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家庭教会
·按立长老(2)
·按立长老证书
*************
*************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
***
·耶稣手握宇宙论
·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耶稣终极榜样论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科学与存在上帝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科学与信仰耶稣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我要为主去工作
·致信中国福音大会2011
圣爱团契的洗礼
·圣爱团契王志新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胡石根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严正学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董继勤弟兄受洗(图)
·王志新受洗前被按手祷告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末了,他只问了一句:“爸爸你好吗?”
   
     刘晓光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我。我明白了什么叫父子情深。开始自责不该不让他们父子相见。
   
     回来的路上,孩子一直一言不发。下车的时候,他忽然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妈妈,以后我不当警察了!$$%
   
     $$%为什么?$$%
   
     $$%警察不光抓坏人,也抓好人。我也不再想当律师了,律师根本保护不了好人。$$%
   
     我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心里隐隐地感到刺痛。
   
     转眼,寒假到了。我决定再带他去见爸爸。
   
     我们重又走上那曾经走过的路,走进那熟悉的大门。坐在那熟悉的接见室里。还是那样的场景,刘京生出来了,刘晓光抓起电话,刘京生微笑着看着孩子,不住地问,但是,令我惊异的是刘晓光的表情是木然的,没有眼泪,只是被动地刘京生问一句,他答一句。父亲说了几句,他就把电话递给了我。
   
     回家的路上,他一直盯着车窗外看,我问他:$$%晓光,你想什么呢?$$%
   
     他回过头,冷冷地对我说道:$$%妈妈,以后我不来了。你自己来吧。$$%
   
     $$%为什么?$$%
   
     他摇摇头。
   
     我下意识地抓紧他的手,眼泪$$%唰$$%地涌出眼窝。
   
     四、悄悄滋长的仇恨
   
     刘京生没有被抓的时候,他和他的朋友们每每谈论政治起话题,我都把他们赶出去,我不想让孩子听到这些政治的话题。
   
     刘京生被捕后,家里不断有人来,有慰问的,有来提供法律救助的。大家的话题不可避免触及政治的话题。每当这时,我总是把来人叫到外边去谈,我生怕孩子听到我们的谈话会对他的心灵产生不好的影响,我不想让孩子知道社会的黑暗面,生活中的龌鹾,也不想让孩子因为爸爸的缘故而背负心灵的包袱,我希望我的孩子像其他孩子一样快快乐乐地成长。
   
     刘京生被抓时,刘晓光还在念小学,知道内情的老师很同情我们,对孩子采取了保护的措施,从不提起他爸爸的事,也不让同学知道,努力不使他受到伤害。
   
     1995年,刘晓光小学毕业进入了中学,老师不知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刘京生的事,开始对刘晓光有了歧视。
   
     刘晓光爱画画,而且在小学时参加过中国儿童与西班牙儿童交流展出,但是,老师不让他给班里的板报画画,学校的文艺演出等社会活动也不许他参加。而且还时常用语言刺激和贬低他。
   
     刘晓光开始自暴自弃,故意报复老师。
   
     老师说不准向窗外扔东西,他随手就将一只水杯扔出去;老师在课上批评他,下了课他走到讲台前,用胳膊肘在讲台上用力一硌,硌出一个大窟窿。
   
     一次,为了发泄对老师的不满,他竟用拳头将门窗的玻璃打破,手都擦伤出了血。
   
     我开始担心,因为仇恨在伤害别人的同事也会伤害到自己。
   
     1998年,晓光初中毕业了,我决定一定要找一个远离我们生存环境的学校去读书。到一个没人知道我们家底细的地方去读书。我的丈夫走上了一条政治的不归路,这是我的无奈,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因此受到影响,甚至也走上这条道路。我要保护我的孩子。
   
     我送刘晓光上了一个远离市区的中学--温泉二中。这是一个寄宿学校。我希望可以让他隔绝社会,少受影响。那里没有政治歧视,没有政治的影响。
   
     我的一个亲戚在临近北京的河北蠡县中学教书,他建议我把孩子送到那里去,那里真正的远离北京的政治氛围。
   
     1998年11月,我把孩子送到了蠡县中学。
   
     五、为了孩子
   
     昔日,孟母教子三择邻,今日,我为育子三择校。
   
     蠡县中学远离北京,这是适合孩子成长的地方。
   
     孩子走了。我一人独处小屋,时常感到莫名的孤单。每当下班回家,我一人坐在点着昏暗的白炽灯的小屋中,心里特别的难受。
   
     看人家,夫妻畅叙,母子欢聚,再看我,孤灯伴影,孑然一身。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一切为了孩子。
   
     我知道,一个社会分配机制要公平,司法制度要公正,但我认为,对刘京生的判决是不公正的,我们家所遭受的境遇也是不公平的。1994年,我听说已经有说法,要对刘京生判决四年有期徒刑,可后来一个什么人讲了话,要求重判,就变成了十五年。
   
     这就是中国的司法程序!
   
     我管不了刘京生的事,但我要管好我自己的孩子。不能让他受到伤害,为了孩子,我可以付出一切。我在北京的公交车上做售票员,冬天顶着寒风去上班,夏天,冒着酷暑在车里,为了能多增加一点收入给狱中的刘京生和孩子,1997年我去了一个朋友的书店去打工,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到公交公司上班,下午四点下班后,又往书店跑,直到9点书店关张,我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家赶,进了屋往床上一躺,连洗脸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样的生活我坚持了一年。
   
     在这样艰难竭蹶的环境中,我和我的儿子晓光熬过了艰难的十年。
   
     孩子一天天长大,身高超过了我,看到这个站起来一米八的大个子,我心里充满幸福感和欣慰感--我的儿子终于顽强地长大了!
   
     在蠡县中学,他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学会了怎样与人交往,也学会了理解他的父亲母亲。
   
     2001年,刘晓光参加高考,被北京理工大学公共事业管理专业录取。
   
     我去监狱探视刘京生时,把这个喜讯告诉了他,他笑了,笑得眼角流下泪来。
   
     我也什么都没说,脸上尽量做出很平静的样子,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但是,我的心里翻腾得厉害。是的,孩子成长起来了,这其中倾注了我多少的心血,满含着多少艰辛的故事。我,一个普通的女人,一个对政治没有任何兴趣的女人,一个对政治迫害没有任何准备的女人,一个对生活充满浪漫幻想的女人,一个对家庭有着美好憧憬的女人,却凭空承受了多么沉重的政治压力。
   
     我没有辜负刘京生的期望,我没有愧对母亲的职责,我没有耽误孩子的前程,我没有屈服生活的压力。十年,我独自承担全部的生活重担,十年,我几乎完全忘却了自我,十年,我失却了太多生活的乐趣,十年,我的全部生活内容只有一个——保卫孩子!
   
     2002年4月29日星期一  
   中国北京海淀区中关村28楼201室
   电话:010-62540195
   
   (作者是刘京生的妻子,现居中国 北京)
    来源:[http://www.guancha.org]《观察》文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0年08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