   W: 对,正是这样。从我听到的内容来判断,与会的这些人并不是能够做出决策的级别,他们仅仅是执行者的级别。他们这个级别的人只是需要碰头讨论如何贯彻决议,还有些什么事要做,什么事已经完成了而已。然后大家散会,再回去继续干他们每个人该干的,这就是那次会议的作用。

   

   B: 明白了。那么你是亲身参加了这样的一个会议?

   

   W: 对,就是这次会议。

   

   B: 那你究竟是以什么身份和资格而参加这次会议呢?

   W: 纯属意外!我本来以为那只是一次普通的例行集会,我是从电子邮件上收到通知和名单,但名单上面有那些公众熟悉的名字,而我的名字也列在上面。

    那时,是因为我在伦敦市担任着高级的职位,我想这是我被选定参加这个会议的原因。只是当我去参加会议时,发现地点和以前我参加过的会址不一样,是在伦敦同业公会场地上召开的,相当不寻常。他们邀请我,也许是因为我的地位已经足够高——他们认为我理应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B: 是他们认为充分了解你才会叫你去的吧?他们认为你会是他们可靠的帮手。

   W: 是的,我一直是他们得力的工作者。在我那个级别的工作方面,我曾经是一个做过很多实事的人。

   B: 明白了。

   W: 他们就是那样看待我的,可能一些人已经观察我一段时间了,也许是他们之中最资深的人士。我注意到,在那个小组里面,大家都是彼此直呼对方名字的,而不必称呼对方的姓。

   此前我也经常获邀出席各种集会,包括社交宴会,诸如此类,所以我跟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很熟悉的。所以我以为这只是一个亲密的、专业的集会。我本来并未感觉这次会议有任何异常,没有意识到他们是为什么和他们要做什么,虽然他们所策划之中的那些事件的警钟马上就要敲响了——但是最初来说,我忽略了,我只是后知后觉。

   

   B: 你曾说这个会议上,与会者大都是你本来熟悉的,你以前和他们一起参加过其他会议。但为什么你认为这次会议与以前那些会议不同?难道只是因为它是在另一个地点,议程也不同,虽然与会者仍和以前基本上是同一批人?你是这个意思吗?

    W: 不,不是。我只是认识一部分与会人士,而并不是全部。这个会议大约有25到30人。刚开始一切都很平常,你知道吧,就是大家见面打招呼,互相寒暄一下。没有任何奇怪的事情。但当会议开始后,开始正式讨论议题了,我才感觉大吃一惊。

   B: 这是不是一个正式的圆桌会议——有会议记录和其他会议也准备的东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