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家庭教会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目录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一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二 基督精神将带领我们进入美好社会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三 社会发展中大脑前额叶起重要作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四 宇宙空间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能量库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一: 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表象能力的比较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附录二:神经症应是宗教信仰上的营养不良
**********前言与附录
**********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新婚夜党员抄党章能被歌颂而
·为了科学为了宗教信仰自由与宗教批判自由——为此我要筹办“北京徐永海脑科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因基督信仰,我们曾坐牢,时常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推举长老
·按立长老(1)
·按立长老(2)
·按立长老证书
*************
*************
·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居所
***
·耶稣手握宇宙论
·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耶稣终极榜样论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
***********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科学与存在上帝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科学与信仰耶稣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我要为主去工作
·致信中国福音大会2011
圣爱团契的洗礼
·圣爱团契王志新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胡石根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严正学弟兄受洗
·圣爱团契董继勤弟兄受洗(图)
·王志新受洗前被按手祷告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董继勤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严正学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胡石根受洗前被按手祷告(图)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合影
·圣爱团契肢体受洗后与施洗弟兄合影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洗礼
***********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祷告·中国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祷告·中国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为访民窝棚中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为坐满22年牢的良心犯秦永敏祈祷
·请为被抓的白东平弟兄祈祷
·2010年1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0年12月
·两月来众肢体不能来教会
·为近来时常失去自由的贾建英姊妹祈祷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


   
   
   
   

   金艳明姊妹是我们教会(圣爱团契)的主内肢体,1998年和任畹町一同受洗。由于一些原因,金艳明姊妹目前未能在我们家庭教会中聚会,但是我们是主内肢体,我们为她祷告。现在我们再次重读金艳明姊妹所写的《救救政治犯的孩子!──为刘京生入狱十年而作》和《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我们不能忘记那段日子,我们要为我们的主内姊妹金艳明祷告!
   
   徐永海
   
   2010年8月13日星期五
   
   关于《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
   
   侯杰(中国北京)
   
   几天来,《保卫孩子》引起了众多的读者的关注,自由亚洲对金艳明做了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还有许多的不认识的人打电话给金艳明,表达他们对一个母亲的敬佩之情。
   
   如果说金艳明的《保卫孩子》表现的是一个母性的世界,那么《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则给我们描绘了一个女性的世界。
   
   在刘京生被捕的日子里,思想单纯,生活目的单一的金艳明却偏偏被命运驱使面对如此纷纭复杂、险恶丑陋的环境。
   
   围绕着一个“中国自民党”展现出的是众多变幻莫测的角色。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公安色厉内荏的虚张声势,看到了法庭上刘京生的眼泪,看到了自民党党内“同志”对她的诱供,也看到了徐永海医生、王丹等人无私的帮助。
   
   我同她就稿子的修改做讨论时,我惊讶她思路的清晰,也惊讶他的镇定,更惊讶她处理事件时的分寸,同时还惊讶一个对政治毫无兴趣的女人在艰难时刻的坚忍、警觉和极大的承受力。
   
   大概一个人的承受能力只有在危机的时刻才能充分地展现。一个貌似柔弱的女人只有独自面
   对危机的时候,才会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刚毅。
   
   金艳明的两篇文章为我们编辑中的《生存的权利》增添了夺目的光彩!
   
   emai:[email protected]
   电话:13901107175
   houjie
   [email protected]
   mobile:13901107175
   
   救救政治犯的孩子!──为刘京生入狱十年而作
   
   金艳明
   
     一、爸爸犯了什么罪?
   
     爸爸犯了什么罪?
   
     这个问题从我的孩子九岁起就困扰着他,每当他向我问起这个问题,我心里就一阵阵难受。时间一天天过去,孩子一年年长大,然而这个问题就象那永远解不开的“歌德巴赫猜想”,至今没有答案。
   
     1992年的5月28日,这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从这一天起,我和我的儿子的生活开始出现巨大的变化,我的儿子刘晓光的童年因此蒙上阴影。
   
     那天的晚上,刘京生没有象往常一样回家。在等待了一夜后,我预感:刘京生出事了。
   
     第二天,我一一去了我所知道的刘京生的朋友家。但是,他的朋友们似乎都从人间蒸发了。我明白了。半个月后,几个穿着公安绿色制服的人走进我家,向我出示了搜查证,我才知道刘京生的准确下落。
   
     当时,我第一个想法是,我的孩子。我不能让我的孩子看到家中被炒的一幕。我马上打电话告诉公婆,决不能让孩子回家。
   
     不懂事的孩子找我要爸爸,我骗他说,爸爸出差了。可聪明的孩子从我的神情上看出了端倪,天真烂漫的脸上蒙上阴翳。
   
     我和刘京生的父母商量后,决定把真相告诉孩子。
   
     晓光知道了爸爸被抓,他哭了,哭得很伤心。象许多天真烂漫的男孩子一样,晓光也有个远大的志向,长大了要当警察,要抓尽天下的坏人。他不理解爸爸怎么一下子也成了坏人。
   
     我无法向孩子解释,因为他还太小,无法理解。我心痛如刀绞,但是,为了孩子,我必须保持冷静。我告诉他,爸爸只是惹了一点小麻烦,很快就会回家的。
   
     我们一同等,等到了1992年的年底,刘京生没有回家,等到了1993年的5月28日,刘京生还是没有回家,又等到了1994年的5月28日,刘京生依然没有回家。
   
     在羁押两年半后,1994年12月14日,法院终于开庭,对$$%中国自民党案件$$%进行不公开的审讯。我作为家属,参加了开庭,刘京生被以“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各“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决定执行十五年”。
   
     那一年,我的孩子刘晓光9岁。
   
     刘京生被判刑,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儿子。因为按照我们这一代人的生活经验,我的儿子将因为一个反革命的父亲,而从此过上不同于他的同龄人的生活。
   
     刘晓光正在上小学三年级,他聪明好学,活泼好动,喜爱绘画,他画的画被送到西班牙进行过展出。我不敢想象,今后的刘晓光能否还是这个刘晓光。
   
     二、我所认识的刘京生
   
     我是1982年分配到北京公交公司,认识刘京生的。刘京生当时是北京公交公司27路车队的司机。那时我才25岁。
   
     刘京生为人宽厚,风趣幽默,勤奋好学,他身高一米八几,瘦削的脸型很有几分硬汉的气概,是那种能给女人遮风挡雨的男子汉。我对他产生了好感。
   
     1984年,我们结婚了。婚后第二年,生下我们的儿子刘晓光。
   
     事实上,于今想来,我觉得我当时一点都不了解刘京生。我婚前不知道刘京生对政治的浓厚兴趣,我甚至不知道他在那场轰动世界的“民主墙”政治运动中的作为,婚后我才知道刘京生在民主墙时期参加过民刊《探索》,才知道了魏京生,知道了民主、人权这些当时在中国还很稀罕的名词。
   
     刘京生的很多见解对我来说是新奇的,他为我开启了认识人生的另一扇大门。
   
     准确地说,我对政治不是无兴趣,而是不敢有兴趣,是对“政治”的躲避,这种躲避事实上是出于自我保护。
   
     我1957年出生在北京一个满清遗族家庭,我们家族的姓氏就是出于自我保护而改成的汉姓。祖上的磨难我知道得不是很多,但是,从我懂事时候起,我就知道,我于我身边的小伙伴们不大一样。“文化大革命”来临的那一年,我九岁。
   
     童年和少女时期,“政治”留给我记忆是恐怖的,它在我心中埋下了深深的阴影。此后的多年,对政治,我不仅是回避,甚至是恐惧。恐惧所至,以致我对政治组织都采取逃避的态度。说来有时我的朋友们都不信,我竟然没有加入过“中国共产党的预备队”——共青团,不仅如此,我甚至从没有写过申请书。这在我的同龄人中是罕见的。
   
     这很能反映我的心态:抗拒政治。
   
     但是,命运弄人,我竟然嫁给了一个血管里激荡着沸腾的政治热情的人。
   
     与我不同,刘京生的少年时期过得很顺,他的父母都是中国科学院的政工干部,他从小生活优裕,生活的大门向他是敞开的,他的少年时代享有各种的政治荣誉,这培养了他乐观、积极、正直的性格,但是,由于他不明白他生存的并不是一个充满阳光与宽容的世界,所以,这也埋下了他日后走向艰难的政治人生的伏笔。
   
     15年,人生最美好的时期,凭空被剥夺了,我至今不知道刘京生在法庭宣判瞬间的想法,对于我,这无异是晴空霹雳。
   
     宣判之后,很多朋友来慰问我,一些与政治无涉的朋友甚至向我提出“离婚”的建议。
   
     是的,15年的时间,对于人生来说,实在漫长,对于一个没有政治理念的女人,这过于残酷。我理解大家的好意,我也理解世俗的观念,我也在孤寂长夜一人独处时眺望夜空,明月皎洁,星空寂寥,我常在想刘京生此时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父母身为中共干部,青少年时享有太多的政治荣誉,他能理解今天的一切吗。不论别人怎么想,我不理解。
   
     三、孩子心事很重
   
     同样不理解的是我的儿子刘晓光。
   
     刘晓光总是拿着爸爸的照片,痴痴地盯着,然后问我:$$%爸爸犯了什么罪?爸爸是坏人吗?警察为什么要抓他?$$%
   
     我无法解释,因为他完全不能理解政治是怎么一回事,无法理解人生不仅是好人坏人这么简单。
   
     我非常坚定地告诉他:$$%你爸爸不是坏人,他是个好人,其他的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警察为什么抓好人?$$%晓光继续问。
   
     每到这时,我的眼睛开始变得湿润。
   
     孩子没了父爱,我生怕他会因此在心理上出现阴影,所以就加倍呵护补偿他。我特别注意让他多参加集体的活动,不让他感到他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每逢有大型的活动,我都要带他去参加。1992年10月,在北京的官园中国少年活动中心有一个玩具交流会,我听说后,就带他去让他感受和众多小朋友在一起的乐趣。那天有好多的孩子们把自己的玩具和图书带到那里进行交换和买卖,我们没有什么好换的,就到处看。忽然,晓光问我:$$%妈妈,你看,他们这不就是倒买倒卖吗?$$%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他为什么冷不丁怎么冒出这么一句。他又接着说:$$%我爸爸不就是倒买倒卖吗。为什么这些人没事,我爸爸就要被抓呢?$$%
   
     我明白了,在他那个小脑袋里一直在萦绕着什么。他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一直在想着他爸爸的事。我发现这个孩子的心思非常重,什么事都要在心里头转悠几遍。
   
     原来,他在想这样的事,刘京生几年前曾在天外天小商品市场商做过小生意,晓光一定以为,他爸爸的被抓同做生意有关。
   
     我对他说:$$%你爸爸不是倒买倒卖。$$%
   
     $$%那是为什么呢?$$%孩子追问。
   
     我想了想告诉他:$$%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可是,刘晓光并不就此罢休,回到家,他又缠上了奶奶,问:$$%我今天看到好多人去倒买倒卖,为什么警察不抓他们,要抓我爸爸?$$%
   
     奶奶也被问呆了。我向奶奶讲述了去官园的情况,奶奶沉吟一下说:$$%是的,你妈说的对,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有一天,一个邻居来告诉我中国的国家主席逝世了。由于此事当时还没公开报道,所以,她说的时候很是神秘。不料在屋里的刘晓光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大声问:$$%谁死了?谁死了?$$%
   
     我当时不耐烦地说:$$%没你的事,老实睡觉。$$%
   
     晓光忽然大哭起来:$$%是不是我爸爸?我爸爸死了,是吗?$$%
   
     我当时心头一震。我明白爸爸在这个孩子心里的地位,同时我发现这个孩子的心思非常重。我赶紧向他解释,死的是个国家主席,一个叫李先念的。他的情绪才平服下来。
   
     刘京生坐牢后,我一直不愿带孩子去探监。因为我总觉得那地方会给孩子的心理上留下阴影。但是在刘京生的再三要求下,一年暑假,我只好带上孩子去了。
   
     一路上,我们都不说话。
   
     我们坐在接待室那扇玻璃后面,沉默着,当刘京生走进来的时候,刘晓光$$%腾$$%地抓起了电话,刘京生怔了一下,在玻璃后面坐下来,慢慢地拿起电话,未及开言,两人都已成了泪人。
   
     哭了一阵,父子俩才相互端详着重又拿起话筒。我发现刘晓光看他爸爸的目光有点异样,他死死盯着他爸爸的囚衣,紧咬嘴唇,刘京生问一句,刘晓光答一句。我提醒他:$$%你不是给爸爸带了好东西,还有好多喜讯告诉他吗?$$%他依旧盯着囚衣不说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