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郭国汀律师专栏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11)《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一章:导论
·《油污和碰撞责任》郭国汀译 第三编:油污 第十二章:船舶油污及国际公共卫生法的调整
***(12)《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六章:国际技术转让
·《国际贸易法》郭国汀、陆怡、李涛译 第七章:外国投资
***(13)《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一章:海事海商法的简明历史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五章:拖航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章:管辖及程序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一章:海洋污染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二章:特别法定权利、海上留置权、抵押权及其他请求权
·《国际海事海商法》郭国汀、沈军、王崇能、冯敏译 第十三章:旅客运输
***(14)《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郭国汀/赖民译
·《现代提单的法律与实务》译者的话/郭国汀译
***(15)《审判的艺术》郭国汀译
·《审判的艺术》译者的话/郭国汀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郭国汀编译
   
   列宁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始终信奉国际主义,斯大林主义的许多特征源于列宁,许多斯大林的罪孽直接系列宁的命令,诸如创建集中营,残酷镇压教会和传媒,个人崇拜等;列宁的领导是残忍和极权的。对列宁而言,生活即政治,政治即生活。列宁认为,改变人性便可改变一切。列宁信奉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道德虚无主义逻辑。列宁的主要遗产乃是一个建立在官僚、军事和政治基础上的强大的党主体制。列宁死后苏联的一切均按列宁的蓝图、预言和原则行事:极权国家、官僚社会、单一意识形态、好战的无神论、计划经济、超级剥削劳工、国家没完没了的军事化、挖空心思寻找和制造新的敌人。无论托洛斯基还是季诺维也夫及卡门内夫或布哈林,也不论斯大林还是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契尔年科、安得罗波夫或哥尔巴乔夫,事实上均极崇拜列宁,至少表面上如此。至1990年1月止,苏联共产党用125种语言共印发列宁着作六亿五千三百万册。1999年俄国举行过一次民意测验:谁是俄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结果是:彼得大帝第一,普希金第二,列宁第三,斯大林第四!丘吉尔认为“俄国人民被布尔什维克和列宁引入泥潭,他们最不幸的事是列宁的诞生,他们其次的灾难是他的死亡。”[1]

   [1] Chruchill, W.S., The World Crisis, Vol. 5.op. cit. p.76.
   
   
   
   15.列宁骗取农民和士兵的支持
   
   社会主义革命党谴责农民非法侵占土地,列宁却为农民辩护并主张土地应由当地农民立即取得,由于布党主张农民无需抵押,无需支付任何代价取得土地,使得农民出身的士兵全部支持布党。
   
   1917年5月在全俄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上,列宁对未来农业生活作了如下描述:“俄国自由的农民将在自由的土地上耕作”。列宁号召结束战争取得和平,亦得到了厌战的士兵的热情欢迎。但布党一旦夺取政权后,不仅仅是消灭几十名富人的问题,而是消灭几十万私有主,中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并直接引发布尔什维克党早已准备的内战。
   
   布党的“和平、土地、自由、制宪会议、出版自由”及所有其他口号,他们的全部承诺迅速地变成:强迫、限制、变更、不同的解读或完全拒绝。即使土地,确实给了农民,但其通过征收全部农产品使之变得毫无意义。列宁知道人民不是支持布党,而是支持立即和平和农民获得土地。
   
   1917年7月23日,列宁写道“孟什维克和社会主义革命党已经背叛革命,现在布党应收缴他们的武器,重新组织并坚定准备武装起义”。
   
   列宁在1917年热月是个赌徒,他不是神。列宁受到1789-1793年法国革命启示,认为“雅格滨的例子并未过时。无产阶级的敌人不是君主,而是作为一个阶级的地主和资产阶级”。[1]
   
   《国家与革命》是对马克思和恩格斯原着的解释。它是对阶级战争,无产阶级专政,反议会的颂词。它引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话宣称:“民主的最高形式即是无产阶级专政。其实质是粉碎旧的国家机器,暴力革命不可避免。阶级将消灭,国家将消亡”。
   
   列宁完全忽视了马克思早斯着作中的人道主义。对列宁而言,民主本身即是“一种暴力形式。它是一个组织起来的阶级制度性暴力对付另一个阶级,由人口的一部分对付另一部分人。唯有当国家消亡以后,我们才能论自由。”[2]
   
   列宁完全曲解现代自由宪政民主的本意,民主的实质在于主权在民,体现为多党定期公开自由竞选,同时由人权,法治和新闻自由驾监督和提供法律保障。列宁纯属利用欺骗手段骗取农民和士兵的支持,夺取政权后即过河拆桥,反复残酷镇压工人,农民和士兵的起义反抗。
   
   16. 列宁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论代价”
   
   “必须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论代价” ,这种贯穿列宁一生之对人命的态度,变成布尔什维克实践的特征。1917年10月10日布党中央委员会召开会议,列宁提出起义方案,与会的11名委员,唯有季诺维也夫和卡门诺夫表示反对。理由是布党在各省均仅获少数支持,可以通过宪政议会道路,比军事武装起义更有希望。
   
   列宁在1917年10月10日后写了两封信给苏共中央委员会,指责季诺维也夫和卡门内夫是“诈骗、诽谤、说谎的骗子,无穷肮脏的把戏,无耻!”并宣布“我不再视他们为同志”。[3]起因于卡门内夫在《新生活》中发表一篇文章:“不同意布党试图发动政变夺取政权的计谋”。列宁视此为叛徒行为。因为革命阴谋的一项基本原则乃最高机密。但是列宁本人在10月16日公开说:“既然起义已经准备好,无需再谈阴谋”[4]。托洛斯基亦在彼得格勒苏维埃军事委员会上公开宣称:“夺权…我们公开为之”。托洛斯基断言“若列宁(和他本人)1917年10月不在彼得格勒,政变本来不会发生”[5]。
   
   1936年苏联最高军事法庭以“恐怖谋杀反共等罪名”判处季诺维也夫和卡门内夫死刑及没收一切财产。同案18人一道被斯大林罗织罪名作秀审判处死刑,唯有一人爱德华索罗蒙诺里奇拒绝投降,其他17人皆写了向斯大林的求饶信,而斯大林也明确答应:“只要他们公开认罪就可宽恕饶其一命”。他们均提出上诉。
   
   季诺维也夫在上诉状中简单地称“我已告诉无产阶级法庭有关我反党和反苏维埃政权的任何罪行。中央执委会主席团对此非常清楚。因此我向中央执委会主席团上诉要求从宽处理。”[6]而卡门内夫也在上诉状中称:“对于我所犯下的反无产阶级革命的最严重的罪行深感后悔,如果主席团认为这并不与未来社会主义事业及列宁与斯大林的事业相冲突,我请求主席团饶恕我的生命”[7]。他们的上诉同日均被克里姆林宫驳回,因为一切都是斯大林早已确定的。卡门内夫相对而言比较勇敢正直诚实。
   
   布哈林在他的党内老同志季诺维也夫和卡门内夫被处死后公开说:“我是如此幸福,他们已被象狗一样枪决了”[8]。不到两年,他自已也象狗一样被斯大林杀害。这种斯大林式的党内清除异已的残暴残杀现象,在整个共产党世界非常普遍。苏共党内根本没有绅士生存的馀地,布哈林是公认的苏共高官中最具绅士精神的一位,然而,他为了权力同样不惜落井下石,谄媚讨好,幸灾乐祸样样来。可想而知共产党高官们是什么东西?!
   
   尼古拉维奇是个孟什维克党员,1917年9月25日至10月25日期间曾任临时政府司法部长兼检察总长。他于当年7月曾签发列宁逮捕令,后来被苏共逮捕,并于1940年10月21日被秘密处决。苏共却欺骗他的妻子:“尼古拉维奇被判十年流放,剥夺通信权”。其妻于1953年12月死去,至死不知道真相。直到1991年获平反后,其孙子才得知真相。其人极坚强勇敢,任凭苏共酷刑,始终理直气壮,决不低头。70岁时被苏共枪决。
   
   [1] PSS. Vol. 32.p. 306.
   
   [2] PSS. Vol.32. pp. 83. 89.
   
   [3] PSS. Vol. 34. P.420.
   
   [4] PSS. Vol. 34. P.396 and Trotskii. L.D. Sochineniya, Vol. 3, Moscow, 1925, p.15.
   
   [5] Trotskii.L.D. Portrety revolguts I onerov. Vermont, 1988; P.45.
   
   [6] Ministry of Security of Russian Federation Archives(AMBRF)R-33833. L.257.
   
   [7] Ministry of Security of Russian Federation Archives(AMBRF)R-33833. L.259.
   
   [8] Karl Kautsky, The Dictatorship of the Proletariat, 81.
   

此文于2010年08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